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明星女友 > 第168章 颁奖典礼(大结局)

第168章 颁奖典礼(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渤海郡王
    我的脑子一下乱得一塌糊涂。

    戴萌小心翼翼地问我:“江大哥,你看这件事是不是该报警呀?”

    我一怔,“报警?”

    “是啊,不瞒你说,上次……上次。帆姐让我装那个香港女人,我都吓得够呛,这一次,她又杀了人,要是不报警的话会不会把我也牵扯进去呀?我可不想当杀人从犯。”

    我犹豫良久。

    按说,如果是别的人,我现在就会马上拿起电话报警,可是对方是我一直深爱的方帆影呀。

    可是我实在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这么蠢,竟然会用杀人这种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我转念一想,也可以理解,以前陈显和?佳玲就是她杀的,尽管她说是被沈浩东所逼,可是毕竟人家沈浩东没有拿枪逼着她杀人,主要的原因还是在她那里。

    是她一直想出人头地,改变命运的心促使她接二连三的杀人。按我们的法律,杀一个人也是杀,杀两个人也是杀,既然她已经杀了两个人了,也不必在乎再杀一个人。

    可是,我要不要报警呢?她毕竟是我深爱的女人。

    戴萌可能看出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她向我探了探身,小声地说:“江大哥,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跟你说。”

    “什么事呀?”

    “我估计帆姐和那个沈董事长的关系不正常。”

    我心头一震,“不正常,怎么个不正常?”

    “在滨海时。我几次碰见那个姓沈的大晚上的来帆姐的家,帆姐还给我塞钱不让我跟别人说。”

    “啊?”我大瞪着双眼。

    她继续说道:“另外呀,小安妮可能是沈浩东的女儿。”

    “什么?小安妮不是……不是帆姐她哥哥的女儿吗?”

    “胡扯,帆姐根本就没有什么哥哥,你是从哪儿听说小安妮是她哥哥的女儿的。是帆姐跟你说的吧?”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又问她,“你怎么知道小安妮是沈浩东的女儿?”

    “我们去香港是沈浩东一手安排的,而且他还几次到香港看望我们,有两次,我听到小安妮叫他爸爸来着。”

    我的心里一下崩溃了。

    骗子!骗子!这个大骗子骗得我好苦呀!

    我实在没想到方帆影会骗我,我的大脑热血狂涌。想跳起来大骂。

    但是,最终我并没有骂出来,而是拿起电话拨通了卫慧的号码,把戴萌跟我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一遍。

    卫慧在电话里听了我的话好像也很诧异。问我,“你不会搞错吧?”

    我说:“应该不会错的,是她女儿的那个家庭教师跟我说的,再说了错不错的,你找方帆影问问不就行了?对了,你们为什么要抓万生呀?”

    “哦,我们抓万生跟方菲的案子无关,是跟以前天一集团的那个副总裁肖樯,我们接到举报说肖樯是他亲手推到楼下摔死的,而且万生也承认了,不过,他说是肖樯让他推的。我估计这是沈浩东跟我们警察玩的鬼把戏,故意要把我们的侦察方面引向歧路,对了,最近几天你要小心些,我们发现沈浩东有一些异动,我怕他狗急跳墙伤到了你。”

    “伤我?为什么呀?”

    她犹豫了一下,“具体的,我现在暂时不方便跟你说,你小心点就是了,这几天最好老实在家呆着,哪儿也不要去,听到没有。对了,那个叫戴萌的现在在你身边吗?”

    “是啊,她就在我身边。”

    “你把电话给她,我有事跟她说。”

    我把手机交给了戴萌,“警察要跟你说话。”

    戴萌哆哆嗦嗦地接了电话,不时地点头。

    过了一会儿,她和卫慧打完了电话,把电话还给我。

    我问她,“警察跟你说什么呀?”

    她恐惧地看着我说:“警察让我暂时回到方帆影身边,替他们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从那个咖啡馆出来,虽说外边的阳光很足,我还是觉得浑身发冷。我万万没想到方帆影会骗我,更没想到她和沈浩东会有一腿。

    爱情!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他妈的爱情了!

    回到住处之后,我倒在床上用一床大被盖在头上昏昏睡去。

    就这样,我在家里一连呆了四五天,电视机24小时开着机,我呆呆地看着电视上的节目,可是我根本不知道电视上演的什么。

    饿了,我就吃点冰箱里剩下的鸡蛋、方便面、挂面什么的,我连下楼买菜的心思都没有了。

    大约我在家呆到第六天,忽然我接到方帆影的一个电话。

    她很兴奋地说:“江湖,明天金凤电影节要开颁奖典礼,我没有男伴,你做我的男伴吧?”

    听着她没事儿人似的,千言万语涌到我的嘴边,可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你怎么不说话,喂,喂,江湖,你在吗?”

    “我在。”我有气无力地说。

    “你怎么了,怎么像霜打的茄子似的,你能不能陪我去呀?”

    我想了想,最后我决定陪她一起参加这个颁奖典礼。我之所以有这个决定是因为。这次颁奖典礼是她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虽说她以前骗了我,但是我们毕竟也好过,也爱过,陪她一起参加这个颁奖典礼也就算是我和她的关系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另外,这件事是从戴萌的嘴里说出来的,我更希望从方帆影嘴里听到这一切是否是真的,我还想听听她的最终解释。

    没错,我还对我和方帆影的关系抱有最后的希望。

    第二天,一大早,我到我们家楼下的洗浴中心好好地洗了个澡,理了发,修了面,然后回到家我找出我最漂亮的一件阿玛尼西装,然后我给方帆影打电话约好了汇合的地点。

    这届电影节的颁奖仪式是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厅举办的。

    酒店外铺着一条长长的红毯,明星们个个身着盛装或单人或成双结对或三三两两慢慢从红毯上走过,两旁站着许多记者,不时有记者对着走在红毯的各路明星拍照,明星们则个个是满面笑容,几乎是以同样的手势向两旁的记者挥手致意都不得。

    我和方帆影走在一对明星夫妻的旁边,今天的方帆影一脸掩饰不住的兴奋的笑容,身上穿着一身酒红色露肩晚礼服,频频向记者们招手致意。

    刚走完红地毯,我看见卫慧和两个男人站在门口,目光冷漠地盯着我们这边。

    方帆影刚要进大门,卫慧走过来,向方帆影亮了亮一份文件和证件,然后说:“方帆姐,你涉嫌两宗杀人案,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方帆影的脸一下凝住了,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卫慧,上前一把握住卫慧的的手,用哀求的语气说:“卫警官,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今天这个日子对我来说可能是我最重要的一个日子,也可能是我这一生最为最辉煌的时刻,或许以后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可不可以等颁奖典礼之后我再跟你们走?”

    卫慧漠然地摇了摇头。

    方帆影转过脸用无助而乞盼的眼神望着我,我的心有点软了。我对卫慧说:“卫警官,方不方便聊两句?”说着我走到一旁的僻静处。

    卫慧犹豫了一下,接着走到我身旁,小声地说:“怎么着,你要替她说情?我告诉你,她可是杀人嫌犯,要是她跑了,你就是从犯。”

    我苦笑,“卫慧,她又不是超人,现在是什么年代,到处是天眼,她就算跑,她能跑到哪里?不过,今天对她而言的确是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她从一个农家女孩子拼搏了这么多年可能就是为了这一天,你们是警察在讲法的同时要不要请些情呢?我听说有的犯人家里出了事,要抓他的警察也要等他处理完了家事才抓人的,卫慧,给她一个这辈子可能再不会有的机会吧?”

    卫慧低头思忖着,我按住她的双肩,“我这个从来不救人,这一回,就算我替她求你了,给她这个机会吧,或许,她将不久于人世了,我不想让她带着一生的遗憾离开人世间。”

    卫慧想了想,“好吧,我和你们一起进去,别外,你一定要替我看紧她,千万不能让她跑了,明白吗?”

    “放心,我跑了,你把我当她抓起来,我替她顶罪好了。”

    卫慧笑,“你以为你是谁,你想顶罪就顶罪,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感激而生涩地笑笑,抓起卫慧的手摇了摇,“谢谢你,卫慧。”

    说着我走到方帆影身边引着她一起步入会场,卫慧和他们的人也随后不完不近地跟在我们后面也进入了会场。

    颁奖仪式在一项一项的进行,最佳音乐,最佳美术,最佳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

    一个又一个影视界的前辈和明星给获奖者颁奖,大厅上头一架钢铁制的长摇臂来回得从舞台上转向观众席,又从观众席转向舞台,前面大屏幕也不时出现获奖者发表获奖感言的镜头,许多获奖者在发表获奖感言时都泣不成声。

    等到主持人宣布入围最佳故事片奖名单时,舞台上的大屏出现了方帆影和其他三位入围者的特写镜头,方帆影显得兴奋而紧张。

    正这时,戴萌从外边走了进来,坐到方帆影身边的空位上,把一个小纸包和一杯矿泉水递给方帆影。

    方帆影拿起那纸包里的药送进嘴里,然后又喝了口水,眼睛继续盯着台上的颁奖嘉宾。

    当两名颁奖嘉宾宣传本届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的获奖者是《包子女王》的导演方帆影时,方帆影猛地站了起来,由于站得过猛差点摔倒,那个钢铁制的长摇臂马上转到了她的头顶,对准了她的脸,大屏幕他的脸流出了激动的眼泪。

    她就那样愣愣地站着,坐在她旁边的戴萌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小声地提醒,“帆姐,你还愣着干嘛,还不上去领奖呀?”

    她似乎是刚刚醒悟过来,她从观众席走了出来,走到过道上慢慢地向前走,她头上的那个摇臂紧跟着他,就在她马上要登上舞台上时,那个摇臂上的摄像机忽然从摇臂上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她的头上。

    现场上一片大乱,不少女人发出尖声的惊叫,我和卫慧等人跑到方帆影的眼前,我上前抱起她,我看到方帆影满脸是血,四肢不停得抽搐着,她的嘴好像在喃喃地说着什么,脸上是一副无比怪异的表情……

    ※※※

    一个月之后,在方帆影的墓碑前,我和卫慧站在一起看着方帆影墓上的照片感慨不已。

    我对着照片说:“帆姐,害死你的沈浩东父女已经被警察抓了,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对了,你可能不知道是谁害的你吧,我告诉你,害你的人是沈佳淳,也就是小安妮的家庭教师戴萌,她才是沈浩东和穆兰真正的女儿,你们这些冤死的人都是他们一家三口阴谋的炮灰。”

    我刚说完这些话,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接听了,是我爸爸的声音,他以一种万分紧张的语气说:“孩子,我现在出事了,你马上来救我。”

    “你,你现在在哪儿呀,我怎么救你呀?”

    电话那头“嘟”的响了一声,就再没什么其它的声响了。

    (全书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