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茅山道事 > 终章:一块石头(大结局)

终章:一块石头(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神级小白文
    我在他的身上摸索,在他的怀里找到了布包,里面有一本书,还有一枚戒指,正是《上清箓》和茅山掌门信物戒指。..

    我朝着他踢了两脚,害人终害己。想引爆这个棺材,灭了整个道圣宫,自己却先死了。

    突然一道人影就坐在棺材砸出来的那个天坑里,是一个和尚,他的全身散发着金光,他一见我,顿时喊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你是谁?”我拔出了匕首和旱魃骨刺。

    “棺材中人!”对方很坦白。

    我瞬间戒备了起来,他说道:“你不用怕,我不是坏人,那个棺材是罪恶之棺,是地狱所有罪恶日积夜累。年复一年的产物,我曾经在佛祖面前立下宏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我脑门都见汗了,他说他是地藏王菩萨!但是我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或许眼前之人就是某个恶鬼所化,只是在我的鬼眼之下,看不清对方到底是人还是鬼,又或者他真的就是地藏王。

    “可我在地狱坐镇了诸多量劫,实力一直在压缩,不让自己引来天劫,可到最后实在压制不住了,天劫来了,我只能渡劫飞升,却受到了誓言的反噬,积累了无数量劫的罪恶编织成棺。将我封印,欲将我拖入地狱!幸好东岳大帝和十殿阎王各祭出一张本命符镇压这罪恶之棺,罪恶之棺材才落入地面,正巧到了道圣宫这里,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对方说道,我犹如听神话一般,不敢相信。

    “在我离开了这几日,地狱的恶鬼集结出群,百鬼夜行,我才在你的睡梦中通知你要出去驱鬼,可你们不信,这个人竟然引天雷来炸开罪恶之棺,最后被反噬了,害人害己。”他指着地上的焦阳子说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女朋友呢?”我皱眉问向他。

    “你身上有石敢当。拿出来,我帮你修复。”他大手一张,印章竟然从我的口袋中飞出,落在了他的掌心。

    他只是嘴唇念动几下,印章上的那个缺角瞬间就修复了,而后朝着我扔了过来,说道:“念口诀,将这些恶鬼收了!”

    “什么口诀?”我懵了。

    “石敢当,镇百鬼,压殃灾,官吏福,百姓康,风教盛,礼乐昌!”他说道。

    我猛然醒悟。原来这就是口诀,我低声默念。

    嗡的一声,手里的石敢当瞬间化为条石柱子,而后落地,插在了地面之上,而后起风了,石敢当闪耀着白色的光芒,鬼眼可见,一团团的黑色的鬼影从远处飘来,被石敢当吸入条石当中,镇压了下来。

    也仅仅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整个道圣宫的黑烟都被吸入石敢当当中,道圣宫瞬间明亮一片,我傻眼了,就这么简单?

    道圣宫里此刻站着许多人,有符的都进来了,师父和师兄们,还有谢恒鸿和毛毛,他们惊讶的看着天空突然明亮了,可那个金黄色的气罩依旧没有消失。

    “石敢当收的也只是那些跑出来的恶鬼,没那么简单的,罪恶之源仍然在。”那和尚继续说道:“你们很聪明,懂得临摹那十一张符,可身上没符的人就遭殃了。”

    “你是说我爷爷和我女朋友?”我瞪大双眼看着那和尚,眼里都快冒出血丝了。

    “你自己去看看吧!阿弥陀佛。”那和尚又说了一句。

    我瞬间朝着爷爷的房间跑去,路上遇见师傅他们,他们也便跟了上来,到了房门口,咯吱一声,爷爷正好打开了门,他一见我,便问道:“娃儿,怎么啦?刚才一声巨响,我本来想起来看的,可天突然黑了,我还以为打雷下大雨,所以才没出门,这下天又亮了,我才想着出来看看咋回事。”低医见才。

    我定睛看着爷爷,甚至用鬼眼在爷爷的身上上下打量着,爷爷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的异样,耳边却传来那和尚的声音:“你爷爷有亡灵之心,也就是个死人,在那些脏东西看来,属于同类,所以罪恶之源并不在他这里。”

    我大喜,猛然从怀里掏出了那十一张道符,塞进爷爷怀里说道:“爷爷,你跟师傅他们出去,不要呆在这里了,这里有脏东西。”

    “娃儿,这是怎么啦?”我拉着爷爷,他有点莫名其妙了。

    师傅他们则是跟在我的身后,我转头看向她们:“你们先出去,我去找杨苓艺!”

    “徒儿,你一个人去能行吗?”毛守德师傅担忧着说道。

    “没事,我有石敢当。”我掏出了那枚印章,已经被和尚修好,我能感觉到他强大的能力。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他们不知道对方有都强大,以为石敢当就能镇得住,可是我明知道不行的,那是罪恶之源,连地藏和东岳大帝,十殿阎罗的本命符加在一起,都才能堪堪封印住。

    待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那个和尚在我的身后显化出了身影,他说道:“现在罪恶之源肯定在你女朋友的身上。”

    “大师教我,要怎么除掉那个东西?”我皱眉看着和尚。

    “除不掉。”和尚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能除得掉,小僧早就给他除掉了,人之心,性本善,其实这个说法不确切,应该是人之心,性本无,就好似一张白纸,你用朱砂染了,它就红,你就墨汁染了,那就黑,红与黑,阴与阳,日与夜,从来都没办法单独永恒的存在,就好比人性的善与恶,每个人都有善与恶的两面,在科学文明的今天,邪恶的一面都被伪装了起来,都是以善面示人,当涉及利益纠纷之时,恶面必原形毕露,所以罪恶一直在,只是被很好的隐藏了,人心在,罪恶自然在,罪恶之源自然不死不灭,唯一的办法就是镇压封印。”

    “所以你一直在地狱,镇压着罪恶?”我转头看向和尚。

    “是。”和尚点了点头:“是大宏愿,也是修行,惩恶修行,以善己身,功德圆满,立地成佛,奈何被宏愿反噬,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那现在这事怎么办?”我错愕的看着他,问道:“你是功德圆满了,可以成佛了,可被你压制了无数量劫的罪恶跑出来了,你总不会拍拍屁股走人了吧?”

    和尚文文一笑,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还在吗?我也在想办法,如果让你顶替我的位置来镇压这罪恶之源,你愿意吗?”

    “我凭什么,我当然不愿意!”我一口回绝了,傻子才会答应他。

    “可能你没得选择,因为罪恶之源上了你女朋友的身,你如果爱她,你就必须这么做,我坐镇地狱这么久,直到现在才大彻大悟,能够彻底消灭这罪恶之源的不是强大的法力,而应该是从根源上去治理,就像昔日大禹治水,光堵不行,关键还在疏通,而罪恶之源,光镇压也不行,就好比今日,小僧镇压了几十个量劫,将其镇压在地狱,可今日一旦爆发,就以排山倒海之势来袭,让我们措手不及,直到今日,得道之日,幡然醒悟,恶应该以爱去感化,这是以前小僧所不懂的。”

    听他这么说,我冷汗都下来了,和尚当然不懂爱,随后他又说:“你别单纯的认为,这爱是单指男女之爱,那是错的,虽然男女之爱也是其中一种,贫僧所说的爱是大爱,博爱,包括男女之爱,父子之爱,兄弟之爱,亲朋间的友爱,敬老怜幼之爱,尊师重长之爱,无所不包,无所不容,道家的宗旨不也是如此,道法自然,无所不容!”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和尚还真是能说会道,竟然让我无言以对,他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不爱这个女孩,认为不值得为她付出这些,你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不过貌似你也走不出去,你身上的符给了你爷爷。”

    我冷汗都下来了,他分明就是吃定我了,他说:“即便你走出去了,这个女孩会被罪恶之源附体,处处为恶,就别说全国为恶,就说你们这道圣宫,你的这些师兄弟,你的师傅,你的这些妖仙朋友,都永无宁日,甚至回成为这罪恶之源的奴隶,受它的驱使,成为杀人食肉的恶类,你愿意看到这样的他们吗?”

    特么的,你赢了!我傻眼的看着这和尚,我深深的怀疑这和尚出家之前是搞传销的,我问道:“你要我怎么办?”

    “我会把地藏本愿经传给你,然后将我无数量劫坐镇地狱的经验和感悟化身‘卍’字,传授于你,甚至让那十一道本命符加持于你,让你镇压罪恶之源,这样不仅能保护你的女人,也可以助你们修行,这泰山石敢当本是东岳大帝取泰山阳石,立于神州大地,用以震慑百鬼的神器统称,如果你愿献身镇压罪恶之源,我向东岳大帝举荐,将泰山石敢当的名号给你,让你成为地府继崔钰和钟馗之后的第三大判官,你可愿意?”

    我倒吸了一口气,我本就是一个孤儿,身边的亲人除了爷爷,还有杨苓艺,还有两位师傅和师兄,他们就是我的全部。此刻这罪恶之源在杨苓艺的身上,而且会危及到整个道圣宫的这些亲朋好友,我没那么伟大,不敢想也从来没想到救全世界什么的,但如果能救这些我唯一的亲人们,我会毫不犹豫的。

    “我愿意。”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好。”那和尚文文一笑。

    他张开掌心,一个金光闪闪的‘卍’字就出现在他的手心,他看着卍字说道:“这就是我坐镇地狱无数年的感悟和经验,我就传授给你。”

    他的手心在我的后劲处轻轻一按,钻心的疼痛从后颈传来,仿佛一块烧红的烙铁印在我的后颈处一般,我全身的冒出豆大的汗珠。

    足足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才松手,他微微笑说道:“你的忍耐力很强,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去吧,去找你的女朋友,她此刻正在你的房间内。”

    我叹了口气,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其实我也有点懵,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望了和尚一眼,和尚双手合十,向我九十度弯腰行了一礼,我转身朝着我的房间奔去。

    到了我房间的门口,本来紧闭的大门已经敞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门里散发出来,扑鼻而来,原本熟悉安全的卧室,此刻蒙上了一层我让不安的恐惧感。

    我一步步走到了门口,只往里扫了一眼,我整个人都傻了。

    谢恒鸿倒在我卧室的地上,他的脑袋周围一滩血泊,他瞪大了双眼,瞳孔无限放大,显然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但他一动不动,身上已经没了生命迹象。

    他的手上依旧拿着一把剑,剑上一道血痕,而他的脖子上同样有一道显眼的缺口,难道他是自己用剑割开自己的喉咙?

    我徐徐抬头,杨苓艺正蜷缩在我的床上,瑟瑟发抖,如同风雨飘摇中的鹌鹑,一见我来,她猛然抬头,大喊:“吴名,救我,有鬼啊,它杀了谢恒鸿。”

    我用鬼眼上下打量着杨苓艺,她很正常,我扫视着整间卧室,也很正常,那罪恶之源去了哪里?难道那和尚猜错了?

    我朝着杨苓艺奔了过去,一把抱住她,拍着她的背说道:“对不起,苓艺,我来迟了,让你受到了惊吓,对不起。”

    她的身躯依旧在颤抖,她的脸一直蹭着我的胸口,而后嗅了嗅,看到她这样子,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我紧紧的抱住了她,在她耳边呢喃道:“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孤孤单单一个人了,我会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吴名,你真好。”她在我的怀里说道,而后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我。

    “苓艺,你还记得你被水鬼拉的那一次吗?那时候的你,也是这个样子,害怕极了,看到你这样子,我的心都快碎了。”我突然想起最早的时候,在吴村的那一次。

    “当然记得,那次也是你救我的,你总是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并把我救下,只有在你这里,我才能感受到安全感。”她小声的说道,声音很温柔。

    “我们是一块长大的,从小我就喜欢你,总有一股要保护你的冲动,小到同学嘲笑咱们,大到妖魔鬼怪对你的威胁,我都不会害怕,我会挡在你的前面,替你挡下所有。”我紧紧的抱着杨苓艺。

    “我相信你。”杨苓艺连连点头。

    我从怀里掏出了茅山掌门的那枚戒指,我说道:“杨苓艺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吴名先生为妻?爱他,忠诚于他,无论是顺境或者逆境,贫穷或者富裕,健康或者疾病,都不离不弃,与他相爱相守,直到生命的尽头?”

    杨苓艺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泪水在眼眶打转之后,瞬间泛滥一颗颗的从眼角落下,她流着幸福的眼泪,含笑说道:“我愿意。”

    我左手抬起她的右手,在无名指之上,将那枚茅山掌门戒指给她戴上。

    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慢慢的向其靠近,四片嘴唇碰在一起,湿湿的,热热的,还有杨苓艺身上那股熟悉的香气,这是我们的初吻。

    扑哧一声,我的胸口猛然传来剧烈的疼痛,那种疼痛撕心裂肺,让人无法忍受,我啊的一声惨嚎出来。

    “吴名,你怎么啦?”杨苓艺一吓,我们慢慢的分开。

    只见从杨苓艺的胸前探出一只黑手,那只黑手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穿透了我的胸口,此刻手心里,正拿着我的心脏,心脏上满是青红色的灵龟血。

    只是心脏与血管的连接并没有断,心脏在她的手心里还一一跳的。

    “不,为什么会这样,不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苓艺吓到了,失声痛哭。

    我这才知道罪恶之源真的藏在她的身上,因为人本身就有恶的一面,所以罪恶之源藏在了她内心的最深处,给我致命一击。

    但是…这也在我的算计当中。

    “直至生命的尽头,哈哈哈,你现在就要死了,你们的爱也便烟消云散,情情爱爱的,哪有不死不灭来得逍遥,杨苓艺,不要被他的甜言蜜语骗了,他根本就是杀你的。”从杨苓艺的胸口发出了另外一个声音。

    “苓艺,无论顺境或者逆境,贫穷或者富裕,健康或者疾病,不离不弃,相爱相守,直到生命的尽头。”我忍着剧痛,嘴唇有些哆嗦的说道。

    她流着眼泪,笑着对我说道:“不离不弃,相爱相守,直到生命的尽头,我愿意。”

    我一把抱住她,后颈处一团金光炸开,瞬间将我们包裹住。

    “啊!不,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那团黑烟瞬间飘出,冲击那团金光。

    嗡嗡嗡!一道道的道符从天而降,进入师傅的院落,从门口飘了进来,一张张闪耀着红光,贴在了那金光之上,对着罪恶之源镇压了下去。

    我和杨苓艺紧紧的抱在一起,我感觉我们的身躯动弹不了了,首先是身躯,然后是呼吸困难,再接着连心跳也没有了。

    我眼睁睁看着面前的杨苓艺快速沙石化,当她眼睛里的瞳仁也沙石化了之后,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想在她眼睛沙石化之前,她眼里的我也同样沙石化了。

    在我的背上贴了十一道的道符,此刻道符已经不是黄符纸的形式,而后深深镶嵌进入我的后背,用钻子雕刻出来的那种,而在十一道道符的边上,则有一个金光‘卍’字。

    许多年后!

    道圣宫的大殿之前,矗立着一座男女合抱的石像。

    一位老婆婆拄着拐杖,在石像面前驻足仰望许久。

    许久她才对着石像出言:“太叔公,苓艺,真羡慕你们啊,相爱相守,不离不弃,直至生命的尽头,可我也愿意啊,你们怎么不带我一起呢?”

    “馆主,快下雨了,我扶您回屋吧!”一位小道童见天上乌云密集,赶紧跑到谢毛毛的身边,扶她回屋。

    当走到大殿门口之时,不远处的一群孩童正在嬉闹,一个小孩子先开口,其他的小朋友则一起开口诵唱:吴名当年化石像,沐风栉雨成胎形,哪知顽石能证道,从此名为石敢当。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