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各方关注华通

第九百四十四章 各方关注华通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方片2
    港城作为亚洲的金融中心,港城的新股上市自然也会引来各种资本的关注,尤其是当这支上市的新股,居然破了港城股市的三高记录,就更会引来无数国际资本的关注。

    当媒体将华通公司的实时数据传出来,这些国际资本立即嗅到了机会。

    “马上大量买进华通公司的股票,有多少买多少,一定要把价格给我抬上去!”

    不知道多少办公室里传出这样的喊叫,很显然这就是在为炒股做准备,他们通过自己的渠道大量买进股票,然后大肆宣传炒作,一点点抬高价格,等到了一定价位以后再卖出去。

    这是很常见的炒股套路,这样的套路他们不知道玩过多少回了,早就轻车熟路,而且像华通公司这种破纪录的新兴公司,更是大家追逐的对象,只要自己大量买进,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可以炒作什么,自然会有其他人去炒去抬高价格,自己只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把股票卖出去就好了。

    至于这样是否会影响华通公司,会影响港城股市和港城股民,那不是他们思考的,对他们来说,这些都只是他们赚钱的工具和一茬茬收割的韭菜罢了。

    “上一次郑家的企业破了记录,几天就让股价翻了一番,那一次我们赚了上千万港元,那么这一次,华通公司比郑家的企业势头还要强劲,一天之内翻番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一次港城送给我们的钱会更多。”

    不知道多少跨国投资者和机构作出了这样的判断,只是当他们大量买入华通公司股票以后,却发现了不对。

    “为什么我们只买进了九万多股,我们的资金不应该是按照十万股进入的吗?”

    这些投资者和机构随后开始排查,不过不等他们排查结束,港城新闻先给出了结果:华通公司采取时价发行。

    这个消息让全世界都傻了眼,的确只有时价发行才能解释他们购买数量比预计减少的情况,可问题在于他们完全不敢相信:怎么会是时价发行?他们怎么敢用时价发行?

    “不可能!时价发行一般是增发股和专项股使用的,新股上市没人敢冒这样的风险,就算是美达伟这样的公司,他们对自己有充足的自信,也同样不敢在上市时选择时价发行,因为这根本就是一场豪赌!”

    “我认为这是一场骗局,我从来没有在港城看到有人敢用时价发行,哪怕是郑家童家李家这样的豪门,他们也不敢,因为只要市场反应没那么火热,这支股票就完蛋了呀!这什么华通公司只是一家内地公司,他怎么就敢这么做,为什么偏偏他还成功了?这根本让人匪夷所思……”

    无数叫骂在全世界各地响起,他们痛骂着港城痛骂着华通公司,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在痛惜自己的投资罢了。

    原本他们是打算以发行价格购买华通公司的股票,然后坐等上涨的,可现在价格是涨了没错,但问题自己购买的发行价格也同样上涨了啊!也就是说,原本现在他们已经是在坐等上涨了的,但现在他们仍然得小心翼翼的看着数据等待击鼓传花,要是接下来股票不涨,甚至是

    往下跌,他们就赔了啊!

    这个担心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时价发行的消息本身会对打击市场的积极性,那么他们购买的已经涨价过的股票,很容易砸在手上,甚至会赔了。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投资者都那么莽撞,在纽约的某个摩天大厦的办公室里,一个年轻就微笑着对他的投资经理说:“怎么样?我猜的不错吧,这个华通公司的股票要么一开始就入手,要么就一定要仔细观望,一定不能看到他的新股成绩马上入手,像下面办公室里那些蠢货一样,这就是平白给人送钱去了。”

    投资经理擦了额头的冷汗,他也是差一点就跟下面那些办公室的蠢货一样入坑了。

    投资经理转头好奇看着年轻人:“伯亚先生,还是您的调查更为细致一些,早调查出了华通公司是时价发行这种很容易被忽略的信息,否则我们也极有可能上当啦!”

    这个年轻人就是摩根家族最杰出的后人伯亚,他轻轻摇头:“很遗憾,我和你一样也忽略了这个信息,只是我和你不一样的是,我和华通公司背后的那位老板周铭是老朋友,我不认为他会平白给别人打工。”

    伯亚靠着椅背看着窗外:“或许在你们看来这种炒作交易是资本市场的潜规则,有些上市公司甚至还会主动跟投资机构合作,但这种拿公司当工具,随意揉圆搓扁,最后还给上市公司留下一个烂摊子的做法,那个家伙他无论如何不会接受的!”

    伯亚说完站起来,毕竟现在纽约时间已经很晚了,而且局势已经明朗,他可没空熬通宵。

    “先生,那接下来我们是趁着现在华通的势头还很强势,把股票卖出去吗?”投资经理询问。

    “你卖出去容易,要想再买回来就难啦!”伯亚回答道。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点没头脑的样子,但细细想来却道理十足,因为华通公司是采取时价发行,所以在绝大多数时候,华通公司的股票价格都是高于票面价格的,也就是说现在卖出去的确能赚钱不假,但那是在以后都不投资华通公司的前提下,否则你不管什么时候想再买进,都不可能以票面价格买进了!

    而且伯亚还有一句弦外之音,就是他明显认为持有华通公司的股票分红利,远远要比单纯的低买高卖赚差价要更好。

    ……

    与此同时在ZhōngNánHǎi的某处办公楼里,刚刚主持召开了国务会议的二号首长赵森匆匆离开会议室,来到了休息室,不过他才推开门,却看到里面已经有人了。

    赵森先是一愣,但随后笑了:“看来主席也很关心一些事情嘛!”

    先一步等在休息室里的人正是国家的一号首长林泽康,而作为搭档的赵森也显然明白林泽康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林泽康面带微笑,对于赵森这么急匆匆过来不感到任何惊讶,他拍拍旁边的沙发,示意赵森坐过来,然后才说:“其实你我都明白,有些事情已经不能作为事情本身来看待了,他的价值超出了事情本身。”

    这话听起来是十分拗口的绕口令,但赵森却很清楚林泽

    康在说什么。

    “主席你认为这一次华通公司在港城上市能成功吗?周铭这小同志他可是指望着能在港城募集超过五十亿资金的。”赵森说。

    这两位领导人,他们之所以上午开完会立即匆匆回到休息室,目的就是关注周铭搞的华通公司在港城的上市情况。

    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华通公司上市只是普通的新股上市,但是对于林泽康和赵森这个级别的人物来说,他们看待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的割裂来看了,他们会把事情放在全国的一盘棋里去看,尤其是当现在的时间以及某些形势,让华通公司这步棋已经走到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上。

    林泽康却并没直接回答,而是侃侃说道:“项目缺钱,成立公司去港城上市,利用港城金融中心的优势募集港城以及全世界的资本回国投资,这样的想法十多年来一直有同志在尝试,但却鲜有人能成功。以往就算有人成功,也都是几十上百万的小额度,像周铭同志这样几十亿的大手笔,绝对前无古人!”

    赵森点头:“一旦周铭同志成功了,也算是为国内的同志打开一扇成功的大门!”

    “而且不光是这样。”赵森还说,“这么大笔资金流入国内,对目前嫉妒缺乏资金流的形势,所带来的影响不仅仅只是几十亿港元那么简单,他能极大拉动各个产业的发展。”

    赵森说到这里看了林泽康一眼:“一旦这笔资金到位,邮电分离就再无悬念。”

    “不光是这些,一旦华通公司成功了,为国内带来大笔资金,很多项目就能顺势开展,有些政策就能提前进行,很多发展就不需要再继续等待下一次机会了。”

    林泽康说着摘下自己的黑框眼镜,同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总之华通公司现在就是我们的希望,他的成败决定了这个国家未来十年的发展走向!”

    赵森轻轻叹口气,林泽康说的很重,只怕周铭就算再厉害恐怕也想不到,华通公司突然就成了引领未来潮流的希望了。

    很快的,中办主任姚兴国亲自推开休息室的大门,他拿着一份文件来到林泽康和赵森面前,他一边把文件分别交到两位领导手上,一边向领导汇报:“刚刚从港城传来的消息,华通公司上市形势很好,甚至还破了港城新股的三高记录,不到一刻钟时间,就募集了超过三十亿港元资金。”

    姚兴国想了想还说:“而且根据最新的消息,华通公司这一次是采取时价发行的模式,简单来说就是他们的价格会随着市场上涨,能卖到更多钱。”

    身份地位到了林泽康和赵森这样的人,他们轻易很难会有什么波动,可现在当他们听到姚兴国汇报的消息,都相互惊讶起来。

    他们已经对周铭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他们也相信周铭一定会成功,可现在消息传来,周铭交出来答卷还是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还是觉得自己居然小看了周铭。

    赵森松了口气:“我们的小同志永远不会让我们失望!”

    林泽康却推了推眼镜:“只是小同志未来的麻烦要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