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办公室十年 > 第三章 还是家里好6

第三章 还是家里好6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司马白衫
    文光斗顿觉房间里的灯光一下黯淡了许多。但眼前一亮。

    这个女人三十岁上下。穿着宾馆里的黑裙套装。身材凹凸有致。一袭黑色波浪卷发拢在脑后。皮肤在灯光的映衬下却如牛奶般闪发着光泽。身上那种成熟美艳富有风韵的气质令文光斗感到口干舌燥。

    她端着一杯啤酒。笑意盈盈。袅袅娜娜走到桌前。“王总。您过來也不跟小妹打个招呼。展主任也在。噢。今晚是家宴吧借这个机会。小妹得好好敬嫂子一杯。”她把目前准确地投向了大姐。

    大姐夫很高兴。说。“这位是宾馆的苏经理。咱们龙城的大美女。平时对我很照顾。”文光斗心里一愣。大姐与五姐说的莫非是这个女人……他看了一眼大姐。脸色很平静。甚至有些笑意。王姐也在礼貌地笑着。

    “王总又在开小妹的玩笑。平时沒有王总的照顾。小妹得喝西北风去。”她又对着大姐说。“叫嫂子显得生分。我还是叫姐姐吧。一看您就是有福之人。今天第一次见面。小妹先干为敬。”她一仰脖把酒干了。脖颈在灯光下映衬下更显雪白。

    大姐赶忙站起來说。“不敢当。常听我家老王说起苏总。女强人哪。服务员。给我倒上杯啤酒。我干了。”大姐很是爽快。

    “什么女强人。小妹再敬大家一杯。”服务员马上过來给她倒上酒。“來。展主任。”她又向四姐夫点点头。“祝你们合家欢乐。幸福美满。”她又干了杯中的啤酒。“你们忙。我不打扰了。”转身又很威严地对服务员说。“给王总、展主任再上一瓶五粮液。记在我的账上。”

    文光斗看着她的背影。腰肢修长。臀部浑圆。小腿白洁。身材确是一流。

    四姐夫说。“宾馆也是事业单位。苏总是正儿八经的副科级。”

    大姐夫感觉脸上很有面子。豪爽地说。“我们继续。”

    四姐夫敬完酒。五姐夫刚想说话。门又被推开了。一个戴着眼镜的中等个头年轻女人走了进來。她留着一头短发。五官也挺耐看。脖子上戴着一条精致的项链。手腕上的手表估计价值不菲。

    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说。“王总。嫂子。我过來敬杯酒吧。”这人文光斗见过。是大姐夫工厂里办公室的员工。

    大姐夫忙介绍道。“我是我厂里的办公室主任小单。啊。单主任。”

    文光斗看看大姐及几个姐姐。表情都有些冷淡。五姐要站起來的样子。却被大姐拉住。他礼貌地站起來打了声招呼。“你好。单主任。”

    “这就是小文吧。真是一表人才。听说考上了公务员。祝你前程似锦。王总。客户在那边等您呢。那个刘总见您不在。吵吵了几次要走。我是拦不住了。要不你去看看。”

    大姐夫说。“什么也要我出面。要你们这些人干什么。唉。就老刘那个脾气。我不去。还真不成。那我先过去看看。”他看着大姐。

    大姐淡淡地说。“去吧。少喝酒。早点回去。”

    大姐夫又朝文光斗说。“六儿。想吃什么让你大姐给你点啊。不要客气。我先过去看看。”

    文光斗忙说。“姐夫。你有事。忙你的。我们不是外人。”他看了一眼那个单主任。

    姐夫“嘿嘿”一笑。拿起手包。推开门走了。

    看着大姐夫出门。五姐恨恨地对大姐说。“这就是那个狐狸精。看我们怎么收拾她。还欺负我们老文家沒人了怎么的。”

    大姐平静地说。“六儿回來。不要说些不高兴的。我心里有数。來來。友光敬酒啊。”

    文光斗联想到下午大姐与五姐的谈话。再看看几个姐姐的表情。心里大致知道了怎么回事。他沒有想到。这种事。会摊在大姐身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为大姐做点什么。

    五姐夫话不多。但说得实在。他也不能多喝。文光斗就换上啤酒。与他干了一杯。几个姐姐也都说了些祝福的话。

    二姐的电话突然响了。二姐一看。是二姐夫打來的。

    “这每个人都敬完酒了。你怎么还不來……”二姐有些嗔怪。不知二姐夫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二姐又紧张地问“你沒事吧。噢。沒事就好。早点回來。噢。六儿就在这坐着。好。好。”二姐又把手机递给文光斗。说 “你姐夫跟你说话。”

    文光斗接过电话。还沒等开口。电话那边传來二姐夫的声音。“六儿。不好意思。姐夫今天有事。真回不去了。两家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打架。这不。这人现在还拘到门口。这乡镇工作鸡零狗碎。你不知道那天就会有事。不好意思啊。姐夫休班再请你喝酒。”二姐夫的声音有些嘶哑。估计说话过多。

    文光斗忙说。“姐夫。你先忙。工作第一。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放下电话……二姐埋怨道。“你姐夫整天除了值班就是加班。乡镇工作。沒有休息日。六儿。万一真到乡镇。也得赶紧进城。在乡镇找对象都耽误了。”

    四姐说。“听你姐夫说你则才跟徐市长的闺女认识。这个就不错。”

    五姐喊道。“咱六儿有对象。市长怎么了。市长家的闺女也不见得有多好。”

    大家嘻嘻哈哈又说了一阵。大姐最后敬了杯酒。结束了晚宴。

    从宾馆大堂走到院子里。几位姐姐姐夫各自回家。大姐也不再送。她问文光斗。“你是跟我回去还是在你五姐这住下。”

    文光斗说。“我明天想去看几个朋友。顺便到人事局打听一下消息……”听了四姐夫的话。想象着二姐夫的工作动态。回想着通往乡镇脏兮兮的客车。他有些担心。这种环境中。是不会让郑佳卓过上好日子的。他突然有了开店挣钱买车的念头。

    大姐知道他暑假都会在城里玩。便也不去管他。临走。五姐把大姐叫到一边。又说了些什么。大姐始终平静。文光斗知道大姐的那种肚子里有牙的禀性。也不再操心。

    五姐与五姐夫在店铺的附近买了房子。由于相隔不远。三人沒有打车。溜达着往五姐家走去。

    文光斗与五姐从小就互相打闹。二伯经常说他们。“姐姐沒个姐姐样。弟弟沒个弟弟样。”在这打打闹闹中。感情却是最好。文光斗知道五姐夫这人脑瓜聪明但嘴皮子不利索。他调侃地对五姐夫说道。“姐夫。今晚在你家住宿。可是要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五姐夫说。“都老夫老妻了。还过什么二人世界。”

    文光斗马上抓住漏洞说。“噢。我姐还不老呢。你就叫她老妻。不过二人世界。你是不是想让我五姐给我生个小外甥了。”

    “沒有。沒有。我们还沒计划呢。店里的事我们俩都忙不过來啊。”五姐夫忙着辩解。

    “六儿。你今天问起开店的事。你是不是也想做生意啊。机关单位挣得太少了。你看二姐和二姐夫、四姐和四姐夫。每月才一千多块。有什么意思。”五姐快人快语。

    从小生活在经商氛围浓厚的南河镇。文光斗的血液中流淌着经商的因子。大学时又经历了社会历练。听闻了吕经理的生意经。目睹了大姐开厂及五姐开店的经历。文光斗对做生意不陌生。

    “五姐。说老实话。从龙城汽车站回家。加上今天到大姐家去。坐的车那个脏。我感觉还是有钱好。但就是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五姐夫说。“不管那一行。只要能赚钱就是好生意。”

    五姐说。“要不也开手机店。或是让你姐夫帮你开个鞋店。”

    文光斗说。“姐。我再考虑一下吧。考虑好了我再跟你讲。”他其实是不愿与五姐五姐夫做同样的生意。五姐也知道他这个独立要强的个性。不再勉强他。只说。“你定下來。需要什么五姐帮你去办。”

    由于晚上喝了酒。到了五姐家。到洗手间洗刷后。静坐了一会儿。文光斗早早就上床睡觉了。

    早上。他仍然醒得很早。文致远的家教很严。从小他就教导文光斗背诵《朱子治家格言》。“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文光斗春夏秋冬都是天明即起。大学后仍保持这个习惯。

    姐姐与姐夫仍然沒醒。他知道。开店的人晚上关门晚。早上开门晚。人流量一般到九点才汇集。服务员八点钟开门后。姐姐姐夫一般是九点才能到店里。中午晚上如果沒事就在店里简单凑合吃点。

    他起床后。安静地整理好床铺。叠好毛巾被。出了家门。他先快步跑到附近一处空地上。打了一套拳。一遍拳下來。出了一身汗。昨天喝的酒仿佛也随着汗液流淌出來。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爽快。这时。肚子叫了起來。昨晚光顾着喝酒了。沒吃多少东西。

    文光斗寻思着姐姐与姐夫现在肯定起不來。不如自己先在外面吃点。给他们捎点回去。

    在吃的问題上。龙城人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饮食的种类比较多。食材也比较丰富、烹饪技术也多种多样。对外來菜品的接受能力也比较强。基本上形成了以海鲜为主。佐以各种北方家常菜系。同时兼容并包其它菜系的格局。所以到了中午与晚上。大大小小的饭店灯光通明。各类各阶层的食客八方云集。 不管你是那种菜系。一家有特色、口味好的饭店很快会口耳相传。火得不行。一家无招牌菜。口味一般的饭店。任你装修再豪华。也只有倒闭的结局。

    但龙城人对早餐倒显得很不重视。早餐店寥若晨星。屈指可数。但在早餐店之外。却是成群结队的路边摊大军。在小区周围、车站周围、市场周围。服务着一天普通市民最早的热量供应。

    虽是路边摊。也彰显着龙城人对饮食的讲究与包容。肉夹镆、油条、葱油饼、棕子、鸡蛋卷饼、煎饼果子、铁板里脊等主食种类繁多。豆汁、豆腐脑、小米绿豆稀饭、大米粥、玉米面粥等汤食花样不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