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凰歌千秋 > 第一百十六章 今晚良辰美景 (大结局)

第一百十六章 今晚良辰美景 (大结局)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白鹭成双
    裴禀天苦笑一声:“臣怎么会反悔,倒是怕公主委身于臣,有些委屈。”

    顿了顿,想到司徒锦,他还是补充了一句:“当然,臣会好好对待公主,绝对不会像吴王那样辜负公主一片心意。”

    “有你这句话本宫也就放心了。”千秋笑眯眯地道:“裴统领是男子汉,公主再怎么也是女儿家,既然你想娶公主,那就要多加努力了。加油,本宫看好你!”

    嗯?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裴禀天迷茫地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娘娘要臣…怎么加油?”

    不是说公主中意他么!怎么还要自己加油的!

    千秋眨眨眼,认真地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裴统领的心意本宫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就看你怎么去打动公主了。”

    裴禀天:“……”

    他好像掉进了什么可怕的陷阱里。

    未晚坐在景象宫里发呆的时候,就看见裴禀天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

    “裴统领有何事?”未晚好奇地看着他。

    裴禀天表情僵硬,右手握得死死的,好半天才开口:“公主的发簪掉在御花园里了。”

    右手摊开,一只小小的翡翠蝴蝶发簪,未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接过发簪道:“多谢。”

    “臣分内之事。”裴禀天嘴角抽了抽,大概是想笑,却紧张得脸都僵了。

    未晚好奇地打量他两眼,见他想走,便伸手拦住他:“外头正热呢,你不如坐下来喝杯茶。”

    “…好。”裴禀天坐下来,未晚很自然地给他倒了水,就像以前在军营里,两人商议事情口渴,她也会这么顺手给他倒一杯。

    裴禀天默默将茶水接过,小口喝着,偷偷瞥了未晚一眼。

    未晚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咳…”呛咳一声,裴禀天望着旁边的绣花屏风道:“不知公主明日可否有空?接天湖的荷花开得正好,皇后娘娘说把她的画舫借给臣,我们…”

    未晚眼睛亮了亮:“裴统领这是邀请本宫同游么?”

    裴禀天点点头。

    未晚忍不住轻笑,这真是个不会说话的人,瞧瞧,连皇嫂借给他画舫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摆明是皇嫂让他来的么。

    不过看着这人有些发红的耳根,这么多天的疑虑好像突然都散开了。未晚点点头,笑道:“好的,明日你来接我就是。”

    听她答应了,裴禀天才终于松了口气,然后飞一般地跑去芙蓉殿,焦急地问:“皇后娘娘,公主喜欢什么?”

    千秋正同韩石头在吃点心,闻言,头也不抬地指了指帝王:“未晚喜欢她皇兄。”

    韩子矶嘴角一抽,拍开千秋的手道:“说正经的,裴爱卿既然要想法子追皇妹,朕给你想办法,你要不要?”

    “谢主隆恩。”裴禀天半跪下去。

    “不用谢朕。”韩子矶满口糕点,笑眯眯地道:“事成之后,你替朕镇守关西就是了。”

    裴禀天:“……”

    天下果然不会掉馅饼,关西啊,要镇守住,又得花好多精力和时间。

    不过想想,他还是咬牙应了。

    于是郑财神就被派给了裴禀天,教会他各种哄女人的新奇法子。

    第二天是花灯节,满湖荷花盛开,各家画舫出行。裴禀天听郑财神的话,亲自驾车带着未晚两人出宫,一路往接天湖而去。

    皇帝对此大开方便之门,宫里的人皆可便服出宫,迎接这难得的鸳鸯盛会。

    其实说白了,也就是皇帝想嫁公主,并得到了上下的一致支持。所以在这个不算多大盛会的盛会里,举行了十分盛大的仪式。

    裴禀天觉得自己平时挺聪明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格外地紧张。未晚也不说话,一张脸看不出喜怒,他就更加局促了。

    到了接天湖,四周都是熙熙攘攘的百姓。裴禀天小心地护着人下来,周围乔装的太监宫女相互打了个眼色,天边突然就放起了烟火。

    未晚吓了一跳,接着就被漫天的璀璨给吸引了目光去。周围人有些拥挤,裴禀天不得以,就伸手环在了未晚周围,但是并未冒犯。

    一边乔装的千秋看不下去了,一脚踹在裴禀天的臀部。裴禀天往前一扑,就把人给抱了个满怀。

    韩未晚惊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裴禀天脸色通红,就差跪下去了:“臣不是有意冒犯。”

    未晚眨眨眼,笑道:“无妨,这里有些挤。”

    话刚落音,周围就更挤了些,将她活生生往裴禀天怀里挤。未晚皱眉,抬眼望过去,周围的人却是都笑嘻嘻地指着天上看。

    裴禀天叹了一口气,伸手将人护在自己胸前,低声道:“为了公主的周全,臣还是冒犯了。”

    未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烟花散尽了,然后呢?裴禀天看着天上的余烬,下意识地扭头找郑财神。

    旁边一个人递给他一束蔷薇花,用奇怪的亮晶晶的纸包着,陪着一些小白花和绿叶,甚是好看。

    裴禀天接过来,红着脸递给未晚。

    未晚一脸茫然地接过去,看看花,再看看裴禀天,没啥反映。

    烟花鲜花计划失败。

    裴禀天有些泄气,郑财神一咬牙,推着他带未晚上画舫。

    画舫上有各种各样的美酒,鲜花不行,那就只能来一招意乱情迷了。

    千秋默默给他比了个加油的首饰,扮成小厮的宫人也将酒往未晚的杯子里使劲儿倒。

    “这么由着他们胡来是不是不太好?”韩朔搂着潋滟问。

    潋滟开心地在湖边放着荷花灯,笑得如桃花尽开:“有什么不好的,这世间最美的就是鸳鸯成双之景,能够成全,为何要阻拦?”

    韩朔压根没听她说了什么话,光是她这一笑,他就什么也不会说了。

    今晚良辰美景啊。

    韩子矶一边拉着乱蹦达的千秋,一边偷偷打量那边的画舫。

    上头两人在喝酒,大家都看得见。但是怎么不太对劲啊?说好的让裴禀天把未晚灌醉,可是未晚为什么坐得直直的?裴禀天人呢?

    转个角度看了看,靠,掉桌子下面去了。

    帝王很无奈地捂脸,问千秋:“这样没出息的驸马,朕想抽他!”

    千秋看了看那边的场景,也有些无语:“未晚什么时候这么能喝了?”

    裴禀天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从桌子下面爬出来道:“我们还是去放花灯吧,不要喝了。”

    未晚微微一笑:“好。”

    很久以前,千秋也放过花灯,上头还写过一个人的名字。如今看着未晚拿起花灯,一一地写着,千秋突然有点感叹:“可惜我的花灯没给你看。”

    旁边的韩子矶淡淡一笑:“我看过的。”

    “啥?!”千秋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看的?”

    “嗯……不告诉你。”韩子矶笑得得意,心情甚好。

    千秋郁闷了,她一直以为韩石头没有看见她写的花灯,原来那么早他就知道…奶奶的,她是不是一直在他的圈套里晃悠呢!

    未晚写完花灯,大方地往河里放走了。旁边许许多多弱冠少年,见状都嘻嘻哈哈地去追,想看那上头写的谁的名字。

    裴禀天却没好意思迈步,只跟个木头一样杵在未晚旁边。

    郑财神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啊,伸手就去推他,却不想力气用得大了,直接将人给推进了河里。

    未晚的眼神凌厉地往后面扫了一眼,郑财神连忙低头装无辜,旁边的人统统左看右看,就是不看湖里。

    裴禀天水性不是太好,咬着牙没敢吭声,看得旁边的千秋直翻白眼,连忙帮他喊了一声:“快救人啊,有人落水了!”

    未晚动了动,旁边有无知的热血青年却比她更早跳了下去,十分好心地将裴禀天救了上来。

    众人:“……”

    未晚脸上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千秋有些泄气地转身回抱韩石头,郁闷地道:“连我都快放弃了,未晚到底怎么才能答应裴禀天啊?”

    裴禀天浑身湿透地上岸,旁边的“路人”好心给他送了披风。

    今天还真是他有生以来最狼狈的一天,裴禀天无奈地想。

    “你要是想跟我求亲,能不能说直接一点?”旁边的人蹲了下来,拿着手里的帕子一点点帮他擦着脸上的水:“又是烟花又是蔷薇又是酒又是花灯,裴禀天,你刚刚有本事把本宫的名字写上花灯,现在没本事跟本宫提亲么!”

    裴禀天一震,抬头看着韩未晚的脸。 ~——~

    一直没啥表情的美人脸笑得眉眼弯弯:“直接说会少块肉吗?”

    水湿了一块地,裴禀天安静地站了一会儿,低头看着她道:“臣想斗胆,迎娶公主为妻。今生今世,不离不弃,白头为盟。”

    “呯”远处的烟花再次升起,未晚好笑又好气地看着面前的人,许久之后,终于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有些事情,直接说出来就好了,少了许许多多的曲折。但是爱情这东西,当真是再曲折都值得。

    千秋抱着帝王,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一记深吻。潋滟也高兴得抹了泪。宫女太监们手拉着手围着公主和新驸马跳舞,只有远处不明所以的百姓一脸茫然。

    不管了,总之今晚良辰美景,适合做一些一辈子的事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