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前妻不好追 > 番外二:陆涵,我爱你!+番外三金玄番外

番外二:陆涵,我爱你!+番外三金玄番外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知流火
    陆涵一觉睡到早晨,因为喝醉了连衣服都没换,他拉开门径直朝门口走去。

    忽然,李璐颖就猛然从后面抱住了他:“陆涵,你能不能别走,你在家陪陪我。”

    听着李璐颖近似哀求的声音,陆涵无奈的看着外面,想着夏泽辰以前怎么就那么狠心对待季凌菲,自己现在的状况和他差不多吧,不同的是季凌菲一直忍受,没有像李璐颖一样三头两头闹自杀或者跳楼,他不会回来,她就要烧房子之类的。他没有夏泽辰混蛋,可已经忍受到了极致,陆涵低头又无奈的看向门外:“放开!”

    “陆涵,爸让你在家陪陪我”李璐颖又说,彻底点了陆涵的怒火,一把就扯开李璐颖的手臂,语气尖酸刻薄:“你除了会用我爸压我,你还会干什么!我现在也告诉你,你尽管去找他,我以后绝对不会踏进这里一步!还有,季凌涵如果因为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会让你拿命抵,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陆涵摔门离开,后面传来李璐颖的尖叫声:“陆涵!”歇斯底里的,绵延而不决。

    一哭二闹三上吊或许一开始有些用处,但用多了只会适得其反,换位试想,有一个男人总对一个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胁,又有谁不会烦的,李璐颖彻底的歇斯底里了。

    陆涵开车出来却不知道该去哪里,还是去看他干儿子好了。

    陆涵来的时候,夏泽辰已经去上班了,钟伯给他开的门:“陆少早。”

    “钟伯早啊!”陆涵笑道,来到这里就是感觉不一样,没有那种压抑得人喘不过气的感觉,小薇一看陆涵来了也连忙打招呼:“陆少爷,早!”

    “可爱的小薇,你早。你去帮我准备一份早餐,我还没吃饭呢。”陆涵说道,小薇笑得甜甜的:“陆少,我现在就去帮你准备。”

    “你家少奶奶和你家小小少爷起来了吗?”陆涵问道,小薇回答说:“陆少爷,你上去吧,少奶奶和小小少爷已经起床了。”

    陆涵就上去了,在门口看着夏熙尧在一个玩具的引诱下,自己翻了一个身,就引得季凌菲笑声:“尧尧,你好厉害啊,加油!”

    玩具离着他不远的地方,夏熙尧拱起小屁股,想爬着去抓玩具,但后腿还不能用力。季凌菲本想将玩具给他,就在这时,夏熙尧两个小胳膊不知哪里来了力气,一摆一摆的就往前爬,伸手够到了玩具。

    “尧尧,你竟然会爬了!”季凌菲抱起了他,他小手里还抓着玩具的毛,不断的回头看着玩具。陆涵走过去,又逗着他:“果然有什么样的干爹,就有什么样的干儿子。”

    一旁的月嫂也被逗笑了,季凌菲看看陆涵:“那请问他干爹,你小时候有我儿子这么聪明吗?”

    “那还用说的,我小时候的智商比夏泽辰不知高出多少倍。”陆涵自吹自擂道。如果被夏泽辰听到,肯定会被揍一拳。

    “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你和小涵昨天有没有进展?我和泽辰可是给你制造了机会的。”季凌菲说道,陆涵坐在了床上:“但您制造的机会也忒短了点儿,我还没说什么就到机场了。”

    “是你自己还在犹豫吧。”季凌菲瞧着他说道,“我都帮你制造机会,你要是再犹豫不决,不敢放手去追的话,小涵哪天被别人抢走了,我也帮不了你了。”

    陆涵又继续逗着夏熙尧,季凌菲又说:“过两天,我和泽辰要去看我妈,我准备在那里住一段日子,你也跟我们一起过去吧。”

    “那我住你们家行吗,最好和你妹妹天天相见,我才能有机会啊。”陆涵得寸进尺的说。

    “我想,我妈在,这个不大可能。你可以在我们隔壁租个房子,来追我妹妹。”季凌菲出招手,陆涵切了一声:“这不是夏泽辰当初追你的路数?”

    “坦白的讲,很管用。”季凌菲坦白的说。

    陆涵捏捏下巴:“坦白的讲,我或许会考虑考虑。”

    没多久,小薇上来:“陆少,早餐好了!”

    “你又来我家蹭饭了。”季凌菲“指控道”,陆涵站起:“这是来增进我和我干儿子情感的,怎么能说得这么难听。”

    “去吃饭吧。”季凌菲笑道。

    过了两日,钟伯就送季凌菲他们去机场,到了机场,夏泽辰就让陆涵拉着所有行李,自己却和季凌菲轻松的走着。陆涵骂道:“夏泽辰,你狼心狗肺的,你的行李干嘛都让我来拉!”

    “因为这次回去本来就没你的事儿,不给你找点儿事,你跟我们回去算什么?”夏泽辰说道,陆涵琢磨琢磨也再理,还是怒道:“你丫的,到你们家的时候,我装装样子不就行了!”

    “做戏做全套,老婆,你说是不是?”夏泽辰顶着一张无公害的脸,接过孩子说。季凌菲看看陆涵:“没错,陆涵,做戏要做全套,你现在先感觉感觉。”

    “你们这对XX夫妻,越来越人面兽心了!”陆涵骂道。

    之前,他一心想看夏泽辰和季凌菲的好戏,现在果然“因果报应”啊,轮到他们来看戏了。

    到了D市,又开车到了市,陆涵一直充当苦功。十月的天气格外的凉爽,秋叶泛黄。当夏泽辰按了门铃,小涵开了门:“姐,姐夫,你们过来了!”随后又看到陆涵,神情有那么一会儿的仲怔:“陆涵?”

    “妈,我们过来了!”季凌菲冲里面喊道,又说,“我们行李太多,陆涵正好也过来有事情,所以就让他帮忙拉过来了。”

    金玉凤从里面出来,抱过外孙,又是一番热闹,陆涵拉着行李进来。季凌涵看他满头大汗的,也帮他往里拽着,嘴里还道:“怎么行李都让你拉着?”

    “我能拉进来,是我想看一看自己有多大的力气。”陆涵一边说一边哈哈的喘气,又调侃道,“我力气不小吧。”

    陆涵以顺路路过的名义过来了,其实,他顺路不顺路,所有人也都心知肚明。季凌涵要去超市,陆涵也就派遣了出来。

    两个人上了电梯,季凌涵才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是你姐和你的姐夫帮我找了个借口。”陆涵坦白的说。

    “我就猜到是这样。”季凌涵略挑眉,“那你是闲得没事,来这里逛逛?”

    “我是来看你的。”陆涵说,想说‘我想你’,就卡在嗓子眼说不出去。

    季凌涵听到他这句话后就没了反应,随后岔开话题:“你喜欢喝可乐还是雪碧?”

    电梯停了,一个孩子跟着一个母亲进来,季凌涵往后挪了挪,小孩看到季凌涵的脚有残疾指着她说:“妈妈,快看,她是个蹶子!”

    那小孩儿的母亲立刻厉声说道:“你胡说什么呢,还不向阿姨道歉!”然后又对季凌涵抱歉道:“小孩子信口胡说的,你别在意。”

    “她本来就是蹶子啊!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好难看!”小孩儿又说,季凌涵的心颤抖了几下,若是以前,她铁定不会忍气吞声,但现在

    “你怎么教育你们家小孩儿的,这怎么说人呢!小屁孩,你两条腿好,哪天你要成了蹶子,我天天笑话你!”陆涵挡在了季凌涵面前,那母亲也生气了:“你怎么说话呢,不就是小孩子说错了话!”

    “我就这么说话,他这么没口德,你怎么做人家妈的!”陆涵和那女人吵了起来,季凌涵拽着他往外走:“陆涵,别吵了!”

    “本来就是蹶子,还不让人说!”那女人显露出鄙夷的神态,季凌涵拽着他出来,也生气道:“陆涵,你干嘛!”

    “气不过!”陆涵生气道,又看向季凌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忍了?你脾气都到哪儿去了!”以前的季凌涵,为了她姐,拿着色狼喷雾剂去找夏泽辰;为了他一句‘你是累赘’,把他的脑袋砸开了花。现在却忍着让人家说是蹶子。

    “气不过,你就跟小孩儿一般见识!我又没说我会在意,你这是干嘛!”季凌涵也气道。

    “我只知道你以前不是这样!”

    “你也知道是以前!”季凌涵喊了一声,陆涵没声了,季凌涵吼了一声,也没下文,只淡定了说了一句:“我都习惯了,陆涵,你以后别这样。”

    我都习惯了,陆涵,你以后别这样

    让陆涵心里一抖,活像埋了一颗钉子。

    陆涵跟着季凌涵进了超市,买了不少东西,偶尔有几个奇怪的目光传过来,季凌涵都当做了无视。陆涵也装作无视,当然前提是别让他听到有人喊季凌涵是蹶子。

    提着东西回来,陆涵和季凌涵也都没提在超市发生的事情,季凌涵帮着她姐做饭,金玉凤哄着孩子。夏泽辰和陆涵在阳台抽着烟。

    陆涵深深的吸了一口,眉头紧锁,房门紧闭着。陆涵才说话:“夏泽辰,如果你瘸了,被人叫做蹶子,你什么感受?”

    夏泽辰看了陆涵一眼,陆涵自顾自的说:“我知道你,你就想把人打得分不出东南西北。我呢,大概会一蹶不振。季凌涵却不一样,她今天说,她习惯了,我心又疼了。如果当初不是我,如果我之前一直守在她身边,也许就不一样了。”

    “你也说也许,如果大概、也许有可能存在,我还想说,我当初如果不出差,直接和我老婆复婚,她也不会再消失好几年。”夏泽辰说道。

    “呵”陆涵从头到脚的打量着他,“哲学家啊,看来你哪天就能成佛了。”

    “你还和李璐颖这么拖拖拉拉下去,你和小涵就不可能在一起。”夏泽辰提了一句。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见小涵。”陆涵用手直接掐灭了烟,“我爸说我再和季凌涵有牵连,就让她另一条腿也出事。我自己还无所谓,但我欠小涵的太多了,我输不起了。所以,这次再见见季凌涵,我以后都不会来见她了,让她平平静静生活。我想,没有我,她会生活得更好。”

    “一会儿吃完饭你就走吧。”夏泽辰说道,陆涵推了他一下:“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以前我那么帮你,你现在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我觉得这样对你们挺好。”

    “你也这样觉得?”陆涵彻底蔫了,又摸摸光头,烦躁不安的,“我是不该再见季凌涵了吧?”

    之后,几个人挺高兴的吃了饭。晚上的时候,季凌涵要去李肖的弟弟餐馆那里唱歌。陆涵过去时,那里已经人满为患了。因为季凌涵已经小有名气,所以来听她唱歌的不少。陆涵选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季凌涵坐在椅子上,对着麦克风唱着一首柔情的歌曲,下面掌声不断。

    还记得以前,季凌涵在酒吧驻唱,他几乎每场都到。她唱完之后,目光会习惯性地找他,他一挥挥手,季凌涵就对他甜甜一笑。那时,肥哈都说他和季凌涵是连体婴儿,走哪儿都一起,干什么都一起,当然除了睡觉上厕所。

    陆涵又捂住了眼睛,所有的情绪随着季凌涵的歌声翻滚着,眼泪又要落下来。他暗骂自己没出息,哭个毛啊。可他很想放声大哭,这样,小涵会不会认为他根本不像个男人了?

    擦干了眼泪,睁开眼,季凌涵已经唱完了歌曲,下面一片掌声,还有人欢呼:“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季凌涵随即转头就看到了陆涵,陆涵正冲她傻笑,季凌涵心头一跳,却没有再对他笑,又接着唱歌,等再找陆涵时,已经没了人影。季凌涵出来时,外面有些冷,她裹裹衣服。这时,面前就出现两个冰激凌,季凌涵又看到陆涵,季凌涵接过冰激凌:“这么冷的天,你买冰激凌,是想冻死我吗?”

    “我记得你说过,冬天的时候最喜欢在下雪时吃冰激凌,很有感觉。现在是秋天,有落叶,这么吃也很有感觉。”陆涵舔着冰激凌说道。

    “我这样说过吗?”季凌涵也舔了一口。

    “说过,我记得很清楚。”

    “我没有说过啊。”

    “你说过。”

    “我真的说过?”

    “真的说过。”

    陆涵和季凌涵就像猜谜语一样,季凌涵在等车,陆涵拉着她道:“你不就想体验体验风中吃冰激凌的感觉,你去坐车怎么感觉啊,跟我一边走一边吃吧。”

    遂,两个人在人比较少的大街上走着,陆涵抬头,天上没几颗星星。季凌涵一边吃冰激凌一边浑身发冷:“死陆涵,明天我要是感冒了,全都是你!”

    “我又没说,你一定要吃。二小姐,是你自己直接拿过去吃的!”陆涵说道。

    “如果不是你买,我会吃吗?”季凌涵还是指责他,陆涵合手:“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师太,看在老衲一腔热火的份儿上,您赶紧笑纳吧。”

    噗季凌涵喷了出来,指着陆涵:“你刚才说什么?”

    “你是师太,我是老衲,咱两正好凑一双。啊弥陀佛!”陆涵还做了一个和尚的手势。

    “你滚!你才是师太,你全家都是师太!”季凌涵推开陆涵,自己往前走着。

    “师太,等等老衲啊!”陆涵追了过来,两个人又是一番打闹,随即又陷入安静中。陆涵伸手轻轻握住了季凌涵的手,让她的手一颤,想要缩回来,却被陆涵握住。

    “和尚不能好色的,还是老和尚,你再不松开,我让你吃旋风腿。”季凌涵转头看着别处说,陆涵握了握,就放开了,抖着手:“你的手就像鸡爪子,咦”还抖着一身鸡皮疙瘩。

    “滚啦!”季凌涵又踢了他一腿,他抱着腿在原地打转:“你要不收收你的性子,没男人敢要你。”

    “要你管啊!”

    最终,陆涵打了一辆车送季凌涵上了车,又将她送到了家。季凌涵下来,陆涵压抑住情绪道:“晚安,今晚别做梦又梦到我。”

    “放心,我绝对不会梦到你!”季凌涵关上车门,朝家里走去。陆涵坐在车里看着季凌涵的背影,眼泪又要落下来,他一把抹干。

    该走的始终要走,该出现的,也许哪一天不经意的时候就出现了。

    果然,第二天,陆涵就打电话给夏泽辰,说他“办完了急事”,已经回去了。

    “陆涵到底在干什么,他一直这样,他和小涵怎么办?”季凌菲头疼的说,夏泽辰将她搂入怀中,“吃味”道:“老婆,你不觉得你该多关心我一些?”

    “你想要我怎么关心你呢?”季凌菲捏着他的脸道,夏泽辰点点唇,季凌菲很无奈的笑了,吻了他的唇一下:“老公,现在小心窝温暖了吧?”

    “还差点儿。”夏泽辰就封住了她的唇。

    季凌涵似乎已经习惯了陆涵这样忽然如灵光乍现一般的出现,然后又迅速的消失。已然每天都在忙碌。

    两周后。

    陆涵每天都是浑浑噩噩的,不回家,只和肥哈他们鬼混。李璐颖隔一天就打来电话,说要毁容、自杀、上吊之类的,陆涵就把电池拔了,让李璐颖再也找不到他。

    出事的前一天,陆涵还和肥哈还有许多人都在一起喝酒。肥哈中途接了一个电话,就把手机给了陆涵,说是夏泽辰。

    陆涵接了过来:“你是不是一个人在家也闷得慌,出来一起喝酒吧。你老婆和儿子好不容易不在家,出来吧。”

    夏泽辰点着网页,漫不经心道:“我现在正让人给你去送一份礼物,你最好回家自己去看。”

    “什么礼物啊?”

    “大礼。”说完,夏泽辰就挂了。

    没多久,一个人就找了过来,点名找陆涵。陆涵出来,有个人对他点头哈腰的:“您就是陆涵?这是夏总让我转交您的东西,说,您要是看过有疑问就来问我。我是一名私家侦探,这是我的名片。”

    陆涵接过来一个袋子,还挺沉的。又拿过那个人手中耳朵名片:“侦探?”

    “是,是,是。”

    “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陆涵要打开来看,那人拉住陆涵的手手:“您还是回家在看,这里都是机密。夏总说,您看了一定激动得睡不着。”

    “这么神奇?行,你走吧。”陆涵说道,那人就离开了。

    陆涵看着这档案袋,想着夏泽辰又在搞什么古怪,但人已经上了车。回到了住的地方,他关上门,就打开了档案袋,哗啦一下有很多的照片飞下来,还有光盘。陆涵拿起照片来看,就是他的“噩梦”李璐颖和一个男人睡觉的照片,陆涵一惊,将照片都摊开各种睡姿的,而且还是和不同男人的。陆涵又放了碟片,也是李璐颖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的画面。

    陆涵没什么感觉,关了电视,就给夏泽辰打电话,刚一接通,他就问:“这是怎么回事?你找男人故意搞李璐颖?”

    夏泽辰正和季凌菲视频,打算明天就去把他老婆接回来。夏泽辰关了视频,说道:“我帮你脱离苦海,怎么样?这些已经送到你爸那里了,他再护着李璐颖,也不可能再让她和你在一起。”

    “夏泽辰,你你怎么卑鄙!”陆涵怒道。夏泽辰点着桌子:“这么说,你还是在乎李璐颖的?我给她找男人,我还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是她自己找男人,我不过是让侦探全都录了下来。唔我给她也寄了一份儿,她找的男人,你想要地址,就去找侦探要。陆涵,这次是你离婚的唯一机会了,你自己要是不珍惜,没人再能帮得了你。”

    夏泽辰就挂了电话,陆涵看着满桌子的照片,夏泽辰来这一手,是彻底帮了他大忙。他爸陆章看到这些肯定会气得发颤,也不会在护着给自己儿子带绿帽子的女人。就算李璐颖再难缠,这些也足以让他和李璐颖离婚了。这些年,他受够了。他确实是厌恶李璐颖,但并不代表没有感情,不过这种感情是兄妹之情。

    陆涵做人并没有夏泽辰狠,心肠也没他爸狠。只不过这次陆涵坐在沙发上,握紧了拳头是他唯一重获自由的机会,他也必须狠心,不然,这辈子都毁了。

    陆涵将照片又统统的放进了档案袋中,开车就去找李璐颖。她缠了他这么多年,其实也腻了吧,他根本不爱她,这样的相互折磨,只能让双方两败俱伤。

    陆涵将车停在门口,从和李璐颖结婚之后,他就没有怎么踏进这个家门,每一次的踏进都是争吵、恐吓周而复始。

    陆涵拍拍自己的脸,想象着一个男人知道自己的老婆出轨该是什么样的怒火,可偏偏他早就没了任何的感觉,因为他根本没有把李璐颖当过老婆。

    陆涵捏着档案袋进去,推开门,保姆见他过来:“大少爷,你回来了?”

    陆涵推开保姆,直接奔李璐颖的房间,李璐颖低头坐在那里,床上散落的都是她和别的男人上床睡觉的照片。

    李璐颖抬起头,看到了陆涵,深陷的眼窝满是恐惧,滕的,她从床上起来:“陆涵!”陆涵倚在门边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的愤怒或者生气的神情,他走过来,拿起了一张照片,欣赏着。李璐颖从他手中夺过照片:“不要看!不要看!陆涵,我”

    “你要是喜欢这些男人,你尽可以去找。”陆涵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李璐颖在他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就像对一个陌生人在说话,“不用背着我,也不用瞒着爸爸。因为爸爸很疼你,他疼你比疼我还要多。这些男人长得不错。”陆涵捏着下巴还品评的说道,“以后别去外面了,直接把他们带回来就行了。”

    “陆涵,我没有和他们玩真的,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李璐颖攥着陆涵的手臂说,陆涵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露出刺人的笑容:“其实,我更希望你去找男人。李璐颖,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吗?就算你找一万个男人,我也不会吃醋,因为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也从来没有把你当老婆过。你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活着,我算什么,让你这么揪着不放?你根本不是爱我,你只是习惯的占有。李璐颖,这是我最后和你说得话,别为一个男人活下去,而是要为你自己活下去。你好自为之吧。”

    “为什么!陆涵,我爱你,我一直都爱着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李璐颖歇斯底里的喊道。

    “李璐颖,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以后,我的人生不会再被你牵绊。因为你现在让我很厌恶,厌恶得不想再看到你一眼。”陆涵推开门离开。

    李璐颖砰的跪在地上:“陆涵!”

    陆涵上了车,略沉淀,又去找他老爸。看到他老爸时,他老爸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李璐颖和别的男人上床的碟片。

    陆涵关上门,陆章也关了电视,桌子上堆积着一叠照片。

    “你也看到了吧?”陆涵努努嘴道,只说了一句话,“我要和李璐颖离婚。”

    陆章看他一眼:“你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还有”陆涵深呼吸说道,“你操纵我的人生已经够久了,从小,你的话就是圣旨,我不听,你就会拿鞭子抽我,我还怀疑我是不是你仇人的儿子,让你这么对待。现在,我受够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插足我的人生。还有婚我是离定了,季凌涵,我也要定了她,你如果敢动她,我会拿一条胳膊还有一条腿来还给你。”

    陆章看向陆涵,终在他眼中看到了过去的一些自己的影子,陆涵又摔门离开。

    陆章看着照片,是他为陆涵选错了吗?

    就在陆涵还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强制和李璐颖离婚,李璐颖却打来电话说,她同意离婚了,让陆涵一惊。

    陆涵到了民政局时,就看到他爸的贴身保镖跟着李璐颖。也知道其中缘由了,只不过他爸这么快就想通了,让他暗暗吃惊。直到两个人从民政局办了离婚的手续,陆涵才松了一口气,一直跟着李璐颖的保镖说道:“小姐,老爷正在家等你。”

    李璐颖看着陆涵轻松的神情,她握紧了手。这次陆章并没有因为她寻死腻活的就原谅她所有过错,而是语气冰冷的让她和陆涵离婚,说他当初做错了。

    陆涵也不知道,是夏泽辰请了他爸夏朝林出山,夏朝林和陆章促膝长谈,说着他们一家子的事情,陆章被夏朝林说动了,才有了这出。

    “陆涵,你真的一点也没有爱过我吗?”

    “没有,从来没有。”陆涵上了车,直接走了,留下李璐颖恨到发狂的眼神。

    陆涵重获自由,短时间内就传遍了“五湖四海”,众人一反常态的来恭喜他,就连张小玲也打来电话恭喜他逃出升天了。这帮朋友陆涵直接将车开到了夏泽辰的公司。幕轻看到陆涵的脸上就像种了花一样,一朵一朵的竞相开放。

    陆涵推开门径直坐在了沙发上,夏泽辰正在看文件,抬头看了他一眼。陆涵一头靠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兄弟,咱离婚了。”

    夏泽辰合上文件:“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这个消息,你现在应该亲口去告诉一个人吧。”

    “你说她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就马上答应和我在一起了呢?”陆涵对着手指,又陷入某种焦虑中。

    “那你就该好好想想,怎么和她说。对了,她后天就和凌菲还有我岳母一起过来。你只有两天时间准备。”夏泽辰好似不死的吐出来一句。

    “你怎么现在才说?”陆涵毛了。

    “谁知道你这次离婚这么干脆利落。有时间去谢谢我爸,是我爸做通了你爸的思想工作。”夏泽辰说。

    “我说呢,我爸一根筋,从来认定什么是什么,怎么这次转变的也这么快。原来是老爷子帮了大忙,行,改日我一定准备一份丰厚的大礼来孝敬老爷子。”陆涵说道,“我走了,我要去准备准备”

    “你还是小心李璐颖,”夏泽辰又提醒他,“以她的个性,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陆涵点点头,就离开了。

    两日后。

    季凌涵、金玉凤陪着季凌菲又回来了,季凌涵现在都不知道陆涵已经离婚了,所有的人都瞒着她。

    还没出机场,陆涵就给她打了电话,好似看到了她一般:“你现在下飞机了?”

    “你怎么知道?你在哪儿?”季凌涵听到这个又冒出来的声音,心脏又失衡。陆涵嘿嘿一笑:“我有份大礼想送给你,你先别回家,来新发广场,一个人来。”

    “你在搞什么鬼啊,我不去。”季凌涵说道,陆涵就急了:“你怎么能不来,你不来你就后悔吧!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你敢骗我,有你好看的。”季凌涵挂了电话,就对季凌菲说道:“姐,陆涵找我有事,我先过去找他。”

    “你去吧。”季凌菲也知道内情,笑着道。季凌涵打了一辆车钻进去:“妈、姐,我走了!”

    车开到了新发广场,这里的人川流不息,商场上的巨大屏幕放映着广告。季凌涵下了车,给陆涵打电话,往广场走去:“你在哪儿啊?我都到了。”

    “你就站在那里别动。”陆涵说道,季凌涵站在了那里,四处找着陆涵。这时,广场的大屏幕就露出陆涵来,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很难得一见的装束。季凌涵抬头看着陆涵站在海边,似乎看到了她,目光直直的看着她,所有的人也都仰望着大屏幕。陆涵喊道:“季凌涵,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爱你一生一世,海枯石烂!季凌涵,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声音穿透了广场的所有角落,四周都是安静的。

    季凌涵看着大屏幕上的陆涵,隐约声响起,她转头就见到一队乐队跟着陆涵吹吹打打,朝着她而来。他怀中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头顶是光溜溜的,眼中带着明媚的笑容。

    季凌涵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过来,音乐声停了下来,陆涵单膝跪在地上,好温柔的说道:“季凌涵,我爱你,你一定要嫁给我!”

    季凌涵眼中已经蓄积的泪,她擦干泪,故意刁难他道:“我不嫁给你呢?连戒指都没有,你这是求婚,还有,我不做小三的。”

    陆涵将玫瑰递给她,季凌涵抱过来。陆涵就从口袋中拿出了戒指,打开,又说:“像我这么好的男人,你不嫁我嫁给谁呢?我已经离婚了,季凌涵,你会是我陆涵明媒正娶的老婆,天下独一无二!季凌涵,你,嫁给我!”

    所有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安静,季凌涵伸出手:“那我看在你有诚意的面子上,就勉强答应你。你要是让我不开心,我就不要你了。”

    陆涵的手都在哆嗦,他给季凌涵慢慢戴上了戒指。然后站起,抱住了季凌涵:“现在,也只有我要你了,你就认命吧。”

    “死陆涵,你怎么这么讨厌!”季凌涵也伸手抱住了陆涵。

    就在这时,一辆车发疯似的冲了进来,周围都是惨叫。李璐颖像疯了一样开着车,直接朝陆涵他们撞了过来:“你们要在一起,我让你们做鬼也没办法在一起!”

    陆涵看到那辆车开来,忽然一把推开了季凌涵,陆涵一下就被撞飞了。

    鲜血,红色;安静得像没有一丝声音,季凌涵脑子一片空白,李璐颖的车直接扎进了旁边的店中。

    季凌涵看到陆涵在地上滚了滚,再也不动弹,世界刹那变得寂静。

    “陆涵!”

    前一刻还说,‘现在,也只有我要你了,你就认命吧。’她认命了,可是为什么,他不再站起来?

    陆涵,我爱你。你知不知道?我还没有对你说这句话,你怎么能这么的忍心?

    半年后。

    又是一个轮回,春季即将到来。

    季凌菲来到了医院,隔着窗户看到季凌涵又在给陆涵念书,她捂住了唇,眼泪不觉得落下。

    半年前,陆涵被撞成了植物人,没有人知道他会不会醒来,能不能醒来,起初人们都以为只要一两个月,陆涵就会苏醒。但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已经半年了,陆涵还是没有醒过来。每一天,小涵都会过来陪着陆涵,每一天,都不曾间断。她给陆涵念书、讲笑话,和他说话,就连陆老爷子看了也被感动了。

    李璐颖自那之后,就得了精神病,总说,她的魂儿没了。

    季凌菲不让眼泪落下来,走了进来,问道:“他今天怎么样?”

    “很听话。”季凌涵露出笑容,“还是不吵不闹的。”

    季凌菲揉揉她的头发:“不让他闹,真不容易。”

    “是啊。”

    又聊了一会儿,季凌菲才出来,一出来眼泪就往下流,控制不住的。

    季凌涵现在也不唱歌了,即使唱歌也都唱给陆涵听。她看了看时间对陆涵说:“唱歌时间到了,你想听什么歌?我给你唱《我比想象中爱你》。”

    季凌涵慢慢唱了起来:“飞得越远越看不见/你阳光下灿烂的笑脸/在天和海之间那条界线慢慢的走远/你曾经是我的地平线/你有没有一点想念/我们一起去年的夏天/有种爱的感觉在心里面那么的强烈/而这一切好像只是昨天/我才发现我比想象中爱你/只是一时坏情绪伤害了你/每当夜深人静我诚实的分析我自己/还是不可否认的/我比想象中爱你/”

    季凌涵一边唱着,一边落泪,我比想象更爱你。

    忽然之间,陆涵的手指动了动。季凌涵瞪大了眼,看着陆涵的手在动

    是你听到了我的声音了吗

    一年后。

    夏熙尧已经会走路了,一群人在一颗樱花树下野餐。顾红也已经怀孕,柏铭依正在给她拧开水。夏熙尧因为会走了,就到处要去走,对什么都好奇,季凌菲和夏泽辰一人握着他的小手,慢慢的跟着他溜达着。

    夏朝林、苏兰晴还有金玉凤、刘妈他们正在赏着樱花;张小玲和许知安不知怎么凑成了一对,两个人不知正在为了什么事情而吵架。不远处有收音机放着金玄的歌曲,动感十足。

    在一丛花中,季凌涵小心的看着四周:“陆涵,你快点行不行!”

    陆涵猫着腰在花丛里掐着花,掐出几朵就跑出来,头还是秃顶,蹭亮。

    有公园管理员看见他们掐花喊道:“你们干什么呢!”

    “快跑!”陆涵拉着季凌涵就跑,季凌涵还埋怨他:“我让你快一点儿!”

    春日融融,所有的故事就此落下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