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阴魂缠身 > 相拥无语

相拥无语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马言亭主
    看着吴老二痛不欲生的表情,我恍然大悟,“我不怪你!”

    吴老二猛地将匕首拔了出来,朝着一旁的王瘸子冲了过去。我捂着鲜血直流的伤口,大喊:“快走!”

    王瘸子回头看了我一眼。紧接着被吴老二刺中了心脏。王瘸子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吴老二,“老二,你!”

    我痛苦的大喊了一声,我绝没有想到,吴老二会对自己下杀手,更加没想到的是,自己对王瘸子的死,丝毫没有办法!

    吴老二贴在王瘸子的耳边,嘟囔了几句话。随即王瘸子便直直的倒了下去,看着吴老二手中的匕首,我双眼血红。脑袋嗡的一声,好像就快要炸了似的。

    王瘸子静静的躺在地上,脑袋无力的垂了下去。吴老二大喊了一声,朝着犁头儿冲了过去。

    犁头儿常年穿梭于深山老林,不可能像王瘸子这样不堪一击。只见犁头儿伸出双手,夺过了吴老二手中的匕首,“吴老二,你疯了!”

    吴老二大吼了一声。随即被犁头儿踹到了一旁。

    我捂着自己小腹的伤口,却发现伤口处,仅仅只有一点血迹。而且血迹已经干涸!

    我掀开衣服看去,只见自己的伤口并不深,而且伤口上还有一些白色粉末!

    看到白色粉末,我心里咯噔一下,“伤口有毒!”

    就在这时,陈三突然滚到了我身旁。看着口吐鲜血的陈三,我攥紧了拳头,朝着常化风冲了过去。

    此时的常化风,正被白戎和尚姓老者纠缠着。无暇顾及其他。见状,我手中的令牌,狠狠地朝着常化风刺了过去,就在令牌快要刺中常化风时,吴亮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臂。

    看着自己面前的吴亮,我大喊了一声,随即跟吴亮扭打在了一起。

    几个交锋下来,我身上已经出现了许多刀伤,而吴亮却安然无恙。一旁的陈三见状,大喊了一声,“接着!”

    看着陈三抛向自己的玉佩,我心中一喜,纵身一跃接过了玉佩,紧接着一口鲜血,吐在了玉佩上面。

    秦姬辇怒目圆睁的看着吴亮,冷哼了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铁棍,朝着吴亮劈了过去。

    吴亮虽然恢复了人形,但归根结底它还是血尸。虽然秦姬辇是古代的战将,但在强大的力量面前,秦姬辇还是处在了下风。

    常化风面对白戎两人的合力进攻,显得有些不支,只见它仰天大吼了一声。

    一阵黑烟过后,常化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清秀的面容,此刻已经不复存在了。

    两只巨大的犄角,从常化风的头骨出长了出来。常化风的身形瞬间大了一圈,身上也长出了一些红色的鳞片。

    白戎见状大叫了一声不好,随即快速向后跑了过去。尚姓老者触不及防,被常化风抓住了脖子。

    常化风看着尚姓老者冷笑了一声,随即将他丢到了一旁。

    就在这时,尚然突然从门口走了进来。看着角落里的尚姓老者,尚然失声痛哭,“常化风,你不是答应我不伤害我爷爷的吗?”

    常化风看了尚然一眼,大吼:“蠢女人,我只不过是想采阴补阳罢了。滚!”

    巨大的声音,震的我耳朵只响。

    就在这时,我腰间的玉佩开始颤抖了起来。常化风好像察觉出了身后,两只血红色的大眼,死死地盯着我。

    紧接着,我腰间的令牌飞了出去,令牌落到了一旁的王瘸子身上。

    一团青色的浓烟,瞬间便将王瘸子包裹了起来。青烟散去后,原本已经身死的王瘸子,竟然站了起来。

    就在我想要上前,将王瘸子拉回来时。我却发现,王瘸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傲气,一双深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常化风。

    常化风面露狐疑的看着王瘸子,说:“董俊?”

    董俊看着常化风,说:“常化风,当年你将我的尸身毁坏。使我永世不得超生,我等了三百年。等的就是今天!”

    常化风用力敲了一下地面,随即朝着董俊冲了过去。

    面对常化风那进两米高的躯体,董俊丝毫不惧。两人硬硬的扭打在了一起,一旁正在打斗的众人,此时全都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人。

    常化风拳拳如风,快速的朝着董俊击打了过去。而董俊闪转腾挪,非常巧妙的避开了常化风的攻击。

    见常化风无暇顾及,我急忙跑到了叶兰面前。将她跑了起来,此刻的叶兰面如土灰,呼吸非常急促。

    叶兰静静地看着我,一头塞进了我的怀里,“陈亭!”

    我紧紧地搂着叶兰,看着她娇弱的样子,我心中非常气愤,但却有无能为力。

    叶兰整了整秀发,说:“我好看吗?”

    我强忍着心中的悲愤,连连点头,“好看,好看!”

    叶兰轻笑了一声,“这件嫁衣,我是为你穿的。”

    就在这时,我只感觉背后一冷。回头看去,只见吴亮正站在我身后,他手中的那把鬼头大刀,已经朝着我劈了过来。

    我紧紧地搂住了叶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就在我准备闭眼等死的时候,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从我耳边传了过来。

    睁开眼睛,只见一条大铁棍正横在我面前,为我挡住了飞驰而来的钢刀。

    吴亮看了秦姬辇一眼,“你找死!”

    说着,吴亮大吼了一声。身上的皮肉完全脱落了下来,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不知是收到了董俊散发的鬼气的影响,秦姬辇的身体竟然涨大了一倍。一根如龙驰飞舞的镔铁棍,打的吴亮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吴亮被打的连连后退,急忙喊道:“外公救我!”

    听到吴亮的呼喊,黄三快速朝着秦姬辇冲了过来。秦姬辇爆喝了一声,一脚将吴亮踹到了一旁。

    黄三看着倒地不起的吴亮,显得有些愤怒,跟秦姬辇打了起来。

    看着在地上不停挣扎的吴亮,我心中百感万千,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吴亮面前,手中的令牌狠狠的刺进了它的小腹当中。

    吴亮绝望的叫了一声,身上的鳞片开始快速的脱落了下来。

    黄三看到吴亮被我击中,明显一愣。随即被秦姬辇打中了后背,整个人全都飞了出去。

    正在跟董俊打斗着的常化风,见黄三收到重创,虚晃一枪,朝着黄三飞了过去。

    董俊静静地看着常化风,任由它离开了自己的攻击范围。

    白戎看着董俊,问:“为什么不追?”

    董俊微微笑了一声,“中央戊己土!”

    随着道家箴言响起,常化风突然停了下来。它捂着心脏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董俊,“箴言!”

    董俊冷哼了一声,“事情已经了结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去办吧。秦姬辇我们走!”

    秦姬辇看了我一眼,随即化作一道青烟,朝着远方飞了过去。

    紧接着,王瘸子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刚刚的活力!

    常化风捂着自己的心口,对着一旁的海娃说:“儿子,过来。”

    看着他慈祥的面容,我心中微微一动。毕竟它才是海娃的亲生父亲!

    海娃警觉的向后退了几步,摇了摇头,“我不!”

    白戎等一干人等,迅速将常化风围了起来,白戎眼含杀意的说:“常化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常化风轻笑了一声,问:“为了他,你们竟然要杀我?别忘了我们都是野仙啊!”

    尚姓老者看着常化风,冷哼了一声,“五十年来,总堂口已经遍布了你常家的实力。我们四家完全是你的附属,你应该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吧!”

    常化风听到尚姓老者的话,冷笑了一声,“小子,看到了没有。他们不是再帮你,而是为了它们自己!别以为我死了,你们就能进入黄肠题凑。现在董俊已经复活了,古墓你们已经不可能在进去了!”

    白戎听到常化风的话,皱了一下眉头,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黄三趴在吴亮的尸体上,嚎啕大哭,“孙儿,孙儿!”

    犁头儿走到了黄三面前,将他扶了起来,“三哥,回头吧!”扔亩节血。

    黄三看着犁头儿,静静地说道:“我孙儿它是无辜的,要不是董陵店的人挖坟掘墓。我女婿根本就不会死!”

    众人纷纷取出了自己的武器,准备一哄而上,将常化风剁为肉泥!

    而海娃的一番话,无疑是压倒常化风的最后一根稻草。

    海娃捡起地上的酒瓶,狠狠地朝着常化风丢了过去,“坏人,我要杀了你!你根本不配做我的父亲,你快死好了!”

    常化风在被酒瓶碰触到后,身体直直的到在了原地。随即便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任谁都能看出来,常化风的死并不是酒瓶造成的。而是它心里那唯一的希望,被海娃的一番话所浇灭了!

    常化风死后,众人渐渐散去了,只留下了一堆断壁残垣。

    犁头儿缓缓地走到了我面前,说:“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

    我看着一旁王瘸子的尸体,心中非常难受。可就在这时,王瘸子突然坐了起来。

    他一瘸一拐的走到我面前,笑着我,“老头儿给我算的褂终于灵验了,我变成瘸子了!”

    看着王瘸子近乎干枯了的右腿,我心中悲喜交加。

    我走到王瘸子面前,说:“大爷,你没受伤?”

    “常化风那董陵店的吴家人要挟老二,他这才不做做样子。如果他真要杀你,你觉得你现在还可能跟我说话吗?”

    听到王瘸子的话,我看了一眼吴老二的尸体。心中一阵非常难受。

    在自己心中,已经将这个有些逗比的胖子,当做了自己的好兄弟。如果换成我,我也会跟他一样的!

    就在这时,叶兰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看着叶兰痛苦的表情,我急忙冲了上去。

    只见叶兰此刻竟然衰老了许多,而且脸上竟然长出了许多黑斑!

    我看着一旁的陈三问:“怎么回事!”

    犁头儿点燃了一颗香烟,说:“她中蛊了!”

    叶兰眼含热泪的看着我,说:“或许我们相遇本身就是一件极为荒唐的事情吧!”

    我讲叶兰抱在了怀里,心中百感万千。

    我看着犁头儿,问:“有没有可以恢复的办法?”

    犁头儿和王瘸子对视了一眼,说:“有!”

    说完,我只觉得脑袋一沉,随即便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我躺在董陵店学校的教师中,一群小孩儿正站在我身旁。

    唯独一个独眼小孩,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我看着海娃,慌忙的问:“你妈呢?”

    海娃坏笑了一声,“着什么急!”

    说完,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

    叶兰跟我们在学校第一次相遇时一样,穿着一声休闲装,一头长长的秀发,扎成了一条马尾辫。

    叶兰静静地看着我,伸出双手说:“你好,我叫叶兰!”

    我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把将叶兰揽在了怀里。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经是十年之后了。

    “陈亭,过来吃饭。”

    “爸,你倒是快点啊。”

    “都怪你王爷爷,他竟然没有跟我说。救你妈还得费条腿,哎。你老子我,现在也是瘸子喽。”

    “好啊,你后悔啦?”

    “没有,没有。哪能啊。”

    “海生啊,吃完让你海娃哥把你送到戏校。过几天我们去看你。”

    事情过去后,我和叶兰母子搬到了城里。

    不久之前,我穿着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了董陵店,跟王瘸子几人照了一张全家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