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草草了事 > 第234章 那些时光那些人(4)大结局

第234章 那些时光那些人(4)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薄少
    陆氏的运营恢复正常后不久,拿着四亿离开四九城的陈山被爆出死在泰国边界,陈山露富,结果遭人抢劫后吃不了苦,活活饿死在了异乡。

    尸体被遣送回了四九城,到今天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大雪过后的没几天,家家户户都迎来了除夕夜。

    陆言在钱家吃完年夜饭后上楼站在窗口,静静看着漆黑的夜空被烟火布满。

    烟花过后,灿烂的瞬间最后都会转为平淡。

    耳边传来敲门的声音,他回头,“进来。”

    小敏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陆言往她的手那看了一眼,眉梢泛起疑惑,“手上拿得什么?”

    她抿了抿唇走近,将文件递到他手里,“你自己看看。”

    陆言接过,翻开看了几眼,随后很快合上了,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悦,“这文件,什么意思?”

    “年底了,钱家的资金回笼,按照你当时借钱给钱家的要求,现”

    他将文件一丢,直勾勾地盯着她,突然一把扣住她的后脑,问了句,“给我这个,是想离婚吗?”

    小敏一惊,瞪大眼睛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单纯按照父亲的要求把这份文件转交罢了,意外听到离婚两个字,心里突然像被电击了一下。

    他眼底的怒意更加明显,小敏只觉得心口缩了缩,但她尽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扬唇笑道,“你当时借钱的时候,亲口提得条件,现在只是执行罢了。”

    陆言听后,一时间语塞,就像吵架吵输了只能自己生闷气的小孩。金粉红楼

    小敏看他一眼,有些想笑,故意道,“我说错了吗?”

    可没想到这句话却让陆言误解了。

    自从那次小敏只身出现去救他之后,他就再也没把与她的婚姻当成一场交易,甚至这半年多的时间,他对她相敬如宾,不敢有半点逾越。

    像之前强行占有她的事更是再没有过一次。

    两个人莫名到了一种很奇怪的位置,好不容易年底了,陆言知道在钱家过夜的话,岳父一定会让他睡小敏的房间,没想到大过年的,她拿上来的不是水果什么的东西,竟然是一份‘是夫妻也得明算账’的文件,不由让陆言有些哭笑不得。

    借着之前的酒劲,陆言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咬牙切齿地问了句,“趁着过年,我们今天干脆把话挑明了。你到底和不和我过?”

    小敏轻轻一愣,脸也跟着红了。

    他们虽然结婚了,但陆言从来没明确地说过一句表明爱意的话,再加上他们的婚姻当初就是因为利益而仓促完成的,以至于小敏觉得不管自己说过或者不过都显得挺奇怪的。

    她想了想,看向他,“什么叫和不和你过?我们好像连恋爱都没谈过,要想和我过,追我啊。”

    陆言失笑,扣在她脑后的手滑了下来,他盘着手,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小敏觉得他应该会问想他怎么追?

    却不想他却突然含笑着冒出一句,“爱过不过,不过拉到。我就不信你还能碰到比我更好的。”

    他说完就在床上坐下,松了松领带丢在一旁,随后脱下外套,又伸手去解自己的扣子。

    妖孽护花高手

    小敏看的有些愣住,咽了口唾沫后上前问,“陆先生,这是我家。”小敏虽然没把话挑明了说,可她觉得以陆言的聪明才智应该能够听懂。

    她有些生气,这半年来虽然和陆言没再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但陆言对她真的很好,只要是出差就一定会买礼物给她,平时隔三差五都会邀请她吃饭,每次餐厅的环境都是极好的,有时候也会看看电影,不过陆言每次都会挑一些悬疑或者科幻的片子。

    小敏因为曾经是女警的关系,不像别的女生一样排斥,有时候看得比陆言还要津津有味,以至于陆言想用电影里的恐怖情节让小敏害怕一下的念头每一次都打得碎碎的。

    房间里灯光柔和,将两人眉眼中的情绪都照得很清晰。

    陆言看她一会,唇角浅浅勾起,竟又问了句,“想好了没,和不和我过?”

    她顿时有些语塞,怎么这句话从陆言嘴里说出来这么变扭?搞得好像她这辈子就非得和他过了似的。

    想到这点,小敏白他一眼,从嘴里迸出两字,“不过。”

    陆言唇角的笑弧嘎然而止,硬生生僵在唇边,铁青着一张脸盯着她。

    小敏顿时觉得有些暗爽,干脆来一招欲擒故纵,“我记得咱们结婚的时候你可说过,我要是遇上合适的人,你会放我走。过几天我有个老朋友要请我吃饭,高级警官来的,以前我做女警的时候不知道追了我多久。你吃饱了就早点睡吧,我上我姐房里睡去。”

    “老朋友?吃饭?”陆言冷笑了下。

    “不信算了,爱信不信。”小敏的报复心起来了,学着陆言刚才说话的语气也给他来了那么一句,说完转身就走。

    陆言也不拉她,心里只管生闷气,眼睁睁看着这么好一个‘身心结合’的机会从指缝中悄悄溜走。隔却情山万水长

    门关了,小敏嘟起小嘴低咒了一声,“混蛋,说句我爱你那么难吗?连挽留都不挽留一下,还要我一会再敲门吗?”要知道她姐的房间走的上锁都好久了,别说她没钥匙,就算有,这么久没住人一时半会也没办法住。

    她有些沮丧地下了楼,到一楼的小型酒窖里待了一会。

    冬天的晚上是极冷的,酒窖里没办法打空调,因为很容易影响酒的品质。

    小敏觉得身子有点冷,碍于面子,又没办法自己走回房间去,她取来一瓶红酒,打开后喝了一大口,嘴里咒骂道,“亏我今天还这么期待和你同住一屋,专门买了情趣内衣,结果竟然连哄都不愿意哄我一下,要是俞夕,你会这样吗?过分!”

    “你不是俞夕,所以我也不会用对待她的方式来对待你。世间只有一个我,也只有一个你。”

    低哑好听的声音猝不及防地钻进小敏耳中,她没有回头,只觉得身子都僵硬住了,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他慢慢走到她跟前,伸手夺走了她手中的酒瓶,笑道,“原来你在等那三个字。”

    小敏抿了抿唇,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他一把将她拽起,看了她好一会才开口,“iloveyou.”而语末的音符已经吞入她的舌中。

    优柔的灯光下,他紧紧搂住她的腰肢,深攫住她的唇。

    题尾

    人生不是必须要抓一手好牌,而是怎么把坏牌打好。

    身为一道彩虹,雨过了就该闪亮整片天空。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