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双胞老婆太给力 > 第533章 大结局(完)

第533章 大结局(完)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端木初初
    刚踏上台阶,龙心蓓就冲了出来,挡住了容澈的去路。

    “等等,悠悠是答应留下来了,但是你得表示表示,不能只是嘴上说的好听,光说不练。”龙心蓓很神气,双手抱在胸前,一只腿抬起来搭在门的另一边,得得的晃动着。

    表示?哼,龙心蓓,今天你跟我作对够多了,看在秦悠悠的面子上,我今天不收拾你,可是明天,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你说我该怎么表示?”容澈站住脚,无奈的笑笑。

    “也简单,你抱着悠悠和孩子们,绕着你这些玫瑰花三圈,我们就承认你的真心了。大家说我的主意好不好?!”最后一句,龙心蓓几乎是喊着向众人问。

    这样的局面龙家人已经看过一次了,在他们的那次盛世婚礼上,容澈已经做了一次,只是这次多了一个宝宝而已。

    但是,沈家的人是没看到的,此时有了这个提议,立刻欢欣鼓舞起来,跟着起哄。看容澈难堪可不是经常能见到的。

    龙骥和华如歌见女儿这么折腾容少,很难为情,容澈和悠悠难得又走到一起,瞎起什么哄?有那功夫多去劝劝顾慕凡,全家人都等着他认祖归宗呢。

    “心蓓,过来,别闹了,让司家的人知道你这么没大没小,让人家笑话。”华如歌上前要拉住龙心蓓,这里人这么多,怎么就自己的女儿出风头。

    “别,不要紧,我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不怕,尽管来吧。”容澈一挥手,就冲进了房间。

    秦悠悠还没准备好,她们事前可没商量会让容澈抱着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转圈圈,龙心蓓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容澈冲进来抱起秦悠悠,左手托着墨墨的屁股,右手驾着苍苍,而宝宝就骑在他的脖子上,由秦悠悠扶着。

    纵使容澈体力过人,可是负重这么多也很是不容易,最重要的是他不能摔倒任何一个人。他说了,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受伤。

    容澈坚持着完成了任务,他现在很后悔当时怎么买了那么多的玫瑰花,摆了那么大一个心形。哈哈,无所谓了,秦悠悠回来了,就再也不会让她逃走了。

    “祝贺容少!”众人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悠悠,接下来咱们去哪儿,要不要去度蜜月?”容澈笑着问,脸上的灿烂笑容真是一点儿都不掩饰。

    秦悠悠瞪一眼,“还真以为是新婚燕尔那?一起去看看奶奶。”秦悠悠心里一直惦记着龙老太奶,就催促容澈赶紧去。

    容澈答应一声,也不跟众人知乎一声,带上悠悠和孩子飞快地开车逃离了现场。众人哈哈一笑,这么着急地溜掉,不知道干嘛去了呢!大家心照不宣,喜气洋洋地笑着。

    容澈拉着秦悠悠的手,伏在龙老太奶的身边,秦悠悠已经几天没来过这儿了,龙老太奶却还是老样子。

    “奶奶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秦悠悠一边用温热的毛巾擦拭龙老太奶的手背,一边问着容澈。

    容澈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手指发冷,最疼爱他的奶奶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把少麒叫过来看看。”容澈到走廊处打了电话,回来便是默默不语。他接过秦悠悠手里的毛巾,亲自擦拭起来。

    墨墨和苍苍很乖的守在他们身边,而最年幼的宝宝被安放在另一张床上,此时刚睡醒,扎着小手哇哇大哭。

    秦悠悠立刻谈跳起来,抱起宝宝哄了起来。

    “别光哄,没用,她是饿了。”容澈头也没抬的飘过去一句话,继续手里的活,只是嘴角挂上一抹浅浅的坏笑。

    “哦。”秦悠悠点点头,觉得也是,昨晚半夜宝宝睡着后就没进食,肯定是饿了。偷瞄一眼容澈,见没什么异样,便转过身背对着容澈给孩子喂奶,果真就不哭了。

    “这么多年了,我都没尝一口,这小家伙出生没几天就有这么好的福利。”身后,容澈幽幽地冒出一句。

    秦悠悠立刻皱起眉头,容澈咋还是这么无耻呢,就一点没改?

    “无耻,啊!”一个脑袋突然出现在秦悠悠的肩膀上,吓得她大叫一声,差点把孩子扔了。

    “你有病啊,吓死我了,要是把孩子吓着怎么办?”秦悠悠狠狠地拧了一把容澈,瞪着杏眼,柳叶眉紧蹙。

    “嘿嘿,不会的,我不会吓着孩子的,顶多是你吓着她。”容澈挑挑宝宝的小脸蛋,笑的很猥琐。宝宝没空搭理他,埋头吃奶。

    “要不让孩子喝奶粉吧,你看你这里,都下垂了。”容澈手指点了点秦悠悠的,一脸的担忧。

    “滚一边去,母乳对孩子好,你懂什么,就会下流。”

    这一幕正好被进来的司少麒看见了,人都迈进了门,再出去也来不及了,尴尬的立在那,轻咳了一声。

    被这一声响惊动,秦悠悠立刻红了脸,就像秋天熟透的红苹果。

    容澈敲了敲茶几,有些不悦,“你不会晚点进来吗?检查又不差这一时。”

    司少麒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甚至有些下流,偷看了别人喂奶不说,还看了别人,罪过罪过。

    司少麒刚想退出去,眼睛向病床上一扫,突然神情紧张起来,几步跨到了病床前。

    他的这一异动让秦悠悠和容澈立刻慌张起来,放下孩子也赶到了龙老太奶身边。

    “怎么样?是不是奶奶要醒了?”容澈一手抓着司少麒的肩膀,一边用力,奶奶能醒过来太让人兴奋,容澈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突然,司少麒抿嘴一乐,看向容澈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容澈脸色一沉,刚才还促狭的笑容立刻冷若冰霜,“悠悠,咱们被他耍了,要不要弄死这家伙?”

    秦悠悠也有些生气,开什么玩笑不好,非要拿龙老太奶开玩笑,就在他身上锤了几下。

    “打得太轻了,让我来。”容澈拳头攥的咯吱响,表情严肃起来。

    一看要吃亏,司少麒连忙后退一步,摇着手,“别别,我可没有开你们玩笑,其实太奶已经醒了。”

    司少麒的话像是一杯镇定剂,立刻让两个人停了下来,机械地扭头看向龙老太奶。

    只见龙老太奶微笑着,正微弱地摇晃着手指,同时点点头。

    容澈和秦悠悠欢喜交加,立刻扑了过去,“奶奶!”

    “嗯,其实从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就突然醒了。只是看你们那么恩爱,就没好意思打扰你们,还是被少麒给识破了。”龙老太奶微弱的声音让众人听着又欢喜又心疼。

    “奶奶!”墨墨和苍苍也跟了过去,拉着龙老太奶的手,一个劲儿的撒娇。

    “哎,我的好金孙那。”

    “奶奶,您刚醒过来,让少麒给您好好地检查一下,然后好好休息,我去通知其他人。”容澈高兴归高兴,却知道此时该做什么。龙老太奶的安危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尤其是龙老太爷,必须第一时间告诉他。

    龙老太奶微笑着点点头。

    “好了,跟奶奶说再见。”秦悠悠示意两个小家伙。

    “奶奶再见!”稚气的童声让龙老太奶很是欢心,她只想着赶快好起来,还得看看刚出生的乖孙女儿呢。

    “少麒,那奶奶就拜托你了。”容澈郑重地委托司少麒,后者也是严肃地点点头。

    龙老太奶醒过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每个人的耳朵,只是想看望龙老太奶的心愿被容澈暂时压了下来,龙老太奶需要休息,看望的日子还长的很。

    龙老太爷擦干眼角的泪水,拉着悠悠的手,激动的再次留下泪水,“悠悠,你就是我们龙家一家的福星,以后再也不许提离开的事了。”

    看着龙老太爷这么大的年纪依旧老泪纵横,秦悠悠心里很不是滋味,也许对龙家人来说,她真的是个福星吧。

    “爷爷,以后悠悠不会走了,您放心吧。”容澈拉着悠悠的手,微微一笑,那冷峻的面孔便全是暖暖的幸福。

    “走,陪我出去走走。”龙老太爷提议,便拉上容澈和秦悠悠,向龙家的温室走去。自从龙家出了事,就很少有人来过这个温室,似乎被众人遗忘了。

    秦悠悠低着头,踢踏着草丛,那青青地草叶让人欢喜,细的、长的、圆的,数不尽的品种,数不尽的露珠晶莹。

    春天的温室,真好,置身在这样的环境才能让人身心彻底的放松,深吸一口气,沁人心脾。

    留下来吧,就算是在炎炎夏日,亦或是冰封的隆冬,享受一下春天的惬意,也应该留下来。

    “悠悠,你说心里话,觉得我们龙家怎么样?”龙老太爷掐下一枝垂柳的叶子,咬在嘴里。龙家现在可谓是解放了,再也没有烦心事了。以后的世界是年轻人的,如果可以,带着龙老太奶,到国外找个惬意的小镇,安度晚年。只是在离开之前,他要看到龙家所有人都安定下来。秦悠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让她跟着龙家受了很多的委屈,要尊重她的意愿。他现在很后悔刚刚对秦悠悠所说的不让她离开,他有什么理由不让她离开?如果她不快乐,那就应该去追寻她所认为的幸福。

    秦悠悠低着头,学着龙老太爷的样子,也掐下一枝树叶,叼在嘴里,有些苦涩,但是却是大自然的味道,是自由的味道。也许在龙家也是这样,表面上是苦涩的,会有很多的不顺心,会有很多的委屈。但是,在这里,心灵是可以放空的,是可以信马由缰的。她喜欢这种生活。

    “这里很好,这里有着自由和不羁,这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悠悠,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委屈,我们是无法弥补的,但是在这里你可以做真正的自我,不需要任何的顾虑,我可以向你保证。”龙老太爷停住脚,很是郑重地说到。

    嗯嗯,秦悠悠点点头,俯下身摘下一朵野菊花,嗅一下,依旧是淡淡的苦涩。野菊花也是可以长大的,它没有被限制任何的自由。

    “爷爷,悠悠,你们放心,我容澈也算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以后龙家有我照应着,再不会让任何人受委屈。有我在,龙家就在。”容澈表情严肃,龙家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都是因为他的能力不够,也多亏了龙家人上下一心,众志成城。他是龙门的掌门人,他必须担起应有的责任。

    “好!好!好!”龙老太爷连喊三声好,大声地鼓掌,有他们的这几句话他就没有任何的遗憾了。龙家,肯定会越走越远,越走路越宽。

    “走,咱们去夏季温室去抓鱼去,今晚上吃鱼!”龙老太爷童心大发,心里高兴,拉着悠悠的手就进了夏季的温室,温度立刻升了上来。龙老太爷一点儿也不避讳,脱了皮鞋和袜子,就下到了水里。

    “爷爷,小心水凉。”秦悠悠好心的提醒,却发现自己是多余的,龙老太爷嘿嘿笑着向小河的中间走去,河水清澈,可以看见水底的鹅卵石和水草,还有几条灰色的鲤鱼在水中游曳,龙老太爷便奔着那鲤鱼走了过去。

    秦悠悠嘻嘻的笑着,也脱了鞋,光着小脚丫踏进了水里,欢快的踢水。

    “我说臭丫头,你闹得这么欢,我可怎么抓鱼?”龙老太爷下了几次手都空手而归,不由得埋怨着。

    “哈哈,您看鱼儿游得多自在,多自由,不吃也罢了!”

    容澈站在岸边看着这一老一小两个人开心的玩耍,舒心地笑了。累了,让心放松一下吧。

    龙老太奶醒了,龙家所有的人都欢欣雀跃,安默然带着苏娇月也赶了过来,送上一份贺礼。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龙家有两位老人,是龙家所有人的福气。

    龙家的大厅里,龙老太爷和龙老太奶安静地坐在首位,下面按辈分坐了满满一堂的人,几个孩子分别乖巧地呆在自己父母的怀中。龙家聚集了龙家上下所有的人,不为别的,就为龙家的团圆吃一次团圆饭。

    被邀请在列的还有顾凉城,虽然他不是龙家的人,但是却是龙家的恩人,他救了苍苍,又多方照顾生病的人,理应在列!

    慕容擎,他是白浅浅的外公,不久之后,也就是龙家的亲家了,况且他在龙家急需资金的时候伸出援手,不顾白家人的冷眼和刻薄,照顾龙家,理应在列!

    司少麒,他是麒麟医院的院长,多年来为龙家贡献了巨大的力量,这次龙老太奶能顺利的醒过来,他功不可没!秦悠悠受伤早产,母子平安,他功不可没!龙心蓓是龙家的千金,司少麒作为女婿,疼爱有加,理应在列!

    顾慕凡,他身上流着龙家的血脉,前面的二十几年,龙家对不住他,多有摩擦,但是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下苍苍,大爱无疆,理应在列!

    梅玉竹,她照顾了顾慕凡二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在最后把顾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交到了龙家的手上,理应在列!

    还有沈柏澜、于菲以及于菲的三个哥哥,于菲是悠悠的好朋友、好闺蜜,沈柏澜是容澈的好兄弟,是从小玩儿到大的兄弟。于家在龙家困难的时候也伸出援手,不求报答,理应在列!

    “喂,为什么是你挨着菲菲?”大哥于惊涵看着于初涵臭不要脸的蹭到于菲的身边就吃醋起来,这次的团圆宴是按辈分来的,你凭什么站到前面?

    “一辈子了,都是你抢在前头,这次说啥也不能让你了,不服来战!”于初涵晃晃有力的拳头,对于惊涵视为。

    于惊涵狠狠地瞪一眼,在于菲的另一边找了个位置。三哥于延涵也不示弱,在于菲的身后挤了个空间,够不够的着吃饭是小事,不能跟小妹说上话那可是大事!

    沈柏澜没好气地挪挪屁股,这三个大舅子一来,一准没他啥事了!敢怒不敢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你们走后,菲菲还是我一个人的!

    侯韬和小云,纵使侯韬和秦悠悠之间有些难以忘却的摩擦和不快,但是扯不断的是感情。侯韬帮助过悠悠,在最后又帮助龙家除掉了百里将军,理应在列!

    龙老太爷四下看了一眼在场的人,掩饰不住地欢笑,大喊一声,“啥都不说了,都在酒里,干杯!”龙老太爷很豪爽地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脸色微红,哈哈地笑着,畅快淋漓。

    碰杯声此起彼伏,纷纷饮酒。

    “我说龙老爷子,我外孙女儿的婚事,啥时候能定啊?!”慕容擎辈分高,坐的位置离龙老太爷不远,遥遥的晃着手指,大声地吵吵。

    “瞧你说的,我这把老骨头可是没忘,灏东,你说,啥时候能结婚?”

    龙灏东一口酒喝得太大,被呛到了,练憋涨的通红,还没说出话,就被白浅浅抓住了耳朵,“怎么,跟我结婚你这么为难呢?”

    “没,没,”龙灏东连连摆手,苦苦的求饶,“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好,趁我还在这儿,就给你们做主了。择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就今天,你们结婚了,婚礼过后再补!”

    “好!”众人纷纷起哄,给龙灏东和白浅浅闹了个大红脸,赶紧坐下。

    “那个,晚辈慕凡说几句话。我今年二十八了,这二十八年来一直是我的母亲照顾我,纵使她有再多的不是,也是我的母亲。妈,谢谢您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顾慕凡对梅玉竹深深地鞠躬,眼泪夺眶而出。

    梅玉竹喜极而泣,她一直渴望着慕凡能够原谅她,现在终于满足了,她高兴,擦不干的眼泪,都是喜悦。

    “但是,我身上流着龙家的血脉,我的亲生父母就在这里,我不能不认。爸、妈,请允许我给你们跪拜!”顾慕凡就要跪下,被欣喜若狂感到的龙骐和华如歌拦下,相拥而泣。

    “小四,顾慕凡认了咱们龙家的亲,你是龙门的掌门人,以后就是慕凡的兄弟,该说点儿什么。”龙老太奶也是豪气冲天,说起话来字正腔圆,又找回了年轻时候的感觉。

    容澈身穿笔挺的黑色西装,暗红色的领带,雪白的衬衫,要多帅气有多帅气,“既然这样,慕凡兄,我就把顾氏集团交给你打理了,这份大礼够厚了吧,哈哈!”

    众人早就料到顾氏集团会交到顾慕凡的手上,容澈倒是会走人情,到最后还是啥都没往外拿,铁公鸡,一毛都不拔!

    “谢谢容少!”

    “好了好了,你们大家都别顾着乐了,看这里!”龙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摄影棚里的录像机,长长的架子,一个高级进口的单反摄像机,闪着镁光灯,照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豪门里面无恩怨,万世长空笑嫣然。

    一个团团圆圆的聚会就这样结束了,众人都抛弃了各自心里的执念和怨念,接受他人,忘记不快,重新面对新的光明。

    这是龙老太爷和太奶最愿意看到的,众人散去后,他们依靠在沙发的一角,面露微笑。

    “老伴,你看咱们一家人现在也团圆了,龙家也没了后顾之忧,咱们年纪也大了,以后的天下就交给他们年轻人了。咱们要不出国待几年?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度晚年。”龙老太爷提议,辛苦了一生,着实很累了,也该休息休息了。

    “好啊,都听你的。咱们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再也不参与世俗的这些纷争。”龙老太奶柔情似水,依偎在龙老太爷的怀中。

    纵使众人都担心二老的身体,生怕他们在国外会遇到身体不适又不方便治疗,但是坚定了信心的二老还是果敢的出国了。踏上飞机的那一刻,他们面露微笑,生活了一辈子的龙家是那么的好。

    龙灏东在长辈的关照下,正布置着婚礼,他们要兑现龙老太爷的承诺,和白浅浅喜结良缘。

    一直挂着微笑的龙灏东逢人便嘿嘿的傻笑,龙家众人也甚是高兴,当年龙灏东和容澈两个人都是不近女色,此刻都有了爱人,是龙家大富大贵的结果。

    而最为高兴的要数容澈了,两个双胞胎儿子在一边玩儿着拼盘,有时候会争执几句,但是立刻又被自己的错误逗得哈哈大笑。温柔漂亮的妻子在厨房洗杨梅,微微一笑,就是一对饱含玉露琼浆的酒窝,看的容澈心里暖暖的。

    怀中的小女儿扎着小手揪容澈的头发,他一躲,女儿便急得拍两下,啊啊两声,然后又喜得去揪头发。容澈便哈哈大笑,轻刮一下她的小鼻头,就又是一阵铜铃般的笑声。

    “你们两个玩啥呢,这么高兴?”秦悠悠洗好了杨梅端出来,眼睛里满是笑意。

    “我们玩头发呢,你看她多喜欢我帅气的头发!”容澈蹭蹭女儿的小手,满心幸福。

    “切,整天自恋的不行,告诉你,女儿还没名字呢!”

    秦悠悠这一提醒,容澈才想起来,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别着急,灵感马上来!女儿,嗯,就叫容雅茗吧,清新淡雅如香茗。”

    “随你便,反正这次该你取名了。”秦悠悠一噘嘴,吃起了杨梅,话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对这个名字还是认可的,就偷着笑了笑。

    “你笑什么?难道我起的名字很怪异吗?”容澈自认为拥有一颗出国留学的大脑,非比常人,不至于起个名字都那么衰吧?

    “没有,挺好的。”秦悠悠嘴里含着杨梅,含混地说了句。

    容澈不依了,从后面直接抱住她,嘴角扬上一丝坏笑,“没有?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取笑我呢?是不是这些天老公没有伺候好你,让你不舒服了?”容澈的手就开始上下乱摸,尤其是秦悠悠身上那些敏感的部位。

    “躲开,孩子们都在这儿呢。”秦悠悠娇斥一声,把容澈推开。

    容澈回头一看,墨墨和苍苍两个小鬼正瞪着乌黑溜圆的小眼珠看着他们,发现他看向自己,急忙低下头,继续玩。

    现在的孩子,真是……容澈很无奈,放开了秦悠悠。

    “咱们也结婚了,是不是该把墨墨和苍苍的姓换过来了?”

    “换什么换,他们就姓秦,就是要让你牢记那段历史,记住他们受的苦,否则你还不又跑去花天酒地了。”秦悠悠这次是动了一点儿怒气,想掩盖过去的历史,没门!

    看秦悠悠说的那么决绝,容澈更是无奈地倒在床上,无所谓了,反正只是个代号而已,自己不也是姓容不姓龙么。

    容雅茗看到容澈躺了下去,就又乐的屁颠地爬过去揪他的头发。

    这孩子……

    “既然大团圆了,灏东也结婚了,要不咱们把各家的孩子都带上,一起度个蜜月?!”容澈眼睛一亮,心生一计。

    “好!”秦悠悠不假思索,一口答应下来。

    这小妻子,还是贪玩,只希望你日日如此,我的爱永远不会变——

    【全文完】

    题外话,这本花了近一年时间,人物上与初初最初设想还是有偏差,不过还是希望亲们喜欢。

    下一本,希望亲们继续支持初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