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局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无锋剑
    一看到那棺材里摆成人形的内脏,我就知道他们打什么主意了。现在只能拼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刘皇那里肯定逃不过的,鬼夜叉和老太监都着过他的道,实在是邪门。那只能往戴笠身上找突破口。

    想到这,我忽然大吼一声,狠狠的朝戴笠扑去。双手前推,只求猝不及防把戴老板推开,下面就是寄希望于庭院外面没有守卫。可是万万没想到一碰到戴笠的胸口,立马发现不对。好硬,犹如钢板!咔,手腕巨疼,紧接着另一只手,居然一个照面就被戴笠把手的掰了。我大骇,从没听说过戴笠身手如此好啊。忍着疼痛,不管手怎么样了,脚踝一转,贴着戴笠左侧寻求突破。

    “嘿嘿,哪里跑!”戴笠动作快的不可思议,轻轻一闪,便如一道墙堵在我的突破口,胸膛一压,将我踉跄的顶了回去。刘皇在后面接应,拿出绳子一套,就把我制服了。这一刻,我面如死灰。

    不一会儿,我被押到了地下室,到处弥漫着浓浓的药水味。被绑在手术床上。

    戴笠和刘皇动手,和当日蔡灵毓、谢老三的做法一样。打算把我内脏替换成事先完成的超级内脏。戴笠脱光上身,胸口绝大部分都是钢板。我顿感不可思议。这样子居然还能活!

    “嘿嘿,马上我就能脱离这副硬邦邦的钢铁架子了。”戴笠狞笑。

    刘皇的动作极快,朝我肚子上一划,我感到肚子凉嗖嗖的,而后肠子被一阵捣鼓,有点恶心的反胃。戴笠在我手脖子,脚脖子,还有额头,打入针头,输送蓝色的液体,正是仅剩的邪神血液。而我原来的血液,正被慢慢的抽干。

    眼睁睁的看着内脏一个个的被摘除,出乎意料的是,我居然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马上眼睛里看到的东西都是蓝色的,虽然没有了内脏,但在邪神血的滋养下,细胞无比的强大,有一种被力量撑爆的感觉。

    我浑身一抖,希望凭借这股力量挣脱束缚,可是失望了。这股力量,我居然无法掌握,感觉不是自己的,虽然在体内流淌,但它在改造我的*,在此之前并不为我所用。

    刘皇把棺材里的内脏一个一个的给我替换上去。隔断的切口,奇迹般的愈合在一起,仿佛本来就是一体。要是医学人员在此,非惊吓的疯狂。

    如此地狱般的经历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所有内脏均替换完毕。

    戴笠嘿嘿一笑:“就差最后一个了。”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大惊,他要换脑!而且换的是戴笠的脑。

    “大脑没了,我就是真真切切的换了一个人。”我不知所措起来。心里不停的呼喊鬼夜叉,只有他现在能来救我。虽然这奇迹发生的概率实在太低了。

    刘皇和戴笠可不管。

    戴笠躺在另一张手术床上,刘皇拿斧子敲开他的头颅,把大脑扣了出来,期间戴笠发出一声闷响,旋即就不说话了,大脑离体,这具*也就失去了价值。我发现他大脑里流淌的也是邪神的蓝色血液。看来戴笠早就对自己身体做了手脚。

    将戴笠大脑放到一个盆里,刘皇残忍的笑了起来,扫视了一番我的身体,啧啧嘴:“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类躯体。”欣赏了几分钟,吸了口气,高高举起斧头,瞄准我的天灵盖,随时准备落下。

    这一刻,我闭上了眼睛。反而平静了下来。等待死亡的降临。反正没有痛苦,也算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吧。

    噗。

    我失去了意思。

    “这是哪里?”我喃喃自语,眼前一片白光,四周茫茫然。一个散发着奇异光泽的虚影缓缓的走到我面前。是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神态之高洁,俨然是看透了一切的存在。

    “你就是那个……我?”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我释然,问道:“我死了吗?”

    “这里是你的意识海,不存在于物质世界。我已经把时间凝固在斧头劈砍的前一瞬,呵呵,我不会让你死的。我”慢条斯理的说道,声音和我一样,但空明的多。

    “那我该怎么做?”我又问,在真我面前,我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感觉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想来也是,对面的“我”存活了数千年,他掌握的知识远不是我能想象的。

    “让我提前觉醒,你就能活。可是你原有的意识也会慢慢消失,融合到我的主流意识中。”只听“我”慢慢说来,异样的看了我一眼:“这样一来,你可能不再是原来的你。”

    “也就是说,我会变成你的一部分。”我眉头一皱,“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一旦与他融合,我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死了。一个没有了自主意识的存在,和死了没有太大区别。哪怕还能保留部分的情感。

    过了良久,我思考的更久,脑海里回忆着出生以来的所有记忆,贪婪的回忆着,不放过每一个细节。闭目了一会,眼角泛起泪光,微微摇了摇头,忽然嘴角一弯,笑了起来,自认为这是最类似鬼夜叉那标志性的玩世不恭的笑容的一次。

    我淡淡道:“来吧。”

    “我”不带感情的点了点头,慢慢挪动脚步朝我走来,待来到我面对面不到十公分的时候,我看到“我”表情动了一下,两个我凝视着,然后“我”往前一步,我只感到身子一抽,两个我在这一刻融合在了一起。

    ……

    刘皇挥舞斧子眼看就要破开我头颅,忽的,无数道耀眼的白光从我身上射出。刘皇脸色大变,看不清任何东西,不过他心性老辣,手上动作却不停,一斧子下去居然劈空了。斧子深深的卡在手术床上。

    “咦!”他顿感不妙,待白光散去,我双足离地,漂浮在他面前。

    “你……”刘皇大惊失色,连连后退。马上从怀里掏出铃铛,叮铃铃……死命的摇。

    我嘴角一弯,不为所动。

    刘皇又拔出一柄桃木剑,贴了一张鬼画符,顺势一挥,顿时鬼哭狼嚎,阴风大作。无数厉鬼虚影朝我飞来。刘皇还担心,又从腰间的一个锦囊袋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替身人偶,贴在胸口。

    “米粒之光。”我手指头一弹。嗖,所有阴风和不干净的东西,顷刻间烟消云散。同时指尖飞出一道白光,利剑般刺穿刘皇的眉心。刘皇手里的替身人偶燃烧了起来,他大叫一声:“啊,我怎么也……”只见他脚底开始燃烧,痛苦的,慢慢烧成了骨灰。

    处理完这个小货色,我再次手指一弹,戴笠的肉身连带他的大脑也烧成了灰烬。

    “这个污秽之地,就不要留存在世上了。”我说了一句。把这地下室连带着戴笠的豪华住宅,一并一把火烧了。

    随后三个月里,潜龙部队的余孽被一个个处理干净。

    再一个月后,我回到了长白山。

    三年后,美国东海岸的一个小城,臣臣穿着典雅,恬适的走在林荫小道上。她胸口挂在一条晶莹剔透的心形石头做成的项链。边上走过陌生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个东方来的美丽姑娘。因为这个姑娘正在和心形石头说着话。

    “你这坏人,还要三年才能孕育出新的*。要我等到三十啊!”臣臣抱怨道,这早就她不是第一次这么抱怨了。

    臣臣心底里响起我的回答:“呵呵,那个真我一回到孕育之地就把这一世的记忆,连同未消化的我的意识,一同封存在这块石头里。而这么做的前提,就是真我提前终结了自己的生命。真我牺牲了几十年自由行走人间的权利,换回了我接下来的寿命。按照真我的话说,他断断续续活了几千年,不建议少活几十年。接下来,我只要等孕育之地把天生玉婴培养出来,就能借此复活了。”

    臣臣脸一红,气呼呼道:“可那时候你也不过是一个小屁孩,还要我把屎把尿的拉扯你长大!”

    我也感觉不好意思:“嘿嘿,我会尽量控制住的。”

    臣臣直哼哼,不过她最担心的是到时候自己红颜老去,我会变心。这倒是她多此一举了,我这一辈子就认定这一个女人了,怎么会变。而且为了消除她这一份顾虑,真我毕竟游荡人间数千年,得到了一枚上古时期的驻颜丹,臣臣付下后,恐怕一辈子都是二十多岁的模样了。

    臣臣和变成石头的我想谈了很久,不去想烦心事,倒也又是打情骂俏。

    这个时候,一老一少两个人走来。身着皂色唐装,带着一副大黑墨镜,鹤发童颜的世外高人模样,正是地王爷,老太监。而他边上那个玩世不恭,面带笑容的,不是鬼夜叉还能是谁。

    他们对臣臣脖子上的石头道:“东子,咱们和北美的黑道接了头,他们的大佬是大陆过去的扛把子,和尸老认识。”

    “有屁快放!”我用意念在他们心里传话,当然是没好气的,哼,打扰我和臣臣的二人时光。

    “嘿嘿嘿,他们偶然间发现了一处印第安人的圣地,想不到吧,嘿嘿,他们怀疑里面有外星人的飞船!啧啧,千载难逢啊,要不要咱们去干一票大的?”

    两人还没说完,我大吼:“滚,老子再也不碰这种鬼东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