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锦医卫 > 1146章 克承大统

1146章 克承大统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猫跳
    京师朝局动荡风云变幻之际,朝鲜的战局因为辽东经略杨镐的一系列失误,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朝鲜王京汉城以北十六里的重镇议政府,援朝荡寇副总兵官麻贵所率西军骠骑,正与五倍的日军浴血苦战,战场上枪炮轰鸣、碧血横飞,每一刻都有无数战士倒在血泊之中。

    日军占据了议政府城池,兵力从宽大正面梯次展开。

    除了第一军小西行长、第六军小早川隆景所部在平壤战役中损失过重没有参与,第二军加藤清正、第三军黑田长政、第四军岛津义弘、第五军福岛正则,四个军共抽调精锐兵力五万余,在明军通往汉城的必经之路议政府设伏,城中只驻三千兵力,有鬼加藤之称的加藤清正,亲率大军藏于侧后。

    日军佯攻邓子龙、刘綎和尹宾商驻扎的汉城,辽东经略杨镐唯恐汉城得而复失,尤其不能承受秦林夺取的汉城在他手上又被日军抢走的责任,以尚方宝剑催督麻贵飞骑赴援。

    麻贵无可奈何,只得率西军骠骑急奔汉城,正在攻打通往汉城的锁匙门户议政府,加藤清正挥军冲杀而出,以绝对优势兵力使明军陷入了苦战。

    “哈哈哈,天照大神庇佑日本,唐国撤换督师秦林,实乃自毁长城,以成就吾辈之赫赫武功!”黑田长政哈哈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福岛正则兴奋的挥舞着军扇,狂热的嘶吼:“武运长久!”

    岛津义弘扭过头,笑嘻嘻的对身后一员武将说:“立花家督可以不必亲自上阵了,筑前的白梅是如此淡雅,怎么能沾染战场的血腥呢?万一有什么闪失,我可不好向太阁大人交待呀!”

    身穿南蛮具足的立花訚千代,正是立花家的当代家督,她招赘的丈夫立花宗茂早在好几年前就死在了明军炮火之下,所以此次出征朝鲜,应丰臣秀吉的征召,她亲自领兵上了战场。

    岛津义弘这样说,是因为以好色出名的丰臣秀吉,早已垂涎訚千代的美色。

    拥有白皙的皮肤和明亮大眼的立花訚千代,被称为“筑前的白梅”,但她还有一个美称,西国的女丈夫。

    这次率军来到朝鲜,便是因为受到丰臣秀吉剥夺立花家封地的威胁丰臣秀吉本以为立花家不能出兵,訚千代便会屈服于他,没想到訚千代毅然领兵出征,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授意各军主将尽力保护她,不要让她出战。

    这种保护恰恰让訚千代更加认清所谓太阁大人的无耻真面目,内心更加不屑。丰臣秀吉那么个垂垂衰朽,像只大猴子似的家伙,怎么可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就连黑田长政、福岛正则等人的狂态,也叫冷眼旁观的立花訚千代暗暗齿冷:不久前你们还被困死在平壤城中,如丧家犬般惶惶不可终日,只因为明朝的失误,撤掉了那位所向无敌的统帅,你们才有了今日的胜利,这样看来,无论如何都是胜之不武啊,所谓武士的荣耀又从何谈起呢?

    北面五里开外,龙虎将军建州卫都指挥使奴儿哈赤,率领费英东等四大将和数百女真精骑游离于战场外围,目睹明军陷入苦战,丝毫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

    奴儿哈赤用鞭梢指着战场,嘿嘿干笑:“明朝的昏君奸臣,去了厉害的秦督师,换上蠢笨的杨经略,兵将再厉害也架不住他瞎整,哈哈,老天爷帮咱们建州女真啊!”

    何合里、费英东等将齐声大笑,明军在朝鲜和日寇消耗得越厉害,他们就越开心。

    置身战场指挥作战的援朝荡寇副总兵官麻贵,已经率军浴血奋战了整整三个时辰,看着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来的日军,他的心中一片悲凉。

    侄儿麻承勋打马从前阵回来,满头满脸都是汗水,额角一道伤痕犹在流血,老远就大声喊道:“叔父,叔父,为何戚、李两位将军的援兵迟迟不到?”

    麻贵只觉嘴里发苦,因为那位杨经略不但瞎指挥,还为了夺取军队的主导权,玩起了文臣最擅长的拉帮结派挑拨离间,纵容乃至煽动各路明军之间的矛盾,成功挑起了以浙兵为骨干的戚继光部,和以辽东兵为骨干的李如松部,相互间的南北兵之争。

    唯独麻贵置身事外,被派去救汉城,结果陷入重围,此时此刻的杨经略肯定还在忙着分化拉拢将领们,根本不可能率军来援。

    另一个侄儿麻承诏也带伤回来了,在麻贵面前滚鞍落马,“惭愧,日军结厚阵,又以火枪回环轰打,实在突不过去……伯父,只有让全军压上,试试能不能救回二哥!”

    麻承诏口中的二哥,就是麻贵的长子麻承恩,麻贵苍凉的目光投向三里外的一座小山坡,他心爱的长子正身处日军重围。

    麻贵把麻承恩派去抢占那座山坡作为制高点,和本阵为掎角之势,但日军的兵力优势太明显,将麻承恩所部与本阵割裂开来,麻承诏、麻承勋几次突击,都没能接应上去。

    “不!”麻贵拒绝了两个侄儿的建议,“全军收拢圆阵!”

    啊?!麻承诏、麻承勋不敢置信,收拢圆阵,意味着放弃对麻承恩的救援,如果在以前任何时候,他们都会认为被抛弃的将军和麻贵有仇,可麻承恩是他的亲儿子!

    “我说,全军收拢圆阵!”麻贵的眼角有泪光闪烁,如果继续突击,军力损耗过快会加速败亡,只有加强防守才能支持更久的时间。

    土山上陷入重围的麻承恩,几乎在同时下达命令,用旗语告诉本阵:请放弃对我们的救援。

    看到本阵正在收拢为圆阵,挥刀劈砍日军的麻承恩,欣慰的笑了。

    片刻之后,土山上的西军将士们,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最后关头,他们砍翻了一个又一个的日军,可更多的日军涌上来,西军将士筋疲力尽,衣甲零落,浑身鲜血淋漓,受了伤的誓死不退,失去武器的双手抱着敌人滚落山崖,用拳头打,用牙齿咬,被倭刀捅进身体的战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紧紧攥住倭刀,为战友争取杀敌的机会……

    即将取得胜利的日军,如疯狗般不要命的扑上,小山坡这群西军将士生命中的最后时刻即将来临。

    不知是谁领头,这群来自甘陕的西军男儿,唱起了悲壮的秦腔: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啊何俱死生!

    身处本阵的麻贵,眼角一滴泪水终于滚落。

    麻承勋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目呲欲裂,回头拭泪时猛然一惊,突然像中了邪似的戟指北面,大叫:“叔父,叔父快看,那是……”

    北面起伏的丘陵上,六面大纛左右排开,簇拥着中间三丈高的牙旗,上面大书一个“秦”字!

    旗下熟悉的身影正是将士们渴盼的秦林秦督师!

    “来得还不算晚……”秦林看着战场局势喃喃的道,他身形消瘦,胡子拉碴,满面风尘之色,但目光依然犀利如刀锋,凝练若实质!

    缓缓从腰间拔出七星宝剑,阳光映照之下,雪练也似的剑光直刺苍穹,然后斜斜往前劈落,秦林口中一声短促的断喝:“杀!”

    数百名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官校,在他率领下冲过丘陵,翻过土坡,势如疯虎般冲向当面的日军,数百柄绣春刀闪耀着惊心动魄的寒光!

    秦督师又回来了!

    西军将士爆发出直冲云霄的欢呼,在这个时代,一位无敌统帅出现在战场上,总能起到异乎寻常的作用,何况秦督师已经亲自率军发动了冲锋!

    “秦督师,必胜不败!”土坡上的麻承恩精神抖擞,力量又奇迹般的涌入体内,率领西军健儿打起了反冲锋,硬生生把日军又压了回去。

    麻贵老泪纵横,拔出宝刀指向当面的日寇:“必胜不败!”

    “必胜不败!”士气如虹的西军将士齐声大呼,前赴后继的杀向日军。

    游离战场之外的奴儿哈赤,先是张口结舌,接着挥鞭打马就往前冲。

    “贝勒您?”费英东去拉他的缰绳。

    奴儿哈赤回身一鞭就抽在费英东的手上,“秦督师来,有胜无败,咱们还不紧着杀敌立功、洗脱避战嫌疑,要等到什么时候?”

    日军方面,当秦字大旗出现在土丘的时候,加藤清正、黑田长政等人目瞪口呆,半晌才不约而同的吐出了三个字:“中计了!”

    秦林用兵如神,差点在平壤叫日军全军覆没,现在他再次出现在战场上,还破天荒的亲自率军冲锋,给日军带来的空前的震慑。

    当戚、李两面大旗分别出现在东西方向时,日军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全线崩溃。

    只有立花訚千代认出了那个挥军如旋风般冲杀而来,如闪电如火焰的男子,就是好些年前海上遇到的那人,当年他蛮横无礼的击碎了她的自尊,现在他又如战神般朝着她冲杀而来。

    訚千代没有撤退,率领她的早击女们迎了上去……

    秦林一战抵定胜局,消灭朝鲜日军主力。

    与此同时,金樱姬率瀛洲水师、李舜臣率朝鲜水师,中朝联军在海上大败九鬼嘉隆所率日本水军,露梁海面浮尸近万,海水被日寇鲜血染红。

    名护屋天守阁,丰臣秀吉久久呆坐,神情颓败如同朽木死人,他强大的军队在朝鲜遭到了灭顶之灾,德川家康、上杉景胜等大名都弃他而去,率军回到了各自的封地,据说还和明军有私下联系。

    曾经耀武扬威,要踏破中华四百州的太阁大人,已经众叛亲离!

    “信长死的时候,是唱的那首敦盛吧?”丰臣秀吉自言自语。

    片刻之后,天守阁燃起了熊熊烈火,火焰中传来丰臣秀吉的歌声:“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秦林大破日军,丰臣秀吉举火自尽,明军越对马海峡登陆日本本土,与德川家康谈判,废天皇,立德川家康为日本国王,按汉朝制度,特赐“委奴国王”金印一颗。

    秦林在朝中本已有深固不摇之势,收复朝鲜三都八道、直捣倭寇巢穴,又立复国灭国之赫赫殊勋,羽翼已成,权势方张,朝中再无抗手。

    归国之后午门献捷,朝廷特旨晋封楚国公,加太师、太傅、太保,仿汉萧何故事,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

    数月后,白霜华、白灵沙率万余白莲教徒自菲律宾马尼拉出发,以投降的西班牙海员为先导,搭乘五峰海商的海船横渡太平洋前往美洲。

    途中忽有一日风浪大作,白灵沙竟诞下一子,俄而风平浪静。

    白莲教以处女怀孕而产子,认定此子乃奉无生老母法旨而生,应劫救世之主。

    白灵沙之子随母姓,因大军东渡、巨*中降生,遂取名为白军浪,又是寅时降生于大海之上,又有乳名呼为海虎。

    白莲教在新大陆仗剑扶犁攻城掠地,二十余年筚路蓝缕,又有明朝倾力支持,终于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白霜华、白灵沙师徒功成身退不知去向,白军浪受册封为宣慰使。

    忽有一日,白军浪兴兵造反,自称皇帝,立龙凤国号,尊其母白灵沙为太祖神功盛德光明皇帝,设太庙以为祭拜,却无其父名讳。曾有人见白军浪私室中悬挂画像,极为酷似武昌王秦林。

    彼时秦林已偕娇妻美妾不知所踪,或曰其乘巨舰逍遥海上,或曰其登仙山蓬莱,长子秦泽承袭武昌王位。

    得知白军浪称帝造反,秦泽领命跨海征伐,大军出京至天津卫,忽然兵变黄袍加身,遂返回京师,三番辞谢后方受明帝朱常洵禅让,克承大统,遂有天下。立国号华,文武兼备,鼓励工商,大兴海外殖民,其后数十年又开议政会、立钦定宪法,国势蒸蒸日上。

    白军浪知秦泽称帝,遂自去帝号,仍退居藩属之位,受封为王,但其母之帝号终不曾废。

    秦林与青黛所生嫡子秦民,自小无意朝政,专心于医学,秦泽承袭武昌王位和受禅时,两次相让皆被他坚辞不受。后来游历新大陆,正逢瘟疫盛行,施回春妙手救活无数百姓,白军浪以王位相赠,亦大笑辞去。归国后编纂《岐黄药典》,上承黄帝内经,下继本草纲目,为国医继往开来之巨著。

    后人赞曰:志异征诛,三让两家天下;功在黎庶,一书千古岐黄。

    《锦医卫》至此终——

    各位书友,锦医卫的故事到此结束,感谢书友们的支持与厚爱!

    猫的新书《校花重生来爱我》已经上传。为什么猫不写历史了呢?其实这本新书既可以看作轻松愉快的都市小说,也可以看作一部记述我们这个时代变迁的社会史,一部记录我们已经逝去或者终将逝去的青春的成长史。

    青春校园,官场商场,命运从此蝶变!

    牵手,跨越俗世的鸿沟

    人生,一步步精彩纷呈

    我不是官二代,我岳父是市长

    我没有重生,我女朋友重生了!

    《校花重生来爱我》,在本页面下方的作者推荐栏,或者回到书页点击作者信息,可以直接进入。求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