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前妻不好追 > 星途12—大结局

星途12—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絮萦
    ……

    我所受的创伤并不严重,第二天,做了几项检查,医生就安排我出院。

    期间,填表交钱一直是苏典雅跑前跑后,临走之前,苏典雅又不肯死心的在附近找了一遍,仍然没找到秦漠的身影。

    “早知道他是个没良心的东西,他这么有钱,好歹给个几百万安慰一下么,狼心狗肺的,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苏典雅愤慨的唠叨。

    我心里并不好受,傻呵呵的岔开话题:

    “典雅,你说你是不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关于秦漠,我实在是不愿去想了,我和他,现在是彻底没了牵连了。

    苏典雅愣了一下,果然着了道,又是一通关于我这么优秀怎么就没有好男人追求的愤慨。

    两个人说说笑笑,到了医院门口,那几个人围上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是安小姐吧。”说话的是个带着黑边眼镜的年轻女人,说完,还把手里的话筒朝我嘴边凑了凑。

    与此同时,我发现前方有一个拿着摄像机的人正在拍摄这一幕,我瞬间明白,这是媒体在采访,没准是现场直播什么的。

    我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有点呆,木讷的说了声:

    “是啊,请问你有什么事?”

    “安小姐,你刚从医院里出来,是病了吗?”

    女记者语速很快,我更是摸不清头绪,但我知道什么叫防人之心不可无,迅速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

    “我们调查到,你在医院做了引产手术,还是昨晚秦总陪你来的,请解释一下,这是真的吗?”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响,脸色瞬间刷白。

    我不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刚受过打击与创伤的我,更是无法表现的镇定自如,我是被吓到了,我和秦漠的事是那么见不得光,我怕别人知道,而不远处那台闪亮的摄像机像是一面照妖镜,是要将我公之于众么?

    “安小姐,从你的表情我们就看出我说的是对的,孩子的父亲是秦总吧,他为什么没有陪你呢?”

    “请问……”

    这时,苏典雅忙把我拉到身后,挡在了话筒前,严肃的那名女记者:

    “请尊重公民的!”

    女记者看了苏典雅一眼,也不理我,继续追问:

    “安小姐,你和秦总多久了?你爱你吗?”

    “安小姐,你肯定很清楚秦总是已婚男士吧,你为什么要做一个千夫所指的小三呢?为了爱情还是为了钱呢?”

    我在苏典雅的遮挡下,低着头向前走,那名记者的问题越来越是敏感露骨,如利剑般刺在我心上,一剑比一剑更狠、更深。

    典雅一个劲的低声安慰我,可我心中乱透了,我脸色苍白,犹如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般,在人流汹涌的道路上仓皇逃窜。

    “安小姐,请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怀的他的孩子?你和秦总的事,秦总的妻子知道吗?”

    那名女记者在身后不依不饶的追赶,我像是被剥光了,原形毕露了,赤luoluo的站在人们鄙夷的目光下,怎么找也找不到一块遮羞布。

    苏典雅不断的伸手拦车,可的士车一辆接一辆的驶过,没有一辆空载的。

    “安小姐,你为什么要逃避呢?”

    身后的追问声越来越近了,那名女记者连同同伴们气喘吁吁的追到了路边。

    “逃避不是办法,请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女记者不知哪来的气,声音已经开始犀利。

    我站在马路边,恍惚的看着这名言辞厉声的女记者,我知道这类八卦媒体的厉害,也不想跟他们牵扯什么,这三年,我早已学会了怎么忍耐。

    “安小姐……”

    “够了,你有完没完!”

    苏典雅一声暴吼硬生生打断了记者的话,我感觉到我的手在颤抖,我了解,虽然我总看起来没心没肺,但我内心是敏感的、很容易被伤害。

    女记者稍稍愣了一下,还想问,苏典雅却挡在话筒前,劈头盖脸的大声说:

    “你这么得理不饶人,这么有本事,去采访秦漠啊,干嘛穷追着一个可怜的受害者不放呢?你想知道真相是吧,那我告诉你,我家蓉蓉只不过是个受害者,具体的事情,请去采访秦漠,你……”

    苏典雅很激动,可是,她没继续说下去,因为我用力攥紧了她的手。

    我知道媒体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的能耐,我总之已经是尊严扫地了,再被丑化一些,也不过就这样了,而典雅说的这些话虽然无害,但说不定被歪曲丑化成什么样子。

    典雅孑然一身,我怎么能把她也牵扯进来呢?

    于是,我用力拉开典雅,孱弱的身子毅然站在了摄像机前。

    无所谓,都无所谓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也不过就是丢人现眼、被人唾沫罢了。

    我昂起憔悴的小脸,一脸的漠然无谓,准备接受记者的提问。

    女记者眼前一亮,扶了扶眼镜,得意的笑了笑:

    “安小姐,很高兴你能直面我们的采访……”

    “上车。”

    身后传来一道清澈的声音。

    我身后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黑色轿车,身材修长的男子缓缓走下来,稳重的站在我左手边。

    “湛远航先生。”

    女记者瞪大了双眼。

    湛远航没有理会,从容转身,右手轻抚在我肩头,垂头看着我苍白的小脸:

    “蓉蓉,都过去了,上车吧。”

    他温和的声音仿佛温暖的阳光,令我沉痛冰冷的心,瞬间有了种归属感。

    我被他呵护的搀扶着,在媒体的镜头下,上了车去。

    “湛远航先生,请问您和安……”

    湛远航头也没回,“砰”的紧紧关上车门。

    “拍,快点拍!”

    女记者欣喜若狂的催促拿摄像机的男子。

    秦漠的情人堕胎,又横插出一个赫赫有名的商界大亨湛远航来,这新闻,足够让B市震上三震了。

    ……

    一路上,典雅一直用两手握着我的右手,没有说话,却已是对我最好的安慰。

    湛远航将车开的很稳,到了我公寓楼下,看事的苏典雅便离开了,湛远航将我送回房间。

    我站在床边,湛远航就站在对面,我逃避去看他,可是狭小的空间里,视线往哪里放,都无法避开他的身影。

    “这件事我会处理,前提是你要允许我对媒体宣布你怀的是我的孩子。”

    我的声音很清、很淡,令我波澜起伏的心很容易就平静了。

    “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好。”

    我讪讪说着,不小心就撞上他温润疼怜的眼神,都出了这样的事,他还是这么温柔的对我,完全没有一点对我的嫌弃。

    他又向我靠近一小步,西装的衣角触及我的衣服,近距离看着我憔悴的脸,心痛的声线颤动:

    “我不在乎,蓉蓉,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他言语里的深情,触动了我。

    我低下头,额头便抵在他坚实的胸膛上,他张开双手,轻轻环抱住了我,我感觉到他身上温暖的温度,藏了很久的眼泪倏地流了下来。

    失去了孩子,又遭遇耻辱,这样的事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锥心的,我就算表面上再坚强,也不过是个平常的弱女子,我默默承受着多少痛苦,只有自己最清楚。

    我身子颤抖的厉害,我哭的压抑而伤心,我每一次的悸。动、每一声哭泣,都如锥子般刺着湛远航的心。

    他用手抚在我抖动的背脊上,轻轻抚摸:

    “蓉蓉,你就是这么倔,偏要碰的头破血流才肯回头,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来,我们之间已经错过了太多。”

    公寓的门敞开着,此刻,秦漠已走到门外,隐隐的,他看见房间里的一幕,脚步猝然止住。

    “蓉蓉,嫁给我吧,让我来抚平你的伤痕。”

    他又一次向我求婚了,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仍然对我这么诚恳、这么执着,就算我的心再坚硬,也要融化了。

    我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他温润诚挚的脸:

    “远航,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好么?”

    “等了三年了,我不介意继续等。”湛远航轻笑,他终于是等到我了,等到我肯考虑嫁给他了。

    他在笑,我忽然想起,重逢后的这些日子里,他还是第一次这样笑。

    他眉宇间那些忧郁都消散了,一如我梦中时常梦见的模样,爽朗好看,仿佛天边最清澈的那片晴空,那么干净好看,又那么远。

    现在,这样的他,就在我身边呢,我是否该像梦中一样的抓着他,不让他再离开了呢?

    可是,我和秦漠还有张子谦都曾有过肌肤之亲,湛远航真的可以接受我这样的女人么?

    ……

    三天后。

    我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花池旁那个牵着两岁左右大宝宝的妈妈吸引了我。

    男宝宝穿着红色的唐装,弹指可破的白嫩肌肤,胖乎乎的像是个粉嘟嘟的洋娃娃,此时,他该是注意到了我,眨着雪亮的眼睛盯着我直看。

    我笑笑,对宝宝招招手,想起自己的宝宝,情绪不觉有些失落。

    手机响了,意外是小妈打来的。

    “蓉蓉,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跟家里说一声啊,你和湛远航哪天举行婚礼啊,起码也让我和小莉提前准备一下吧。”

    孙嫦娥的声音有些不满,但也没有责备的意思,我淡淡的说:

    “我还不太清楚。”

    “这可是终身大事,你怎么会不知道啊,蓉蓉,你不会是想给我个惊喜吧?湛远航不就是你那个大学里的男朋友吗,现在人家出息了,还没忘了你……”

    “小妈,好了,我知道了,如果事情定下来,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哈。”

    孙嫦娥是属于那种没有心机,心直口快的人,我除去心里怪她拆散爸爸妈妈外,对她并没有多少成见,从小到大,我也算是她带大的,我对我和安雅莉难得的很公平,因为没有血缘关系,我长大后,两个人之间交流时,少了一份长辈和晚辈间那种拘谨,多了些朋友间的随意。

    挂断电话,我浅浅舒了口气。

    这两天,媒体中还是有很多关于我的报道,不是关于我做秦漠的情妇的事,而是关于我和湛远航的婚事。

    之前,我和秦漠的事的确是被炒的沸沸扬扬,那些报道没有对秦漠指手画脚,却不约而同的将矛头指向了我,广播里、网络上、报摊的娱乐杂志上,全是对我的骂声与指责。

    而就在当天下午,事情发生了转机,湛远航竟然少有的接受了本市一家大媒体的采访,而且亲口澄清,我怀的是他的孩子,还说我一直跟他在一起,他与我已打算结婚,婚礼很快就会举行……

    我就这样被湛远航在水深火热里拯救了出来,其实,我只是那天答应了考虑与湛远航的婚事,但我觉得湛远航那么说,或许是为了让媒体和公众深信我与他的关系而已,事实是,很多人信了,就连小妈也在其中。

    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我的生活风起云涌、跌宕起伏,经历过这些曲曲折折后,我反倒是静了下来。

    我想,若放下那份执拗,嫁给湛远航,其实也好。

    他爱我、疼我、在乎我,我曾经有过那么一段不堪的经历,他也不嫌弃我,他肯为我付出一切,最重要的是,他肯给我最牢靠的婚姻。

    当一个男人肯拿婚姻来留住一个女人的时候,可见,他对这个女人是有多在乎。

    所以,我考虑好了,我决定嫁给湛远航,给自己、给家人一个彻底的交代。

    而那个曾在我心里和身体里深深烙印的男人,我会彻底忘记。

    ……

    街头的奶茶馆里,我和苏典雅各捧着一杯奶茶,面对面坐着。

    “蓉蓉,你确定要嫁给湛远航?”

    苏典雅瞪着眼瞧我,满脸错愕的表情,反倒令我觉得意外了,我抿抿嘴肩:“是啊,我已经答应他了。”

    “我知道。”苏典雅摇摇头:

    “我只是觉得你们走的太快了,蓉蓉,你确定你爱他吗?”

    “当然爱啊。”

    我回答的很干脆。

    “唉……”苏典雅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

    “蓉蓉,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你不会这样肯定的说爱他,而是眯起眼睛,满脸陶醉的说,我爱他吗?当他吻我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忘记一切烦恼,感觉他就是我的所有,他抚平了我的一切伤痕,让我觉得,拥有他就拥有了幸福。”

    “典雅,你言情小说看太多啦。”

    我笑呵呵的调侃,可心中某个角落忽的开始隐隐作痛。

    ……

    湛远航将婚期订的很近,这几天,我和他选戒指、照婚纱,每天都过的很充实。

    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了,我决定回一趟A市。

    现在的我,站在三楼走廊里,看着301房间的门失了神。

    我的老家在A市的郊区,我七岁左右的时候,爸爸做了官,在市区分了这套房子,我们便举家搬迁了过来,直到三年前,爸爸出了事,这套房子被查封了,现在,连大门都换了,肯定是换了主人。

    “咔!”

    302号房间的门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个年逾六十的老年人,她望见我,怔了很久,扶着眼镜框狐疑的打量起我来。

    “周伯母。”我有些尴尬的笑笑。

    “蓉蓉啊,果然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快进屋来坐坐。”

    周伯母是从前我家的老邻居,两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还是挺融洽的,周伯母挺热情,盛情难却,我便进了她家。

    “唉,蓉蓉,三年没回来了吧,大姑娘真是越来越俊了,这三年过的怎么样啊?”

    “呵呵,还好,周伯母,您挺好的吧。”

    “挺好,挺好,你钱伯伯一年前走了,留下我这一把老骨头,唉,不提了,不提了。”周伯母揉了揉眼睛:

    “我倒忘了,我这里还有你的一封信呢,是三年前一个小伙子放在我这里的,他叫什么来着,瞧我这记性,你坐会儿,我去给你找哈……”

    不一会儿,周伯母便拿来一封信。

    信封的颜色已经微微泛黄,但那种书香气,却仿佛昨日。

    我一眼就认出是湛远航的笔迹。

    我拆开了,秋枫泛红的信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飘逸的字迹。我细细的看完了,眼睛已酸涩的厉害。

    是他的一封道歉信,他说,与我分手,他后悔了,他爱的人其实一直是我,他希望我能给我一次机会。

    我看着落款处他手写的日期,五月十七日,正是三年前我离开A市的第二天。

    他没有找到我,而我的房子,那时已经贴了封条,所以他把信留给了周伯母,那年,我和他原来就这样错过了,一错过就是三年多。

    现在,他终于是找到我了,后天他和我就要举行婚礼,我们不会再错过了。

    我将这封信收好,小心的放进手提包里,道别了周伯母,我去了墓地,我将成婚的消息告诉了爸爸,又陪了爸爸好久,才打算离开。

    当那道颀长的身影映入我眼中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我停下脚步,循着声音望过去,我彻底惊呆在原地。

    竟是秦漠。

    他就在离我不足十步远的地方,跪在一处墓碑前,平日里总是笔挺的身子,现在依稀在颤抖。

    他很悲伤。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平日看起来冷傲漠然的男人,竟然也会这么悲伤。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秦漠朝我所在的方向看过来,看清是我,脸上的表情倏地僵滞住,片刻后,他深敛墨鉾,努力掩饰掉满脸的憔悴。

    “过来。”

    他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显得沧桑低沉。

    我似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朝他走过去,他仍旧跪在墓碑前,抬头望着我,神色怪怪的。

    他的黑眼圈依旧很重,红肿的眼中饱含泪水,近距离看着这样的他,我对他那些逃避的情绪莫名的不再清晰。

    “跪下!”

    他忽然说。

    我怔住了,嘴唇微微掀动,没来得及反驳,他又开了口:

    “死者为大,为一个已逝的长者下跪,这应该不算什么吧。”

    是,死者为大,况且,他说那是长辈……

    我似是被他蛊惑了,缓缓在他身旁跪了下去。

    我看清了墓碑上的字,“秦御风”。

    我正在思忖,忽的发现他正在看我,我不知所措了,想要说些什么,他却闭上眼,对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低声说道:

    “爸,现在你见到了,她就是安云海的女儿,是我不争气,是我不孝,请你原谅我。”

    原来是秦漠的父亲,我曾听说过,秦漠的父亲英年早逝,可是,秦漠为怎么会提起我的父亲?

    我是在这里了,可他秦漠又怎么不孝、怎么不争气了?

    这一切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

    我弄不明白,而秦漠说的含糊,好像怕一旁的我听明白似的,我跪在这里,傻傻的,像是块石头。

    “我们走。”

    他先起身,拉起我就朝墓地外走。

    “你放开……”

    因是在这种肃穆的场合,我把声音压得很低。

    他仿佛没有听到,非但不放开我,就连头也没回一下。

    他走的飞快,我几乎是前脚不跟后脚的跟在他身后,一直到了外面停车场处他的车旁,他才放开了我。

    我甩甩被他攥的通红的手,没好气的咕哝:“秦漠,你发什么神经?”

    他该是听到了,黑着脸看着我: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他沉闷的声音吓到了我,我看向远处的山头:

    “我没时间。”

    “你现在有时间了是不是?”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在墓地时伤心过度,他看起来情绪很不好。

    昨天和前天,他都曾打过我的手机,我也都没有接,或是因为心虚,我没有回答,只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厉害。

    恍惚间,我忽然感觉他身子向前袭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牢牢挤压在他那辆白色法拉利轿车上。

    “怎么,傻了?”

    他盯着我,英俊而憔悴的脸与我错愕的小脸仅有一掌之隔。

    他挤的我这么紧,我甚至感觉到他脉搏搏动的频率,他从不用香水,身上却有种淡淡的薄荷香,那么好闻、那么魅惑……

    我怕了,我从来都是害怕他的,不然怎么会连他的电话都不敢接呢?

    我用力的推他,可是没有用,他就像是块沉重的石板,硬生生的将我挤压住,我怎么挣扎,都是白费力气。

    这个男人,一直都喜欢对我用强,我放弃了挣扎,对他的那种熟悉的怨恨倏地涌上来,我愤懑的瞪着他,抵触的说:

    “秦漠,难道我们之间的事还不够清楚、不够明白吗?我不想接你电话,我不想再跟你有牵扯了,你还一味的纠缠我,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和顾嫣然已经了断了。”

    他声音很淡,此时,却如一声闷雷般,轰然在我耳边炸开。

    我懵了,瞪着清澈的大眼,激动的情绪一瞬间骤然化作一种悲伤,堵在心口、堵在嗓子里、喉咙里。

    “我打你电话,你不肯接,我去你公寓找你,你又天天不在。”

    他凝望着我,猩红的眸子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似是温柔。

    对上他这种目光,我更是心悸。

    “蓉蓉,你说过,我跟她了断,让我娶你,现在我做到了,你是不是就该嫁给我了?”

    我失惊的看着他,张着干枯的嘴唇,想说什么,可我说不出来。

    他竟然真的与顾嫣然了断了,他到底在做什么?

    我整个人都被那种莫名的情绪灌满了,空气似乎酸的厉害,酸的我的眼睛,都无法睁开了。

    他微凝着目光,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我,等不到我的回答,忽的低下头来,吻住了我。

    熟悉的味道,太过美好,太过魅惑,我没办法抵触,一不小心就陶醉了。

    我忽然不由自主的忘记一切烦恼,感觉他就是我的所有,过去受过的伤、挨过的痛,此刻都变得虚无,我恍惚的觉得,拥有他就拥有了幸福……

    这样的地点,太不适合接吻。

    可是,一旦与我接近,他便忘了情,所有的一切,都抛之脑后了。

    他忘乎所以的吻着我,仿佛不能自已。

    我完完全全的眩晕了,仿佛失了魂般在他怀里沉浸下去,我竟然忘记了一切,就这样抱住他,与他紧紧相吻在一起,好久好久不肯分开。

    “嗡!”

    不远处忽然传来轿车发动的声音,我如梦初醒,缓缓推开秦漠,恍惚的向声音的源头处望过去。

    这一刻,我竟望见了湛远航。

    他就坐在他那辆银色布加迪轿车里,隔着近乎透明的车窗,一瞬不瞬的凝望着我,此时,我正好与他四目相对,我清楚的读懂了他的目光,这么失望、这么受伤!

    我忽然想起,我早已答应了嫁给湛远航,而且,后天就是我和他的婚礼,而现在,我竟然和秦漠在这里热情相吻……

    “远航……”

    我张开湿红的唇瓣,喃喃说着。

    “……”

    湛远航没有回话,只是失望的垂下漆黑的眼睑,然后一脚踩下油门,豪华的车子飞速的向远处驶去。

    我看着他的车子驶去的方向,那句抱歉怎么也说不出口。

    “轰!”

    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整个世界仿佛都为之震了震,我定了定神,下一刻才反应过来,是湛远航的车子跌到了山崖下。

    “湛远航!”

    秦漠惊呼一声,迈开长腿,面色凝重的向出事的方向跑去。

    我像根钉子似的扎在原地,只感到自己的身子一寸一寸的变凉。

    ……

    湛远航死了。

    车子掉下山崖后发生了爆炸,他被烧的面目全非,当我看到他身体的时候,当场就昏迷了过去。

    他是个稳重的男人,往常开车从来都很稳,我知道,出事那天,他看到了我和秦漠接吻以后才会情绪失控,才会误把车子开下山崖

    是我间接的害死了他。

    这件事在我心里留下了怎么也抹不去的阴影,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活在对自己的自责里。远航是个近乎完美的男人,他的人生本应该光芒万丈、光彩熠熠,然而,他却终究因我而去。

    我是个坏女人,总是残忍的伤害着爱着我的人。

    因为,我终究没办法再与秦漠在一起,因为一旦见到他,我就会想起是我和他的那次忘情害死了远航。

    一个月后的那天中午,我在抽屉深处找出了张子谦的名片,拨通了他的电话。

    他是个守约的人,一小时后我就在酒店里见到了他。

    他眯着一双狭长的眸子,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我:

    “你真的决定走这条路了?”

    我没有回话,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很好。”张子谦满意的笑了笑:

    “做我们这一行有很多潜规则,首先,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舍得自己的身体,安小姐,你能做到么?”

    我用力咬紧嘴唇,眼底无声的掠过一丝决绝:

    “张导,只要你能把我捧红,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但我有一个条件,请带我离开B市。”

    “我可以带你走……”张子谦饶有兴味的勾起嘴角:

    “但是,这可要看安小姐有没有诚意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打量我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他想要什么。

    我无声的勾了勾嘴角,并没有回答,只是缓缓的,一件一件的除下自己的衣裳,然后迈开修长的双腿向他走过去。

    ……

    我叫安雅蓉!

    我的人生已经残缺不全,犹如破碎的镜子般零碎不堪。

    爱情,早已与我无关,幸福,早已如风般在我的生命里远去。

    从此以后,我会放下一切尊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成名,能够像现在当红的女星一样,光彩照人、高高在上!

    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惜尊严被践踏、身体被蹂躏!

    我以为,从今以后,我活着的目的就只为了名和利,再也不会爱上谁,再也不会为谁心动了。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后来我会遇上那个叫楚邵琛的男人。

    那时的我,已经在娱乐圈里混的风生水起,然而,我仍旧摆脱不了张子谦的掌控,仍旧要被他玩弄于鼓掌,受他摆布。

    那天,张子谦派我去接近楚邵琛,但我万万没想到,自从见到楚邵琛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被他深深吸引。

    原以为,当初离开了B市,离开了秦漠,我就再也不会爱上其他的男人了,然而,这一次,我竟又对楚邵琛一见钟情。

    或许,我骨子里就是个多情的女人。

    或许,是楚邵琛这样的男人对任何女人都有着致命的魅惑。

    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暗暗下定了决心,我要成为楚邵琛唯一的女人,这辈子,其他的女人谁也别妄想得到他。

    所以,我用尽了自己的演技,在他面前表现极尽清纯、淑雅,努力的将自己伪装成他所喜欢的类型,试图留住他的心。

    然而,最令我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是,我还来不及入了他的心,那个叫穆晓的女人就硬生生的闯入了我们中间。

    哼!

    现在的我,早已经是万人瞩目的大明星,况且,经过了在娱乐圈里的摸爬滚打,我早已百炼成钢。

    她穆晓有什么资格和我安雅蓉抢男人?

    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她穆晓遍体鳞伤、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