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刑名师爷 > 第584章 悔过崖

第584章 悔过崖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沐轶
    爱奴感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李鑫了,除了一日餐可以同桌吃饭之外,李鑫一天都被李公公叫着到处走动,之前还有宋巧时不时过来说说话,最近宋巧说是也忙,也不来了,爱奴觉得实在无趣,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孟天楚,便和合出门到处闲逛。89网不过,她自然不知道有一场大的灾难正向自己逼近。

    来到集市上,爱奴和合漫无目的地到处走着,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她转身一看,是个二十几岁的男,长得眉清目秀,身材魁梧。

    男走到爱奴面前恭敬地施礼,道:“爱奴小姐。”

    爱奴:“我好像不认识你?”

    男笑了,道:“您自然是不会认识我的,不过我当初在酥红楼第一次见到小姐芳容的时候就已经刻骨铭心了。”

    合一旁悄悄地说道:“二夫人,我们还是走吧。”

    爱奴:“不好意思,我已经嫁人了,我要走了。”说完转身就要走,谁想那个男赶紧挡住爱奴,合道:“喂,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让开,小心我喊人了。”

    男笑了,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爱奴,爱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道:“请公让开,我们真的要走了。”

    男:“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叫余庆,是贵隆商行的。”

    爱奴再也不停,强行推开男朝前走去,男对着爱奴的背影,大声说道:“爱奴姑娘,我们还会再见的,对吗?”

    爱奴理也不理,带着合走了。男望着爱奴远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丝猥亵的笑容。

    爱奴低头走着。突然撞上一人。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竟然是李鑫。顿时又惊又喜。

    李鑫见爱奴惊慌失措地样。道:“爱奴。你怎么啦?”

    爱奴回头一看。那个男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没。没有什么。大概是天热。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李鑫笑着说道:“干爹要我给他买一些上好地饰还有杭绣他要带回京城去。既然这么热你还出来做什么?在家里好好地呆着嘛。”

    正说着。宋巧带着书儿从一家玉器店里走了出来。见爱奴正和李鑫说话。便笑着过去说道:“正巧了。刚才还给相公说起。有一对上好地玉坠。相公说给你我一人买一个呢。你正好来了。我们进去看看。如果好看。我们现在就买了。”

    李鑫:“巧儿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呢。”

    爱奴心里像是打到了五味瓶一般,脸上却微笑着说道:“姐姐对我一直很好呢。”李鑫见爱奴和宋巧相处甚好,自己也很高兴,便道:“那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好了,我继续去买东西。你们买完了就回去吧。”

    爱奴不舍地看着李鑫,李鑫握着她的手,道:“刚才巧儿说了,今天晚上让我在干爹睡了之后偷偷去你房间里睡,你等我。”

    爱奴一下不好意思了,偷偷地看了宋巧一眼,宋巧笑着说道:“好了,相公你去忙吧,我有妹妹陪着就好。”

    李鑫轻轻地摸了摸爱奴地脸。然后带着下人走了。

    宋巧走到爱奴身边低声说道:“刚才你和谁在大街上说话呢?”

    爱奴一听。顿时惊愕地看着宋巧,宋巧笑着说道:“不用怕。我会替你保密的,若是我要告诉相公,刚才就已经说了。”

    爱奴嗫嚅道:“爱奴不……不认识那个人。”

    宋巧一下将脸拉了下来,道:“妹妹,你这是不相信我。算了,你不想说,我也逼迫你,走吧,我们进去看看那个坠去。”

    爱奴见宋巧要走,急了,一把拉住宋巧的手,道:“姐姐,你听我解释,我……我真的是不认识那个男人。”

    合一旁说道:“是的,大夫人,二夫人是真的不认识那个男人。”

    谁想书儿走上前去一巴掌扇到合脸上,恶狠狠地说道:“主们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合可怜兮兮地望着爱奴,爱奴对书儿说道:“书儿,你有什么话好好说,你怎么可以打我的人呢?”

    书儿不屑地看了看爱奴,道:“哦,对不起啊,一时着急,不过二夫人,你也该好好教教你地这些人了,有没有规矩啊,如今我只是……”

    书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宋巧呵斥道:“你好大的胆,竟然敢在主面前自称是我?”

    书儿一听,顿时吓坏了,连忙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爱奴知道这主仆二人是在演戏给自己看,便也假装说道:“姐姐,好了,不能怨书儿,反正方才的时候,我说的是实话,姐姐信不信我都没有办法解释。”

    宋巧看着爱奴,笑着说道:“好了,我不过也是关心你才问问,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事情了,走吧,我们进去看看那一对玉坠好了。”说完主动上前牵着爱奴的手朝玉器店走去。

    身后的两个丫鬟则彼此狠狠地看了对方一眼,彼此都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对方撕碎了才好似的。

    傍晚十分。

    爱奴吃过饭后,带着合在园里逛。

    “合,今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

    “二夫人,不要这样说,那个书儿是大夫人从娘家带来的,听说一直仗着主地身份到处狐假虎威,李家的下人和丫鬟都怕她呢。”

    爱奴摸着合的脸,道:“还疼吗?”

    合摇了摇头,道:“早就不疼了,二夫人不要放在心上,我们是下人,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爱奴愧疚地看着合,正要说话。合突然低声说道:“二夫人,您看大夫人从老爷地房间里出来了。我们还是回避一下吧。”

    爱奴一看,果然是宋巧。见她一脸高兴的样,不知道又有什么好事等着她了。爱奴道:“算了,来不及了,让她看见,反倒不好说了。”

    宋巧走近,笑着对爱奴说道:“爱奴,刚才干爹说要带我们去灵隐寺上香。我正要去找你呢。”

    爱奴一听要和李公公一起去,不由地就开始害怕,这个干爹横看竖看就是看不顺眼自己,一见到这个五六十岁还长不出胡,说话跟女人一样的老头,爱奴就莫名的紧张。

    宋巧见爱奴站在那里也不说话,神情紧张地样,心里自然十分得意,她再清楚不过这个妓女在想什么,不过她刚才去找李公公。就是一定要拉着爱奴去,眼瞅着李公公就要走了,一个月不让李鑫去爱奴房间的禁令也要到期了。她地计划也在一步步地进行着,她不能让这个妖媚地女人和自己抢男人,现在不行,以后也不行。

    宋巧:“爱奴,本来我也不想让你去的,我知道你有些怕和干爹一起相处。不过干爹说了,说是希望我们早日为李家开枝散叶,我们今天要去拜的是送观音呢,所以我也不好再为你说什么。”

    爱奴勉强一笑,道:“爱奴知道姐姐为我好,那好吧,我去就是。”

    宋巧高兴地说道:“那我们就走吧,你放心,今天相公和我们一起去呢。”

    爱奴一听李鑫也会去。多少放下一些心来。带着合跟着宋巧走了。

    灵隐寺,悔过崖。

    爱奴不知道为什么宋巧在拜过观音娘娘之后一定要到自己上次和孟天楚来过的这个地方。大家在趴了几级台阶之后,已经累的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

    宋巧悄悄地走到爱奴面前低声说道:“爱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吗?”

    爱奴摇了摇头。

    宋巧长叹一声,道:“当年我娘就是在这里遇到我爹的,当时她和我现在一起,还没有成亲就已经和别的男人私定终身,肚里有了那个男人地骨肉,可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突然变卦不要她了,她没有办法就决定在这里了却自己地一生。李鑫见宋巧带着爱奴走到崖前低声地说着什么,便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往崖前走,那边风那么大,危险得很。”

    李公公:“不用管她们,我看那个爱奴就该到这样地地方来好好悔过悔过,洗清自己身上的污秽。”

    李鑫不要说什么,可是还是担心地看着她们。

    宋巧接着说道:“昨天晚上我想过了,我真地不该和我娘一样,作出那种有辱李家声誉的事情,于是我今天就想来这里为我自己从前所做的事情悔过,。”

    爱奴:“姐姐,你不要这样想,如今你已经是李鑫的妻了,你名正言顺,有什么好悔过的呢?”

    宋巧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正欲跪地,爱奴一见赶紧去扶着她,低声说道:“姐姐,你这样会让相公和干爹疑心的,赶紧起来。”

    宋巧拦着爱奴,不但没有退后,反而上前一步,走到崖前,道:“妹妹,你不要拦着我,让我好好悔过。”

    李公公见宋巧和爱奴在悬崖前推搡着,道:“她们在做什么呢?”

    李鑫:“你们不要这样推来推去,危险啊。”

    李鑫地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宋巧突然起身,爱奴赶紧去扶,宋巧仰身往后一倒,书儿大叫一声,道:“二夫人,你想干什么?”话音才落,只见宋巧已经跌入崖下。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一切发生的突然了,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李公公一声大吼,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侍卫一听,赶紧冲到悬崖前一看,只见悬崖深不见底,崖下是万丈深渊和茂密地丛林。

    李鑫跑上前去一看,只见爱奴已经吓得瘫坐在地。

    书儿大哭起来。对着崖下大声地喊道:“大夫人,大夫人。”然后转头对爱奴道:“你好恶毒啊,大夫人对你这样的好。你竟然敢当着老爷和少爷的面将大夫人推到悬崖下去。”

    爱奴懵了,自己明明是去扶着宋巧的,怎么会是让宋巧跌入悬崖呢?

    李公公气急败坏,让几个人赶紧去悬崖下找人,然后走到爱奴面前,指着她说道:“你真是个恶毒的妇人,来人啦。将这个毒妇给我推下崖去。”

    李鑫赶紧说道:“干爹,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我见爱奴只是上前去扶巧儿,并没有推巧儿下去啊。”

    李公公气愤地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帮着这个婊说话!”

    爱奴支吾道:“干爹,我……我真的没有推姐姐下去啊?”

    李公公:“你没有推?难不成是巧儿自己往下跳吗?”

    书儿:“老爷,我知道,一定是二夫人知道大夫人已经怀有少爷地骨肉了,于是怀恨在心将大夫人推下山崖去了。”

    李公公和李鑫一听,惊讶不已。

    李鑫:“大胆奴才。你胡说什么,我和巧儿成亲还不到一个月,哪里会有什么孩?”

    李公公走到书儿面前。道:“你说什么?赶紧给我从实招来!”

    书儿看了看李鑫,然后怯生生地说道:“老爷,是真的,前日,大夫人不适,便让我找了一个郎中来看看。才知道已经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了,这件事情之后大夫人和二夫人知道。”

    李公公:“不会啊,鑫儿说地对,他和巧儿还有爱奴是同一天成亲拜堂的,没有理由不到一个月就有了孩啊。”

    书儿:“这件事情大夫人一直不让奴婢说。”

    李公公着急了,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

    书儿这才说道:“一个多月前,大夫人和少爷已经有过夫妻之事了。”

    李鑫一听,勃然大怒。道:“你胡说。我之前个月前因为醉酒和她有过一夜,但那也是个月前的事情了。”

    书儿赶紧说道:“有的。就在就在老爷来杭州的第天晚上,您……你不是去了虹桥客栈吗?”

    李鑫一听,脑嗡地一下,半天才说道:“那……那我是和爱奴相会去了,和巧儿有什么关系?”

    书儿嗫嚅道:“那天,大夫人想你了,可……可又担心您不去见她,所以才说是二夫人想见您,所以……”

    李鑫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当天的情形,自己进门之后,屋地灯光昏暗,一个伙计这个时候进来端了一杯酒让李鑫喝了,李鑫见床前坐着一个女,为了着急上前便将杯中地酒一饮而尽,之后他走了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只穿着一件粉红亵衣地女,他记得爱奴最喜欢这个颜色了,之后……之后,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的客房里了,难道……,李鑫想到这里,突然觉得事情真有蹊跷。

    李公公:“鑫儿,你不用想了,现在巧儿生死不明,现将这个女人给我带回去关起来再说。”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李鑫不敢再说什么,如果宋巧真的已经怀上了自己骨肉,那么这件事情也只有爱奴才知道的话,她有这个杀人的动机也不是不可能,不管是不是爱奴将宋巧退下山崖的,也要先将宋巧找到再说。

    就在宋巧跌入悬崖的时候,宋河正在自己地屋里来回地踱步,他头一天去找婉熙了,他知道自己不该去找她,甚至知道若是去找了婉熙,若是让杨掌柜或是自己的姐姐发现,那将又是一场暴风雨的降临。

    宋河知道自己这一次可以全身而退,除了孟天楚地帮忙,自然洗婉熙也是功不可没,于是他还是去找她了,他以为婉熙不会赴约,但是好在她还是来了,在西湖边上一个不起眼的小茶馆,他之所以选择那样的一个地方,是不想让熟人看见。

    宋河在屋里走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还是走出门去找宋玉去了,他想他是爱上婉熙那个温柔娴淑的女了,虽然他已经有一妻两妾,但是他不碍她们,在他宋河的眼里还没有一个女可以比得上婉熙那样,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甚至一个微笑,一个动作都让他神魂颠倒,他决定去求宋玉,让宋玉成全他和婉熙,因为他知道婉熙和杨掌柜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地,而他爱婉熙,于是他想给婉熙一份幸福。

    宋玉等宋河一说完,顿时跌坐在椅上,她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唯一的弟弟,自从他被放出来之后,宋玉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弟弟懂事了,长大了,一天和自己去管理家里的事物,不懂的就主动询问,去习,然后再也不出去逛窑去和花酒去赌钱,甚至有的时候还会乖乖的在家里看书,宋家上下都说二少爷变了,变得谦恭有礼,变得好长进了,谁想,他突然来找自己,二话不说,进门先跪下,说的竟然是让自己去找杨掌柜,让他将自己的老婆让给自己。

    宋玉用颤抖地语气说道:“河儿,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有这样地想法?”

    宋河:“姐姐,弟弟知道不该给您提这样过分的要求,但是……”

    宋玉气愤地说道:“你也知道过分吗?”

    宋河哀求道:“姐姐,婉熙跟着那个男人也不会幸福地。”

    宋玉冷冷地说道:“女从古至今讲的是从一而终,你懂不懂?她幸不幸福都是她的命,你知道吗?”

    宋河:“姐姐,我求你了,我爱她。”

    宋玉打断宋河的话,道:“你给我闭嘴,我不会答应的,你让别人知道了,怎么说我们宋家?”

    宋河见宋玉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便起身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对宋玉说道:“姐姐,公孙先生说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嗣,是因为我自己从前一直荒淫无给糟践了,于是我最近听你的话好好吃药,希望有一天可以为宋家延续香火,我没有让你失望,对吗?”

    宋玉见宋河突然说这些没有边际的话,不解,道:“河儿,你想说什么?”

    宋河:“我的意思就是,你可以帮妹妹找一个她想要的归宿,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呢?”

    宋玉无奈,道:“他们一个未嫁,一个未娶,这些你知道的?”

    宋河苦笑一声,道:“既然我不能娶我要想的女人,我也没有必要珍惜我这个身,我走了。”

    宋玉大怒,道:“你给我站住,你在威胁你的姐姐吗?”

    宋河没有回头,只说道:“姐姐,我不会威胁你的。”说完出门走了。

    宋玉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时管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宋玉没有好气地说道:“天要塌下来了吗?怎么连规矩都忘记了?”

    管家赶紧说道:“大小姐,天真的要塌下来了。”

    宋玉见管家神色慌张,心不由咯噔一下,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管家:“大小姐,小姐出事了。”歉的很!!对不起大家了。

    该章节由自行上传,网站禁止上传非法字、暴力黄色作,如发现非法内容请联系网站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