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引魂曲 > 201 成全

201 成全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慕九
    就因为青冥的一句玩笑话,让凤息1条筋的开启了少女的倒追之路,还请教昌容当爱情顾问,昌容教她天天去青冥的宫殿盯他(那个男人受得了),又教凤息打跑对青冥有爱意的仙子们(断人桃花更让人生气),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使人倒尽胃口),种种的一切却非出自凤息本意,越想靠近却又让青冥离她更远。

    直至凤息为了青冥的一句玩笑话去寻找七彩石,满心欢喜想献给心尖上的那人,却看到了让人心痛的一幕,七彩石的碎裂就像凤息的心散一了地,盛怒下的后果则是让自己被天帝削去仙籍贬下几间,但凤息却一点都不后悔。

    但是青冥当真一点都不在乎凤息吗?倒也未必,端看凤息被贬下凡间前的那次会面,青冥:心上某个地方好像空了一块,那么后来的明昭太子是否是为了拼凑心上缺的那一块才来到凡间与凤息相遇呢?

    柳逸(前世应该是长琴吧),虽然凤息打他出生起就不待见他(理由纯粹是忌妒人家出身比自己好,再来是抢自家娘亲的奶,好幼稚)口口声声叫他柳胖子,打小就欺负人家,直到人家长到个头比她高了,打不赢人家这才停止欺负人。

    这世的长琴虽说是凡胎,(毕竟有仙人的基因在),小时候胖不是胖,九岁时就已生的那玉树临风,(连阿狸第一次见到柳逸就说到这孩子长得真漂亮),长得一幅小正太模样,允文允武,不过可惜的是凤息没长成小萝莉,凡间的凤琴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的,还保有原来的那份脾性,及善良之心(?)虽然到处闯祸。但却让人生不起气来。这时的柳逸套句作者的话正处于犯贱阶段,以前看着讨厌,现在老看不到人心里空得慌,老愛對著人家示好,可這臭丫頭偏生的就不領情,在外人眼裡看来就是对欢喜冤家。

    林嫂的离世,让凤息尝到人世的离别之苦与悲欢离合之情,柳逸答应了奶娘自已会照顾凤息,不让凤息受委屈,抱著凤息并告诉她以后有他不会孤单,这应该是凤息第一次柳逸那里得到了有人真心爱护自己,疼惜自己所带来的那份安心与温暧。

    一直到柳家出事,凤息与柳逸在逃命的过程中,在也让彼此在自己的生命里愈发的重要,视对方为自己的亲人,尤其柳逸在柳家惨遭剧变后,早己退去那公子哥的习性,心心念念的只是报仇这件事,拜师学艺让自己更状大,能报仇雪恨也能保护凤息,做到对奶娘的承诺。

    但不知何时起那份在心上的挂念早已日积月累转变成为男女之情,不过此时的凤息还是混混沌沌,视柳逸为人世间最亲的人,这颗迟钝的心也让柳逸吃足了苦头,一直到清河与明昭的出现,开始让凤息慢慢发现自己那颗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的心,看到清河借故与柳逸亲近,心里就老大不痛快,只觉得那清河前世是昌娥,心机深沈使人生厌,所以不喜他与清河接近。

    凤息哪知道这便是小女人的妒忌之心啊,因为真正在乎这个人才会如此,也难怪凤息在仙界只有单恋或近似仰慕的经历,一直都是自己单向在走,从来没有双向的经验,才会如此后知觉,对柳逸对她所做的一切摸不着谱。

    直到人家长到个头比她高了,打不赢人家这才停止欺负人。

    这世的长琴虽说是凡胎,(毕竟有仙人的基因在),小时候胖不是胖,九岁时就已生的那玉树临风,(连阿狸第一次见到柳逸就说到这孩子长得真漂亮),长得一幅小正太模样,允文允武,不过可惜的是凤息没长成小萝莉,凡间的凤琴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的,还保有原来的那份脾性,及善良之心(?)虽然到处闯祸。但却让人生不起气来。这时的柳逸套句作者的话正处于犯贱阶段,以前看着讨厌,现在老看不到人心里空得慌,老愛對著人家示好,可這臭丫頭偏生的就不領情,在外人眼裡看来就是对欢喜冤家。

    林嫂的离世,让凤息尝到人世的离别之苦与悲欢离合之情,柳逸答应了奶娘自已会照顾凤息,不让凤息受委屈,抱著凤息并告诉她以后有他不会孤单,这应该是凤息第一次柳逸那里得到了有人真心爱护自己,疼惜自己所带来的那份安心与温暧。

    一直到柳家出事,凤息与柳逸在逃命的过程中,在也让彼此在自己的生命里愈发的重要,视对方为自己的亲人,尤其柳逸在柳家惨遭剧变后,早己退去那公子哥的习性,心心念念的只是报仇这件事,拜师学艺让自己更状大,能报仇雪恨也能保护凤息,做到对奶娘的承诺。

    但不知何时起那份在心上的挂念早已日积月累转变成为男女之情,不过此时的凤息还是混混沌沌,视柳逸为人世间最亲的人,这颗迟钝的心也让柳逸吃足了苦头,一直到清河与明昭的出现,开始让凤息慢慢发现自己那颗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的心,看到清河借故与柳逸亲近,心里就老大不痛快,只觉得那清河前世是昌娥,心机深沈使人生厌,所以不喜他与清河接近。

    凤息哪知道这便是小女人的妒忌之心啊,因为真正在乎这个人才会如此,也难怪凤息在仙界只有单恋或近似仰慕的经历,一直都是自己单向在走,从来没有双向的经验,才会如此后知觉,对柳逸对她所做的一切摸不着谱。直到人家长到个头比她高了,打不赢人家这才停止欺负人。

    这世的长琴虽说是凡胎,(毕竟有仙人的基因在),小时候胖不是胖,九岁时就已生的那玉树临风,(连阿狸第一次见到柳逸就说到这孩子长得真漂亮),长得一幅小正太模样,允文允武,不过可惜的是凤息没长成小萝莉,凡间的凤琴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的,还保有原来的那份脾性,及善良之心(?)虽然到处闯祸。但却让人生不起气来。这时的柳逸套句作者的话正处于犯贱阶段,以前看着讨厌,现在老看不到人心里空得慌,老愛對著人家示好,可這臭丫頭偏生的就不領情,在外人眼裡看来就是对欢喜冤家。

    林嫂的离世,让凤息尝到人世的离别之苦与悲欢离合之情,柳逸答应了奶娘自已会照顾凤息,不让凤息受委屈,抱著凤息并告诉她以后有他不会孤单,这应该是凤息第一次柳逸那里得到了有人真心爱护自己,疼惜自己所带来的那份安心与温暧。

    一直到柳家出事,凤息与柳逸在逃命的过程中,在也让彼此在自己的生命里愈发的重要,视对方为自己的亲人,尤其柳逸在柳家惨遭剧变后,早己退去那公子哥的习性,心心念念的只是报仇这件事,拜师学艺让自己更状大,能报仇雪恨也能保护凤息,做到对奶娘的承诺。

    但不知何时起那份在心上的挂念早已日积月累转变成为男女之情,不过此时的凤息还是混混沌沌,视柳逸为人世间最亲的人,这颗迟钝的心也让柳逸吃足了苦头,一直到清河与明昭的出现,开始让凤息慢慢发现自己那颗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的心,看到清河借故与柳逸亲近,心里就老大不痛快,只觉得那清河前世是昌娥,心机深沈使人生厌,所以不喜他与清河接近。

    凤息哪知道这便是小女人的妒忌之心啊,因为真正在乎这个人才会如此,也难怪凤息在仙界只有单恋或近似仰慕的经历,一直都是自己单向在走,从来没有双向的经验,才会如此后知觉,对柳逸对她所做的一切摸不着谱。

    虚弱的厉害,柚菀这一扑他疼的越发厉害,还没来得及推开她,凤息便闯进来了。

    凤息心中一惊,那自长琴怀中抬起头的可不就是柚菀吗,她引自己出了禁地已是极蹊跷,况且明知道自己也要来火神殿,中途无故消失竟又比自己早到一步,偏又是与长琴这么亲昵,更觉得此人有鬼。

    “你不是柚菀!”

    说话间已在手中幻化了一把短剑,掠到柚菀跟前,剑尖直逼她的喉间,“快说,你到底是谁,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手中的又用了几分力,在那细白的脖子割出了一道血口子,“莫要告诉我你引我出禁地,就是要我来看你勾搭长琴太子!”

    自从凤息帝姬把昌容打下界,天界的皆知帝姬善妒不是善类,所以纵然众多仙子仰慕长琴太子,也不敢逾矩半步。柚菀也痴念长琴多年,如今见他重伤痛苦,便是情难自禁,也自知此举不妥,又被凤息撞见,倒真是有些怕她一怒之下杀了自己。

    柚菀一张脸本来就是哭的梨花带雨,似乎被凤息一惊吓,脸色更是刹白,结结巴巴道,“我自然是柚菀,帝姬说的禁地我并不知道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