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春秋我为王 > 第1221章 大结局

第1221章 大结局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七月新番
    ”墨翟。“    温县行宫殿内,赵无恤看着这个面容朴实、手脚粗糙的年轻人,不愠地说:”中原有禁令,尽废天道教,不许教徒出没传教,你可知?“

    墨翟用清朗的声音回复道:”鄙人已非天道教徒。“

    五年前南党作乱,南子被赐死,子商被放逐扶桑,生死不知,一直被赵无恤视为隐患的天道教也尽数被废,宋地夷为郡县。其中,信奉明鬼、尚同的一些工匠虽然没有偕同南子作乱,却也被殃及池鱼,南逃楚国。这两年来,这些工匠群体不再自称天道教徒,而以”墨家“自居,首领为巨子。

    而带领这群人产生变化的,便是眼前的墨翟了,他被称之为墨子,这个学派褪去宗教外衣后,倒是在楚越有了不小影响力,甚至反馈到了中原。

    在如此环境下,墨翟也产生了原本天道教中不曾有的”兼爱“”非攻“等理念。

    引荐墨子来见赵无恤的鲁班轻咳一声,说起了缘由。”臣先前在蜀地为陛下造船和各种器械,打算造成后,用它攻打楚、越,此事天下尽知。墨子听说了,就从楚国起身,行走了十天十夜去见我。“

    当时,墨子一照面就请求鲁班:”北方有曾经欺侮过小人的仇家,希望能借助公输子之力杀之!愿意献给你十镒黄金!“”赵律规定,不可私斗复仇,更何况。“鲁班很高傲地说道:”我奉行义,决不杀人!“

    他身居高位,若不是看在墨翟的父亲是故人的份上,是不会见他的,更不会因为一点金子而动心。

    孰料,这对话却落入了墨翟的语言陷阱里。

    按照这逻辑,楚越这二十多年一直在安心种田,没有得罪中原,的确没有什么好理由去讨伐,鲁班奉行义,不杀一个人,却造出利器去杀害众多的百姓,不能称之为明……

    鲁班一向讷于言而敏于行,哪里说得过这个伶牙俐齿的家伙,便用皇帝一心要灭楚越作为搪塞,谁料墨翟乘机请求觐见赵无恤。”陛下听闻墨翟之名时,曾经问过臣下他的事迹,于是,臣便将他带来了。“”哦?“赵无恤来了一点兴趣,他高高在上,问墨翟道:”兼爱,非攻,这便是你的主张吧?你想要以此阻止朕伐灭楚越么?好啊,你试试吧,朕想知道,闻名南方的墨子有何口才,能动摇朕的决心。“

    墨翟一笑,连称不敢,却很有试一试的打算,他对赵无恤说道:”现在这里有一个人,,舍其文轩,邻有敝车,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而欲窃之。敢问陛下,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赵无恤却不答,只是含笑看这个年轻人的表演,最后墨翟只能自言自语地补充道:“这人一定患了窃疾。”

    无恤接上了话:”善,你是不是想说,昊朝直接统治的地方,方圆万里,楚国越国的地方,方圆三千里,这就象文轩与敝车相比。昊朝城郭遍地,乡邑相望,里闾人烟繁盛,而楚越之地,地广人稀,烟瘴从生,就如同锦绣与短褐相比。昊朝富有天下,有冀州、豫州、兖州、徐州、雍州、梁州的膏腴土地,而楚越虽有鱼鳖繁盛的云梦泽,三江五湖,然与昊朝比起来,就如粱肉与糟糠相比。是这样么?“

    能言善辩的墨翟有些发怔,半响才回应道:“原来陛下深明这道理,然也,从这三方面的事情看,我认为陛下进攻楚越,与有窃疾的人一样。南方楚越两国为陛下藩属,一向毕恭毕敬,朝贡觐见不敢怠慢,并谨记陛下的遗愿,推行教化,使得百濮群越也开始效仿中原章服。然今陛下先拔巴蜀,开栈道,修大舟,欲楼船东出讨伐两国,两国战栗惶恐,不知何罪……“”大江宽广,楚越虽为小国,却亦有兵甲十万,水师长楫近千,陛下以北方不习水性之人赫然讨之,只怕既不符合王者怀柔天下的道义,也无法取得成效,反倒要让南北两边都死伤惨重,空耗国力啊。”

    “墨翟啊墨翟,难道你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么?*之内,皇帝之土;人迹所至,无不臣者。楚越既然是朕的藩属诸侯,他们的土地也自然应该归于天子所有,本应该纳土入朝,却迟迟不来,这不是心存异心是什么?于是朕便决定收回荆州、扬州的土地,让九州同风,有何不可?这便是朕的理由,纵然没有这理由,有公输子为我制造的水陆器械,必取楚越!”

    墨翟笑了笑,没有说话,还是鲁班有些尴尬地对赵无恤说道:“臣无能,墨子来见我时,我二人已经演练过攻守之术,臣九次陈设水战和攻城用的机巧器械,墨子九次抵拒了我的进攻,臣的进攻手段已尽,而墨子的守御办法还有余。”

    这是令人惊奇的事情,要知道,鲁班号称是攻城大师,在水战器械的制造上也很有造诣,今日却棋逢对手了?

    赵无恤问道:“你与朕一起钻研的技术,也不能敌他?”

    鲁班老脸微红:“不能,投石机、弩砲等,均被他想办法抵消,如今楚越两国已经学会了这些器物的制作和防御之法……”

    这就奇了,这墨子,果然是一个可以比拟甚至超过鲁班的匠才啊……

    赵无恤顿时生出了一丝爱才之心,然而鲁班却走到赵无恤面前,突然压低了声音道:“陛下,楚越若有此子,只怕攻取不易,臣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此患……”

    “你想要杀了他?何必呢。“

    赵无恤却不理,反问道:“那两样东西,你没有泄露出去吧?”

    “国之机密,臣岂敢外泄!”

    赵无恤颔首,对墨子直言道:“既然如此,墨翟,那朕便与你说一说,必须伐楚越的理由,不单单是因为朕一统九州的志向,也不单单是因为中原已经没有地方安置朕的子子孙孙。”

    “朕听说,你一直在楚越倡导弭兵休战,兼爱非攻,但你可否知道,这世上国与国,邦与邦的战争,因何而起?”

    墨子拱手:”昔日诸侯兼并,无非是为了土地、人口。然今中原所辖各郡县人口,已超过两千万,万家之邑随处可见。而楚越纵然已开放了江南、闽地,加一起,也不到四百万,不论土地人口,中原都不缺,何苦征伐呢?“

    赵无恤道:”征伐,不是因为人口太少,而是因为有些地方,人口已经有些多了……按照现在下去,人口会继续滋生,而土地迟早是装不下这么多人……“

    ……

    墨翟一怔,却听赵无恤说道:”在中原,有这么一句古话,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

    在农业社会,年轻人成年后的主要就业方向是务农,每个人的理想是拥有一块自己的土地,老婆孩子热炕头,过上田园诗般的日子,一家温饱,一生足矣!

    这是理想的小国寡民状态,然而,人口增长是指数型的,理论上没有极限。赵无恤建元初期,中原人口总计才一千五百万左右,土地多、人口少,政府给每家一百亩地,还可以敞开供应。但随着人口总量的增加,到近几年,算上隐户,人口已达到两千五百万左右。像是河东、邺城、河内等地,土地供应就出现了僧多粥少的局面。

    现如今,他还能通过开辟淮北淮南、巴蜀这些地方,通过官府的强制移民安置人口缓解危机。但继续发展下去,再过一百年,当中原人口突破五千万时,问题就要接踵而至了。

    在中国,历朝历代,人口好像总有一个天花板,超过这个天花板就会爆发各种战乱,导致人口锐减,接下又是缓慢的盛世中兴,开始另一个循环周期。

    让这个上限增加的,还要靠高产作物的引入,可一旦气候发生剧烈变动,小冰河期到来,天花板就再度降回来。

    一般而言,人口引发的周期是如此演进:第一阶段,王朝兴起,人口稀少,人地比例很低;第二阶段,战乱之后,人均收入快速越过生存水平,人口加速繁衍;第三阶段,随着人地比例大幅上扬,马尔萨斯陷阱凸显,人均收入降低,王朝治理水平的降低,往往很容易导致极低的人均收入水平被推低到生存线之下;随后,第四阶段社会崩溃,天下大乱。

    昊朝现在处于第二阶段,赵无恤估计,自己还能活十来年,到孙儿辈时,就将递进到第三阶段了……

    如此,一个轮回重新开始,所谓“治乱循环”。

    拦在赵无恤面前的最大敌人,并不是五年前的南党,也不是现在还割据南方的楚越,而是这个治乱循环的死结。

    有两个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一是不断开辟疆土,寻找更多的耕地,通过殖民手段将人口分散开来,近代欧洲就是依靠向美洲的殖民,缓过了一次17世纪普遍危机。

    其次,就是发展科技,让土地能产出更多的粮食,让过去不能开辟耕地的地方能够种地。

    赵无恤打算两手都要抓,他准备在自己还在世的时候,解决掉楚越,为子孙免除后患,同时也提前开发南方,等到百年后中原人口达到一个上限时,人口才能畅通无阻地涌入广袤的江南……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墨翟,你一直想要阻止战争,殊不知,阻止了今日的残杀,也阻止不了明日、后日的,反倒会更加惨烈!”

    见墨翟若有所思,却仍然面带犹豫,赵无恤知道看不到后世两年前中国历史循环死结的他,是不会感同身受的,遂道:”看来靠王道的法子,是说服不了你了,那,便取兵道罢。“”鲁班!下去准备,将那两件利器展示给墨翟看看。”

    鲁班有些发慌,连忙道:“陛下,此乃国之重器,岂可轻易示人?”

    老迈的赵无恤扫了他一眼,鲁班连忙噤声,下去筹备去了。

    墨翟心中有种隐隐的不安,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赵无恤让他来到温县水边的宫榭同坐,对他说道:”你主张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这就是兼爱?“”然,若人人相兼爱,交相利,则纵然诸侯并列,天下仍能大同,否则,即便以霸道强行一统,天下,人与人之间,依然会相互为仇,生出动乱来……“他抬起头看了赵无恤一眼,轻声说道:”就像,五年前在宋国发生的事一样。“

    那是赵无恤心里的一道疤,同时也是墨子心里的痛,南党之乱,天道教徒举事,又陆续被镇压,那一次大乱,死了许多人,其中不少还是墨翟的同乡好友。”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你不可能爱所有的人,想要保全一切,最终却只能失去的更多,有时候啊,就应该忍受短痛,这才能避免长痛……“

    他以一个老人的身份,而不是帝王的身份告诉墨子:”凡事,都不要妄想十全十美!“

    ……

    说话间,鲁班已经受赵无恤之命,将该筹备的东西筹备好了。”来,墨翟,来看看,这两样东西,你可有办法想出守备之策来?“

    墨翟与赵无恤站到临水台榭上,面对浩浩大河,他看到河面上有几艘帆船,其中靠内的那艘大船是空的,而其他几艘小船全副武装,上面站着水手,他们正在迅速靠近目标船只,似乎是要进行一场作战演戏……

    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墨翟目瞪口呆。

    他看到,没有任何征兆的,从小船上喷洒出一种粘稠的火焰,这些火焰有的直接落到大船上,遇物既燃。有的则落在水中,但是奇怪的是,他们非但没有被水淹灭,反而更加凶猛的扑向大船。

    眨眼的功夫,那艘被围攻的船只便周身被点燃,缓缓往河内沉没……”这是……“墨子擅长守城舟战之术,对于如何防御火箭烟矢已经颇有心得,然而面对这种神秘的绿色火焰,却有些束手无策。”这叫做’野火‘,是江南舟师即将装备的神器,无所不燃。你觉得,楚越之人虽然擅长水战,但若遇到这种武器,会怎样啊?”

    想到那种如同鬼神一般,用水也浇不灭的绿色火焰,墨子一阵心悸,想道:“若我在船上,所做的事只有屈膝下跪,祈求昊天和鬼神的拯救……”

    见他默默无言,赵无恤一笑,又让墨翟去乘车,和他一起去温县郊外看看。

    车子才行驶至半道,墨子便听到了惊天动地剧烈响声,接下来便是地表的微微颤动,马匹也惊慌不安地发出了嘶鸣。

    “这又是什么?”他知道自己的不安来自何处了,鲁班果然隐藏了真正的神器。

    等下了马车后,他发现自己被赵无恤和鲁班带到了一个尘土纷飞的丘陵下。

    ……

    这里有一个戒备森严的军营,需要重重查验才能进入,哪怕是皇帝亲临也不例外。进到里面后,只见各色各样的人忙忙碌碌地走来走去,或搬运着一箱接一箱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但墨子能闻到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刺激的奇异味道,似乎是碳和硫磺?但又不太像。

    更有一些人,则用马车牛车拉着黑乎乎的沉重圆球,皇帝经过时,还示意墨子摸一摸。

    “是铁球……”墨子心中越发不解起来,但也隐隐猜到了可能:莫非刚才的巨响,是用铁弹替代石弹,再用更大号的投石机或弩砲打出去?

    赵无恤也不回答,只是让鲁班在前开路,一行人抵达了一处宽敞的校场。

    在这里摆放着的,是数尊巨大的青铜器……

    它像是放横的尊,又似是大瓶,斜斜翘起的一头众空,一头似闭合,口径三寸,重量当在七八百斤左右,幽黯深沉的金属色泽,看起来深沉内敛,显得神秘兮兮。

    其中一尊已经被架在木台上,它的前方,是一堵新筑起的高墙。

    和方才在大河上看到的一样,这也是一处演戏场地。

    墨子心中突突直跳,他不知道自己会看到什么,却见赵无恤对鲁班说了一句”开始罢“,然后就怡然自得地看着鲁班和工匠兵卒们摆弄那青铜巨器。

    墨翟看到,一些面色严肃的工匠从神秘木箱中取出了黑色的粉末状物体,用器皿取好自己想要用的量后,放入青铜器的尾部,又引了一根粗线出来……

    当兵卒将一颗十斤重的铁弹放入青铜器中后,又有另一批工匠拿着测量距离和角度的尺子和弧尺,量了一会,点了点头,位于青铜器后方的士兵便举起火把,点燃了那根粗线……

    引线滋滋作声,转瞬就没入了炮膛内,还没等墨翟反应过来,他就听到了一声如同雷鸣的巨响!”轰隆!“

    墨翟惊得脚尖一颠,整个人一下高了两寸多,而耳朵、头颅,乃至于张开的嘴巴,都在声浪里颤抖。

    赵无恤和鲁班已经习惯了这场面,都用软木堵住了耳朵,唯独墨翟怔怔地在原地,半天以后才呀了一声,定睛向前看去……

    他看见那青铜器的开头正被一阵白色的青烟所笼罩,他知道,那颗铁弹,已经不在里面了。

    那它在哪?

    放目看去,墨翟目瞪口呆。

    却见前方三百多步外的那堵墙,已经被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大洞……

    铁弹飞了,三百步,不,还不止,按照他的目测,那可是三百五十步啊!

    相当于一里地的距离,哪怕最强大的少梁砲、弩砲,也射不了这么远吧?而且这器物的体量,只是墨翟仿制的那些少梁砲的十分之一……”这是……“耳中的嗡嗡声依然没缓解,墨翟需要张大嘴才能缓解这种症状。”这是火炮,是炮,不是砲。而且,这才是较为初期的版本,往后,将愈来愈远,威力愈来愈来越大!“

    赵无恤有些自豪地抚摸着青铜大炮,仿佛这才是他最为喜爱的儿孙。”我曾经以为,我便是能以一贯三的王,无上至尊,可到了后来,才发现,我自己也是凡人一枚,也是血肉之躯,也会犯下错误,也会悲悯,也会死去……“”我曾经想啊,百年之后,我能够给后人留下什么呢?“”骂名,美名,知我罪我。赞誉我一天下的,毁誉我不能安定后宫导致人间惨剧的,凡此种种,谁知道呢?”

    “我想留下的,是一些能打破历史周期律的利器,它们可以用来装备武器,开疆拓土,这是霸道兵道的做法。当然,也可以炸山开路,带领华夏进新纪元,这是王道的做法。”

    火药、希腊火、青铜大炮,这就是鲁班和学宫的格物工匠们,花费二十年为他做出来的神兵利器!

    这也是他驱赶西秦、陈氏朝鲜,乃至楚越开发四境,却不担心他们能够反扑的最大依仗。

    赵无恤露出了笑,对墨翟说道:“当年管夷吾在召陵,指着诸侯联军对楚人说,以此众战,谁能御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

    “今日,朕也要将这句话重复一遍,汝,能御否?楚越,能敌否?”

    “不能。”墨翟是守城的行家,有许多种备城门之法,然而今日,面对这名为“火炮”的武器,却无计可施。”既然不能,那你回去之后,便可以告诉楚人越人。或是归降,或是迁徙,离开九州。”

    “楚人若是不愿意做我的子民,就效仿他们的祖先,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去苍梧之南的岭南之地吧,亦或是西如滇池,去寻找白胜建立的西楚投靠,好好开发南中和丽水之西的未知之地。越是若是不愿意做我的子民,就离开吴和会稽,乘着他们的大舟,去海外探索新的地区吧,也许,一个又一个的富饶岛屿,在等着他们……至于你,墨翟,你若是愿意放下成见,回到中原,利用你的聪明才智,利用学宫这些年研究出来的新式器物,为世人创造更好的未来,这才是真正的,天下大同!“

    人都是会死的,朝代都是会亡的,只有历史滚滚向前,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而他,只是其中一朵浪花罢了,虽然这座浪花,已经改变了整条河流的走向,原本曲曲折折,现在,或许能一路畅通无阻,奔流入海……

    这就是他赵无恤的一生,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终点……

    (全文完,谢谢大家的陪伴、订阅、打赏、推荐票。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这几天真的是灯枯油尽,打不动字了。还有一些番外,基本是秦楚的事情,中原反正我是推演不下去了,累得要死,先歇息一天,以后每隔一天更新一篇番外吧。最后,就是新书四月初开,依然是春秋战国的题材,名叫《战国明月》,书是建了,但要到4月1号才能搜到,这应该是一本纯粹的爽文了,七月在此用性命保证,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