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最强阴阳师 > 第七十七章 倔傲高手

第七十七章 倔傲高手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那根
    “不!木子二少既然已接任镇海使者,受高薪,定当尽全力恪尽职守,战死无悔。你等速速退去,剩下八颗头颅算我的。谁也别跟我争。你等斩灭一颗,奖金会分与你等十分之一。”

    木子言若长啸之声透着自信,有种天生傲性,声音在狂躁的海啸声、蟒吟中清晰入耳。阴海狂风呼吸,巨浪翻滚,快冲击上纪念长墙。他依旧蓝袍猎猎,长发乱舞,头也不回,脚下纹丝不动,烈阳天剑说话间斩断就近一颗蟒头,血喷如瀑。

    我和乔木听得面面相觑,都感觉到这木子言若艺高人胆大,骨子里倔性十足。而六指魔婴不服了,大吼道:“哎。那小弱儿,这特娘的看不起莫家小爷不是?小爷与花爹、小乔伯伯好心帮你呢,你当驴肝肺?离尘初化就鸟不起啊?没有我这一家三基口,你小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木子言若并不回话,烈阳天剑两道光芒?出,斩爆断头连结蟒身之血,回手十道光芒爆头,顿切出十一张蟒头切片,震得漫天血雨随海水狂降。那蟒魂也是被爆成渣,断无恢复可能。

    这家伙果然好生了得,几吸之间,竟又破一蟒头。六指魔婴气得大骂:“小弱儿。你他妈倒是给小爷留块西瓜瓣啊!多好吃的蟒魂碎片啊,就这么废了!呜哇哇,气死小爷了,气死小爷了……”

    实际上,六指魔婴这货狡猾呢,刚才死盯蟒头,两手第六指伸向天空近百米,如钢丝细线了,就等着捞一口蟒魂。岂知,木子言若根本不给他机会,现在他懊恼得只能伸指狂骂了。

    木子言若鸟都不鸟六指魔婴,自顾迎战。

    乔木拉拉我,低声道:“花基,此子甚傲。我们先避一避吧!阴蟒百年进化不少,有他的苦头吃呢!”

    说完,乔木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弱,你慢慢斗吧!乔家大爷本来就是干苦活不拿钱的命,这一番你牛,乔家大爷也就乐个清闲了。要是撑不住。吱一声就是!”

    我见状只能摇了摇头,祭出神龟壳,将乔木囊括在内,准备退远一点观战。六指魔婴那家伙还呆在原地,想趁机捞蟒魂吃,叫他也不听。

    乔木对我使了使眼色,我便也作罢。反正这个变态魔头是弄不死的,就让他在那边呆着,万一吃了亏,他也长长记性。

    我催着神龟壳往纪念公园里退去。这龟壳速度倒是与我自身实力成正比,不是很慢,60迈的样子,退出了近七百米的样子停下。再放眼望去,阴海情况更加明显。

    巨浪依旧滔天,木子言若长身立墙,烈阳天剑挥洒自如,应对从容不迫。只剩下七头的阴蟒更为狂躁,雷鸣嘶吼,挟带着疯狂的海水朝岸边扑来。纪念墙壁下,六指魔婴成了个小不点儿,两只手臂举起,第六指一直向天空百米之长,细如钢丝,等着捞好处呢!

    木子言若果然是让我等见识离尘期的厉害,不到三分钟,又爆掉两颗蟒头,连魂一起爆。气得六指魔婴次次没捞着吃的,哇哇乱骂不已:“小弱儿,蟒魂好吃,小爷就多吃点,怎么啦?你特娘的怎不给小爷面子?小爷在这里陪你这么久,一点好处也没有?木子家族怎如此不会做人?有你这样的……”

    “废话小尸童!一边儿去!”木子言若正迎战之中,冷啸一声,左手飞扫出一记蓝汪汪的掌影,当场击中六指魔婴。

    六指魔婴惨叫一声,被击得飞向南洪府方向,化为一道血红的流星,渐小,然后不见。声音倒还狂躁:“小弱儿,敢如此欺负战友?他奶奶的,莫家小爷回来不好好教训你……”

    我虽然心头还是有些不舒服,因为木子言若打狗太不看主人了,可想想六指魔婴的种种行径和那总是遭揍的德性,便也释然了。反正他也打不死,长长教训也好,免得一天到晚都嚣张。而他现在实力确实弱了,对付阴蟒也派不上用场,打扫蟒魂战场倒是很尽力。

    乔木则是看着六指魔婴中招,哈哈一笑,道:“这小逼玩意儿,就得吃吃教训!”

    正那时,阴海边情况突然急变。海水轰然一声巨响,大地暴震,只剩下五头的阴蟒竟脱水而出。庞大无比的身形占据了天空,黑暗顿时降临的感觉。

    阴蟒五处断颈已无血喷,主头未动,但剩余四分头朝着木子言若狂喷浓浓黑烟。顿时黑烟如电云,遮天漫地,让人视线受阻。

    木子言若长啸一声,脚踏墙,纪念长墙瞬间轰然而倒,他已借力向后瞬间暴退近百米。同时,一道长达百米的符文剑芒向浓烟中横斩而去。这家伙身姿依旧优雅,出剑潇洒。

    岂知在那浓烟翻滚之际,地面突然一条粗过百米的阴蟒尾鞭抽扫而来,正扫中木子言若,将之抽飞向天空。刹那之间,木子言若全身泛起云纹般的防御光芒,裹身飞远,消失不见。

    可阴蟒尾鞭一击得手,更是嚣张,失去目标后,赫然向天一卷,暴涨千米,向我和乔木一个落地砸。连木子言若这样的离尘高手都能抽飞,这一砸真是惊得人冷汗冒,来势迅猛,腥臭的寒冷阴风如长河灌顶。

    这个时候,我们躲不了,不得不迎战。我一扬阴冥副爪,爪影飞出,先一步抓住蟒尾,长啸亢吼,奋力向上一抬。

    然,威力巨大的阴冥爪影,竟然也只是微缓了一下蟒尾下砸之势。

    乔木飞出裹尸布,大喝一声:“镇!!!”

    老子心领神会,死盯着裹尸布化形的巨大黑幕。只见黑幕向天,迎蟒尾尖处而去,瞬间触及。

    顿时,蟒尾受镇,在我们头顶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停住。乔木狂叫道:“花基,蟒尾沉重,百年前我也只能镇二十秒的样子,快!!!”

    其实没等乔木吼出第三个字,我已是疯狂挥动阴冥副爪,对着蟒尾一阵狂斩。

    一道道爪影砍在蟒尾之上,竟然发出金铁般的交鸣声,声声震耳。但阴冥副爪确实也算神器,每一斩都引起鳞片爆飞,蟒血狂喷。

    只是,不到六秒种,我斩了十来次,裹尸布威力失效,血痕累累的蟒尾再次狂压下来。我心一急,在乔木收回裹尸布的同时,催龟壳横移出百米之外。

    但是,稍稍有点晚,沉重的蟒尾砸中龟壳边缘,把我们连人带壳砸了个反天滚。龟壳漫出淡黄的金光,防御功能开到极致,无损,但我们摔得七荤八素。

    龟壳刚刚在空中自平衡下来,蟒尾倒卷一抽。“砰”声撞击的中击波还不大,但龟壳被扫进了阴海上空,穿过无数绿幽幽的海水,朝着海里落下去。

    龟壳再一次自平衡后,缓缓向阴海飘落,但我们放眼看去时,那边纪念公园已是一片废墟,巨大的阴蟒身影如起伏的远山。此猛兽没管我们,正在那里攻击着木子言若。

    看不见木子言若的身形,只看到交战之处黑烟翻滚,蟒头电闪晃动,一道道隐约的烈阳剑芒在爆炸。显然,木子言若受到了围攻,看起来情况好危急。

    不时地,木子言若的啸吼传来:“海神之光,血咒,破!!!”

    “海神之光,精血咒,杀!!!”

    “海神之光,真血咒,灭!!!”

    其时,神龟壳浮在海面上,无水进入,只随巨浪起伏不断。

    乔木倒吸一口凉气,说:“花基,这情况不妙啊!阴蟒比百年前还猛。百年前,老子还是鬼皇高阶,还有众多阴兵相助,打了整一天才伤了阴蟒六头,让其逃遁,从此隐迹百年。可现在阴蟒十个头,进化不少。看来,那个弱也危险了,连真血都吐出来了。”

    我也有些焦急,但也不解道:“现在阴蟒只剩下五头,怎么看起来比先前还猛?”

    “这物太怪。失去一头,一头的力量便转移到活着的头颅了。你想想,现在的它主头未动,剩下四个分头的力量也是九个头的啊!你说,那个弱能顶住?”

    “啊?!力量转移?这猛物岂不是不能破了?”

    乔木苦笑一声,说:“很难破!就它现在五头的力量,恐怕至少是妖物逆凡初化了。若是全部集中到主头,只怕是妖仙一级了。要是三胖子没被打成现在的样子,他是肯定能干爆这猛货的。呵呵……”

    说着,乔木又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接着道:“分头攻击,也是唯一的办法。但又增加了阴蟒剩下部分的综合实力,确实杀起来让我等头大。百年前,我的裹尸布还能一次镇四个头,好打得多,可现在,呵呵……你懂的!”

    我点了点头,知道裹尸布是神器,但威力与乔木的实力正比。我道:“看来得想想办法了。要不然,那位离尘高手也支撑不了多久。”

    目光所及,我猛看见远方天空中阴蟒的主头,其离海面近千米,高昂着,一动不动,似在观战。我顿然想起对付陈元方鬼王大军时的情形,便低声道:“小乔哥,擒贼先擒王,咱们攻其主头吧!”

    乔木听得血鬼脸上都是黑鬼烟冒起来了,瞪着我:“花基,你想打主头?不他妈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