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神风暴 > 第2452章 猎杀

第2452章 猎杀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实验小白鼠
    赵雄听了轩辕的意思,先是怪怪的挑了挑眼,又耷拉回了眼皮,沉声道:“我们明白你的意思,想要重创新战盟,最有效的是猎杀唐焱。唐焱一死,新战盟必乱,分崩离析,不战而败;唐焱一死,新战盟就没有诞生新皇的基础,失去了培养新皇的号召力,人心就散了;唐焱一死,他的朋友亲属会失去理智,变成野兽,也就容易对付了。

    处死唐焱,无论是从实力、声势、未来,都是击败新战盟的绝佳选择。

    杀死唐焱后的好处千百条!

    可问题是怎么能杀他?他能一己之力灭了阴阳族,又能正面对抗水烛妖,这实力已经超出了‘猎杀’这个词所能支撑的能力范围。

    他随身带着地狱鬼族,据说里面还有个巅峰境界的血鸡,其他鬼主都不好对付,我们即便有百分之二百的把握,也不能确保处死唐焱,一旦处不死,就等于白费力气,还惹来疯狂报复,我不是怕事,也不是怕唐焱,是……您的意见太异想天开。”

    可问题是怎么能杀他?他能一己之力灭了阴阳族,又能正面对抗水烛妖,这实力已经超出了‘猎杀’这个词所能支撑的能力范围。

    他很希望唐焱死,更清楚猎杀唐焱的好处,谁都知道。可问题是,怎么杀?这种天方夜谭的提议实在是让人无语又无奈。

    “要杀唐焱,需两位大完满放下尊严联手围战。”水烛妖的语气带着坚定,并不以自己当天没有击败唐焱为耻。它相信无论换成是谁,都可能会在唐焱面前栽倒。现在的问题杀唐焱,所以必须要有完全的把握。

    乔程道:“事在人为,唐焱很强,但不至于无敌。皇姑既然召集大家过来,想必是有了大概的计划。先听皇姑说说,我们再讨论也不迟。”

    轩辕一直沉默,似乎做着最后的谋划,直到殿里平了反驳,她慢慢抬起眼帘:“猎杀唐焱的关键在于寻找到唐焱,只要找到了他,一举擒杀,即可功成。”

    赵雄道:“这是问题的核心,没错,我赞同,但这也是猎杀唐焱的最难点。唐焱现在很小心,出行都会动用空间武者,据说到哪里都不会跟新战盟的人去汇报。除非他自己出现,否则谁也别想找到他。”

    如果现在不去,过段时间也会过去。

    孔雀圣王道:“我同意赵雄国师的意思,寻找唐焱很不现实,以现在的情势,想找唐焱无异于海里捞针。首先他不会泄漏自己的行踪,其次即便出现也会是带着目的,保不准就是他故意现身设了陷阱。还有种可能,他会常年藏在新战盟里面,或者是游走在南海搜寻饕餮幼子。

    我这些天也在考虑如何猎杀唐焱,与其暗中寻找,倒不如主动引他出来。这样一来方法就简单很多了。比如我们故意制造饕餮幼子出现的消息,引诱唐焱现身追踪,我们沉寂部署最强力量进行围剿。要么就是个极端的方法,抓他的朋友,抓他的妻子,用他们做人质,引唐焱上钩。”

    “咦?圣王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找唐焱很难,找他的朋友妻子容易很多!”赵雄眼底闪过丝丝的戾气,新战盟害得他丧国又丧名,毁灭新战盟是他最期望的事情。如果抓住唐焱的朋友妻子,尤其是轩辕龙鲤,他绝对先用最残酷的方事折磨一遍,泄心头之恨。

    “这个你们不用考虑。引蛇出洞不适合现在的唐焱,除非你们想再经历阴阳族事件。”轩辕的语气很平静,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您在怕唐焱?关于阴阳族那次战役其实有很多的侥幸因素,如果当时孔雀圣王殿下出手,他必死无疑。我不是小瞧唐焱,是就事论事。我们在猎杀唐焱上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但绝不能怕了他,我个人认为用人质来威胁很可取。”

    “为什么是尘缘阁?”水烛妖听到轩辕在提及尘缘阁的时候明显药重了字眼,也就是她自己内心其实很确定尘缘阁。

    乔程附和自己的皇姑:“省省吧,你太想当然了。唐焱不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新战盟联合两大帝国形成联盟团体,里面智囊无数,我们用人质要挟的手段不仅卑劣而且粗鄙,他们可以想出无数的办法应对,说不定还会让我们成了最重受难者。

    我的意见很明确,想要猎杀唐焱,必须正面出击,直面对决,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擒杀,绝不能拖泥带水给唐焱喘息的机会,更不能给他思考的时间,那小子贼精奇狠。”

    “那你们说说怎么办吧,我对寻找唐焱没什么信心。”赵雄没有直面反驳。

    轩辕道:“寻找唐焱不能靠眼睛,靠的是判断。猜定几个位置,针对性的去调查,查到就出击,查不到,再猜位置,再查。主动权握在我们手里。”

    “这怎么猜?唐焱行踪诡秘,性格喜怒无常,不好判断。”

    乔程道:“事在人为,唐焱很强,但不至于无敌。皇姑既然召集大家过来,想必是有了大概的计划。先听皇姑说说,我们再讨论也不迟。”

    “我分析了近两个月,选定了第一批位置,共有三个。第一个,最有可能的一个,净土!尘缘阁!第二个,恶人谷!第三个是他在星洛古国和神圣帝国之间来回活动。”

    “没有新战盟?你怎么就能确定唐焱不会在新战盟?”

    “唐焱不会在新战盟,我可以给你百分百肯定,即便在,也是偶尔停留,立刻外出。他现在追求的是成长,是在外面活动,绝不是留在新战盟运筹帷幄,这不是他的风格。”轩辕没有过多解释,但语气非常肯定。

    “为什么是尘缘阁?”水烛妖听到轩辕在提及尘缘阁的时候明显药重了字眼,也就是她自己内心其实很确定尘缘阁。

    “唐焱是度空的徒弟,这不是特别的秘密,唐焱前期的成长多是依靠着佛印武技,没有佛印,他不会活到现在。

    他现在意识到北部联盟的实力,也明白激怒了我们,他急需争取圣地的支持。

    可据我所知,唐焱从没有去过净土,以前因素多多,现在他有了实力有了声望,时机已经成熟,是该过去的时候。如果我是唐焱,必会拜会尘缘阁,收集那些佛印,参拜度空禅房。

    他现在意识到北部联盟的实力,也明白激怒了我们,他急需争取圣地的支持。

    这样一来,拜访尘缘阁在情在义,都说得通。

    如果现在不去,过段时间也会过去。

    现在不去,他就是先到了恶人谷,重新探寻当年前往遗落战界的入口,拜会退回恶人谷的赵天燕等人,面见祁天大陆惟一的圣兽九色鹿。

    如果现在不去,就是在神圣帝国和星洛古国之间活动,加深联系,与秦明煌和巫诫书交流,为后期协作打捞基础。唐焱这人对外无情,对内很重情,也很擅长在感情上面做局。他想稳定联盟,就要确保秦明煌和巫诫书的心跟他同一个方向。”

    如果现在不去,就是在神圣帝国和星洛古国之间活动,加深联系,与秦明煌和巫诫书交流,为后期协作打捞基础。唐焱这人对外无情,对内很重情,也很擅长在感情上面做局。他想稳定联盟,就要确保秦明煌和巫诫书的心跟他同一个方向。”

    轩辕对唐焱非常了解,此次沉心静气分析两月之久,有了最终的确定,其中对于净土最为肯定。

    “就这么肯定?”赵雄感觉有些道理,可总感觉轩辕评判时候的肯定语气有那么点怪怪的,她像是对唐焱特别有研究的样子。

    轩辕下令:“首先净土,其次恶人谷,第三是星洛古国和神圣帝国的皇室,三级主次,着重调查。”

    “即便唐焱在净土,我们又能怎么确定,怎么调查?”

    到时候就算新战盟全力来攻,我们也能扛住。甚至可以借用他们仓乱之下袭击的情况,来一次大规模逆袭。

    乔程主动道:“简单,唐焱如果在净土,首要任务就是吸收佛印。我们在天权帝国还有眼线,也有亲善势力,可以安排他们去尘缘阁,找机会调查佛印情况。

    一旦确定,全力出击,出动我们最强的力量。不给唐焱任何喘息的余地,死死拿住,不惜毁灭尘缘阁,拿下唐焱后立刻撤离,退回北部联盟。

    到时候就算新战盟全力来攻,我们也能扛住。甚至可以借用他们仓乱之下袭击的情况,来一次大规模逆袭。

    我们北部联盟之前不团结,造成多次惨败。我们这次让新战盟认识到他们自己也有弱点,那就是唐焱!”

    轩辕道:“净土很好调查,恶人谷也能调查,两大帝国的皇室同样可以调查,就看你们用不用心。如果我们北部联盟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到办不好,还有什么资格抗衡新战盟。”

    我的意见很明确,想要猎杀唐焱,必须正面出击,直面对决,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擒杀,绝不能拖泥带水给唐焱喘息的机会,更不能给他思考的时间,那小子贼精奇狠。”

    众人交换目光,都感受到轩辕语气里的坚定,最后全部点头,接受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