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锦绣嫡妻 > 第269章 后记

第269章 后记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茶沫
    四年之后,西山别院那头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一座药庐,汪沛在那里长期坐诊,生意好的不得了。京城里有许多的达官贵人也会慕名前来就诊,口碑好的一塌糊涂。

    除他之外还有一位专治各种疑难杂症,专业舞针的大夫。汪沛一直唤其为师,但是去瞧过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女子,有着十分和善的笑容。她就诊的时间很短,只有每天早上的一个半时辰,其他时候来的人她一般不会接待,听说是因为她的身体很不好。

    这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汪沛从来不愿意与旁人多聊他的这位师傅。而这位师傅本人行事也十分低调,从来不与人搭话,普通的问诊一般都由跟在她身边的侍童侍女们代劳。久而久之,来寻她诊疗的人,也都逐渐自成习惯。没有特殊的原因不会大声打扰这位大夫的安静。

    四年里,这位神秘、低调,针术极高的女大夫便成了京里的一个传说。一直到那一年年底,本朝皇帝禅让皇位于自己的皇九弟,新帝登基。册封大典之日,一匹从皇宫出来的红色绸缎,一路铺一路迎到药庐,迎到那个长年被人禁远的院门口。一排一排的人跪在外面。声唤:“恭迎皇后娘娘回宫!”天下人方知,这位神秘的女子姓左单名一个聆字,是前不久才被翻案正名,并追封定国公的前丞相左宗的嫡女。

    只是来迎的队伍,堪堪就在院外迎了三天三夜,也不见里面有一个人出来回话。

    第四天,里面出来一个人,只递了一枚发簪出来给来迎的队伍回宫交差。

    翌日,药庐附近便修建起了另外一座豪华的皇家别院,听说,是因为皇后个人喜静,常年在外修行。这别院便是为了方便帝后每月相会之用的。

    至此女大夫的就诊时间便又在每月里减少了几日,便是皇帝来别院的日子。外人只当帝后二人情意深重,在那段时间里幽会。却不知。皇帝来的时候。人家皇后是完完全全的闭门谢客的。

    “小姐,清姨来了。”

    花沫推门进来的时候,董思阮正在自己腿上舞针。

    当年她被绑架,又是摔马车,又是被投井的,两条腿落下了不少伤,很长时间都没办法行走,在床上躺了好些日子。加上她一心求死,一味的虐待自己,不配合治疗。后头的很长一段时间她又都在轮椅上度过。一直到现在,虽然普通的行走已无大碍,但是但凡着凉,或者稍走的多一些,就疼得不行,所以她时不时就需要自己施针进行一番调理。

    清妩进屋,见她满腿定的针,吓了一跳,以为她又怎么了。

    董思阮冲她浅浅笑了一回,算是安抚了她。

    这几年里,她极少说话,几乎已经到了全不表达的境地,大家与她的相处的方式,差不多,就变成了,大家说,她笑,点头,摇头甚或是全没回应。

    清妩说:“左氏祠堂,这几天就完善竣工了,皇上派下来的那位大人已经重新将左氏族谱完善了起来,待到重新开祠那日,要你亲自在上面添上梓陶的名字。他就算是认祖归宗了。”

    董思阮点头,然后指了指清妩,意思是要把她也列入族谱。

    清妩明白,她这是为了她,也是为了抬高梓陶的出身。

    然后她又递了几个皇帝给的赐名,叫董思阮帮忙选了。又留了一阵子,就匆匆走了。

    左氏翻案正名以后,许多事情就都落在了清妩的身上,她忙的也是不亦乐乎。她的意思是将董念音也拉入左氏族谱。董思阮心知她这样愿意壮大左家出发点儿事极好的。

    奈何人家董念音却是不肯的,说是左家有清梓陶就可以,他要做董夏的儿子。

    无论董思阮愿不愿意承认,明面之上她都是云砚的皇后。董念音在朝中为官,若是挂上皇后兄长的名,无论是仕途还是发展都比单单的一个董念音之名要来的顺利许多。可是他不愿意。他一不愿借助旁人之力,二也不想给董思阮徒添外戚壮势之名。

    说白了,也是个死心眼儿。

    左氏大案被翻,许多人定了罪。姬无双前揭后翻,皇帝特赦免了他的罪,也没有断了他的后路,只是贬黜他到了边远之地继续为国效命,无功不得反,举族同迁。途中,命死了好多人,老夫人温氏便是其中之一。上广狂巴。

    说到这姬氏一族的结局,作死的姬云汐自然也少不到要再提一提。当年她自然是没能真的嫁给云砚的,名义是未嫁之身谋害主母,其心可诛。恶名在外,再无婚配之选,没一年便得了抑郁症,自杀死了。

    董思阮绑架获救之后,她的自暴自弃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期间一直由花沫跟汪沛在别院里陪护。待到董思阮逐渐康复时,两个人的婚期自然也就订了下来。到现在,花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董思阮在不坐诊的时候,很多时间也都在给她看孩子。

    月挽自那次事件之后,一直无法得到董思阮的原谅,后来霓采跟董思阮一起搭伙做话本子,说书,出版这块儿生意的时候,她便去了霓采那边帮忙,做了副手,如今也是一个有名的话本子作者了。

    四年时间,云砚再没听到过董思阮跟他说过一句话。他们之间最后的言语一直都只停留在她单方面说出的那四个字:“但求一死!”

    她甚至连最后一眼都没有看他,他现在都不敢想她是否还记得自己的样子。

    “阿阮——”他低低唤了一声,伸手抚上她的脸,抚上她如今不怎么开启的唇,轻轻的落一吻。

    忘记了这是第多少次,他只能在这样的深夜跳进她的屋子,然后重重的点下她的睡穴,才能触摸到她,陪她片刻,寥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他像过往一般,在她身边躺下,浅眠,却突然一个声音,轻唤了一声:“云砚!”

    他惊得全身一震,触电一般从床上弹了起来,双眼惊恐乍开,然后他就看见董思阮正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