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死神少女 > 号外号外!新书已发布!!!!

号外号外!新书已发布!!!!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马忽悠
    八年前我是一个小童星。

    自我记事起,我知道我有一个妹妹,在我那残缺不堪的记忆中,妹妹是一个众星捧月的小女王,一个高贵圣洁得不像话的小天使,比任何人打扮得都要漂亮。

    未谋面的爸爸在我们没记忆之前就已经去世,生我们的女人从未对我们提出过爸爸这两个字,她在结婚之前是一个偶像歌手,后来又挑起重担,管理了爸爸的公司,因而很少有时间照顾我们。

    我和妹妹的待遇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她身穿洋装,而我穿的是不知从哪找来一些缝了又补的破布衫。

    那时候屁大的孩儿都不懂事,父母给什么就是什么,我也就一直穿着这些破布衫没有去问。

    两年来,妹妹一直都不跟我玩,直至那年夏天,我擦抹着鼻涕,傻乎乎地笑着说:“妹妹,我们一起玩吧?”

    她咬了咬嘴唇,抱紧的昂贵的玩偶,一脚踢过来,并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说:“滚,看到你我就烦!你也配得上跟本小姐一起玩吗?”

    她终于不耐烦了,而我还搞不清状况,一手捂着被她踢过的小腿细细地辨别先前的话,而她却不以为然,蹦蹦跳跳的走在我的前面。

    我重新拾起信心,又一次跳到她的面前,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说:“妹妹……我们,来玩吧?”

    “滚开!”话音刚落,她双手一抬,轻而易举地将我推到在地:“妈妈说你是低等生物!我才不要跟弱智一起玩!”

    她说完后,她扯高气昂的走了几步。

    “我不是弱智!”我气急败坏挽留道,当时我不知道弱智是什么,对弱智这个词的认识仅明白在它是妹妹与我之间的间隔,仅此而已。

    她回身双手叉腰大骂:“你就是一个弱智!妈妈说你将来除了吃饭睡觉就什么都做不了!是一个低等生物!离我远点!弱智!”

    听闻她的话,让我倍受打击,妹妹见我傻愣的坐在地上,哼了一声不理我,心情大好的出去跟小区里的小伙伴玩。

    我不服气,耍了点小聪明,妹妹当面不带我玩,我就不能悄悄的跟在她身后吗?想到这我便迈出家门,立刻动身。

    我东躲西藏的跟在妹妹身后,看着她走路的俏影,那可真像极了一个大号洋娃娃,让我不禁咽下唾沫。

    小区内有个乐园,里面有秋千,滑梯和供堆城堡的沙池,今天也毫不例外的来了几个小伙伴。

    依稀记得她们高贵得像一群白天鹅,洁白的洋装上还有着很漂亮的面孔,但在我的记忆深处她们的面孔早已模糊不堪。

    那年心里很单纯,我只想跟她们一起玩上一小会就会感到十分知足,可经过妹妹刚才那么一骂,再加上我这身黑乎乎的衣服,让我产生深深的自卑感。

    我决定就此离去,一脸失落的准备转身,可树上的一只小虫差点把我屎都吓出来了,伴随着一声惊叫我一屁股坐地上,天鹅们昂起头看了过来。

    妹妹第一时间就认出我来了,指我大喊:“傻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先是吃惊,旋即表情中还参杂着愚弄。一群小伙伴都看向她,妹妹嬉笑了一声:“这是住我家的傻子哥哥,他连一加一等于几都不懂。”

    她莫名来了优越感,然而我只是眨眨眼说:“一加一等于二。”

    “你……”妹妹被我的回答气到了,指我说:“八加四等于多少?”

    “八加四?八加四、八加四……”

    我大脑短路,不断的比划着手指,妹妹嘴角微扬:“看,他就是一个傻子,这么简单的题目都算不出。”

    “我不是傻子!”我绕过她给我出的题目,气急败坏地回应。

    “那八加四等于多少?”她又得意洋洋重复了一遍,似乎认定我答不上。我大脑再次空白,的确无法回答,佣人以前教过我,如果不会计算可以数手指,可我手指都数完了还是差二个,导致我的思维被限制了。

    我不断的比划着,妹妹又开始冷嘲热讽:“算不出来就是低等生物,我们全部人都会算,就你一个不会!傻子!”

    她拿我作乐,其它几个同龄女孩都哈哈开怀大笑,待她们笑完后,妹妹得到了满足,转过身说:“我们走吧,叠沙堡去,别理这个傻子。”

    她打击了我的自尊心,让我失落无比,正起身准备离开,一个女孩张嘴就说:“小娅,他不是你哥哥吗?让他跟我们一起玩也没什么吧?”

    她的话让我心脏砰然一跳,而那女孩却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不过在我眼中她却像一个拯救我的天使,让我的小小心愿得到了满足。

    妹妹大愣,接着眼前这个小天使就跟她交头接耳,嘀咕了一些什么,最后妹妹恍然大悟,双手环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冲我说:“要我们跟你玩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必须要听我们的话!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听我们的话!”

    她对我的态度发生百八十度转变,当时我就觉得这女孩可真是一个天使,悄悄话这一行为让我认为是她说服了妹妹,其实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妹妹又对其他人悄悄话,最后全部人都知道了,除了我。

    一群女孩都在笑,我觉得奇怪,但是没问,妹妹情绪激昂,指着一处地方说:“我们一起玩这个吧!”

    秋千?秋千我也自己一人坐过,我当即疑惑:“可这秋千只有两个,大家要怎么一起玩?”

    妹妹顿时一脸鄙视:“我们可以轮着来呀,你真是一个笨蛋!”

    她埋汰一翻后自个坐到秋千上冲我招招手:“过来推我。”

    我也没管什么笨蛋傻子,能跟她们一起玩便是好事,于是我站到她身后,双手用力一推!

    妹妹一头栽到沙地上,屁股朝我,像一根插进沙地的萝卜,其它的小伙伴目瞪口呆,久久无所作为。

    我则在想妹妹真奇怪,居然让我推她?这是什么新玩法?难道这样很好玩吗?

    空余的秋千还有一个,我也打算学着这样玩,可妹妹下一秒直接双手撑地,站起来哇哇大哭。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这玩得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呢?忙上前去问:“妹妹,你怎么啦?不是玩得好好的吗?怎么哭了?”

    我表示关切,然后她猛的将我推开,一边擦脸一边哭着往家里跑。

    我错愕站在原地挠头,我是不是做错什么?

    听她哭的声音,我感觉不对劲,就撇下这群小伙伴跟着跑回去。

    等跑回去后一堆佣人都在安慰安慰她,妹妹好像很简短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佣人担惊受怕地去给她擦脸,我被她们冷落在一旁,对于这种情况我已经司空见惯,最后回到我自己哪暗不见日小黑屋躺着。

    旁晚,妈妈雷厉风行进到小黑屋,她回来得比以往都要早,我心中有几分欣喜,原以为她有话要跟我说,可抬头一看发现她脸都黑了,妹妹正怯生生含泪抱着她大腿,气鼓鼓地瞪着我看。

    我暗感不妙,也的确不妙,她单手将我揪起,这破衣服撕拉一声被她扯破,但这并不能阻止她打我。

    妈妈右脚往后倒,身子一侧,猛的用力一脚将我踢到墙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当时我被痛哭了,妈妈低头看我,就像看一只丧家犬,脸上没有一丝怜悯,那一脚犹如对我像有深仇大恨一般,而且还不能让她解气。

    后背痛得要命,站在小黑屋门口的佣人心都被揪得老高,房间内充满了我伤心的哭声,她就这样带着妹妹离开了小黑屋。

    佣人都不敢安慰我,生怕自己会遭到牵连,只留我一人在小黑屋内大哭。

    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妹妹,我一日有三餐,还有个小黑屋睡觉,这仿佛已经是她对我天大的恩赐。

    哭了许久我哭累了,现在已经是旁晚时分,佣人一如既往将食物放到我面前,我已经不哭了,那佣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怜悯以及无奈,叹了声便离去。

    晚餐又是白粥,上面还有少许葱花,添加了不少色彩,只是依然什么味都没有,吃这个半夜又要饿了。

    后来我也没敢在别墅里蹦达,因为在很早之前,妈妈时不时都会对我发火,以前都只是骂,现在直接打上了,而且还是用脚踢我。

    我抽了抽鼻子,心想:妈妈,你也分一点爱给我吧。

    我这样想着,最后连自己睡着了不知道,在梦中,我梦到了妈妈和妹妹,妈妈带着我和妹妹一起去公园玩,而且还玩得很开心。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了,可惜是个梦,因为我从未离开过小区,也没去过学校。

    早餐是两个馒头,我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最后还噎着了,忙锤了几下胸膛,差点就这样断了气。

    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邀请妹妹玩了,妈妈昨天那一脚让我小肚和后背到现在还隐隐发痛。

    我咬咬嘴唇,心中挂满了不甘啊。可这时我面前出现了一个小脑袋,她冲我眨了眨眼睛:“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我整个人懵了,心中无比的惊喜,下意识就说好,她带我来到小公园,昨天那几个女孩都来了,妹妹指着秋千说:“你应该推秋千,而不是推我,懂了嘛?”

    我点点头,说懂了,尝试着推了几下,妹妹又让我停,她自个坐了上去:“继续推秋千吧,用力点,我没说停你都不要停。”

    我就开始推了,推了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喊停,直至昨天那个小天使开始抱怨:“小娅,你玩了这么久也让我玩一下吧?”

    我就停下,其实现在身体早已累垮,妹妹她也不知喊停,我听那小天使说话便停下了,气喘吁吁的调整呼吸。

    岂料妹妹转身一拳打在我的下巴上,让我防不胜防,冲我大吼:“谁让你停下的?”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连道歉:“对不起……”

    她态度这才有了转变,起身让那小天使也坐上去,并说:“推吧。”

    我只好起身接着推了,就这样推了一早上,全部人都推过了,我两手已经脱力,全是酸痛,感觉很僵硬的样子。

    午餐终于有肉了,是米饭加几片瘦肉,就是现在连勺子都拿不稳,我只好趴在地上吃了。

    下午,妹妹又来找我,但我两手已经累得不想动,可她说:“你不是想跟我一起玩吗?现在怎么又不来了呢?”

    我只好跟着去,她又让我推秋千,我只好忍着这种无力的感觉去推她,秋千的动荡明显没先前的强烈,妹妹也没得到那种速度的感觉,转身又是一拳:“没吃饭啊?一点力气都没!”

    我坐到了地上,苦了脸,说自己手累,她一脚踩在我手上,不满道:“累什么累?男子汉大丈夫,这就累了吗?”

    手掌上出现了烈火般的疼痛,我不断张口大喊求饶,说:“我推!你别踩我。”

    可妹妹她越发得意:“果然还是妈妈说的对,你就是被打才会听话。”

    她就不踩我了,我右手手背已经被她踩到发瘀,尽管如此我还是拼了命的去推她们。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佣人发现我手上有伤口,但是她不敢管,放下晚餐就离开。

    接着第二天,我全身“瘫痪”,手酸得无法动弹,妹妹果不其然又来找我,但我就是起不来,浑身上下都没了力气。

    妹妹以为我不想去,离开小黑屋,拿着一本十分厚的书,双手抬得老高,猛的就砸在我的身上:“你不起来是吧!”

    我的眼睛在被砸到的一瞬间瞪得老大,肝脏都受到了挤压,那感觉差点让我眩晕过去。

    在那一瞬间我的神经真的麻木了,连疼痛都喊不出,我没有反应,妹妹一脚踩在我的脸上:“装死?我让你装!让你装!”

    她边踩边骂,我终于有了反应,一个劲在喊痛,但由于手没力气只能缩肩膀试图抵御她的脚踩,可惜这没什么用,她一脚比一脚准,把我脸上全踢了个遍。

    我趁她抬脚瞬间不断喊救命,门外有佣人听到,被吸引过来围观,也仅仅是在围观了,都不敢阻挡,任由妹妹在我脸上施虐,这让我绝望透顶。

    妹妹直至踩累了才离开,我感觉自己的脸都变形了,没一处是安好的。

    佣人进到小黑屋里,我心里头有所感触,本以为她要帮我,可她最后只是拿起我身上的那本书就离去,让我的心隐隐发疼。

    而这、才只是噩梦的开始。

    中午,我吃不了饭,嘴唇破了,手还没恢复,佣人会不定时来观察我,也仅仅只是观察,因为她们什么都不会做。

    最后我早饭当晚饭,趁着自己恢复了一点力气赶紧吃了。

    吃完后,我撑起墙,忍着疼痛往外爬,我在佣人惊讶的目光中爬到了门口,远方一辆车缓缓行驶过来,妈妈下车了,她穿着一身黑西装往这边走来。

    我眼泪直往下掉,妈妈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我就哭诉:“呜……妈妈,妹妹她打我!”

    我的脸现在很难看,妈妈看到后也不由吃惊,吃惊过后她走进客厅,看到墙壁上跟爸爸的婚纱照。下一秒、她对我态度让我终身难忘。

    她猛弯身盖了我左脑一巴掌,将我打飞,她打完后什么都不说,只问妹妹:“小娅,吃了饭没,还饿吗?”

    我就这样被她扇晕,六岁哪能承受这般力量?等醒来后是半夜,我摸着心脏,因为这里痛极了,比脑袋还痛。

    我的眼睛习惯了黑夜,一直蟑螂光明正大从我面前爬过,我小心翼翼的将它包住,而我晚餐还没吃过,被我晾在一边。

    于是伸手拉了过来,对着蟑螂说:“你愿意跟我做朋友吗?我可以把我的晚餐分一点给你哦。”

    蟑螂没有回应,我还是分了一块肉片给他,它竟然真的开始吃,只是现在回想起来也好笑,估计它当时是想偷我的食物,然后被我抓个现行吧。

    当时我就这样跟这只蟑螂成为了朋友,他像有灵性一样,到了白天也不离开我,也不怕我,这简直违反生物定律。

    翌日清晨,外面有动静,妈妈从这边经过,她看了我一眼就离开了,我则继续跟我的新朋友玩,而且我发现只要讲肉片放在它前面,他就会拼命的追,有趣极了,看来它很喜欢这个,而且这一块够他吃很久的了。

    早餐时间到了,我伸手去抓油条,同时也撕了一小块放到新朋友的面前,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嘛。

    吃过后,我就起身带着蟑螂跑了出去,饭厅是我的必经之路,听到妹妹慵懒地说:“今天的早点是什么?”

    “回小姐,是法式全麦营养蛋糕,还有新西兰进口牛奶。”

    佣人就是这样回答的,她说的东西我都不懂,就没管太多,带着小强屁颠屁颠跑了出去。

    来到沙池,我忙堆起一堆沙子,小心翼翼压实,用手指扣出一个露天屋子,把小强放了进去,顿时成就感十足,心里还高兴的不得了。

    接着一只擎天巨脚就此踩下,妈妈不知在何时站到了我身后,一脚冲着小强踩了下去。

    我傻了眼,心里再次发痛,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妈妈要这样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