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的契约鬼夫 > 宣传新书《美人迟墓》

宣传新书《美人迟墓》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冢离
    剧透:

    《美人迟墓》中

    阎罗王、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都会出来。

    大家可以去看一看~

    简介:

    盗墓十年,在湘西第一斗就栽了大跟头。

    惹上了少亡冤死鬼……

    那具涂着奇怪符文的棺材,将我的人生彻底改变。

    在池琛眼里,我是个贪得不厌,唯利是图“小男人”。

    他对我十分讨厌。

    可有一天,他揉着眉心对我道。

    “寒霜,我跟你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先说坏的。”

    “我发现你长的很像女人。”

    我咬了一口白翠的萝卜,翻了个白眼,我本来就是。

    “好消息呢?”

    “我好像有龙阳之癖。”  ——

    本文不冥婚、不契约中虐结局HE~

    第一章试读:

    盗墓这行有很多忌讳,各门各派都不同。

    爷爷自立门派,给我定的规矩是“三不”。

    不盗冤死鬼、不盗少亡鬼、身上不干净时不去。

    冤死鬼怨气太大,少亡鬼也作短命鬼,保有阳气太重,运气不好,会遇上大粽子。

    至于身上不干净……自己都不干净,再去那不干净地方,回来一准生病。

    我从清朝一位叫王富甲的死人墓里爬出来时,手机铃刚好响起,那时诺基亚还走在时尚最高端,铃声奇大无比。

    半夜三更,吓得我手里铲子都掉下去了。

    这是清墓,里头可是货真价实的粽子,不是盛着白骨灰的小盒。

    近些年,盗墓行业突然红火。现代墓都被新手踏完了,没任何油水可捞,我这才不辞千里到湘西。

    打电话来的是隔壁糖果铺的少女莺莺,声音甜濡带着害羞。

    “寒霜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奶奶病了!”

    听莺莺说我奶奶病了,我立刻表示,我会迅速从“公司”请假回来然后打算挂电话,那边莺莺害羞道:“那寒霜哥我等你回来哟!”

    我哭笑不得的挂了电话。

    关于“哥”这称呼,真是爷爷做的一手好孽。

    他说我阳火重,可以女扮男装,省去不少麻烦。

    这人一到老就疾病缠身,好在我“出息”了,邻居们本对我奶奶爱搭不理,却也在我“出差”后帮忙照顾着我奶奶,不然指望我爷爷还真是难……我脚下一用力跳起来,双手攀住墓顶,利索的爬了上去!

    都说湘西邪乎,但若小心点,挑着简单富商下手也没什么。

    白天我来踩过点,这墓里头是个银匠师。

    清白世家,世代皆银匠师,没什么蛊啊虫的,湘西市区的墓,没传说那么邪乎。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桃木枝,拍打周身,将晦气、尸气一并打掉,目光四下游离,心想着王富甲的子女也太抠门了,一共就四个陪葬品!但目光不经意瞥向墓碑时,我怔住

    这碑上名字怎么是两个字?不是王富甲吗?

    我心里慌了,手中桃枝更是“啪”的一声断了。

    事情不妙。

    我迅速走到我所盗的墓前,看着石碑上的字

    池琛,生1982,卒2008……

    1982这四个阿拉伯数字已让我浑身发凉,卒的年份更让我倒抽一口气,因为今天是2008年1月3号。他死于2008,时间不过3天,如此匆匆下葬,定另有隐情。

    短命鬼和冤死鬼聚齐一身……

    我脚下有些发软。

    但事已至此,没有回旋余地!本想倒完这斗后就回家过个好年。无端断掉的桃枝,已让人心里发毛,更让人发毛的是月亮。

    方才还皓月当空,转眼竟变成了毛月亮。毛月亮,便是那种阴云缠绕,雾气蒙蒙,远远看起来,像是月亮长毛一样……

    毛月亮,起大风;妖风阵阵是鬼来。

    这种现象,在倒斗行里出现,是十分不吉利。

    刺骨的寒风平地起,风声更似是人的呵气声

    “哈呵”

    我低头看着地上被吹走的桃枝,眯起眸子,看来,我是惹上这少亡冤死鬼了。

    关于三不原则,我以前也曾犯过一次,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但亦有云说,你有张良计,我也有过墙梯。这事儿,其实很好解决。

    我在阵阵妖风中,不慌不忙将包里刚盗的四样小物放下:

    一樽小金瓶、一个年代久远的小木匣。匣子里头放着泥,泥已被我倒掉。

    一樽小银瓶,瓶里有臭臭的水,也被我倒掉。

    一块红色血玉。

    血玉通透,市面上已不多见的好料,是墓里我唯一看上眼的值钱物。

    东西都放下后,我闭上眼。

    若见了鬼模样,可就真脱不了身了……

    我有双阴阳眼,也是爷爷让我入这行的原因。

    有阴阳眼的人,是命定属这行,若真遇上鬼,只消闭上阴阳眼,他们自会放我一马,据说这规矩是个厉害人物定下的,我虔诚道:“冤有头债有主,池琛先生,望您高抬贵手,小人七日内必奉冥钱九九,白银九九,黄金九……”话音没落,风已止。

    “九。”

    我还是按照规矩,说完最后一字才睁开眼,皓月又当空,也许是方才的大风吹走阴云。

    我抬手抹一把额上虚汗,片刻不敢耽误,麻溜拾掇起面前几样小物得把东西给主人放回原处。

    但当我麻着头皮放东西时,却发现一件倒霉事儿

    我拿走的几样东西下画着五行符。

    金瓶对金,木匣放泥对土,银瓶里的臭水自是对水。

    而血玉八成是火……

    至于木

    自是那室内摆放奇怪的金丝楠木棺材。

    我竟走错了墓,入了湘西人设下的困死鬼阵。

    这阵法,爷爷提过,全名是“五行困死鬼阵”。顾名思义就是用五行符咒金、木、水、火、土来困住一个死去人魂,让此人永生永世都要在这墓室里望门不得出!

    怪不得进来时,我第一时间感觉棺位摆放奇怪寻常人家哪有把棺材正冲墓门方向?这一般是生死不共戴天的仇家才会下此狠咒,爷爷也没多说因为根本不会有人下这种咒决,据说自己也不得善终什么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想到我今天可能要交代在这里,腿肚子有些打颤。

    舍利子我没带着,身上只有开光后的五帝钱。

    我捏紧五帝钱,想着棺材要是动了,出来粽子恶鬼什么的,就和他拼了。

    可让厉鬼魂飞魄散这件事,我并不乐意做,听爷爷说这要遭报应的,若我能跑出去,能下山就好了。

    车里有舍利子,舍利子能超度鬼。

    超度这种事我爱做,这是功德。

    发死人财,最重的就是阴德和规矩。

    东西摆放齐活,棺材也没动。

    我该走了。

    临走时我扫了一眼那棺材,上头涂了很多奇怪的符文……

    也许,是我补救的及时吧,泥已经放回木匣,银瓶里我也倒了水。

    毕竟我也没见过阵法,这是头一次,盗墓中,我也没真见过鬼,一直都闭着眼的……

    离开这位池琛先生的墓,走时我刻意瞄一眼旁边的墓碑。

    石碑上红色人名才是我今晚的目标

    王富甲。

    我头皮又开始发麻,迅速小跑着离开这座风水秀丽的山,开着二手市场淘来的破皮卡踏上归途。

    我爷爷身份特殊,不能接电话,所以,我得赶紧回去,和我爷爷把这件事说一下。

    这是我在湘西开的第一斗,太不吉利。

    我想,我以后不会再踏足湘西了。

    但仅仅是我想……

    连接,戳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