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浅浅遇,深深缠 > 完结篇

完结篇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初城
    阮景遇很快就赶来了医院,看见夏缠的那一瞬间,用力的将她拥紧在怀中而且是越来越紧的拥抱,仿佛要把她镶嵌到自己的骨髓当中。他真的再也承受不了一点一点的担惊受怕了,才短短一天时间,他就宛如在地狱里游走了好几遭。

    夏缠这会惊恐慌乱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了。只剩下漫无边际的担心。她安静的偎依在男人的怀中,任由他抱着。感受着他的热度和温度,没说话,却是两人之间最大的默契。

    阮景遇一直搂着她,看见她安好便已经宛如世界安定一般足够了。

    抢救室里面的灯一直亮着,抢救工作一直在紧张的进行着。不断有护士拿出各种手术单出来给病人家属签字,都是左翼签的字。他的手臂一直都在颤抖,签出的名字已经歪歪扭扭的看不见本来轮廓了,他什么都不说,只签字。

    左娜从大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中看出了毁天灭地班的紧张和颤抖,却没有愧疚。对,没错,大哥眼里只有紧张和慌乱。

    手术一直进行到凌晨四点,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当一脸疲惫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众人围了上去。

    医生疲惫不堪的摘下口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正是因为叹的这口气让大家的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居然没人敢开口询问简爱的情况,好似一开口就会得到噩耗一般,气氛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

    终于,还是左翼问了出来,“她怎么样了?”

    医生看着他,又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暂时是没有什么危险了,经过我们的全力抢救,伤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大家都提着呼吸,紧张的等着医生下面的话。果然,医生又道,“只不过,现在情况有点不乐观啊。伤者的大腿外侧被连射了两颗子弹,虽然现在子弹已经清楚了。可是子弹还是造成了伤者腿部粉碎性的骨折。最笼统的来说,就是伤者已经能不能重新站起来还是个未知数。也许靠着自身的努力和医学的治疗能站起来,又也许再也无法站立。这都不好说”

    夏缠哇啦一下子哭了出来,“这这可怎么办?小爱才24岁啊,她还那么年轻呢。怎么能残疾呢?”

    左翼的身子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一下子瘫倚在墙壁上面,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一个星期后,简爱终于醒了。她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眨巴着眼睛,环视病房。她首先看见的就是夏缠的面孔,还有她熟悉的笑容,“小爱你终于醒来了?”

    简爱也努力的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恩…”

    夏缠激动的笑着,“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啊?”

    简爱看着她,半响才费力的挤出一句话,“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夏缠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脸,“傻丫头,你傻不傻,整天说傻话”

    简爱又眨了眨眼睛,发现病房里面只有夏缠和左娜时,眼底闪过一抹失落。嘴角自嘲的勾起,经历了这样一场生死浩劫,却让她明白了她早已爱左翼深入骨髓了。要怎么忘才能忘记?要怎么放才能放下?这会看不见他,心里好难受。

    夏缠和左娜相视一笑,都读懂了她眼里的失落。

    夏缠忙安慰道,“小爱。你看见我们很失落是不是啊?你先别忙着失落哈,人家左翼可是不眠不休的守着你。我跟左娜见他实在太累了,才逼着他到隔壁的外间去休息一会。”

    正说话间,左翼便推门一头撞了进来。虽然他被逼着去外间休息,可是神经一直高度紧张的他,听见简爱的声音,反弹似得坐起来,直奔到病房里间。

    当他看见简爱睁开的眼眸,顿时有一种激动的情绪燃起,抓着她的手,“小爱,你终于醒了?腿上的伤口是不是特别疼?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东西?”

    他紧张的有些语无伦次,各种关心都涌过来。

    简爱有些错愕的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记忆当中左翼从来没有对她如此热情过?

    可是掌心里传来的温热体温。让她慢慢的相信真的是左翼在拉着她的手,她张了张唇瓣,费力的道,“不疼”

    左翼情不自禁的俯身,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傻丫头,你究竟是有多傻?子弹你也不怕?就那么往上冲?”

    刚清醒的简爱似乎没有考虑到其他的因素,只是随心的回答,“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子弹落在你身上”

    左翼眸底满是动容,紧紧的拉着她的手,由衷的道,“谢谢!小小爱真的谢谢你”

    简爱苍白的脸颊上浮现一抹笑容,看着他喃喃的摇头。

    夏缠和左娜又相视一笑,突然她们两人有点电灯泡的味道了,就在两人想要找借口撤退的时候,听到简爱诧异的惊叫道,“怎么?怎么回事?我的腿怎么动不了?怎么我怎么一点知觉都没有?”

    大家顿时又感觉气氛凝重起来,不知道应不应该跟她说实话。

    简爱是个聪明的女孩,从大家那有些躲闪的眸光中,顿时读懂了一种气息。她呆滞了几秒后,突然冷静的问,“我的腿是不是残废了?”

    大家都沉默,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更加不敢把真相告诉她。

    简爱顺手拉着左翼的手,叹息了一声,认真的问,“是不是我的腿残疾了?没关系,你告诉我,我可以接受的。你告诉我实情吧,不然我找医生来问问情况。”说着她就要按呼叫铃。

    左翼一把按住她的手,无奈的叹息一声,如实道,“医生说你的腿粉碎性骨折,情况有些不乐观。不过没关系的,只要你坚强勇敢点,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的。”

    夏缠也连忙安慰道,“是啊,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的,我听左翼说他已经联系了美国的专家团队过来来为你再做一次详细检查。所以,小爱不要伤心,你一定会好的。”

    简爱眸光颤抖了几下,手指下意识的用力拽紧床单,良久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放心吧即使真的治不好成了残疾人我也会坚强勇敢的。我的母亲也是残疾人,可她一直坚强勇敢的活着。她知道我们需要她,所以我的父母也需要我,我有什么理由不坚强?”也许是从小就跟残疾体弱的母亲相处,所以她对残疾没那么多的恐慌。反倒是比正常人,更平静的接受些。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左翼更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安慰道,“放心,一定会好的。”

    之后,左翼每天都亲力亲为的照顾简爱,起初简爱是拒绝的。她说她救左翼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不是想要他感恩图报的。

    左翼坚持要照顾她,不管她怎么赶都不理她,在她赶的急的时候,只坚定的回道,“我照顾你也是下意识的反应,也不需要你感恩图报。我只想要好好照顾你。”

    简爱无奈,而且她的心一天一天在左翼的温情照顾下沦陷了。

    后面,夏缠和左娜都来劝她,不要再赶走左翼,就让左翼照顾着吧。

    左翼这个公子哥长这么大都没这么用心的学着去照顾人,这次就当是给他一个机会好好的实践了。

    罢了,简爱不再赶他走了。

    后面有美国来的医疗专家在为简爱做了详细的会诊之后,给出了一个比较乐观的回复,说是简爱的腿是可以站立起来的。只是这边的医疗水平没美国先进,建议最好转院去美国治疗。

    这让左翼非常开心,当即决定下星期陪简爱去美国治疗。

    简爱自己也看见了希望,只是还是隐隐的有些不安,她放心不下自己的父母。

    夏缠忙安慰她,“小爱,你放心去美国治疗。你的父母我会帮你照顾的,你乖乖的把腿治好。”

    简爱终是点头,感激的看着缠缠,“谢谢你,缠缠。谢谢你一直都把我当好朋友,谢谢你一直对我的照顾,也谢谢你知道我曾经的背叛却没有责怪我。谢谢你的宽容和善良,我这辈子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值了。”

    在左翼和简爱收拾好行李,去美国的那一天,在登机口。夏缠和左娜为他们送行,左娜先是将左翼拉到了一边,悄悄的塞给他一个信封。

    之后,又低头在简爱耳畔低语叮咛,“小爱,我知道你一直都放不下我大哥。也知道你已经爱他爱的不可自拔了,所以这次的美国之行,你一定要把握机会。朝夕相伴,是很容易日久生情的。而且我刚才已经帮了你一把了,一定要好好把握!”

    简爱有些茫然的眨眼,同时又有些羞涩。

    左娜故作神秘,“以后你会具体明白的。”

    等到左翼和躺在担架上的简爱上了飞机之后,夏缠 不免有些好奇的询问,“你刚才跟简爱说的什么?那么神秘?”

    左娜眨了眨眼睛,然后低头在夏缠的耳畔神秘的说出了四年前,夏缠被她下药那天,其实简爱也失身了。而且简爱是把完整的自己交给了左翼,她也是最近回左家别墅收拾待嫁行李的时候,偶然翻到了曾经的那只盘,无意中打开才知道那里面记录的是简爱把自己交给左翼的过程。

    刚才她把盘给了左翼,也在鼓励简爱了,希望他们真的能走到一起。简爱是个好姑娘,而她大哥那样的男人就需要简爱这样的好姑娘来拯救。

    夏缠听完了之后,微微震惊。随即回想起四年前,她失身后回到学校见到简爱的时候,感觉到了简爱的不对劲。这会才知道原来小爱在那天也失身了,而且对象是左翼。这个小爱看来爱的真的很深

    监狱那边传来了消息,南宫雪儿因为曾经怀孕流产的关系,被判了无期徒刑。听到这个审判结果的时候,她没有哀嚎,也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大哭大闹,而是很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那双眸子灰暗的一塌糊涂

    她知道自己的人生真完了,而她的养父母再也没来看过她。下半生,她都要在这种绝望中抑郁而过了。

    ak被判了死刑,在执行之前,他喃喃的喊出,“南宫”

    南宫雪儿从狱警的口中得知了ak被执行了死刑,连续多日来的绝望之下,她终于再次流下了泪水,喃喃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沈耀祖因为越狱,已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再加上对夏缠和简爱等人的蓄意伤害。他的人生很快就划上了句点,他在临死之前给阮沐羽留下了一封信,心里面只有一句话沐羽,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爱你!

    这封信转交到阮家,阮定天看了什么都没说,只是沉声叹息。以女余划。

    夏缠明知道姑姑看不懂了,却还是把信拿给姑姑,并且在她耳畔一遍一遍的读给她听。有时候,她会觉得其实姑姑这样也好。这样整天傻乐着,避免了那些伤害和痛楚。比如此刻,如果清醒状态夏的她看见这封信该有多痛?可这会姑姑却还是平静而麻木的玩着自己的玩具

    一个月后,简爱和左翼在美国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经过手术之后,简爱的大腿已经有了知觉了。医生说恢复的很好,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简爱很快就能站立起来试着锻炼走路。并且她还打来了越洋电话,说跟左翼之间有了新的突破。原来,左翼看了左娜给他的盘之后,震惊了。震惊之余,他开始重新审视简爱。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以前的他真的太不了解简爱了。只看见了表面文文弱弱的简爱,却没有看见她骨子的坚强和勇敢。他越是关注,越觉得以前的资金很过分的糟蹋了简爱的感情。越是关注,他越是被吸引。

    终于,他向简爱认真道歉,并且坦白了他已经知道四年前那晚上的事情,他希望简爱跟他能重新开始。他说以后会好好珍惜简爱的,很多东西都是等到失去之后才懂珍惜的。他也是在分手之后,才知道原来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那条尾巴不见了,感觉很是不爽。

    而简爱本来就放不下他,很快就被他的改变和细心所感动了。也答应两人重新开始了

    收到简爱反馈回来的消息,夏缠欣喜若狂。只是高兴之余,情绪感染了肚子里的小宝宝,她开始有了妊娠反应,吐的有些厉害。最近经常被宝宝折腾的吃不下,睡不着,每每阮景遇都很心疼。夏缠却觉得这样的折腾 ,却是甜蜜也是温情的。

    婚礼的日子到了,婚礼的场地选在普罗旺斯。

    六月中旬,正是花开的最好的时间。薰衣草花田中,是一片醉人的淡随风摇曳的薰衣草随风摇曳,淡淡的浅慢慢的变成深,让人顿觉美不胜收。

    左娜和阮景瑞对于在这么美的地方举办婚礼是完全没有任何意见的,他们刚抵达这座庄园的时候,就已经被这里的美轮美奂给震撼到了。

    阮景瑞挑眉,还淡淡的夸赞了一句,“阮景遇这小子还真有点浪漫细胞。”

    左娜无语的看着他,“反正是你学习的好榜样。”

    阮景瑞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胸有成竹的道,“我不用学。”

    左娜沉浸在薰衣草的海洋当中,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深意。

    而阮景遇最别出心裁的设计是将婚礼定在了晚间,这场婚礼的主题便是星空下的婚礼。

    晚上八点,婚礼准备就绪。

    两对新人邀请的宾客们也都提前来到婚礼场地,等着向这两对新人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南宫涛和米熙来了,阮定天来了,衡妈来了,叶璇也来了,淩婉苏也来了,还带来了她的男朋友晋伟。对于他们两人能走到一起,夏缠一点也不意外,她笑容款款的祝福他们,还在淩婉苏耳畔小声的揶揄道,“等一下扔手捧花,就扔给你。你把握机会”

    淩婉苏被逗的羞羞哒,看着身边的晋伟眸底满是幸福。

    左家爸爸和左家妈妈也来了,在售楼部工作的那帮女同事们也被专机接来了

    而没能来参加婚礼的人都发来了短信或是电话,远在法国的蓝雅发来了祝福短信。远在美国的简爱和左翼也发来了祝福短信,就连已经回到曼彻斯顿的展鹏飞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也发来了短信,只有简单的四个字,“请你幸福!”

    夏缠看了之后,默然了,良久回到,“展哥哥,谢谢,我一定会幸福!”

    展鹏飞看了信息之后,将手机放到一边,然后冲着楼下正在忙碌的丁美云叫了一声,“妈,帮我泡一杯茶。”

    丁美云立刻应道,“好的。”

    这段时间,展鹏飞和母亲的关系已经越来越融洽了。经历了袁小西的死亡之后,他懂得了宽容和珍惜。宽容丁美云曾经的过错,珍惜以后的相处时光。丁美云要来英国看他,他也答应了。她要帮他做饭洗衣服,他也都不再拒绝了,只要她开心就好。偶尔,他会故意让母亲帮忙泡茶啊,擦一下书桌,做点他爱吃的菜啊。他只想让丁美云开心起来,让她明白儿子还需要她,让她有一种满足感。

    任子齐跟蓝雅提出分手支护,给了她一大笔补偿。然后只身飞往曼彻斯顿,祈求丁美云的原谅。起初丁美云是很冷漠的,后来也被他的诚挚给打动了。再加上展鹏飞的劝说,她也释怀了,不想再去计较以前了。说到底,还是因为她爱着任子齐。

    而任子齐因为丁美云的原谅,也大度的接受了展鹏飞的存在,在曼彻斯顿度假的时光跟展鹏飞相处的还挺好的。

    这边的婚礼正拉开了帷幕

    当夏缠和左娜分别换上美轮美奂的洁白婚纱,由南宫涛和左家爸爸分别挽着,踩着红地毯,走向两名身材同样高大修长的男人。

    正黑色西装包裹着两名男人,同样是毫无褶皱的裤腿便可以看出两人完美的腿型,两人魅惑的面孔同样是充斥着期待和激动。

    夏缠露肩款的婚纱,将她忖托的宛如一个高贵又精致的小公主,脸颊上浮现着甜蜜的笑容,款款的走向对面的男人。

    左娜是单肩款的婚纱,忖的她柔媚又端庄。她挽着左家爸爸的胳膊,一步一步的走向爱了四年,追了四年的大叔。她眉眼含笑,期待而又幸福。

    南宫涛把夏缠的小手交到阮景遇掌心的时候,哽咽着叮嘱道,“祝福你们!一定要幸福!”

    左家爸爸颤抖着手臂把女儿的小手交到对面男人手上,然后说了一句,“常回家看看!”

    婚礼在一片热烈的掌声走迎接了高ha,两对新人相互交换了戒指之后,便感动的拥吻在一起。

    之后,便是婚礼上特设的新郎献惊喜环节,阮景遇执着夏缠的小手,一步一步的带领她走到那架钢琴边,让她坐在他身边,然后他长指在钢琴键上面娴熟的轻奏着,一曲《梦中的婚礼》回荡在整个庄园中。

    台下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和惊呼声

    夏缠感动的泪如雨下,她知道男人不会弹钢琴,这首曲子肯定是为了她新学的。她怎么能不感动?他深情的眸子,款款的眼神,还有浓浓的爱意与呵护,将她幸福的包围着

    阮景瑞准备的惊喜让左娜很是期待,她也一直在问,“到底什么惊喜?你透露一下?好不好?”

    阮景瑞就是酷酷的不理她,直到约定的时间到了,婚礼上突然涌出了一支乐队,对着他们唱了一首《sar》

    一首超欢乐的歌,带动了婚礼的气氛,大家都欢乐的跟着节奏舞动了起来。

    左娜感动的捂着唇惊叫出来,“!是我最喜欢的乐队!美国飞乐团!天啊!阮景瑞你是怎么做到的?”

    阮景瑞只是拥紧她,淡淡的来了一句,“只此一次破例,以后只能崇拜我!!!”他知道她喜欢这支乐团,所以策划了这个惊喜。让这支乐团特地到现场来祝福他们

    左娜感动的偎依在他的怀中,哽咽道,“大叔!你好霸道!不过我喜欢你的霸道”

    最后扔手捧花的环节到了,接到手捧花的居然真的是淩婉苏。是夏缠扔给她的,她还对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淩婉苏也笑着了

    左娜的手捧花扔出去后,接到的居然是衡妈。大家纷纷起哄,衡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面对大家的祝福,夏缠和左娜两人连连的回道,“‘谢谢大家,谢谢!希望所有的人都可以得到幸福,并且守护自己的幸福!”

    唯美的夜空中,两对新人紧紧相拥,眸光相对,都能从彼此的眸底感受到炙热的迷恋和款款的深情,耳畔边上不断有掌声响起来。

    星空下的婚礼,彼此就是那颗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星。彼此的一个眼神,都能媲美星光

    幸福在彼此的眼中和心中,他们的幸福会一直蔓延,一直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