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仙主宰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天下大道(全书完)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天下大道(全书完)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风回
    就在聂秋以为自己就要死去的那一瞬间,身体里一道白光出现,正是那人自己所听到的那妇人化作的光。

    “秦王李尚”额角青筋展露,显然最终极的道法奥义,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就算是“秦王李尚”施展出来也极为艰难。道法落在那道守山人化作的光芒上,被光芒阻断,聂秋终于获得了喘息之机。

    光芒淡柔微弱,好像是秋风中一盏不起眼的油灯灯光一般,似乎随时都可以熄灭,却在那最终极的奥义面前努力坚持着,始终不肯熄灭星星之火。

    聂秋知道,这道光芒熄灭的时候,就是自己殒命之时。看着对面额角青筋展露的“秦王李尚”好像是一只大魔一般,狰狞的笑着,聂秋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结局。天地变色,聂秋和“秦王李尚”也都在改变,唯一不变的只有聂秋手握的长刀,裴欢喜用战意化作的长刀。

    黄金巨龙悠闲的坐在一块山石上,晃荡着脚,好像是在戏园子里看戏。峡谷中年节时候放烟花一般无数的法咒、无数符文阵法炸开。天下三大道门其二的泥犁宗和离山精英云集,还有道者不断的赶来。为了这一战,秦王甚至下令放弃镇守“北落师门大阵”大阵。

    北帝雪连天站在黄金巨龙身边,身后各族妖众整装待发,等待道院和太平观力竭之时顶上去。无穷无尽的魔物从阴间里冲出来,好像是潮水一般。幸好早有准备。才没有让人世间变成长安城。只是这些魔物根本不畏惧损耗,悍不畏死的出现,死去。

    “姐,要不你先回去吧。万一那小子顶不住,这里是最危险的地方。”北帝雪连天站在那妇人身后,像是那个幻象里黑衣的小男孩一样,紧随白衣少女,寸步不离。

    “回去?去哪?难不成要躲到那老不死的家里一辈子?”妇人微笑,说道:“再说。那家伙这次真的能出来。怕是裴欢喜那老不死也已作古。没事,我就在这里看着,看看那家伙到底身上有多少铁,能捻几根钉子。”

    “我总感觉那小子要败了。”北帝雪连天双眉拧成一条黑色的长龙。随时都会破云而出似的。

    “哪那么容易。福泽深厚。成百上千年来多少人的福泽都积累在一起,裴欢喜那家伙的心真是大,放着这份福缘在身边,居然能一直等到这时候。佩服。”那妇人一边喜笑颜开的看着长安城里“烟花”绽放,一边说着。只是语气里听不出有一丝一毫佩服的意思。

    “最后怎么办?”

    “没事,那老不死的已经安排好了。天塌下来,个子高的顶着,你怕啥。”妇人笑道。

    “难道黄泉鬼军会出手?”北帝雪连天虽然像是在询问黄金巨龙,但神色凝重,依然确定了这件事情。如果“秦王李尚”胜了,大家不过是一死。如果黄泉鬼军真的会出手,强大的四翅六足的怪兽,那只传说中的帝江到底会不会成为压垮“秦王李尚”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压垮了,随后九幽魔界已经元气大伤,黄泉鬼军会不会乘虚而入?

    但北帝雪连天眼神很快落在妇人的背影上,冷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有她在,想那么多干什么。

    明黄色气息炸开,上千只巨大的纯粹由火焰形成的魔物在明黄色气息之中粉碎。人世间的道者好像已经到了极限,无论是道法还是符文阵法已经变得稀疏异常。

    “姐,他们撑不住了,我带孩儿们去了。”

    黄金巨龙随意摆了摆手,看着阴间里面的“烟花”,好像在想着什么。

    聂秋如同一柄长剑,站在长安城顶峰,守护着人世间。每当潮水一样的魔物要冲破防线的时候,聂秋第二剑流星雨样的光芒就会覆盖魔物。也正是靠着聂秋的努力,阴间的鏖战才能勉强防守住。

    妇人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阴间里,一直到一点嫣红出现在眉心,妇人轻蹙双眉,小声的骂道:“老不死的,那小子住撑不住了,你要是还不出手,大不了大家伙一起去死。”

    “秦王李尚”看着聂秋,最后一丝大唐历代祖先聚合而成的福缘光辉要被消磨掉,等待了上千年的谋划终于看见了曙光,淡淡的数道:“别挣扎了,我会信守诺言,留下你的一丝神魂,带你去看看我一直想看的世界。”

    大局已定,“秦王李尚”却不留手,不愿在这样的时候功亏一篑。行百里者半九十,这个道理世人都懂,更不用说已经修炼无数年,站在人世间力量巅峰的“秦王李尚”。

    “做梦!”聂秋依旧不肯屈服,每一丝祖先的光芒在身边消失的时候,聂秋都心如刀割。从嘴里硬生生挤出两个字来,带着一股子生辣的倔狠味道。

    “秦王李尚”刚要说点什么,长安城最深处的空间忽然一阵狂乱的扭曲,“秦王李尚”的脸色骤变已经苍老的面孔露出一丝狠戾。

    一只硕大的四翅六足的怪兽的身影几经扭曲后出在长安城最深处出现,彪悍的气息冷漠又冷酷。刚刚显露身形,坚固的甲壳上就好像是山石被风化了一般,秫秫的落下无数粉末。然而这只传说中的怪兽“帝江”却根本不去管“秦王李尚”的道法。周身亮起一层湛蓝色的光芒。

    在看不见的黄泉之中,黄泉鬼军整齐划一,像是要去参加一场决定命运的战斗一样,军纪森严。只是这场看不见的战斗他们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当湛蓝色出现在黄泉之地的时候,开始有鬼军倒下,风化成碎石、尘埃。

    无名的死去,这种死法更恐怖且诡异。黄泉鬼军根本不加理会,无论多少同伴死去,像是被收割的稻子一样死去。都不会被恐惧击倒。黄泉鬼军一片片的死去。天空中那抹湛蓝变得更加深邃,仿佛吸满了黄泉鬼军的魂魄一般。

    帝江周围的蓝色和黄泉之地的蓝色一样,没有一点差别。只有一瞬间,刺耳的叫声响起。湛蓝的颜色仿佛化作一根绳子。从帝江身边飞出。射向已经变得苍老的“秦王李尚”。

    在大荒之地,帝江在黄泉鬼军的簇拥下,仅仅凭借自身的力量就可以在短时间内束缚九幽魔主。在长安城最深处。面对“秦王李尚”,帝江无法再像是那样洒脱,在无数黄泉鬼军的尸体上,释放出的湛蓝色,好像是一抹单调的虹,破碎时间与空间的束缚,不仅短暂的违逆了天地法则,更是出现在“秦王李尚”身边,刹那之间束缚了“秦王李尚”的动作。

    而那帝江化作一团黑烟腾飞而起,消散过后,面色苍白的沙长青手持黑色镰刀,一抹阴笑的守在那冥河两岸,看着聂秋道:“聂秋,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人鬼殊途,在前进一步,灵山里的那娘们儿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这一击之后,帝江也随即变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一般,身影变淡,准备离去。

    惊鸿一瞥,虽然只是这么一瞬间,但是无数黄泉鬼军已经在这一瞬间死去。也为聂秋争取了一瞬间,决定命运的一瞬间。

    压在身上的千钧巨石猛然间消失,聂秋感觉到最后残存的一丝光芒旋即流淌入身体里,化作天地元气,随即变成龙象般若真气暗金色光芒。

    在北地经历了一次之后,聂秋知道这应该是自己唯一的机会。虽然不知道那只四翅六足的怪兽到底叫什么,不知道它为什么未来,不知道施展这法术到底有多少黄泉鬼军死去,但聂秋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身子骤起,手中长刀挥舞如电。浓郁的战意汇聚成的长刀上,聂秋似乎看见了裴欢喜的样子。

    这一切,都不过是铺垫,为的就是让自己有机会用出这一刀!

    接受了裴欢喜无数战斗经验的聂秋心中雪亮,从最开始的战斗,龙族血咒,到异火灵气,再到裴欢喜的出现、离去,黄金巨龙,这一切一切都是让“秦王李尚”感受到压力,不敢大意,让他施展出最强大的招式。从此,“秦王李尚”再无半点回旋余地。

    当然,要是没有黄泉鬼军消耗不知多少性命才施展出来的法术,“秦王李尚”依旧还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可是,这一次“秦王李尚”面对的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强者,如云的强者。

    建立灵山的时候,这些强者如同散沙一样。虽然强大,但是却根本不够看。就连黑池龙王也束手就擒,为此,“秦王李尚”还是有了那么一丝大意。没想到所有强者走到一起之后,居然可以布置下这样一个强大的杀局。

    而灵山就好似一座门,连接着人间,冥界,天界的大门!!

    聂秋是钥匙!

    而在杀局之中,聂秋是最后的执行者,也只有聂秋才能做到。

    长刀雪亮,砍破“秦王李尚”的身体,战意侵入“秦王李尚”每一丝肌肉,每一滴血魄之中。曾经坚不可摧的身体因为“秦王李尚”自己的道法有些衰老,不再无法伤害。

    所以,血光乍现。所以,长刀径直砍穿了“秦王李尚”的身体。

    世间最强大的那个人,可以施展天地法则的那个人死了。“秦王李尚”的双眸在最后依旧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好像无语问苍天,为什么败的是自己!

    “秦王李尚”死去的一瞬间,长安城最深处的魔气四散。异火灵气化成的符文阵法也不再流动,在阴间中如同潮水一般的魔物不再出现。

    世界恢复了从前的平和,聂秋手中长刀在斩破“秦王李尚”的身体之后好像放声大笑,在笑声中渐渐淡去。

    像是被伐倒的大树一样,聂秋与“秦王李尚”同时倒下。不过不同的是“秦王李尚”永远的死去,不会再次苏醒。而聂秋身上泛起一层银色的光芒,异火灵气在落地的瞬间把聂秋传送出去。

    再次睁开眼睛,聂秋发现自己在一处荒山之中。不是天柱山,也不是南荒里的荒山。阿宁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柔声说道:“聂秋。”

    聂秋惊喜交集,猛地抓住阿宁的手,问道:“你们都没事吧?”阿宁轻轻点了点头,阿宁看着聂秋身后,欲言又止,脸上的笑容好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娇艳无比。

    聂秋一愣,身后难道还有人?刚刚和阿宁久别重逢,居然忘记了用感知探查四周。回头看去,小主徐晚站在身后,似笑非笑,眼神调皮的促狭着聂秋。

    “都还活着!”聂秋更是惊喜交集。

    “想要破了那北落师门法阵,进入长安城不过用我的天生纯阴气息,可惜被圣人压制的纯阴气息已经没了,我的病终于好了。”小主徐晚银铃一般的声音响起,清脆悦耳。

    蛮伢子,师兄白桥,都活着!

    远处,长安城的地平线弥漫硝烟,城中,蓬障道的余孽已经尽数铲除,那杀声已经从深夜至拂晓,却仍然未有完全平息!

    骑黑马回长安城时,那天下第一雄城之中,杀戮已经接近尾声,街道肃清,干净利落,唐军守护者朱雀,北落师门大阵虽然已破,但却在南雨柔的操控之下,渐渐地开始恢复!

    那曾经不可一世的天策府兵将已被七大宗门的真人修士尽数绞杀,而那按兵不动,与秦王歃血为盟的大将军范尧也已被唐皇与房玄龄联手斩杀,首级高挂于那城楼之上!

    两朝元老,权倾一时,却也落得一个凄惨下场!

    二十年前淮阴侯府的那场灭门惨案,也终于尘埃落定。而聂秋却也大仇得报,虽说未曾亲手手刃了仇人,却也祭奠了家族亡灵在天之灵!

    经历了这场生死之战,聂秋成就了那陆地神仙!

    距离真仙也就只差一步尔!

    这世界的终极又是如何?或许灵山中的妇人知道,黑池龙王知道,但聂秋不得而知。

    但是有灵山在,自己距离那世界的终极还远吗?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