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惊魂降头师 > 第八十四章 大结局

第八十四章 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火风811199
    这些尸体不但排列整齐,而且都有编号,我和杜鹃看了一下,居然有一百三十二具!

    而且全都是女尸,大多数是年轻女尸。只有极少数是中年以上的!

    从这一排排尸体前走过去,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有五具尸体的模样几乎完全一样,就像是一奶同胞的姐妹,但年?却也不相上下,难道是多胞胎?孪生姊妹多见,但一胎五个的却很少见的。

    这种现象也有,多胞胎的世界记录是米国的帕蒂太太,一胎居然生了七个!

    但是,如果真的是多胞胎姐妹,怎么可能同时被程三弄到这里来?

    我对杜鹃说了我的怀疑,杜鹃也大感惊奇,又重新审视一遍,发现这种情况根本不是个别,还有好多女孩的脸都惊人相似,而且漂亮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我和杜鹃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古怪?难道程三害人后又把尸体重新整容?这特么整容技术比韩国的整容师高多了,因为那些面目相似的女孩子,脸上所有的细部也惊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牙齿。

    这些女尸明显是在这里中转的,数量并不是很巨大,石室里也没有炼尸的设备,估计应该是程三定时送给杜得乾的。

    而且程三也没有杜得乾那样的降头术,所以这些女尸都得以安静的躺着,我和杜鹃商议了一下,决定把这座石室干脆轰塌,让这些女人不至于在死后还被戕害熔炼。  

    要轰塌石室是没有问题,就我的玉佩足矣。但要找到出去的退路。

    杜鹃让我在原地等,她一股淡烟飘了出去,片刻回来说,可以出去的,还有一个出口在山的另一面。而且她找到了开启洞门的机关。

    我把杜鹃拥抱了一下,然后开始着手毁掉洞室,左手掐了一个口诀把能量给玉佩再灌输一些,退开足够的距离后,我把玉佩掷了出去,就听一阵轰隆隆的震响,整个石室的顶部被炸成粉碎。碎石像雨一样的落下来顿时把那些女尸全部覆盖。

    爆炸的冲击波把我和杜鹃往前推了几十米才停下,却听耳边一声啸叫:“臭小子,你毁了我,毁了我呀!”

    我一看正是程三。立刻掣出桃木小剑大喝一声:“老鬼,哪里走!”

    程三回头喋喋狞笑:“来呀,今天不信整不死你个臭小子,逃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我就让你死在看到希望之前!嘎嘎,那才是最痛苦的!”

    说着就不慌不忙的向前走去,明显是引诱我。

    但是既然后退无路,那也就只能跟着他走了,一边走一边警惕的准备应对程三的新花招。

    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手段,但是知道这个修炼百年的老鬼,是绝对不能小觑的。

    但是走了好一会儿后也不见程三有什么动作,却心里越是忐忑不安,这时候忽然眼前一花,程三的身影居然不见了!

    这条洞没有岔洞,但他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正疑惑间,忽然一阵强劲的阴风扑面而来,让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接着就听到一阵隆隆的鸣响,像万马奔腾那样的震撼人心!

    杜鹃也是一愣。

    还没醒过神儿来,就见一股腥黄的水头汹涌而来,冲击在洞壁上发出轰隆巨响,而那水头张牙舞爪的狂奔,那气势能把人吓得心胆俱裂!

    这特么才是程三最绝的手段,他要把我和杜鹃冲到深渊里去!

    也幸好有那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不然的话洞里会即刻被水灌满,想不死都难!

    杜鹃也是大惊失色,拉住我疾往后退,却被我止住,掣出桃木小剑捏一个口诀喝声:“定!”

    我也没想到桃木小剑有避水之功,只是让它定在地上免得我和杜鹃被冲走,但却看到眼前的汹涌黄水,避开我和杜鹃站立的地方一泻而下,我和杜鹃甚至连衣服都没被打湿!

    这回我心里有底不怕了,平伸桃木小剑一路向前走去,任凭汹涌的洪水在我身边奔腾咆哮,又往前走一段后忽然眼里有了光感,急忙前冲却见果然是天光,那光亮是从洞口流泻进来的!

    我和杜鹃喜不自禁,忙忙的从洞口钻出来,见一道影子正向对面山坡逃窜,正是程三!

    我牵着杜鹃急起直追,却是眼前一花,程三失去了踪影。

    杜鹃问我:“怎么办?”

    我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咱们走!”

    和杜鹃回到丰村找到我的车子,开上翻山越岭,到天黑前已经去到三姑村,然后弃车步行,一刻不停的赶往天坑。

    我依稀感觉盈月出事了!

    急忙顺着那条逼仄的台阶路下去,就看到了一个让我目眦欲裂的场景:在村东的那片小树林中间的空地上,一大圈人围着一个女人,灯笼火把照耀 如同白昼,我看清那个女人正是盈月!

    盈月被捆绑在树上,双脚离地最少五尺!

    梅一清顿一下拐杖呵斥:“妖女,你还有什么话说?是不是你把那个来历不明的臭小子放走的,你们来天坑都做了什么,从实招来我可以免你皮肉之苦,给你一个痛快死法,不然的话,嘿嘿!”

    盈月已经被鞭挞的遍体鳞伤,对着梅一清喝骂:“老不死的,我一定亲手要了你的命!”

    梅一清大怒:“你个臭丫头片子,今天谁也护你不得,我看谁还敢为你说一句话!”

    我看见梨花和她娘也在,东西两个阵营界限分明,梨花有心要冲上去解救盈月,却被她娘死死拉住,因为她知道梨花上去也是送死。

    林子上空的阴气压下来,我张开天目发现不但林子里鬼魂众多,就是半空中也是漂游着很多鬼魂,林子里阴风阵阵一个劲的朝梨花娘那边吹,西边整个人群东倒西歪站立不住。

    梅一清手杖一顿,立刻有人把柴草架在盈月脚下,他们是要活生生烤焦盈月!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树林子里人影一闪,但已经看清是杜得乾。

    不过这时候我不能去追他,盈月已经要被架火烧烤,于是和杜鹃说,先解决了梅一清他们再说。

    杜鹃问我:“可以大开杀戒吗?”

    我说:“可以,不跑的都杀掉,让他们赶紧投胎再做人去!”

    杜鹃娇笑一声:“好啊!”

    说着一股青烟已经起在空中,落下时已经到了梅一清身边,伸手一指已经点到他眉心。

    梅一清大惊后退却脚下一软跌倒尘埃,杜鹃毫不留情,赶上一步素手一伸已经插入他的胸脯,抽出手时已经是一把血淋淋的内脏在手里!

    事变仓促,且众人谁见过这样血淋淋的场面,一个个吓的抱头鼠窜。

    杜鹃指东打西,指头转点逃跑那些人的后心,一点就是一个黑洞洞的窟窿,当即趴在地上不动。

    我则架着桃木小剑,专等那笑鬼祟们下来受死,这些鬼魂跟着作恶,打散魂魄也在所不惜,而他们也不知道我桃木小剑的厉害,黑压压的从半空跳下来把我围住。

    我抽出桃木小剑一晃掷出去,只见那小剑千变万化,顿时化作千百支利剑,追着小鬼们的脑袋直刺,一时间把些鬼魂全都拍死在地上。

    我急忙上前把盈月解下,对梨花和她娘交代好好保护,然后对杜鹃说让他飞升到树上,看准杜得乾所在位置,即刻和她一起追了过去。

    杜得乾知道大势已去,惶惶逃窜,而且我看到,程三和他儿子程花藤果然跟在杜得乾身边,一时间怒不可遏急追上去,对着程花藤的后心就是一剑,登时程花藤躺下不动。

    程三眼见自己儿子被我拍的魂飞魄散,大怒回头找我拼命。

    来的正好!

    这个程三也够罪孽深重的,就他撞死那么多女孩子,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算是轻的,而他现在却找死来,那我就成全了他!

    程三看着我眼睛都红了,一甩袖子胳膊暴长,伸手就朝我脑门抓来,我哪里敢等他爪子到头顶,一剑对着他的胸口插过去,那桃木小剑也是见风疾长,不等他爪子落下胸口早着了我一剑,一股黑血呼的喷出来,程三恶狠狠瞪我一眼,不甘心的倒地不动,却眼见他魂魄从体内钻出来,我毫不留情的上去一剑拍碎。

    杜鹃一声轻叹。

    却是杜得乾眼见程三被毙起身就逃,钻进一个黑乎乎的洞口瞬间不见踪影。

    这个洞口正是我进去过的那个藏尸洞。

    我哪里容得他逃走,脚跟脚追进洞里。

    追到那个洞中的大水潭跟前,杜得乾呼哨一声,那只尸兽突然从水中窜出来直扑我!

    只不过这回可不是上一回,我从腰里掏出净水瓶子,呼的一下朝它泼过去,一团火光登时在它身上炸开,随即熊熊燃烧起来,而杜得乾也被火星溅到,身上燃起几处小火苗,杜得乾急忙扑打但已经不能够熄灭,反而越着越急越大,烧的那只尸兽呜呜怪吼跳进水里,但那火苗见水并不熄灭,反而借着水势越燃越旺,倾刻之间那头尸兽化为灰烬。

    而杜得乾即便是被烧的在地上打滚,火焰却瞬间已经将他吞掉,等到火灭再看杜得乾,已经被烧的只剩下几块骨头,在冉冉的冒着几丝青烟。

    我松了一口气,看着旁边目瞪口呆的杜鹃说:“走吧。”

    回到小树林,梨花和他娘还有盈月都等在那里,我走到梨花娘跟前说:“大婶子,这里的生意弃了吧,还是回到上面做点正经生意。”

    梨花娘点头:“我也嫌累得慌,而且怕遭天谴。”

    “那就好,你们收拾一下先走,我把这个地方毁了吧。”

    等到梨花和她娘带着众人撤离,我则带着杜鹃和盈月四处放起火来,一会儿功夫就把一个平日繁华热闹却又藏尽罪恶的天乐村夷为平地,然后和杜鹃还有盈月,恭敬跪下对天长拜告知婆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