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首席契约女佣 > 第299章 大结局二

第299章 大结局二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格零
    但天不遂人愿,轩辕绝得电话始终没有打通。管家猛然一拍脑瓜,赶紧给西宫银打电话,电话很快就接了,管家什么也没思考,一股脑道:“西宫家主,我们家小姐现在很有可能有危险,被轩辕金给骗走了。”

    电话那头的人没头没脑:“你是谁啊?”

    管家一听对方根本不是西宫银,不过是西宫家的保镖,就一嗓子吼道:“你现在就去告诉你家主,就说轩辕然有危险,要是迟了,就等着你们家主枪毙你吧。”

    保镖一听对方理直气壮,也不敢耽搁,就跑去告诉西宫银。

    管家战战兢兢的等在电话机旁,很快,电话就被打过来了,是西宫银寒冷的声音:“怎么回事?”

    管家将西然将轩辕建华枪杀的事情,以及对刚刚的事情都告诉了西宫银:“w一开始以为是我的错觉,可后来一想”

    不等管家说完,西宫银已经挂断了电话,可管家却有一些安心了,他知道,西宫银肯定不会不管,只要他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一定会倾尽所有去救他家小姐。

    电话再一次响起,是轩辕绝打过来的,管家在听见轩辕绝声音的那一瞬间,眼泪竟流了下来:“家主,你总算看见了,小姐,小姐她,很有可能被轩辕金骗走了,你快想想办法救小姐吧。”

    霎那间,电话那头陷入了可怕的沉默,随即是电话被挂断了。

    管家双手合十,祈祷:“菩萨啊,你一定要保佑我们家小姐平平安安,我们家小姐是一个好人,百分之一百的好人,你一定要保佑她啊。”

    车子在一处别墅前停下,西然的整个心思都在夜彦身上,根本没有去看外面的情况。

    “夜大少爷就在里面。”男子说道。

    西然慌乱的下车,往别墅里跑去,一路上,双手死死的握紧,好像只要这样,她就不会害怕,可是,她的害怕,却已经深入骨髓,融入进她的血液,连带着她的灵魂都在颤抖,恐惧。

    “彦。”西然打开门的瞬间,喊道,可是下一秒整个人就都愣住了。

    只见别墅里根本没有夜彦的身影,正中央的沙发上,轩辕金坐着,两边是粗壮的保镖。

    轩辕金看见西然,一双眸子一片寒冷,嘴角的笑如同嗜血的魔鬼。

    心中的恐惧在这一瞬间消失干净,悲戚也渐渐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平静。西然知道她上了轩辕金的布局,而且这个布局能将她致死。可西然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如果要在彦的安全和她的生命之中选择一个,那么,她根本不用想,一定是彦。

    只要彦好好的活着,就好。

    “轩辕然,真没想到,这么一个恶劣的谎言就把你骗过来了。”轩辕金笑。

    是的,这个布局根本不高明,事实上来说,根本就低劣的很,但凡是一个正常人,那么就能一眼识破。

    可是,只因为这个布局的中心是夜彦。夜家的大少爷,曾经的家主,那个爱西然如痴如狂,甘愿放弃一切的夜彦。所以,那么再恶劣的谎言都是能成功的。

    这一点,不仅是轩辕金明白,西然更明白。哪怕今天她知道这是一个布局,一个要她性命的布局,她还是会来。

    只因,那个人是夜彦,那个为了她一句无心的喜欢,能舍弃尊严给人下跪,那个明明深爱她入骨髓,却为了她所爱的人,硬生生的放手,只因为那个人是她的彦。

    西然看着轩辕金,却是一派平静:“你想杀了我,给你父亲报仇。”这是一个陈诉句,不带丝毫的犹豫疑惑。

    轩辕金却笑了,缓缓的从沙发上起来:“杀了你?不,西然,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的死去,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哥很快就会来。”西然平静的说道,就是连一丝起伏也没有。

    “轩辕绝,当然,不仅是轩辕绝,我想他们都会来。”轩辕金走到西然的面前:“轩辕然,你说就你这张脸,怎么能做到让他们一个个都为你而来呢。”

    西然没有说话,仿若轩辕金根本就不存在。忽然,轩辕金一把捏住西然的下巴:“轩辕然,我倒要看看,如果你变得肮脏不堪,他们还会要你吗?”

    一丝惶恐闪过西然的眼眸:“你要做什么?”

    轩辕金甩开西然,回到沙发上,悠然的对旁边的十个保镖道:“赏给你们了,这可是四大家族之一的轩辕家小姐,你们要好好珍惜。”

    惶恐一下子弥漫上来,多年前那不堪的记忆再一次浮现上来,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即便随着时间硬生生的结了疤,可是,在疤下面,却是不断不断腐化的脓。

    永远永远都不可能真的痊愈。

    保镖们狰狞的笑着,一个个慢慢的靠近西然。西然的脸色煞白,竟可能让她自己镇定,可是不管如何镇定,后退的慌乱脚步还是出卖了她。

    两个保镖猛然上前,迫不及待扑向西然,西然的瞳孔骤然放大,但她强迫着自己镇定。

    砰,砰,西然拿出枪射向扑过来的两个保镖身上,两个保镖不曾想到看似柔弱的西然竟然带着枪,瞪大了眼睛看着西然,随即厚重的身体蓦然倒在地上,鲜红的血从伤口上流出来。

    这一下,剩下的保镖再也不敢轻易的上前,唯恐西然的枪射杀了自己。轩辕金阴狠的盯着西然:“上,难道一个女人你们也搞不定。”

    砰,西然向轩辕金开枪,可轩辕金似乎早就料到了,一个闪身就躲过了。西然再一次开枪,但却只有空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了。

    西然一愣,就见沙发上的轩辕金浓郁的笑了:“怎么,没有子弹了?”

    剩下的保镖一看西然没有子弹了,顿时就如同看见了美味食物的野兽,再一次朝西然扑去。西然转身就要跑,可是大门早已经被关上,不管西然如何用力的拉都纹丝不动。

    保镖们嘿嘿的笑着,朝着西然围拢,如同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让西然无处可逃。那身埋在深处的恐惧一点一点的弥漫出来,侵蚀着西然的平静,那一幕幕的不堪,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让西然惊恐万分。

    猛然,一个保镖一把抱住西然,迫不及待的就亲了下来。

    “不要。”西然猛然惊叫,可是根本没有用,她的尖叫,她的害怕,反倒让一边的保镖们更加的兴奋,让坐在沙发上的轩辕金更加的愉悦。

    带头的保镖好似数百年不曾喝水一般,激烈的吻着,撕扯着。

    “不要”西然的双眸是疯狂的害怕,那害怕简直就能将她自己毁灭。

    一边看的保镖都心痒痒,都准备上前。

    砰。忽然,枪声响起,在偌大的别墅显得格外清晰。

    “不要。”西然依旧在激烈的挣扎,可抱着她的那粗壮保镖蓦然倒在地上,可西然根本没有察觉,还在疯狂的喊着。

    围着的保镖却愣住了,不等他们反映过来,又是连续的枪声,随着枪声响起,保镖们一个接着一个倒在地上。

    这一下,剩余的保镖们慌忙后退,躲避子弹。

    一个身着黑衣,带着面具的伟岸男子走了进来,修长的指尖指着枪,浑身透着寒冷的气息,如同地狱里的修罗。

    “然儿,不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男人将沉浸在无边恐惧中的西然抱在怀里。

    “不要,不要。”西然以为是保镖,依旧在用力的挣扎。

    “不怕,然儿,不怕。”对于西然用力的力道,男人只是用温柔的话语安抚西然,渐渐的,西然好像有一点回过神来,可一双眼睛依旧没有什么神,下意识的抓紧男人的衣袖:“彦,你来了。”

    男人一滞,随即柔声道:“是啊,我来了,所以,然儿,不要怕。”

    西然乖乖的点头,如同那一年如同婴孩般依赖着夜彦。

    男人的枪指向轩辕金,身上投出一股浓郁的戾气,声音寒冷如霜:“你敢伤害然儿,就要付出代价。”

    就在男人要开枪的瞬间,只听见一声剧烈的爆炸,随即又是一声,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如同世界末日。

    只见随男人来的五架直升飞机都被炸毁在半空,里面的保镖都无一幸免。

    咚,只听声音响起,轩辕金整个人已经从机关打开的密道里逃走了,男人刚要追,可因为西然紧紧的抱着他,依旧有些神智不清,就让轩辕金逃走了。

    男人的神色冷咧,收回了枪,想要带西然离开,却听轩辕金的声音从喇叭口出来:“我还第一个来的是西宫银,就算不是西宫银,夜应该是夜帝,没想到来了一个你。不过,不管你是谁,今天你都有去无回了。”

    他早就知道一定会有人来救轩辕然,当然准备了很多重型武器,他要让他们都有来无回。

    随着轩辕金话落,只听金属下落的沉闷声,只见粗壮的金属牢笼将男人和西然罩在了其中。

    “这个别墅里的炸弹会在十分钟后自动引爆,你就跟这个女人好好享受吧。”说完,轩辕金坐上了事先准备的直升机,离开了。

    男人一边安慰着西然,让西然的情绪慢慢恢复,一边查看铁笼,可不管他如何用力,那铁笼根本没有丝毫损坏。

    “你是谁?”基本恢复平静的西然开口,可不管是谁,西然确定,这个人绝对不是她的彦。

    男人一滞,连忙转身,粗着声音道:“不用怕,很快就有人来救你的。”

    一种奇怪的感觉弥漫上来,西然走近男人,一双眼睛牢牢的看着他:“你到底是谁?”

    男人只是沉默的没有说话。

    西然也不再说话,刚刚她太过害怕,可现在平静下来,这一种从男人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是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西然一步一步的走进男人,站在男人的面前,许久,西然才喊道:“夜帝。”

    男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将脸更加的偏转,不让西然看见。

    西然却反倒平静了:“夜帝,我知道是你。”

    “对不起,然儿,我知道你不喜欢看见我,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西然却笑了:“嗯,是没有下一次了。”西然看着已经进入倒计时的炸弹,怎么还会有下一次。

    她只是怎么夜没有想到,她要死了,竟然是和这个人一起的。

    当真是没有想到。

    忽然,数十架的直升飞机浩浩荡荡的飞过来,轩辕绝看着迎面过来的直升飞机,寒着声道:“击落它。”

    “是。”

    轩辕金看着面前铺天盖地的直升飞机一时之间也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轩辕然竟有这么多人为她出头,可他随即却笑了,对在他上方的轩辕绝喊道:“轩辕绝,就算你炸了我,也救不了轩辕然,有轩辕然跟我一起下地狱,我”不等轩辕金说完,只听见一声巨响,随即轩辕金坐的直升飞机如同烟花般在空中绽放。

    倒计时已经越来越紧,直升飞机降落,西然看见轩辕绝从升机上下来,看见西宫银从上面下来,看着修罗一从飞机上下来,看见夜彦从飞机上下来。

    看见他们脸上着急万分的表情,看见他们朝别墅跑过来,忽然,西然笑了,轻轻的说道:“对不起。”

    “3”

    “2”

    “1”

    平坦的地面在这一瞬间变得翻江倒海,猛烈的气流一下子充斥上来,夜帝一把护住西然,将西然紧紧的抱在怀里,那样那样的紧,好像西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珍贵的宝贝。

    西然抬头,看见的是一张残缺的脸,被气流冲走面具的脸,竟半是魔鬼,半世神,原本俊美的容颜此时只剩下一半,另一半是被烈火焚烧过的痕迹。

    气流越来越强烈,将夜帝身上的衣服也都撕裂,剩下缠满了一身的雪白绷带,不一会儿,连那些个绷带也被撕毁,露出的是一身被火烧后,不容直视的肌肤。

    西然看着,每一寸都清清楚楚,触目惊心。

    那一天,离开桃花岛后,彦的消息是西宫银告诉她的,而夜帝再也不曾出现过。桃花岛的那一场大火

    西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闭上眼睛。

    “然儿,不怕”夜帝紧紧的抱着西然,那力道是要将西然刻进骨子里去的,哪怕是天,是地,都不能让他松手。

    “不怕,下一辈子,我一定找到你,下一辈子,我再也不会让你掉一滴眼泪”。

    “下一辈子,我一定好好爱你。”

    西然就那么安静的闭着眼睛,任由夜帝死死的抱着:“下一辈子,我”

    砰,随着猛烈的大火,西然的声音被掩盖在剧烈的爆炸声。

    “西然!”西宫银骤然大喊,举世无双的容颜在此时此刻竟是如此的撕心裂肺。

    夜彦蓦然停了步,看着骤然绽放的烈火,看着轰然倒踏的房子,缓缓的,缓缓的,笑了,墨色的眸子染着无声,无尽的悲。

    “然然。”轻柔温暖的声音如同春风,一如当年,可仿若听见了心死的声音。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