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凰舞天下之盗墓皇后 > 第七十八章 大结局

第七十八章 大结局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君无邪
    “我不是你的小妾!”

    步惊鸿的声音带着几分尖锐,心中很沉,就像一块大石头重重的压在心口,让她喘不过气来。猛然抬起头,看着身前的红衣如血的男子。长长的白发,依旧柔顺的披在身后,可是眉宇间,一抹殷红的痕迹,就像地狱之中焚烧的烈火图腾镶嵌其中,狭长的凤眸已经流露出一种嗜血的魔性,现在的叶孤城已经成为了一个魔。

    步惊鸿慌张的容颜,令叶孤城红唇微微勾起,嘲讽的森然笑意挂在嘴边,邪肆的褐色瞳眸,一阵上扬,眼里闪闪的发出一道幽冷的暗芒。

    “惊鸿,你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吗?”叶孤城伸出修长,涂着丹寇的手指。四指弯曲,食指轻轻的放在步惊鸿起伏不定的胸口,轻轻一点,贴着轻薄衣衫的指腹冰凉温度,直直烙在步惊鸿的心坎上,从而向四周蔓延,因为愤怒而升起的热血,就像被冰封了一般,流畅得极为缓慢,令身体出现一阵拥堵得钝痛。

    “叶孤城,今生我并没有嫁给你,所以我不是你的小妾,”步惊鸿回过神来。眼神凑然降低,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是如何的冷硬,上一世已经成为过去,今生便不要再纠缠。

    “呵呵——”叶孤城仰着头,大声一笑,一点也不惧怕这里是皇宫,红红的外袍迎合着声音,轻轻飘荡。

    好一会儿,叶孤城才停下,看着步惊鸿的狭长凤眸一凛,褐色瞳眸中顿时露出寸寸冰冷的视线,直直看着步惊鸿的头再到胸口。待步惊鸿还没有跳开的时候,一下拉住步惊鸿垂立在一侧的手臂,五指暗暗用力,步惊鸿已经落进叶孤城的怀中。幽冷的声音而起,“这里就是你许下的誓言,也是我的小妾的印记。”

    叶孤城说完,便猛然一挥手,步惊鸿身前的衣衫顿时就成了一片片破布,白色的碎片就像屋外零落的树叶。在空中乱舞,再跌落在地。

    “住手!”步惊鸿一声惊呼,双臂环住露在外面的肌肤,雪白的颜色,染上一抹男人手指的殷红痕迹,黑发乱飞,露出锁骨上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步惊鸿此时生出的对蝴蝶的恨意,从来没有过的恨。

    然而,她的心中最恨的是上一世,自己瞎了眼,错把孽龙当成珍珠。

    “惊鸿,玉玺到手了吗?本尊不想再等,”叶孤城唇角冷冷一笑,将头放在步惊鸿的肩上,透过垂落的青丝看着步惊鸿的脸,声透着浓浓的警告。

    “我找不到,”步惊鸿瞬间就像什么也不害怕了一般,背打得笔直,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决绝的意味。

    “哈哈,惊鸿,你真不担心他的命了?”叶孤城的声音很低,却十分清晰的落进步惊鸿的耳里。

    如同一道晴空万里落下的惊雷,猛然让步惊鸿醒悟,她怎么忘记,这个卑鄙无耻的叶孤城,在自己身上下的药,而那毒也随着她进入了洛夜寒的体内。

    难道她除了听从他的要求,便没有任何出路了吗?

    步惊鸿再一次想到最后的结局,她不甘心,再世依旧被他掌控,她逃脱不了。

    不,她不要。

    “尊上,瞧你说的,我一定会替你取回玉玺,”步惊鸿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意,看着叶孤城的眼神,还是难掩心中的愤怒。

    “三天,”叶孤城留下此话,翩然一挥衣袖,已经消失在步惊鸿的寝宫。

    “嘎吱,”忽然,一阵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的声音传来。

    步惊鸿想到此时肯呢过进入她宫中的人,看着地上躺着的布条,眼珠一转,立刻脱下身上的衣衫,丢在地上,立刻寻到一件外套快速的穿在身上,并将地上的衣衫捡起,紧紧捏着手中,将衣衫狠狠一捏,便丢在角落。

    而洛夜寒进门刚好看见白色衣衫跌落在地的画面,他嘴角一扬,说道,“怎么了?”

    “没事,”步惊鸿假意从椅子上站起,又随意的走向一边。

    步惊鸿觉得已经做得十分随意了,可是还是被洛夜寒看出她的紧张,而地上的衣衫是上层的湘绣织锦锻造,凭借她一个女子的力气,根本就不可能将它们撕裂,而且还是碎成破布片。

    洛夜寒幽深的黑眸微微一暗,却也没有动声色,依旧心若无物的来到步惊鸿的身边,伸出手将它们放在步惊鸿纤细的腰肢上,轻轻一用力,便将步惊鸿拥在怀中,头轻轻的放置在步惊鸿的肩上,黑眸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容颜。

    忽然,女子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好的外袍,露出一抹缝隙,洛夜寒所处的地方,偏着眼睛一看,便落在了她锁骨上的红痕上,黑眸再次暗了暗,放在步惊鸿腰上的手指微微一紧,步惊鸿就像被什么捏住一般,想要扭动身躯,让洛夜寒放开手。

    然而,洛夜寒却并没有松手,而是一鼓作气的将步惊鸿一个旋转,让她面对着他,幽深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紧紧的落在步惊鸿的眼睛里。

    “你放开我,”步惊鸿断断续续的说道。

    可是,回答她的却是男人直接的行动,猛然一低头,一下就吻住步惊鸿的嘴唇。

    步惊鸿本来心里就十分乱,此时又被洛夜寒纠缠,难免产生抵触,她不停的扭动着身躯,想要摆脱男子,然而,她越是反抗,男子的手又隐隐加大力道。

    很快,步惊鸿就被洛夜寒压在一边的大床上,步惊鸿一怔,看着这张脸,瞬间脑海中就被前世的模样重叠在一起,步惊鸿的眼神透着恍惚。

    错愕间,步惊鸿身上的衣衫渐渐的少了下去,当洛夜寒看见步惊鸿胸前落下的红痕时,眼中猛然升起一股怒意,想要质问,却又担心步惊鸿所言让她跌落在谷底,一股憋屈的怒意在胸口翻搅着,让他的动作不免多了几分粗鲁。

    “嘶——”忽然,步惊鸿觉得胸前一阵疼痛,猛然从回忆中醒来。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洛夜寒已经脱下了她身上的衣衫,除了锁骨边上的红红牙齿印,倒也没有其它异样,步惊鸿盯着埋在胸前的黑色墨发,心中一翻思量。

    最后,她还是决定,再次一搏。

    洛夜寒听了步惊鸿所言,心中却是不信,可是看着步惊鸿如此慎重的样子,他仔细一想,其实步惊鸿所言有些荒谬,但是为了扭转步惊鸿的心意,他愿意一听,且试着想办法,最后,两人合计了一番,后半夜,两人才沉沉睡去。

    相安无事的过了三天,步惊鸿再次将皇宫看了一遍,那些封藏的记忆浮现在眼前,她似乎将过去在活了一遍,最后她站在荷花池边,怔怔的看着盛开的荷花。

    “你在这里?”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嗓音,步惊鸿没有回头,也知道身后所站是何人。

    “嗯,”一声回答十分的小声,步惊鸿仍然没有回首。

    洛夜寒走到步惊鸿的身边,透过眼角看见身边素色的女子看着荷花池怔怔出神。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吗?”洛夜寒说道。

    那时,洛夜寒派人寻找月美人,结果发现她死在了荷花池底,还将凶手的罪名落在了步惊鸿的弟弟身上。他岛刚圾。

    说道这里,步惊鸿不免心中一痛,她在过去的一年多里,试图在幽冥教中寻找弟弟的身影,可是却没有发现她,她又辗转到了几个幽冥教的落脚点,最后在一处山坳里,发现了弟弟的尸体,发现的时候他身上的肉已经高度腐烂,依稀辨别他是弟弟的身份,还是一块玉佩,那是她在小摊上买到的廉价玉佩,她怕弟弟丢失,就一人留下半块。

    她查到弟弟的死因,竟然是被人常常喂毒,每次沉积的毒素慢慢腐蚀了他的身体,想到弟弟临死前的痛苦,步惊鸿就心中一阵发痛,她暗自说过一定会给弟弟报仇。

    而明天,就是所有事情的终结,她也该离开这里了。

    “惊鸿,你父母的事情,我已经派人查到证据了,这是别人陷害,我已经下旨昭告天下,恢复你父母的清白,”洛夜寒看向步惊鸿。

    “哦,”步惊鸿的声音很淡,就像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一般,带着飘渺。

    这样的朝代,一点也不把人命看重,有时候就是统治者的一句话,就会要了全族人的性命,步惊鸿对这里一点留恋也没有,明天后,她如果还活着,她便要远走天涯,如果死去,真希望回到现代。

    “惊鸿,明天过后,我就正式娶你为妻?”洛夜寒感觉到女子的心不在焉,有些着急。

    “皇上,我们是没有未来的,你还是将我忘记最好,”步惊鸿不想与洛夜寒多说,便转身往回走去。

    洛夜寒想要跟上去,却终是没有,有些不舍的放下手,目送着步惊鸿离去,直到那一抹素色消失不见。

    “冷毅,明日可安排好了?”洛夜寒回到御书房,屏弃左右,对着忽然出现在大厅里的黑衣男子说道。

    “嗯,”冷毅回道。

    “万一,我明天死了,你就代替我活下去,这是圣旨,”洛夜寒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明黄的圣旨,放在桌上。

    “你不会有事的,”冷毅上前,看着洛夜寒揭开了头上的黑斗篷,霎时,一张与洛夜寒相像的脸,瞬间出现,只是冷毅的脸上,全是一层不变的冷色。

    “你拿着,这也算是我对你的亏欠,”洛夜寒淡淡说道。

    冷毅,其实就是洛夜寒的同胞弟弟,晚一分钟出声,因为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他们的母后担心先皇知晓,便将洛夜寒的弟弟抱走改名换姓,暗地里训练成一名十分出色的影卫,统领着皇室的影卫,保护皇城安全。

    “明日,我会保你周全,”冷毅拿着圣旨,瞬间有消失不见。

    冷毅原来也挺讨厌洛夜寒的,但是随着他与洛夜寒接触,渐渐发觉他的哥哥过得也是十分压抑,而且在洛夜寒知道他是他的胞弟时,还对他十分友好,渐渐的他就放下了心中的恨意。

    安静的皇宫,依旧令人无法入眠,步惊鸿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而洛夜寒从御书房走去,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步惊鸿所在的宫殿外,看着里面已经熄灭的灯火,仍然不愿离去。

    大战来临的夜晚,谁也睡不着。

    翌日,洛夜寒依旧上了早朝,将手中的奏折处理完毕,他知道叶孤城肯定晚上会出现,如今还有半天时间,也够他与步惊鸿出去一趟。

    洛夜寒来到步惊鸿的宫殿外,有一句话也不说,就拉着步惊鸿走出皇宫,步惊鸿并没有穿洛夜寒为她准备的宫装,依旧是一身素色。

    两人的装扮倒是没有引起众人的视线,只是那两张脸,走在大街上,令人频频回首。

    洛夜寒却没有顾忌,还是带着步惊鸿将整个皇城逛了一遍。

    也许是因为来到热闹的集市,步惊鸿对洛夜寒的过去释怀了很多,两人有说有笑的穿梭在皇城中,步惊鸿买来两串冰糖葫芦,这是她小时候喜欢吃的,不知为何,就想到了洛夜寒的童年,心一动,在回神,她的手中已经有两串冰糖葫芦。

    “诺,给你,”步惊鸿将其中一串递给洛夜寒,洛夜寒看着冰糖葫芦一怔,接着脸上就大笑起来,她没有忘记他,就为了这么一点,洛夜寒的心情豁然开朗。

    甜蜜的时光总是十分的短暂,很快夕阳西下,夜幕渐渐笼罩四野,洛夜寒带着步惊鸿去酒楼吃了饭才离去。

    洛夜寒牵着步惊鸿的手往皇宫里走,他们的身后暗藏着许多影卫。

    就在洛夜寒与步惊鸿经过一条窄窄的小道时,空气似乎有些凝结,洛夜寒的黑眸扫了四周一眼,冷声说道,“叶孤城,朕知道你来了,出来吧。”

    步惊鸿听见叶孤城三个字,顿时手指暗自一紧,在洛夜寒的手心里留下一道紧张的痕迹。

    “哈哈——”接着一阵响彻天际的笑声从半空中落下,紧接着一阵红红的玫瑰花瓣从半空中落下,紧随而来的是两个提着花篮正在散落花瓣的红衣婢子,她们的身后跟着一顶大红色的轿子,而抬着轿子的四个人,不是男子,而是清一色的红衣女子,看女子轻稳的神色,便知道这几个女子武功不凡。

    轿子落地,花瓣雨停下。

    一个穿着大红色衣衫,画着浓浓眼线,红唇如血,媚眼如丝的女子走出,准确来说,现在的叶孤城已经将自己归为女子,他浑身上下的打扮,根本就没有一点阳刚之气,流露出的全是女子身上的阴气。

    “惊鸿小妾,东西呢?”叶孤城见洛夜寒牵着步惊鸿的手,顿时凤眸一片深幽,接着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步惊鸿的身体吸进自己的怀中,头低下,放在步惊鸿的耳边,低语,仿佛两人的关系亲密得很,脸上挂着一抹淡淡得笑容,嘴角的弧度也是上扬得厉害,整个人似乎很开心,可是透过长长得睫毛,才发现,那双褐色的眸子里,根本没有一点的笑意,有的只是如雪的冰冷。

    “尊上交代的事情,我怎么敢不去完成,”步惊鸿脸色平静的从宽大的衣袖里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包裹,叶孤城接过放在手心里抛了一抛,落回叶孤城手心的时候,猛然传来一阵刺痛,接着他便伸手一掌拍向步惊鸿后背,而另一只手就紧紧捏住手心里的硬物,霎时那一包硬物全变成了粉末,吹散在空中。

    “步惊鸿,你竟然敢欺骗本尊!”话语间,又是一掌打向步惊鸿。

    步惊鸿受了一掌,身体向前倒去,洛夜寒眼疾手快,接住步惊鸿,再看见叶孤城急速驶来的第二掌,洛夜寒便将步惊鸿拉开,让她站立在一边,他主动迎了上去。

    而四周的人间叶孤城与洛夜寒打了起来,也开始加入战斗中,一时间,全是兵器相碰撞的刺耳声音,步惊鸿看着半空中红色与玄色身影,一颗心扑通直跳。

    步惊鸿不会武功,只有找了一块空地,看着他们一行人打在一起,血,鲜红的血液溅的满地都是,洛夜寒带来的影卫损失了好几名,而叶孤城的婢子也少了两个。

    两方人马打的不可开交,步惊鸿还是担心洛夜寒的,那日叶孤城说了洛夜寒的体内还存着毒,也不知道他们这么打下去,洛夜寒会不会输。

    想是步惊鸿的祈祷有了作用,就在此时洛夜寒一掌击中了叶孤城的胸膛,叶孤城从半空中落下,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嘴角流出一抹鲜红的血丝,而洛夜寒被内力反噬,心口一阵剧痛,也后退了好几步,嘴角挂着鲜红的血丝。

    步惊鸿有些担心的走到洛夜寒的身边,上下打量着洛夜寒,问道,”你怎么样了?”

    “哈哈,中了本尊的七煞血,还能撑到这个时候,也算是造化了,”叶孤城尖锐的笑声,令步惊鸿不悦,抬眼看向叶孤城,这才发现叶孤城的满头青丝,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里变成了满头银发。

    步惊鸿知道叶孤城最喜欢那头黑发,一年前,好不容易寻到药,变成黑发,爱惜得很,却没有想到转眼又变成了白发。

    “我的头发——”忽然,叶孤城看见了长长的白发,眼中不敢置信,更多的是一种恐惧,却又在片刻间,将恐惧变成恨意,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浑身散发的阴气,掀起一片片银丝,血红的唇,褐眸里也是一片通红,霎时,叶孤城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

    “洛夜寒,本尊不会放过你们的,”这一身大吼后,叶孤城就像疯了一般,使出全身的内力,将所有武功弱的震飞,所有的人都死在地上,除了步惊鸿与洛夜寒叶孤城三人。

    方才叶孤城内力而出的时候,洛夜寒使出浑身的功力,在他与步惊鸿外形成一个圈,阻隔叶孤城的内力侵蚀,如果是洛夜寒没有中毒这也伤不了他,可是如今体内受伤了,他为了步惊鸿还是硬生生的接下。

    以至于,洛夜寒嘴角的血不停的外流。

    叶孤城看着洛夜寒抵挡不住,带血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心中暗自说道,你们去死!

    接着又是双手运气一股气流,向洛夜寒而去,洛夜寒一时抵挡不住后退了好几步,嘴角的血也流得越来越猛了。

    “洛夜寒,你放我出去,这样你会死的,”步惊鸿担忧的说道,可是洛夜寒却根本不理,依旧抵抗着,血就像流水。

    叶孤城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他似乎看见洛夜寒的下场,褐眸在白发中闪出一抹兴奋的红色光芒。

    “叶孤城,你去死!”忽然,一声男人低沉的嗓音从叶孤城的背后而来,瞬间,就听见一阵噗嗤,利器刺入人骨血的声音响起,黑色如同夜幕一般的颜色在叶孤城的身后站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洛夜寒的胞弟冷毅,本以为叶孤城会在皇宫里与洛夜寒交战,冷毅将武力主要部队安置在皇宫里,却没有想到叶孤城竟然趁着洛夜寒外出偷袭,冷毅刚知晓就火速前来,却没想到还是晚了点。

    “啊——”就像狼受伤一般的尖锐声音响起,叶孤城对身后猛然一震,将冷毅震退好远,冷毅手中的剑也瞬间抽离叶孤城的后背,霎时一股鲜血直直的喷洒在地上,叶孤城背上的圆圆大洞,就像一个开了血口的大门,鲜血不停的流出,就像要瞬间流完一般。

    洛夜寒也受到猛然内力攻击,震飞在地,洛夜寒,步惊鸿,冷毅三人倒在地上,血从嘴角流出,看着叶孤城红色的衣袍打湿了一大片,湿湿的印记,不断扩大。

    “哈哈哈——”叶孤城扬天长笑,忽然,他停住笑声,似乎不敢置信的盯着胸口,这才发现又来一柄利刃刺透了他的心脏,这把剑的主人不是别人而是冷毅,他趁着叶孤城神智微乱的时候,再次出击。

    “本尊先走,你们也会来陪本尊的。”

    叶孤城说完,便猛然垂下了头,冷毅抽出带血的剑,带着伤来到洛夜寒的身边,洛夜寒见叶孤城一死,身体一阵放松,猛然就倒了下去。

    “洛夜寒——”

    至从那日洛夜寒昏死过去,转眼已是三日,可是洛夜寒却还没有醒来。

    满洲国有名的大夫都请了个遍,依旧素手无策,步惊鸿十分担忧。

    在陪伴着洛夜寒的这几日,步惊鸿对洛夜寒心中的恨意少了不少,频频回忆那日与叶孤城对战,是洛夜寒拼着性命救下她。

    七煞血,是幽冥教有名的毒药,步惊鸿略有知晓,且在无意间看见到七煞血的解药,她本是想等洛夜寒清醒,她想要告诉他,她原谅他了,看来,她是等不到了。

    步惊鸿再次看了洛夜寒一眼,便去找冷毅,冷毅在洛夜寒出事后,就恢复了真容,替洛夜寒坐在朝堂,整个满洲国根本就不知道洛夜寒中毒在床。

    “冷毅,如今只有我能救他,你能帮忙吗?”冷毅看着步惊鸿,黑眸一片深幽。

    “我的血换他的血,需要你的用功力护住他的心脉,我本是想等他醒来告诉一些事情,如今恐怕是等不到了,这是我写给他的信,他醒了给他。”

    “什么时候?”

    “今晚。”

    晚上,整个皇宫出奇的安静,就连往日里的蝉鸣也瞬间没了踪影。

    冷毅盘腿坐在洛夜寒的身后,运气稳住他的心脉,而一边的步惊鸿用刀割开洛夜寒手腕的动脉,将乌黑的血放出体外,流进盆子里,很快那黑血就流了小半盆,步惊鸿紧紧盯着洛夜寒手腕上流出的血,待看见已经成为正常的红色,步惊鸿就快速的将他的手腕拿起,用着锋利的匕首对着自己的手腕毫不犹豫的一刀割下,顿时步惊鸿的血就流了出来,“快,运气,让他的血液上涌。”

    冷毅再次运气,步惊鸿流血的手腕与洛夜寒的伤口叠放在一起,此时,步惊鸿手腕上的血就像有了生命一般,全部被洛夜寒吸进身体里。

    步惊鸿因为失血变得唇色越来越苍白,而洛夜寒因为得到新鲜的血液,脸色红润了一些。

    终于,步惊鸿看见洛夜寒唇色正常后,才松开了手,她顾不得自己的手腕还在流血,先将洛夜寒的伤口包扎好,自己才费力的将伤口包好。

    当做完,步惊鸿便倒了下去,冷毅将洛夜寒放在床上后,便将步惊鸿抱进隔壁的床上躺着,步惊鸿失血过多,一直昏迷不醒,冷毅担心洛夜寒醒来看见步惊鸿会受到刺激,便命人将步惊鸿送到他拜师学艺的地方,如今那里全是他的人,他也十分放心。

    三日后,洛夜寒醒了,寻找步惊鸿的身影,冷毅编了一个谎言,说步惊鸿替他去西域找天山雪莲了,洛夜寒有疑问,都被冷毅巧妙的化解了,洛夜寒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身体还很虚弱,根本就查不到,而且身边照顾的人全换了,只是偶尔看见手腕上的伤,微微出神。

    半月过去,洛夜寒已经恢复了一半,他便想去找步惊鸿,冷毅的借口似乎已经用光了,面对洛夜寒的质问,最终冷毅还是告诉了他真相。

    洛夜寒听后心中一痛,半响后,他收拾了包袱,前往步惊鸿所在的地上,幽南山。

    洛夜寒看着躺在床上的步惊鸿,心中一痛,握着她的手,放在脸上,瞬间眼泪就流了出来,他一遍一遍的喊着步惊鸿的名字。

    除了第一天,洛夜寒情绪很激动意外,后面的时间里,洛夜寒都很平静,每日替步惊鸿洗脸换衣,擦身体,又是提起往日的事情,这样一复一日。

    三个月过去,这天,洛夜寒采了写鲜花摆放在窗前的瓶子里,替步惊鸿洗了脸,梳好头发,握着她的手,低沉的诉说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忽然,他感觉到手心传来一阵轻微的触动,他顿时心跳漏了一拍,看着步惊鸿的脸不敢置信,一瞬不眨,终于让他等来了步惊鸿颤抖着睫羽,缓缓的睁开了眼。

    “惊鸿——”

    (本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