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阴缘难逃 > 第99章 你最珍贵

第99章 你最珍贵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尤晓茗
    我看着那白绫,昨晚那个女鬼不是要害我的吗?她说要抓我去上吊,可是,怎么会这样,我是该庆幸自己没有被害死吗?可是

    之后周琳就跟我讲了那间宿舍的事情。其实当时一起自杀的女生有两个,而另一个在自杀时害怕了,就没有蹬掉自己脚下的板凳,而另一个女生却我想昨晚那个没有五官女鬼就是那个死掉的女生吧。还真有相约自杀这种事。

    回到教室,我心烦意乱,心里很是不安,不耐烦的翻着手中的笔记本,翻到那页时我的动作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上面的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子衿”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嘴里喃喃道。“子衿,子衿没了”我摸了摸小腹,“孩子”

    周琳拽了拽我的手,“阿笑,阿笑”

    我回过神来,“什么事啊?”

    “你刚才在说些什么呢?”

    “没什么,我想出去走走”说着就转了身。

    “喂,就要上课了你去哪儿?这可是胡教授的课耶”周琳喊着,可是韩笑早就跑了出去。

    *

    在这条长长的林荫道跑着,我的胸口好闷,心里好难受,脚下踩着松松软软的树叶有些滑,我一个不小心竟然摔倒了地上。

    因为下面有一层厚厚的树叶并不疼,撑着双手慢慢站起来。但是身体瞬间像是没了力气我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自虐般的捶着脑袋,我能想起来的只有那些零散的记忆,可是我怎么就把那些记忆都忘了呢?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向林荫道拐角,前方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我低垂的眼眸一亮,慢慢的抬起头。那前方的太阳底下,有一抹能治愈我一切的曙光。

    “延卿”我低低的喊了一下他的名字。

    那抹身影是那么的熟悉,我浑身一下子来了力气。抬脚向那抹身影跑去,嘴里欣喜的喊着她的名字。

    “延卿!”木围宏血。

    那只有十几米的而距离,我只跑了几秒,可我却觉得这几秒却是那么的漫长,我恨不得直接抱上他,告诉他我不要再和他分开了。

    我用尽全力抱住他,紧紧贴着他的后背,“延卿,延卿是你吧!”

    这副身躯很是冰冷。那种独有的清凉气更让我能确定,他就是我的延卿。

    他身子一僵,甚至有些颤抖,冰凉的手指慢慢附上我环抱他腰肢的双手

    我松开手,他转了身,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我心里漾起巨大的喜悦,钻进他的怀里,脑袋贴着他的胸口听着那里面因我而跳的心脏。

    “延卿,我不要和你分开,也不要再忘记你了!”

    “阿笑,你想起我了?”他有些不相信的问我。

    “恩!”我重重的点头。

    延卿抚摸着我的脸颊,激动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我靠在他的怀里许久,感受着我喜欢的熟悉与温暖。

    我觉得这真的是最美好的事情,就在我沉浸其中的时候,一声重物坠物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切,我看了看延卿,慢慢回头看了看,竟然,竟然有学生跳楼!

    “有,有人跳楼!!”

    我拉着延卿马上就跑了过去,也有不少学生出来围观,有几个我们班的都好奇的看着我和延卿,随即又把目光落在石板上的尸体,这是一个男同学,他面色发青,眼睛瞪得很大,不太像是自杀,如果是自杀那么他的脸怎么会乌青的那么厉害的?!

    我把目光转向延卿,他正仰着头看着上面,眼里露出鹰桀的目光,我随着他一同望了上去,看着窗边那个没有五官的女人,我扼住嘴巴,是昨晚那个女鬼,这又是鬼害人,这是作死的节奏吗!

    就在这时,周围刮起逆天大风,风里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这风刮得似乎越刮越凶猛,四周的尘土四起,树叶也被旋进这大风里发出沙沙拍打的声音的声音,其他的同学都被大风吹得站不住脚根,被吹的滚在了地上,好在我被延卿紧紧抱在怀里才没有被这大风影响。

    他紧紧揽住我的腰肢,好看的剑眉紧蹙在一起,薄情的唇紧紧抿着,“阿笑,跟我走!!”

    说着他抱住我跃身消失在了这股怪风之中。

    只觉得脑袋微微有些晕眩,落地的时候有些不稳,他倒是四平八稳的,这四周,这是学校的操场啊。

    突然他手上一用力,紧紧的握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向身后,鹰桀犀利的目光环视四周,愤怒地吼出一句,“荆彻!!向丞玉!别再躲了快出来!!”

    “哈哈哈~”

    那长笑的声音盘旋回荡在整个宽大的操场之上,不一会儿,荆彻和向丞玉就一前一后的出来了,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头发长及小腿的绝美女子,一双凤眼目光不移的盯着我看,她的样子很熟悉!

    可是,他们的人数比我们的要多,就光延卿一个能胜过他们吗,想起上次的事情,我的心就紧张害怕起来,我更是收紧了他的手目光紧紧的看着他的后脑勺,我想和他一生一世,我不要和他分开!

    “大哥!”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闻声赶紧回头,是一个黄白色头发的少年,那澄澈的眸子,黑亮有神的眼睛,像极了延卿,他居然叫延卿哥哥

    还有那个白发少年的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年龄似乎和他相仿,眼里,脸上都带着警惕,和时刻都要战斗的样子。

    “来的正好,荆彻!我要让你知道,邪不胜正,今天看你的右林幽冥鬼界随着你的消失,再次统千百年来的来两方分裂的冥界!!”

    “好!我们这次就一决高下!!”

    就在这时,在那高宆无尽的天空里响起一些悠然苍劲的声音,“上古我们就争执不休,想要有个了结,没想到都这么多的光阴了,那就要看看你们这些儿子们打得谁胜谁负!冥王!鬼王!!是相同的!我们决定往生极乐天界!!”

    “哼,看来这一仗就只剩下我们了,那两个万年不灭的老头也离开这些是非了!”荆彻似乎很高兴,这一仗不会有他们参与尽力啊,简直是天助他也上官延卿,上官延棋,宇闻,纤玳,让你们老是和我作对,我就让你们的魂魄灰飞烟灭。

    “是啊!”

    “哼!上官延卿你抢了我的雪栀,今天我就让你不得好过,不!是不得好死!!”

    “呵!”延卿嗤笑一声,冰冷的目光剜向说话的向丞玉,“我的好师兄,你忘了吗?我已经死了,在你面的只是一个修了鬼体和仙体的鬼仙而已!”

    “上次的同生誓竟然没让你魂飞魄散!你可真够命硬的!”

    “所以!老天爷都留下我来收拾你们俩!今天我们就决一死战!纤玳!保护阿笑!!”

    “是,九尊!”那短发女孩回答。

    看样子这偌大的操场上就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我站在那个叫做纤玳的女孩儿身后,手里紧紧攥着衣角,额头紧张的流下了汗水。

    只见对面那两男一女的阴府坏蛋和延卿和他的弟弟还有他带来的帮手,那个少年,都缓缓的升向空中,四周也刮起了寒冷刺骨的冷风,我紧蹙秀眉,双手环抱着肩膀,这真的是好冷。

    “夫人您请到这边来!”说着,纤玳把我拉到了一旁,双手一笔画,我和他的周围就出现一个金色透明的保护膜,这应该是她弄得保护屏障之类的吧

    我马上收回心神,不禁仰头向延卿他们看去,三个人都各自有自己的对手可是这次延卿并没有和荆彻对打,而是在和向丞玉对抗,而延卿的弟弟在和荆彻做对手,看样子延卿这次的状态比上次的状态要好得多,这使我微微放了下心。

    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听见那一声巨响,荆彻那三个坏蛋的身子就失控了似得坠地,面色发青面目狰狞,很是难看,延卿一个潇洒的落地,手中的龙魂锏指着他们,“这次你们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等一下,死之前,你告诉我刚才那是什么?”

    延卿冷笑,“那是觉心咒!”

    荆彻,向丞玉还有金儿恍若清醒一般,“原来是觉心咒!怪不得,我们刚才会失控,原来是自己心里的魔鬼在咒着自己!”

    之间他们三个举起自己手中的利器刺向自己心脏的位置,一声声哀叹之后,就消失了,魂魄就像是云烟一样消失在空气里。

    我走出屏障不可思议的看着延卿和他们,“他们都没了?”

    “没了!”

    “那你”

    我话还未说完就听见延卿弟弟的声音,“大哥,幽冥鬼界现在处于混乱时期,还请大哥回去主持大局!”

    延卿听到后转身看着他,笑了一下,伸出手从掌心幻化出一个龙头金玺然后放到他弟弟手中,看着手中的金玺,他脸上有明显的诧异之色,其他人也是,“大哥,你”

    “大哥以后都不会去管冥界的事了,现在我把金玺交付于你,你就是整个新冥界的主人!”

    “可是!”

    “别可是了!不要辜负了大哥对你的期望!”说完转身看向我,一把把我搂进怀里,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阿笑,走吧!”

    我看着眼前那张近距离的脸庞,会心一笑,“嗯!”

    上官延棋看着自己哥哥远去的背影,神色凝重的看着手上的龙头金玺,“大哥我会的!”

    *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抬起眼眸看着他,“放弃自己的权利和身份,你不觉得可惜吗?”

    “你觉得可惜吗?”

    “我不知道?”

    “为了你,什么都不可惜,知道吗?你才是最重要的!”

    我湿润了眼眶,激动地声音,“延卿,有你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