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最强阴阳师 > 番外终章(免费)

番外终章(免费)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那根
    这一年,莽荒世界民主大联盟成立,开启了四界六道新的纪元。

    不管普通的人族五大洲的历法规矩,在修行一界,正式推行混沌纪年法,这一年,混沌元年。我成了名誉主席,永久性的,推都推不掉。

    华夏阴阳皇帝,依旧为伏羲老祖,但同时兼任世界异能联合会会长。王亮做了副会长,意气风发,娶了杨意凤,给了正名,也算情归意切。

    顾央和白山随时吵架,主管西北阴阳理事会。混沌七年,大儿子出生前,两个人还吵,结果大儿子小名叫吵吵。

    李骥、宋远、夏衡等老一辈,隐退,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天下阴阳一家人,不分你我,没有斗法,只有欢聚,下棋逗狗什么的。

    朱亚东、燕磊生为华夏阴阳总会会长,一人两年,轮流坐庄。

    木子言若,继承海神门门主,但门下大事,皆交由一族弟木子清明打理,自去归墟潜心修行,龟灵一族陪伴着他。英俊的鬼脸阴阳高手,他是个痴儿。

    不过,混沌十五年,他迎娶了龟灵爷爷的小孙女归梦烟,喜事一桩,但只请了我和六位妻子前去喝喜酒。他告诉我们,他有了新的幸福,这是让人欣慰的事。

    卢雪琪从鬼谷宗主位置上退下来,赵越正成为第二十代宗主。问他个人问题,他抠着脑袋,说他还没想好。但混沌十二年,他迎娶了同辈女弟子阿金。

    郑龙,还是那暴烈烈的样子,居在云中寺,不问佛门世事。成天喝酒,吃肉,胖得跟弥勒佛一样,从来不考虑个人问题。

    不过,混沌十四年,我前去探望他时,他的房间里有十一个漂亮的女尼。云中寺里有十二个光头小和尚在踢足球,很带劲儿,脚法不错,听说朱亚东没事儿常去带他们。

    郑义,尼玛,我也真是服了他了,还是那副害羞的模样,说句话都脸红。都特么灵尊级别了,特别是见了女人,结巴得要命。为他的婚事,顺治和陈圆圆没少操心,经常逼他相亲。

    最后,郑义居然说要自杀,才让顺治和陈圆圆吓倒了。不过,混沌二十四年,郑义迎娶卢叔和齐心阿姨的新生的女儿卢雪瑶,皆大欢喜。

    同年,顺治和陈圆圆的第三、第四个儿子出生,一对双胞胎,三子叫郑经,四子叫郑继。顺治这布达拉宫的活佛大爷,佛界大主,居然说还要生,第五子名字都想好了,叫郑续。

    卢叔和齐心阿姨,常住混沌世界,在混沌宫中。但卢叔时不时要回华夏,到南方阴阳理事会叙旧,因为小雁子、杨露在掌管那里。齐心阿姨知道他是干什么去的,但也不生气。都是感情,谁能舍得下呢?

    说实话,当我复生混沌世界之后,那里的空气确实比这边的四界六道好得多,每年一度莽荒世界联盟年度大会,乔木都带人到那里召开,乘坐永恒光塔而来,吃喝扫荡一通又离开。

    乔木这主席,做得确实相当好,新的规则,法纪严明,公平、公正,不偏袒,狗日的鬼大哥天生是做英明领导的料。他还叫我花基,但加了主席二字;我依然叫他小乔哥,永远的小乔哥。

    混沌二年,大凰为小乔哥生了乔布斯,小名叫苹果;二凰为小乔哥生了乔丹,小名叫球球。他说第三个孩子的名字想叫乔迁之喜。结果,混沌四年,他有了两个女儿,乔梦梦和乔清清,硬要和我结娃娃亲,提前预定了我两个儿媳妇的名额,还都是许给了尤可。

    亲是订了,但未来,还是看孩子们的造化和缘分吧!尤可当时说:乔伯伯,两个老婆怎么够,我要像爹一样,娶六个!

    擦了,这孩子……唉,引大家欢欣。乔木则是哈哈而笑,说他回去接着生就是了。

    作为主席夫人,大凰、二凰不再回妖界,居天主宫,哦,改名为联盟圣殿了。但两位嫂子常带孩子们到混沌世界玩儿,乐不思蜀的节奏,小乔哥要过性生活,还得我去接他。我干脆把永恒光塔无限放大,连接了天界与混沌世界。

    妖界,三胖跟紫雪回去了,夫随妻走。妖主宫内,时常能传出一百遍呀二百遍之类的摇滚节奏。夫妻二人过得很滋润,胜过当初的白山和顾央。

    混沌三年,他们第一个儿子出生,取名比丘正恩,小名果断三胖;混沌五年,第二个儿子出生,那名字太坑儿子了,竟叫“比丘竹板这么一打呀”,小名叫呀呀。搞得上学的时候,老师喊呀呀回答问题都叫的是:比丘竹板这么一打呀,你起来夸一夸!

    有一次,呀呀起来冒了一句:“老师就是狗不理包咂!”

    妖界的老师啊,气得没背过气去!

    熊大和熊二没有回妖界,成了天界神兽,就留在了那里。两个家伙爱上了一头母熊叫翠花,经常打架。结果,我克隆了一个翠花,总算是圆满解决了问题。

    涂涂没做妖主,顽皮呢,化身猫头鹰,一个漂亮的小不点儿,常站在我肩头,随我巡走四界六道。有一次,他对一只黑八哥说:我是凤凰。

    黑八哥说:锤子,老子还是孔雀呢!

    直到混沌三十年,涂涂才遇上了心中的爱人。那是妖界冰川里的一只冰妖,生得娇美之极,皮肤好极了,冰雪剔透的感觉,名字就叫冰冰,不知道是姓范还是姓李,反正就叫冰冰。

    有了女人,涂涂不再和我玩儿了,和冰冰厮守在冰宫里,偶尔给我发点手机图片秀恩爱。混沌七十年,他们第一个孩子才降生,取名涂煞,名字把很多人都吓尿了。

    大根呢,回了魔界,并请我帮着复生魔界万物,将秦皇墓的魔炎石全搬了回去,重修魔主宫。他依然叫我鸟哥,自称魔王神J大帝。魔界接受了天界移民,一派兴盛。

    混沌四年,大根娶了妻,名叫罗昀,为天界移民中罗姓女子,生活相当幸福。混沌九年,他们的魔族大太子降生,赫然叫大罗。大根说他就是姓大,不姓比丘,这是个性。

    混沌十年,大罗弟弟出生,叫小罗。大根说,小罗就姓小了,神J大帝御赐,这也太凶残了!

    混沌十四年,大根家老三出生,尼玛,赫然叫C罗,姓C了。大根还说了,妈的,再生的话,叫罗罗斯密达;还生的话,叫罗儿么么哒!这家伙本是比丘白的那根,果断也是恶搞一绝品,让人陶醉。

    大根还是常去妖界走动,看望三胖。结果,每一次两个家伙都要打得鼻青脸肿,然后喝酒聊天。具体起因是,三胖一见大根,哈哈大笑:“呀呀呀,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夸一夸,俺的J8他来看俺啦!我说俺的那根啦,快来爷胯下……”

    大根直接暴粗口又动粗,居然还是天津风味儿的快板:“我去你大爷呀,我去你先人板板你全家,还去你一朵老菊花……”

    然后,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打得舞舞喳喳,喜不言表。

    神界,昆意依旧为主。偶与我见,提起当年,我总是谢谢他对七公主的保护,他笑笑,都是水获惹的祸,他只是尽了心而已,还常拜托我作一下可心公主的思想工作。

    呵呵,可心公主不忘旧恋,我能有什么办法?爱一个人,其实有时候不分他的好坏,只看他对你是好是坏,这就足够了。

    昆意无奈,混沌三十年,终于迎娶一直死恋他的玉灵老母,也算是玉灵老母长达百万斯年的爱情开了花。新婚当夜,听说玉灵老母累得抽了筋,具体不可考。但第二天早上,昆意从洞房里爬出来送宾客,软得像面条。

    三胖问昆神这是怎么了,昆意低声说:“那特么怎叫一个爽字了得?早知道我就早娶了。”

    三胖哈哈大笑,说:早娶早软!

    昆意无语,脸红……

    天叔,终于在第二次征天大战后,在阻止水获东进的战场上找到了杨玉华。杨玉华以尸类第一灵尊参战,牺牲。所幸我采集这位婶子的血样,复活成功。天叔和杨玉华终于在一起,孙芸嫂子自然也一起生活,和美幸福。作为庆贺他们的礼物,张长弓送出了破天弓,天叔也不得不收。

    天叔也蜕去了赵永刚的肉身,自修一副躯体,作为灵尊,这太容易了。他的形像,连张长弓都说,太像他的老祖羿族的首领后羿,高大,英武,长发飘飘,黑衣垂垂。后羿射过金乌,确实是鸟类的一种,太古时代就灭绝了。

    我以赵永刚之肉身生灵识,我灌之以记忆模拟,让他以赵越正父亲的身份活着,了却正哥父子相聚的愿意,感觉也挺好的。

    关于龙族,都回到了混沌世界,繁衍生息。故里山河,才是他们最终的家。太古时代战死龙族近千,合葬为大墓,名龙冢。

    烈晴的墓,根叔单修。太明湖已毁,他生造了一座,就葬烈晴尸骨于此。他常与焦尾婶子去祭拜,总说的一句话:“晴,太明湖霍圆颊看你来了,还记得我吗?太明湖上,秋月凉风。巨湖青茏,佳人似火。断桥之上,孤男寂寞。归我身旁,伴子渔歌向晚。”

    唉,这样的话,从根叔嘴里说出来,再加上没有感叹词的诗句,特别动情、真挚,焦尾婶子总是听哭了。有一次我去,也差点落泪。动情至此,也贵哉?

    说点开心的吧,有时候我去了混沌尊父自杀的地方,改名为混沌尊渊。我常去那里,遥怀这位有史以来第一位极尊者。再说,三风爷爷带着焦佩奶奶隐居在那里,霍爷爷、祖龙傲苍也在那里住,常看望他们,也应该的。三风爷爷混沌十年有了我小叔,取名尤余,说那是混沌劫后余生的生命,这也搞,但也有意义不是?

    七公主等总以为我想自杀,每次都是紧紧跟随。

    我并不寂寞,很充实,哪能自杀呢?也许,这是因为爱吧?混沌尊父至死童身,也许是找不到与他匹配的女性吧?反正,他尝试了死亡,再也活不过来了,但混沌世界及莽荒世界永远记着他的功德。

    从混沌二年开始,七公主她们为我生下了一个又一个孩子,从大到小,名字依次为尤小七,尤小六,尤小琪,尤小筱,尤令狐,尤小司马,尤小幽容、尤小幽、尤小容……

    我不会取名字,但不至于像三胖、大根他们那么恶搞,合了我和孩子们母亲的姓与名、或者称号之类。也可以看出来,身为人主的司马幽容,确实生育能力非常强悍。

    孩子这么多了,来结娃娃亲的一大帮子,但实际上,看孩子们未来的缘分吧,强求不来的。但我有一个要求,指着这些孩子们说:“未来,未来的未来,不管怎么样,都不准因为感情惹出事来。你们的祖父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太古的历史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尤可这个大哥呢,直接来了一句:“血淋淋,好怕怕!”

    尤可活泼,但是胆小,童年有阴影。主要是第二次征天一战,他看着姨娘七公主和母亲分身与天尊军作战,看着母亲分身死去,姨娘重伤。所以,要和平,不要战争;要爱,不要恨;要幸福,不要悲伤;要和谐,不要离乱,这是我永恒的心愿,这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大结局。

    三胖开玩笑问我:花爹,都生这么多了,还要生下去吗?

    我淡笑:呵呵,我那根有多强,就一直生呗!

    三胖翻了白眼:我擦,你那根太不是那根了,实太是太那根了,小心出来生,迟早是要萎的。

    我淡然而笑:放心,你萎了,我都还一柱擎天!

    呵呵,对我来说,七公主高贵绝美,六公主依旧疯狂,卢雪琪又是女王,张晓筱端庄温婉,令狐高雅媚态十足,司马幽容销魂锁骨,我哪好意思萎呢?

    三胖又翻白眼:切!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夸一夸,咱魔家三太子的功能是一个能顶俩……

    结果,没唱完,三胖二儿子呀呀从远处奔来,胖乎乎,好可爱,直叫道:“耙耙,你叫我呀?什么事呀?有糖糖吃么么哒来啪啪啪?”

    我笑抽了。

    三胖子一脚飞出去,没踢中呀呀,但骂:我去你妈,表打扰哥的表演好不啦?

    刚骂完,紫雪提着九珠神刺冲过来了,直接吼:“死胖子,骂谁呢?谁是哥?谁是弟?找抽……”

    “尼玛,也就床上才能让她乖一点!”三胖子大叫着狂逃而去……

    ……

    到这里,似乎遗忘了点什么?对!

    卢叔说过越南那边的敞皇门,其实是农喜年逃了的分魂所建赶尸一派,最后参与了征天一战,阻止水获东进,全门十万尸众,无一幸存,农喜年挂了,无复活。

    鬼界,张长歌做了总阎王,依旧文青,但治政还是很有一套了。只不过,文坛混得不如意,写诗真不好混,转而写鬼故事了,在阳间上火得一塌糊涂。

    混沌十年,张长歌向他千万粉丝推荐那根那苦逼的新书《不容错过的诡异事件实录》,推荐语如下:真实原味的灵异故事,拒绝转型仙侠、魔幻,平凡白描的文字,无华丽修饰,源于真实,有作者亲身经历的太多事件。

    众位兄弟姐妹们,总阎王的面子,给一个吧?那根谢过了。

    回首此书,是大家给了那根太多的惊喜、支持,温暖了那根的人生。但可惜的是,到这里就算完了,留下了遗憾,但也留下了友情。

    虽然这期间那根遇到了很多的事情,身体的不爽,工作的不如意,但总算是没有断更过,也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吧?非常感谢我的编辑君少(阿白、葫芦娃)的支持,感谢书友众亲抬爱,如蓝胖子家的小流氓、可心miss、孤独的幸存者、木子言若、路灯下的鸟神、霍根馄饨、小核桃、先森、嘴比枪硬、阿汤哥、后知后觉、RealBen、杰出东方、镜花水月、银川武国建材、向往鹰的飞翔、嗜血帅仔、叛逆的坏小子、迷失、嘉宝、璃珞等等不一一列举,列也列不完这么多的有爱么么哒来啪啪啪。

    没有更多的时间回复评论和章节留言,但每一份关怀、支持和爱,那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感恩每一位兄弟姐妹。祝大家生活幸福,如意美满,事事顺达,万事亨通,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下来,新书《不容错过的诡异事件实录》,即将再度启航,讲述那根自己和身边的真实故事,只为真实而作,预计龙套将会很少,也不会超过五十万字,甚至三十万字,还望大家前往收藏、支持,明天将更新加快步伐。

    新书涉及到很多的回忆,这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先期速度不会很快,那根尽力更新、尽量准时。原则上不求票、求钻、求打赏,因为不管有多少人会追书,那根会怀着心底的不平静来平静地写完这些事,这是我一直想写出来的东西,以前没机会、没平台,现在有了黑岩,我们精神世界永恒的家园;有了大家,我未曾谋面的兄弟姐妹!

    新书:网页《最强阴阳师》页面,有“作者其他作品”,可点击进入;网址为:/book/45273

    客户端、手机端,搜索“那根”,应该我的书就全部冒出来了。

    末了,再道一声珍重,再说一声感谢,再言一句:敬请移驾新书,更多真实灵异诡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