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毒医娇女 > 【大结局 尾】终点

【大结局 尾】终点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六月霖
    原来之前他说的是这句话,原来……她等到了,但是自己已经到了尽头。

    素宛红着眼睛跪下来诊脉,眼见着一丝黑线从脖子到脑袋。

    “是,我是蠢货,白痴,我爱你,我爱你啊娘子……。”

    最后两个字鸳鸯没有听见,她无奈却幸福。

    冰冷充斥自己,花御风抱着自己的身子瞳眸变成了血红色。

    “素宛快离开。”贺兰勋和毛毛后退至屋顶。

    “啊……。”

    花御风疯狂的吼叫,自身的内力散开草枯树折他的一头黑发瞬间变成银白,眸子血红褪去成为了暗红,眸不见底的苍凉让人冰冷。

    “怎么会这样。”素宛不可置信得看着对方。

    “相传花御风是弄花堂主的妹妹误入血族而得的孩子,血族之人红眸自带恶气,恶气散发犹坠地狱,嗜血为乐。”

    贺兰勋皱着眉头给他们解释。

    “看来你很了解啊。”

    毛毛看似优哉游哉但是柔嫩的小手握成拳头眸子阴冷。

    “我用银针迷昏她。”目前为止只能如此。

    素宛将银针递给贺兰勋,眸子里的信任与喜悦不言而喻。

    贺兰勋赶忙接过对着花御风射了过去。

    花御风发现一股气流暗红的神色忽然间带着嗜血的光芒,对着贺兰勋冲了过去甚至不去躲避那根银针。

    “娘亲……糟了,为什么没有反应?”

    “难道血族可以自解毒性?”素宛有些慌。

    花御风冲着他们过来踢飞了毛毛。一把抓住素宛的脖子狠狠的掐着,贺兰勋拿起刀想要砍去花御风的手。

    花御风盯向贺兰勋,贺兰勋竟然有一瞬间晕迷。

    “醒醒啊。花御风。鸳鸯在等你……她在等你。”素宛哑着嗓子说道,并且不停地看向鸳鸯那边。

    “她等了你那么久,你真的忍心让她和孩子躺在冰冷的地上,是不是到死也要那么残忍的对待他。”

    素宛的眸子冰冷,话音有些粉刺,她在赌,赌他的心。

    “鸳鸯……孩子……鸳鸯。”花御风痴迷了一般跑过去抱住鸳鸯的身体。

    素宛摔在了地上贺兰勋立刻抱住了他。有些担忧的看向花御风,毛毛看了看热闹的街道再看看他们两个人说道。

    “现在才明白真的是太晚了,你们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完成吧。他有我来照顾,你们快去吧,不然真的功亏一篑。”

    “你可以吗?”贺兰勋说道。

    “我是男人。”毛毛头也不回的跟着花御风走开。

    “贺兰勋,你做什么。”

    “花御风让我明白什么是珍惜。你是我的娘子。这一刻我不管你是不是与我有一年之约我都不会放手。”

    “你不是没有认出我吗?不……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拜堂。”

    “娘子,我们走吧。”

    此时的宫殿已经换了防,太子在顾景梵的跟随下来到皇上的寝宫,接过太监的汤药水一步步逼近皇上。

    听着外面的锣鼓喧天,顾景梵的笑容更甚,眸子也越来越阴鹫。

    站在外殿的东方吾眯着眼睛挥手时候招呼着侍卫。

    侍卫无声的站在殿前的两旁摆列出阵势。

    “父皇,儿臣来送送你。儿臣知道父皇喜长生,这样可以永享繁华。抱得美人,儿臣成全你的心愿。”

    一口汤喂入颤抖的皇上口中。凤宁和着凤惊华站在身边,脸看着窗外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

    东方吾对着他们点点头,两个人突然尖声大叫。

    “来人啊,太子谋刺皇上,来人呐。”

    太子的端着碗的手一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谁知道对方微微笑那样妩媚阴冷。

    “皇兄换防,真的以为臣弟没有任何防备?”东方吾带着人进来。

    “你们串通好的,这一切都是骗局?顾景梵,你骗我。”

    “太子殿下,微臣本想让您尽尽孝心谁知您竟然合着五殿下刺伤皇上。”这话一出,东方吾心底一冷。

    凤宁和凤惊华也有些不知所措。

    “王公公这一切您都看在了眼里,您跟了父皇几十年还有着贵妃娘娘在旁,以及凤小姐,想必你们会说个实情。”

    东方君浩一身白袍风度翩翩的进来,完全一副胜负已分的模样。

    “二哥是有些不清醒吧,还是做农夫作的不明就里,明明想要救父皇的是我。”

    东方吾愤恨的说道。

    当贺兰勋抱着素宛来到食味居的时候,东方冉已经坐在了二楼。

    “你们来了?坐下来喝一杯吧,这酒味淡果香甚脓,适合你们。”

    “红衣已经死了。”素宛看着她的神色又道“是你派人杀我的?”

    “是嘛,其实我从没想过伤害她,没想到还是自食其果。至于你,如果你不相信,多说也无益。”东方冉继续喝着酒。

    “现在的你还是我所认识的苒吗?还是说你真的想要放弃。”贺兰勋皱着眉头。

    “我从未放弃过,棋子已经布好了,没有相国大人,以及袁侯爷还有周帅,他们就算是宣布也是笑话,而我现在只要安心等待宫廷那边的消息。”

    “把我们也算计了过来,真是好招。我当你是朋友,希望你不负百姓。”素宛说道。

    “公子,轿子来了。”一个小厮模样却又暗藏杀机的男人上来,对着贺兰勋通知到。

    “走吧,时机刚好。”东方冉放下杯中酒,他的酒边有一块红色以及和橙色缠绕一起的布。

    大殿上是纷乱的,凤宁和凤惊华被人压在大殿上。而顾景梵也跪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向翩翩走来的东方苒。

    “相国大人,袁侯爷,周帅。还请你们宣布圣旨。”

    “圣旨?东方苒你少假传圣旨。”东方吾合着太子一起吼道。

    相国大人拿起圣旨一字一顿的念道,扫了扫刚刚因为皇上驾崩而赶来的贺兰将军,以及侯爷等文武大臣。

    他们表面上悲泣,实则心里明白,这是个局,不过是早晚的事,他们认了但是还得看看是谁能拿到最后的位子。

    当相国大人念完。所有人都对着东方苒朝拜,至少有一点可以承认,皇上确实有打算将位子传于东方苒。只是没想到东方苒会动手并且清除异己。

    “皇上万岁万岁万岁。”

    一人呼则万人呼。

    “传旨,将太子押入冷宫,二殿下,五殿下收入监牢。顾景梵凌迟处死。”

    说到此。地上的打着哆嗦不可置信。

    素宛殿外听的清楚,这是怎样的热闹,可惜没看见顾景梵那张脸。

    “凤贵妃无所出,又深得皇上的喜爱,奈何凤家做了叛国的勾当,朕原本想将你一同处死,可是孝心就让你跟着先皇走下后面的路。”

    “你们不要过来,我是凤贵妃。皇上说了不以时日就要立我为后。”或许是刺激或许是紧张,她竟然有些神志不清。

    “保护皇上。”王公公担惊新皇会受伤害立刻站在面前扯着嗓子说道。

    “压下去。”东方苒冷冷说道。也非常享受现在权力驱使的感觉,站在龙椅前,俯视众人心里似乎有什么在沉沦。

    贺兰勋看着上方的东方苒忽然感觉到陌生,他们曾是过命的兄弟,如今也要有天地之分了。

    凤惊华已经无法动弹了,直到自己收监还无法体会现在的感觉。

    不知道这样的冷漠保持了多久,贺兰勋退朝看着在等着自己的素宛时,他的心才算沉寂下来。

    “素宛,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日子,但是这段日子可不可以让我陪你一起医行天下。”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还我婉清,这是正正的我。”素宛微微一笑,如水一般。

    “婉清?”尽管贺兰勋有些不明,但是只要是她,他照做就好了。

    “我可以去看看凤惊华以及贺兰勋吗?不,勋,你在府中等我我去找新皇。”

    “我和你一起。”贺兰勋说道。

    “有些事情总要有一个头,让我亲自去,才能结束这个尾。”素宛笑着说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相信我相公。”

    “那我在宫外等你,娘子。”

    两人离的很近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眼睛中是对方的点点滴滴,从绝情到友情再到后来相许,像梦一般,会感觉不舍会让素宛感觉到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转身回头的一刹那,心脏竟然会痛会想哭。她是林素宛,也是夏婉清,从今以后她只想做回自己。

    现在是辰时,贺兰勋就在宫外,在等到巳时的时候他有些担心,却因为相信她而继续等待。

    宫内传出凤惊华惨叫声,以及着火的声音。

    贺兰勋再也忍不住,却见到素宛在火光中被面目全毁的凤惊华推入了回头。

    这似乎是一个噩梦,贺兰勋永远没有忘记当时素宛眸中的温柔以及无可奈何。东方苒也疯了似的跳入水中,还有这侍卫太监。

    诡异的没有踪影,犹如他们刚认识那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世界。

    贺兰勋吐了一口鲜血,晕死在地上。

    多年以后,东方苒的手段越来越狠辣,阴晴不定的脾气让朝城后悔之前的决定,登记后的皇上与之从前的皇帝,有过之无不及,一样阴狠,猜忌,贪色。

    有人猜想,是否是当时登记当晚出的那场事故,因为那两个绝色倾城的美人?

    不过一切都只是猜测,而这也是皇城内的禁话。

    贺兰勋身中奇毒寻找神医救治,奈何九三针也回天乏术,最后想到一法将贺兰勋埋入了青苔的土里,四周洒了狗血,鸡血以及羊血。

    他们说,吸收大地灵气,有着血护身,说不定可以救回这个云都城第一公子,可是更奇怪的是,第三天,这土里面的人就已经被挖走了。

    “相公,尝尝我的青汁,养人最好不过。”一个面色清秀的女子端着绿油油的汁水微笑的喂着躺在床上有些苍白的男子。

    “其实,给我喝这些,不如将你给我。”两人眸子透着深情,蜡烛映衬着如雪的肌肤犹如谪仙一般。

    “哎呦,妹妹我赶紧走,娘亲羞羞羞等不及。”两个小破孩捂着脸拉着妹妹关上房门。

    素宛,不,此时的夏婉清羞红了脸和着一个名为贺兰的男子相拥。

    一夜旖旎。(未完待续。)

    ps:  六月会出番外,解释现在的一切,亲爱的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