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唯一的修道者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信念

第一百九十三章 信念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凡人哟
    ps:很抱歉,最近面临找工作的问题,忙的焦头烂额,心情十分烦躁

    世间有很多东西唯有远看才无比美丽,古人云“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除了表示对出淤泥之物的美的呵护之外,更是隐隐透露出一个道理,

    真正的美丽,往往是“远观”才能够体会的到。

    刘宇曾远观过山峦,层层叠起,形若仙庭楼阁。可若是飞到那处地方,所见的又不过是一般的山石土木罢了。

    若无那层层云海,那山崖竟是没有半分美感。

    “你说得对!”刘宇淡淡一笑,点头应允金子的话,说实话刘宇对金子有这些感悟非常惊讶,一个普通人能够去感悟这些东西唯有在老年的时候,而金子现在这么小,居然就有这样的想法

    但很快,刘宇就知道自己搞错了,金子嬉皮笑脸的说道:

    “嘿嘿,我爷爷说的,以前还训了我一顿呢”

    刘宇无奈一笑,“难怪”

    他望向天空,黑暗的夜空中星光点缀于其上,带着淡淡的美感,令人心醉。

    “城市里可没有这样的星空,我去读书的时候天空全是白色,什么都看不到”金子略带苦恼的说了一声,“要不是因为辍学,我也不能经常看到这样的星空”

    “辍学?”刘宇轻咦一声,看金子家里的情况也不像是没法上学之人啊!

    “恩……”金子脸色有些黯然,“我比较调皮,叔叔想让我学习经商,但学习实在太差,就干脆辍学跟着叔叔算了”

    “你叔叔呢?”

    “没回来呢”

    金子面无表情的揪着一根草,刘宇却知道他此时的心里一定十分悲伤。亲人极少的他向来对那叔叔绝对是报以期待的,只可惜那叔叔可能不过是说些场面话了,无论那人和金子有何关系,想来最多不过是给个工作机会,浑浑噩噩虚度一生罢了。

    “我叔叔是村长爷爷的儿子,可能因为爷爷的原因不怎么喜欢我。所以每次见到他都是无视我的”

    金子缓缓讲述了实情,原来是因为村长儿子对村长收养金子的不满导致的,

    “我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喜欢我,村长说以后城里的地给我,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就板着脸了”

    城里的地?刘宇暗暗点头,城市里的地和村里的地差距极大,寸土寸金的城内若是有一块地,怕是瞬间就能够成为大富豪,村长儿子不待见他也是正常的事情。

    “城里的地啊,那可是一大块财富呢”刘宇笑着说了一声,金子抓紧草根,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虽然小,但是很多人的变化都看在眼里,父亲生意隆盛的时候家里老是有客人,可父亲一旦失败,以前的叔叔阿姨全部不见踪影。只有村长爷爷收留了我”

    他的神色黯然下去,“母亲……母亲居然也离开了”

    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抛弃。这份痛苦的确是他人难以体会,刘宇叹了口气,却又不知道安慰什么,过了一会儿,金子居然是展露笑颜,淡淡的笑道:“其实过了这么久。我也没什么了,爷爷说旦夕祸福,说不定这是我的福气也说不定”

    世上有得失,得失之间的界限本就无法辨清,世人多少人能够明悟得失?

    没有人。刘宇不是,金子也不是,只不过金子在得失这一块比之常人要强上太多,若是一般人碰上金子一样的事,就算不是怒火烧身也是阴沉一脸了,而金子能够保持乐观的生活态度,足以表明他的玲珑心态。

    “你有个好爷爷”刘宇笑了笑,金子裂开嘴,“那是,要知道我们村可是沈万三的后代呢!”

    “沈万三?”刘宇愕然,却见到金子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我没有说笑”的样子,

    “你们是沈万三的后代,为什么不姓沈,姓王?”

    刘宇哭笑不得的问道,村庄多是一个姓的村,这村庄虽说不是完全都是王姓,可王姓也占了一大半,因此说个王家村到也不为过。

    “那倒不是”金子笑道:“据说是以前祖宗们避祸改名换姓,才能够在乱世中生存下来”

    金子笑着解释了一下,但刘宇还是感觉有些荒诞,不过他也不至于反驳,只是笑道:“难怪你们村子的人这么喜欢经商”

    不说金子那为生意失败而自杀的父亲,但刘宇今天所观察到的,村里的人大多是一些小商人,各种生意,眼花缭乱。

    金子一下就看出了刘宇敷衍的心态,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你不信?”

    刘宇见到金子的目光,含笑着点头,“我不信!”

    金子嘿嘿一笑,转身就跑回了屋子,过了一会儿,便见到他搬着一个大坛子走了出来,那坛子不过是人头大小,上面略显灰败之色,想来也是有了不少年头,

    金子将盆子搬过来放在地上,抬头笑道:“这可是传下来的聚宝盆!怎么样,信了吧!”

    金子不像是在说笑,因此刘宇也不会说些让他证明聚宝盆的蠢话,只是仔细的观察着所谓的聚宝盆,三番感觉过后,刘宇确定那不过是哥有些年代的普通坛子,

    样式也是民间的普通坛子,根本就不是传说中的聚宝盆,

    “看样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坛子”刘宇说了一声,金子摇摇头,笑道:“不,这是聚宝盆!”

    “是真的,是祖上传下来的,是沈万三当初用的聚宝盆!”

    “可是,这盆子毫无玄奥之处啊!”刘宇无奈笑道,

    说是沈万三传下来的盆子刘宇信了,只是要说他是聚宝盆刘宇却还是有些疑问,历史上沈万三将聚宝盆交给朱元璋后便没再拿回来过,如今怎么又会传下来一个聚宝盆!

    “聚宝盆不是拿来生银钱的!”金子绷着脸说了一声,而后笑道:“他是我们王家村的精神支柱!”

    金子娓娓而谈,将自己的所知全部说了出来,原来当年沈万三的致富靠的确实是自己的智慧,这聚宝盆原本也不过是沈万三小时候第一次接触银钱的工具——一个酒坛子,用于当初做生意装铜钱,

    后来沈万三致富,这酒坛子被他一直带在身边以作纪念,旁人见富豪对一普通坛子呵护至极,便慢慢传出来了聚宝盆的故事……

    金子说完,笑着说道:“这聚宝盆,只是一个信念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