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诡爱谋缘 > 第六十四章、结束

第六十四章、结束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箫狸
    陈源?我欢喜的看着他,梦幻一样的脸,我的眼睛变成了小星星。

    陈源、陈源,真的是陈源,我傻笑的抱着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我找了他这么久他都没有出现,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就站在我的面前,激动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只是看着他傻傻的看着他。

    他也没有说话,只是那双溺爱的眼睛,不是假的。

    “怎么?老情人相见了么?”慵懒的声音,我知道是他来了,本能的躲在陈源身后,看不到陈源的脸,我只能感觉到陈源身上透出的一股冷气。

    怎么回事?我在心里问着。

    从我的方向看过去,慕林眯着眼睛含笑,透明的手指抚摸着同样透明的白玉箫,看着陈源眼睛里带着思索。

    “历经几百年她还是选择了你,慕源我的弟弟。”

    弟弟?我的脑子里挂满了问号。

    现在是什么情况。陈源怎么变成了慕源,还有什么弟弟,他们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竟然让我有了一丝胆怯,从陈源的背后走了出来,我站在一边害怕的看着他们。

    明明是一起经历几个月的滚打,他们更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可是现在,他们就像是两个陌生人,陌生的分分钟都要掐死我的陌生人,我不知道现在他们是什么心情,反正我的心里快要崩溃了。崩溃的想要问为什么。注:字符防过滤 请用汉字输入еì岩擺渡壹下 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慕林一双眼睛看向我,笑语之间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玩具,任由他们丢来都去得玩具。

    “哥。”

    在我快要崩溃得边缘,一声哥打破了原有的宁静,一声哥叫的我从半山腰跌进了谷底。

    他们竟然是兄弟,他们竟然是兄弟,就像是一个符号,炸的我脑子里一片晕沉。

    “嘿嘿!你叫我哥,这个时候你竟然叫我哥,慕源,你说我们之间的关系该如何解决,或者,说这个女人我们要怎么处决。”

    “哥,小乐是无辜的。”

    “对她是无辜。我就是死有余辜。”

    “不是的哥,我”

    “我不想听。”

    “宁乐丹你不是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那好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可要仔细听好了。”

    慕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边,一手捏着我的下巴,一双眼睛阴狠的看着我,而我的面前就好像是连环动画,播放着一幅幅我脑子里不存在的画面。

    先是一个女孩蹲在河边。在是女孩遇到了慕源,然后两人跌进了爱河,慕源承诺会娶女孩,女孩也傻傻的等着,可最后等到的是慕源另娶她人,女孩嫁给了慕源的大哥慕林。

    新婚后的女孩不快乐,及时是被慕林捧在手心她还是不快乐,因为她不爱慕林,爱着慕源。

    画面回放,是女孩回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河边。慕源出现说他之所以会娶别人,是因为家族的强迫,其实他爱的是女孩,只是没想到女孩竟然嫁给了他的大哥。

    女孩说,事已至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嫂,也希望你不要把以前的事情说出去,可是慕源却不同意,还提出了私奔的要求,后来女孩心动了,两人就合计着私奔去别的地方,然后幸福的生活,只是没想到私奔前一天慕源生了一场大病,需要用至亲的人心作为药引,心急如焚的女孩没了办法,就找到了慕林。

    没想到从成亲当天就深爱着女孩的慕林尽然答应了,挖心做药引,他以为自己死了,女孩就能得到她想要的爱情,却没想到当女孩手捧红心去找慕源的时候,才知道这不过就是慕源不愿意和自己私奔撒的一个慌,而她却因为一个谎言,亲手杀了自己的相公。

    后来女孩伤心绝望的来到慕林的坟前,用一双手刨开了慕林的坟墓,原本想要和慕林一起去死,却没想到刨开的是一具空坟,女孩深信自己的相公没死,所以走遍了大江南北想要找寻,后来得以高人收留,在佛前跪了九九八十一天,似的重生和自己的相公再续前缘。

    模糊的画面,但是不难看出画面里的女孩就是我,而我不知不觉流出的泪水,画面一次次在我的脑海里闪过。

    这个真的就是我的前世吗?这么的伤这么的不可思议。

    我看着慕林,他的眼里和我是一样的震惊,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最后的故事里,我会想着和他一起去死,甚至为了想要见到他的转身,在佛前跪了九九八十一天。

    人家说前世的五百次回头只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是何其幸运才能再见到他们两个,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故事会是这个样子,我更不知道我的前世到底做错了多少事情。

    “后面的事情让我来说吧!”陈源不对是慕源站了出来,习惯的笑脸站在我的身边,伸手抚摸着我的脸一切的习惯,我却感觉到他手指间的颤抖,“哥,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利用她取走你的心吗?因为你太优秀了,优秀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追。

    在外我虽是慕家的二少爷,却又有几个人知道慕家有两位少爷,接连我的大婚,我的妻子都以为和她成婚的是你不是我,后来我说我是慕家的二少爷,她竟然露出了一脸的惊悚。,所以从那以后我发誓,慕家不单单有你慕林,更有我慕源。

    只是我没想到你会和父亲提出你要成亲的念头,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震惊吗?重开不会纠结儿女私情的大哥也会想要成亲了,你说你要成全,父亲是把能认识不能认识的人全都请回了家,更是开散了三天的长流热宴,可是你娶的是什么,是一个农家女,而我娶得是堂堂君主,父亲也只是热闹了一天。

    哥,其实如果不是父亲的偏心,我也不会想着要和你处处作对,可就是因为父亲的偏心,我就更不能让他看不起我,所以我让小乐和我私奔,然我想让慕家蒙羞,只是我没想到你尽然会对小乐动了真情,所以我想于其让慕家蒙羞,不如就此把你除掉,所以我想出了这个办法。”

    “只不过你没想到你会动了真情。”

    慕林突然开口,慕源却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一般,傻傻的站在原地,他的手还在我的脸上,一边一边的抚摸,就好像我是一件珍贵物品,而他的抚摸是对我的爱怜。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但是那种透过眼睛传递出来的真实,我是真的感觉到了。

    “是。”慕源沉默之后露出了一个苦笑,扬起的头眼角的笑带着泪水,“我的确动了真情,当我知道我的心的时候小乐已经去找你了,我找了人挖了你的坟,却意外的没有看见尸骨,所以我想你一定没死,而小乐也没死,所以我抱有一丝希望的找寻小乐。

    只是有一天我在寻找的路上遇到了一个道士,他说我造孽太多注定老天都不愿意收留,只有前往地狱下到十八层,受尽所有痛苦才能换得三世以后的人生,我说如果我选择一辈子为畜,又会怎样,他说我这样是在至自己玉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嘿嘿!如果人生注定要我经历万劫不复,我又何必去在意是人还是畜生,所以我和那个道士做了一个交易,我说我想到达一个有小乐的时间,不要求太多,只需要二十年的光景,然后我会回去找他,就算以后我是被打到十八层地狱受苦,还是一辈子沦为畜生,我也无怨无悔。

    后来他答应了,而我也来到这里,只是我没想到我要的二十年这么的短暂,这几个月的相处是我人生的最美好阶段,小乐、哥不想求你们原谅我,我只求你们以后要幸福,连同我那份幸福,一起厮守。”

    慕源的话音刚落下,一层白光就照射在他的身上,看不清楚的地方一个道士打扮的男人出现,隐隐约约听到一句收,慕源就跟着消失在我的眼前,一个东西从他消失的地方楼下,我弯腰没想到是我一直戴在手腕上的那根红绳。

    我蹲在地上拿着那根红绳,慕林却说其实从一开始我从学校到宁宅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因为宁宅就是当年我住的地方,也就是我前世的家。

    慕源想要和我再续前缘,所以就利用我三叔把我送到我最初出生的地方,只是他没算到的是慕林的棺材会出现在宁宅,而我们更是阴差阳错的摆了堂成了亲,慕林说,如果不是当初他不甘心回到了我的老宅,不是因为不甘心留下了一丝魂魄,也许这一世,我是跟慕源在一起的。

    只是所有的不期而遇都变成了最后的不可能,谁也不知道的结果造成了三个人的过错。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手里的红绳我已经猜到了一些,应该就是当初慕源拿走的,在用幻境制造出我五奶奶的烧了棺材的假象,才让我一步步步入他事先安排好的局面。

    我问慕林我五奶奶呢!他却说其实我的五奶奶早就死了,而我见到的不过就像他一样,只是一缕魂魄,而她的出现应该只想见见我。

    后来我和慕林又回到了宁家宅子,牌位上的半截牌位,我将他擦干净的放好,然后买了一些生活用品我就打算在这里安居乐业,既然注定了我的故事从这里开始,那么从现在开始我的故事也要在这里结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