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没人能做空小麦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没人能做空小麦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方片2
    “周铭先生,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做空了吗?各方面舆论都在指责卡基集团,现在的形势非常适合做空!”

    从昨天开始,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就频繁的在给周铭打电话,催促周铭可以做空了,但周铭却始终没有做出最后决定。

    “周铭你是担心华莱士家族那边可能的对策吗?”凯特琳问道。

    “这只是一方面吧。”周铭说。

    周铭当然也看的出来现在的局面,卡基集团陷入巨大的负面舆论中,这时只要稍稍带一点关于明尼苏达小麦的节奏,很容易造成整个市场崩盘的,而这正是这段时间周铭一直让甘特帮自己做的。

    周铭同时还在注意华莱士家族那边,毕竟作为第一的私人资本豪门,华莱士家族面对现在的局面不应该表现这么无力才对,所以周铭想等等看那位麦克伦除了徒劳的四处奔走,联系媒体封杀消息外,还能拿出什么其他的手段。

    当然在另一方面,周铭也同样是看看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的态度。

    因为现在的局势的确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即使没有自己他们也同样可以开始做空了的。

    如果放在过去,就没把自己当回事的他们肯定会这么做,甚至是周铭拉都拉不住的。然而现在这两天周铭观察期货市场的情况,他们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在等着自己的发令枪响。

    这无疑意味着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上升了一个台阶,让他们完全不敢忽视自己的态度。

    毕竟不管是周铭一直以来的做派,还是现在卡基集团和华莱士家族的处境,都让他们不能不多掂量掂量,而这也正是周铭希望通过这次报复所达到的目的。

    同样这也是存在风险的,试想要是他们真撇下自己开始做空,周铭还真会有些难办。

    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很好的,至少在这两天时间,他们都还是很认可自己的领导,这个冒险也是值得的。

    周铭当然知道见好就收,否则真的装大玩脱就划不来了;于是周铭等来等去也没等到华莱士家族的其他手段,终于决定开始做空了,他亲自给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可以开始抛售了。

    皮耶罗和弗里曼都兴奋得要在电话里喊出声来,因为他们早就等着了。

    周铭通知的时间是在晚上交易所停盘以后,周铭是故意选择这个时间的,毕竟这个年代可没有后世的微信群,什么事情群里通知一声就行,这么重要的事情,周铭是需要一个一个打电话的。

    如果在白天时间,那肯定有通知先后,先通知的抛了那后通知的不就亏了吗?因此晚上通知白天一起抛才是最合适的。

    包括周铭自己也一样,在通知了皮耶罗他们以后,周铭才给陈树叶凝他们开会,商讨抛售手上期货合约的方案。

    陈树和叶凝他们都倾向明天开盘全部抛了,他们的理由也非常充分:现在就是摊牌时刻,舆论造势已经很

    成功,市场已经开始厌恶明尼苏达小麦,处在一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关键节点上,这个时候不需要再藏着掖着了。

    不过周铭和凯特琳的想法却有所不同,他们认为还是留一手的好。

    不同于皮耶罗和弗里曼的听命行事,周铭是作为领导掌控局面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得留一点后手手段的,哪怕只是一点期货合约。

    毕竟现在舆论已经造势起来,再加上摩根洛克菲勒这些豪门压抑了两天的抛售,已经足够压垮市场了,而自己手上这点期货合约投进去也做不到锦上添花,那么还不如留着以备不时之需,不管这个几率有多小吧,万一华莱士家族给整出点什么特别的事情呢?

    现在这只是周铭在凯特琳的教导下,去试着成为一名合格领导者的过程,他们却谁也没想到,现在他们留的这些期货合约,会在未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

    而在北边的明尼苏达州,麦克伦才终于有时间喘口气了。

    正如周铭所想的那样,麦克伦这几天也都是每天都没有休息,在想办法帮华莱士家族摆脱现在局面的。

    但麦克伦不愿意低声下气的主动找周铭和解,传媒大亨甘特也故意躲着,这无形中让问题更难了,他只好挨个去找对应的电视台和报社去解决,这样麻烦的事情就更多了。

    并且还不仅于此,米德兰和丹尼斯也找上门来,他们是来找麦克伦要一份承诺合约的。

    “你必须承诺买走我们手上的明尼苏达小麦,否则我们现在就将抛售。”米德兰非常直接的说。

    美国的期货交易有一个账户上限的规定,这是为了避免有人故意大量囤积期货合约的投机行为,因此每个账户会有一个持有期货合约数量的上限规定,虽然在大多数时间,委员会都不大会查这个,但大多数人也都会遵从这个规定,不会去无聊的正面挑衅。

    很多时候,如果有人想要玩套期保值,掌握远超上限的期货,就会和其他手握合约的人私底下签订承诺交易书。

    简单来说这个承诺交易书就是一个套娃的期货,是要在未来某一天把期货合约交易出去的,现在只是暂时帮忙保管。

    现在米德兰和丹尼斯他们就是这个意思,以他们的眼光,以及能看出明尼苏达小麦的岌岌可危了,但他们手上还留有一大批的期货合约,直接抛售害怕引起市场动荡,于是他们只好找麦克伦,指望华莱士家族接手了。

    “米德兰丹尼斯,你们现在千万不要冲动,现在的局面并没有多坏!因为小麦是粮食,是人们每天都要吃的面包,是烧烤搭配的啤酒,甚至还可以制作糖浆,所以他是不可能被做空的。”

    “先生们,我们都是农业半辈子的家伙了,从来都只有因为气候变化导致小麦减产的期货价格上涨,什么时候见过小麦还会被做空呢?”

    麦克伦说着似乎想起什么:“好像以前有人做过这个事情,但是

    你们现在还能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吗?反正我是记不起来了,不是因为我记性不好,而是做过这个蠢事的人,他们都失败了,谁会去记住一个失败者呢?”

    “那么我相信这一次也会一样,如果那个周铭他想要做空明尼苏达小麦,等待他的一定是失败的结局!”

    麦克伦信心十足的说道,他哪能看不出来他们的打算,但他现在必须稳住他们给他们信心,继续绑着他们在自己的战车上。

    米德兰和丹尼斯显得有些犹豫,麦克伦说的这些他们不是不知道,但以前没人成功不意味着以后没有呀!尤其现在当他们越来越了解周铭以后,让他们变得更慌。

    麦克伦见他们这样,只好掏出自己最后的杀手锏:“你们担心周铭做空明尼苏达小麦,可是时间到了现在,明尼苏达小麦真的被做空了吗?或者说你们看到周铭和摩根他们在抛售了吗?”

    这话给了米德兰和丹尼斯非常大的鼓舞,让他们这些反应过来:对呀,如果周铭真的要做空明尼苏达小麦的话,应该早就动手了才对,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呢?

    以他们的眼光,当然也看出舆论造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是做空的临界点了,舆论再往下不仅不会带来多大帮助,要做空就是现在了。

    倒不是说现在期货市场上没有抛的,只是都是些个人行为,远没有形成规模,他们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有人操纵的手笔。

    可是为什么周铭不抛?难道真的是因为明尼苏达小麦没办法做空吗?

    当他们疑惑时,麦克伦继续趁热打铁:“不论周铭还是摩根他们都肯定是很想做空明尼苏达小麦的,只是他们在分析以后发现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他们现在不敢这么做了。可他们不敢,接下来就该到了我们的进攻回合了。”

    米德兰和丹尼斯对这话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很迫切的想知道麦克伦想到了什么反制手段。

    但这一次麦克伦就卖了一个关子:“我的想法还不够成熟,不过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因为现在我就处在一个不败之地,哪怕我什么都不做,那个周铭也拿我没有丝毫办法,拿明尼苏达小麦没有丝毫办法,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没人能做空明尼苏达小麦!”

    然而很戏剧性的,就在第二天,当交易所开市,摩根和洛克菲勒提斯曼等豪门疯狂抛售,明尼苏达小麦期货价格应声下跌。

    米德兰和丹尼斯又一次上门来找麦克伦了,麦克伦依然信心满满,他告诉俩人:“这是周铭那个家伙孤注一掷的手段,肯定只有周铭自己在抛售,其他人并不会跟,甚至还会有人在趁机抄底,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明尼苏达小麦的期货家伙很快能涨上去的!”

    不过很抱歉的,现实并不是幻想,麦克伦尽管依旧信心满满的保证,但明尼苏达的小麦期货价格仍然跳水一样的下跌。

    米德兰和丹尼斯这下才真的慌了:“麦克伦你这个蠢货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