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寂寞先生 > 写在最后

写在最后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柠檬维C
    《寂寞先生》应该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写完的文,所以很高兴能够在这里甜甜地落幕。我知道,这篇文与网站上很多结构缜密文笔优美的文来说,它不算什么,甚至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缺点。柠檬在这里也接受各位的批评与建议。

    在写文过程中,谢谢大家能够陪柠檬走到全文结束,谢谢莞尔465402,Y.x140912,南南,B-a,BonBon炸弹人,角落的夜,还有粉丝榜上的所有读者(在这里就不一一举出了)曾有人留言说,一天下来看到这篇宠文,能忘记一天的烦恼,当时柠檬真是被感动了,原来这篇文是有价值的,能给大家带来快乐温暖,便是柠檬的初衷。

    柠檬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所以想说的都汇成一句感谢,感谢各位这一个多月的陪伴。

    ……

    下面,贴上新文《你笑我无药可救》简介以及第一章(结局HE)

    传言,傅太太发疯亲手杀了自己的丈夫,

    深夜飙车撞上山崖车毁人亡……

    “顾连城,你这些年来装得真是太好!”闺蜜发狠甩了她一巴掌离开。

    隔天,她就被警方带走,涉嫌谋杀。

    “换上它,一百万我帮你还!”傅墨哲勾起床上的情趣睡衣。

    “你要找鸡求安慰麻烦出去,老娘不奉陪!”顾连城朝他咆哮。

    “连城,这是夫妻义务!”他将她压在墙上,声音沙哑性感。

    在这场爱情角逐中,她始终保持清醒,清醒地看着自己越陷越深。

    当初恋强势归来,她淡定地递上离婚协议。

    “傅墨哲,离婚吧!”

    “顾连城,休想!”

    ……

    第1章新婚夜未眠

    简单大气的现代风客厅里,顾连城正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长T盘腿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同时双手还熟练地剥着橘子。看到好笑的地方,不禁放声大笑。

    倏然,屋外响起震耳欲聋的引擎声又迅速熄灭,随即大门打开,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慢慢地朝顾连城靠近。

    “给你,可甜了!”顾连城将刚刚剥好的橘子递了一囊到傅墨哲的嘴里。

    顾连城喜酸,但傅墨哲是一点酸都受不得,所以刚咬下一口,酸溜溜的汁水刺激味蕾引得傅墨哲直接吐了出来。

    “嘿嘿嘿……”看到他被酸得眉头都皱成了“川”字,顾连城掩嘴直偷笑。

    “小骗子!”傅墨哲一步上前将某个诡计得逞的女人抱起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我觉得这里会更甜。”

    冰凉的唇随着话音渐落覆上了那张樱红的小嘴,将她残留的笑意一并吞进口中。刚刚吃过橘子的她,口中还留有香甜的味道,更是让他痴醉。双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向衣服里探去,不由得一怔,她竟然连内衣裤都没穿。

    察觉到他动作的迟疑,顾连城双手环上他的脖子,直勾勾地盯着他,说不出的魅惑。“大灰狼,喜欢吗?”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傅墨哲早就因为她的主动而丢盔弃甲,惩罚性地在她俏挺的臀上捏了一把,随即就抱她上楼。

    长腿一踢,卧室门被踹开,傅墨哲将怀中的女人抛到床上,整个人压了下去……

    “嗯”顾连城翻了个身,绵长地呻吟了一声,长臂够到之处除了绵软的被子之外就是冰冷的空白。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起身,习以为常却还是有些气恼,随意地抓了抓凌乱不堪的头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又是一夜春梦!

    顾连城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老做这种梦!

    双手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些,可是梦里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时不时地浮现在脑海里,让她很是恼火。

    顾连城,清醒点吧!他怎么可能碰你!

    回忆乘着窗外的风夹带着一丝微凉逐渐定格在三个月前的那个夜晚,这个房间。

    她穿着婆婆侯丽华特地为她买的黑丝睡衣走出浴室,但是看到的却是傅墨哲站在窗口的背影。他安静地抽着烟,袅袅青烟将他笼罩在一个诡异的氛围里,衬得他更是冷漠。

    许是他也听到了她出浴室的动静,将烟蒂在烟灰缸里摁了两下,没有转身。

    “你应该知道,和你结婚全是我父母的要求。你也应该知道,我心里早已有人。所以,我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一场戏。思锦回国之时,便是我们离婚之日。”他的语气冷淡,终于在说完这些话之后转身,幽暗的眼眸在她身上定格不到一秒却又转移,很是冷淡。

    呵,她的婚姻时长竟然要靠另一个女人来维系。

    “离婚协议书在桌上,我已经签好字了。在离婚前这段日子,我们的关系除了家人知道外不会对外公开,我也不会碰你。所以离婚后,你还是可以清清白白地嫁给自己爱的人。”说罢,傅墨哲就迈开长腿往门口走去。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一直没有开口的顾连城终于艰涩地开了口。

    “这个房间留给你,我公司还有事。你不用等我,我睡公司。”傅墨哲的手停在门把上,回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顾连城以为他会对自己说些别的,却在他再次开口的时候心彻底凉了。

    “我想离婚条件应该很丰厚了,若是你觉得缺什么,可以告诉Linda。若是没有,离婚协议就放你身边,时间一到,签字就好。”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顾连城便听到房门一开一关,他毫无牵挂地离开了。

    屋外,车子发动引擎的声音刺痛了耳膜,顾连城赤着脚跑到阳台上,视线里却仅剩下车子疾驰而去的背影。

    庞大的无力感侵袭着每一个细胞,顾连城腿软地蜷缩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着膝盖,双目直直地盯着他离开的那个方向。

    我爱的人从来都是你,离婚后,你让我嫁给谁?

    我的条件只有一个,不要离婚,可你会答应吗?

    春末夏初的夜晚,气温早已高了好多,却还是感觉带着刺骨的凉意。

    突然一阵风吹过,窗帘缓缓地飘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飘落下来,恰巧落在顾连城的脚边。

    傅墨哲。

    三个字写得遒劲有力,就像他的为人一般自小就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

    可是,从他没有断续的比划中可以看出他对于逃离这场婚姻有多么果断、迫切。

    顾连城握着这张纸的手不禁紧了紧,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时终是忍不住流下了在眼中徘徊已久的泪水。

    回忆终是回忆,即便既成事实,但在离婚前这段期间内,她还是傅墨哲名正言顺的妻子,平平淡淡地过好每一天其实也不错。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的新婚丈夫这一走便是三月未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