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他身上有条龙 > 第1407章 这时间都去哪儿了

第1407章 这时间都去哪儿了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黑夜与孤城
    不多的时间里,虽然有人离开,但更多的武者从城内各地,络绎不绝的往这边赶了过来。

    这使得回阳观周围山头,尤其是青阳子和老杨夫妇所处的山头,三五成群的拥挤着不少武者。

    藏身树上的王乐见状,知道一时半会这人群是无法散开了,而施展破妄法眼龙隐异能对身体存在着负荷,所以心中一动,就将存放在法眼空间里的面具给拿了出来,再次变成贾绍祥的身份。

    趁着人群往这边涌来之际,戴上面具的王乐撤去破妄法眼龙隐异能,显出身形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往青阳子和老杨夫妇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当青阳子和老杨夫妇见有陌生的年轻武者不识趣,竟然往自己这边走来时,先是眉头一皱,接着就听到对方开口说道:“前辈,是我。”

    “额!”青阳子和老杨夫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有些无语,心想着这小子在哪里又弄了张面具出来。

    田云衫职业习惯性的打量着戴在王乐脸上的那张面具,等对方走到边上时,就笑着评价道:“这手艺不错。”

    王乐心领神会的嘿嘿一笑,他当然知道田云衫这是在说自己脸上戴的这张面具了。

    青阳子也没问王乐躲起来后,怎么又跑出来了的缘故,而是沉声说道:“这回阳观的诡谲之事,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接下来咱们想要顺利借助观中暗道离开白玉京,将会平添波折啊!”

    王乐过来之前就已经想到这一点,但也丝毫办法都没有,此时只能苦笑一声,回应道:“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幸好咱们没有暴露出真实身份,否则的话,这么多武者赶过来,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说到这里,王乐抬头看了眼明月下悬空而立的无极化天虎余明航,心中隐约有丝熟悉感,但怎么也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于是放低声音向站在旁边的青阳子问道:“前辈,那老头儿一个人霸占空中最好的位置,都没人敢靠近,到底是什么来头?”

    只见青阳子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王乐,道:“你今天晚上不是刚和此人的座下弟子比试过一场嘛,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噗!”王大少黑白分明的眸子眨了眨,有些无语,难怪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原来是白小楼的师父,脑海里顿时就想到当时站在人群前面围观的那位中年人。

    想必是刻意改变容貌了,如今才是真实相貌。

    想到这里,王乐顿时眼睛一瞪,看向青阳子,吃惊的道:“白小楼出自龙虎山一脉,这老头是道德宗的上一代天下行走,无极化天虎余明航?”

    青阳子嗯了声后,就眯着眼睛看向空中负手而立的无极化天虎余明航。

    这一瞬间,本是目不转睛盯着回阳观的余明航若有所觉,视线一转就看向站在山头上的青阳子,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与冷漠,显然没有识破易容过后的青阳子。

    接着余明航又重新将视线投向坐落在山腰上的回阳观方向,没再注意青阳子,毕竟自己作为天阶武者,站在这里,受人瞩目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不过下面山头上那位注视着自己的武者有些与众不同罢了,所以才会多看一眼,稍加注意……

    青阳子收起视线,轻声叹了口气道:“少年时道左相逢,意气风发,如今却已是鬓发如霜,垂垂老矣!这时间都去哪儿了?”

    王乐一怔,没想到青阳子和这无极化天虎有过交集,就连老杨夫妇也有些意外,显然没听过自家尊上年轻时的这段经历。

    虽然三人都有些好奇,但见青阳子闭口不言,显然是不愿多提的样子,所以很识趣的没有开口追问。

    “每个人都有呼朋唤友的如歌青春,但最终剩下的只有孤独。”

    王乐如是想道,接着就连忙收起心中的感慨,因为这个当下,可不是什么多愁伤感的时候。

    也就在这时,心细如发的田云衫看着对面回阳观,突然说道:“这血未免也太多了,大阵引爆死掉的武者,虽然很多,但也不至于有如此海量的鲜血吧?”

    王乐心中一动,眼中深处金色光芒隐晦闪过,破妄法眼重新开启,往对面仔细探查而去。

    只见空中再也没有血色雨丝落下,但笼罩住回阳观的血水却愈发浓稠起来,显然是在不断增加当中,并没有停止下来。

    王乐通过破妄法眼的透视异能穿透浓稠血幕,就见那片片破碎有巴掌大小的雪白色人皮渐渐在血幕深处,也是回阳观上方开始融合起来,好似被无形的力量在收拢,将其拼凑起来。

    这不禁让王乐想起当初在浮山,自己和白发老头被那张从母亲王晓蝶坟墓中的新鲜人皮,所绽放出来的光柱给困住动弹不得之中,将白发老头挫骨扬灰,还有将自己身上鲜血给吸走的那一幕幕往事。

    王乐不由得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心中暗自揣测道:“莫非这破碎了的新鲜人皮,需要有足够的鲜血滋养才能恢复如初?”

    就在王乐心想着的时候,只见有武者按耐不住的往对面回阳观走去,想要就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同一时间,悬浮在附近高空的地阶武者当中,有人将蕴养在丹田内的本命法器取出,准备挥击笼罩着回阳观的浓稠血幕。

    “啊!”

    一声充满惊惧绝望的惨叫让王乐打了个激灵,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就见刚靠近那浓稠血脉的一名武者被吸了进去。

    这不禁吓得刚要靠上去的武者转身就往山脚逃走。

    随即就见高空当中一名身材蛮壮的中年地阶高手,眼内凶光直冒的大吼道:“邪门歪道,吃爷爷我一刀!”

    话音刚落之际,就见这中年地阶高手双手紧握本命法器,一把斩马刀爆发出耀眼的雪白色刀芒,约有三丈长短,杀气腾腾地往下方那浓稠血幕斩了下去。

    一刹那间,差点忘记呼吸的王乐就看到这锐利无比的刀芒落在浓稠血幕上,却没溅出一滴血色浪花,仿佛是微风吹过一般。

    全场武者不约而同的露出意外之色,包括修为最高的天阶老怪余明航,也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