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杀神者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回不去了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回不去了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三生万物
    世界那么大,现在至少有四分之三属于赵飞!

    整个星辰上处处都是暴、乱的灵兽兵,犹如蝗灾一般肆虐整个星辰。

    在郑先眼中,地球犹如一颗太阳一般明亮,上面到处爆发着灼烫的生命力量,这是在不断消耗着地球上的生机之力,地球作为造物主他的生机之力也是有限的,并非能够无止境的膨胀的,此时如此大范围的爆发生机之力,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与此同时,郑先感到很诧异,他很奇怪造物主地球的态度,如果换成郑先是地球的话,此时他一定非常愤怒,因为赵飞将他好不容易打造出来的地球的平衡搞得一塌糊涂,一颗星辰,——小说  绝非是简简单单的些生命上去就能够维持得了的,一个造物主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创造生命,而是创造供给生命生存的环境,并维持这个环境。用更现代一点的话来说,造物主更大的职能是维系生物链。

    郑先现在思考问题都能用一种造物主的眼光去看,地球上的生命,就像是被放在保育箱之中的婴儿,这些婴儿虚弱无比,根本不能在外界的地方生活。

    这些生命必须有造物主来小心呵护,才能以一种看起来很茁壮的模样出现。

    一旦造物主心情不好,将保育箱撤掉的话,那么内中那些看起来茁壮的生命转眼间就将枯萎死亡,如同花朵一般凋谢。

    地球究竟想要干什么?郑先相信,若是地球这个造物主想要干预的话,一定能够解决这些灵兽兵。

    地球上猛的又暴起一个个星罗棋布的光斑,每一个光斑都代表着更加强大的生命体。

    郑先的瞳孔微微收缩,将大地上的那些光斑看得清楚,都是一些老朋友,也有一些新面孔,灵兽兵激怒了他们,此时,这些人类之中的佼佼者们开始反击了。

    光斑与光斑的碰撞,总有一方暗淡下去,泯灭在黑暗之中。

    终于,郑先似乎想明白了,地球是在进行一种实验,一种重建。

    正如地球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的生物大灭绝一样,每一次生命灭绝,就是一次筛选,地球上的生命从爆炸式的诞生到现在只剩下不到最初的百分之十,一步步的筛选下来,剩下的都是最富生命力的存在。

    现在,地球要进行再一次的筛选了,不过,这一次的筛选不是地球这个造物主主导的,而是人类自己进行的灭绝实验。这是生命和生命的碰撞,诞生出来的火花或许能照亮天下,或许就永恒的沉寂下去。

    既然是实验,就总会有成功和失败,或者,新的生命诞生,或者,整个人类在碰撞中灭亡。

    对于地球来说,人类灭绝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实上,地球上已经灭绝了太多的生命,人只是其中之一罢了。人会在意自己身上的细菌灭亡与否么?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郑先身形一动坠入大气层,身旁剧烈的空气摩擦,使得方荡周身上下火焰翻滚,不过这种火焰对于郑先来说算不得什么。

    虽然境界越来越接近造物主,但郑先终究还不是造物主,并且,郑先终究对于人类有着不可言述的情感,这种情感以后在任何生命体上郑先都不会再有,就如同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母亲的情感永远不会转移到别人身上一样。

    所以郑先虽然明晰本质上的道理,却依旧还是必须出手,哪怕这影响到了地球的实验也在所不惜。

    但郑先心中明白,就算他救了所有的人,文明也将倒退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到时候人还是不是能够重新一步步走到现在,完全是个未知数。

    整个地球现在千疮百孔,其实,人类的文明经过了数次大战之后已经出现了衰退,许多曾经拥有的东西,现在已经无法再造出来了,许多本已经研究透彻的科学,现在也已经随着一座座废墟的出现而被深埋地下。

    郑先感到一阵心痛,眼前这个世界,再也回不去了!

    说起来,郑先还真的有些怀念起那整天在业务六司的日子,那个时候身边有佟郐,大家没事喝喝茶,虽然日子不好过,但至少不会如现在这般看到哪里都不舒坦。

    说到茶,郑先当初是如此爱茶,现在却已经很久没有喝过了。

    郑先如同一颗流星一般陨落下来,直直撞入大地上的一处焰光四射的地方,郑先光凭感受就知道这里的灵兽兵最多。

    这里至少有上百只灵兽兵围着一只巨熊和一个男子在争斗。

    郑先轰然坠下,身边的火焰猛然炸裂,数百道火球喷射而出,尽皆击中那上百只灵兽兵。

    灵兽兵身上瞬间火起,郑先看了那头熊还有脖子上有一个谶字的少年一眼。

    对方也瞪大了眼睛看着郑先。

    随后郑先身形一闪便爆射而走,所过之处烟尘四起,转眼消失无踪。

    那巨熊身形收缩,变成了一个胖嘟嘟戴着眼镜的小女孩,这一对情侣看着郑先消失的身影半晌说不出话来。

    随后,林谶一把抓住少女,腰间的玻璃瓶中飞出一黑一白两个娃娃,这两个娃娃落在林谶身后,嘭的一声,林谶生出一黑一白一对翅膀来,随后林谶一振翅膀抱着少女急追郑先。

    大地龟裂,一道道土石做成的尖刺将一只只灵兽兵刺死在石锥上。

    不过灵兽兵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层出不穷,如同海啸一般滚滚而来,一个小娃娃手指不停的点指,随着小娃娃手指点戳,地下钻出一道道的石柱,在小娃娃身后是一个有些苍老的中年妇女,当初的风华绝代,已经成了过去,作为普通人的纳兰金凤不可抑止的衰老下去,而那个小娃娃鬼马的生命却才刚刚开始,一个年轻得如朝阳一般,一个苍老的好似暮日,有情人却无法相守终生,这是世间最大的悲哀。

    眼瞅着一波波的灵兽兵铺天盖地的袭来,小娃娃脸上汗珠滚滚,越来越难以招架,尤其是他还要想办法保护身后的纳兰金凤,这就更叫他有些捉襟见肘。

    就在此时,一道身形闪电般的划过,所过之处灵兽兵如同切韭菜一样一分为二倒伏下去。

    那身影来得快,去得也快,一闪即逝。

    鬼马双目瞪得溜圆,小小的娃娃却将牙齿咬得嘎嘎作响,随后鬼马拉住纳兰金凤,脚下石头翻滚开裂,直接钻出一颗龙头来,如同滑板一般载着鬼马和纳兰金凤开土破石,急追郑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