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骨生花 > 第198章

第198章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浅墨
    半个月前

    心神全都被夜笙的病情所吸引的夜鸾和花楹并没有注意到,生怕花楹与夜鸾再起冲突而悄然随着花楹离开的蓝灵儿就在门外。

    有心劝架的蓝灵儿没有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一番对话。

    冰蓝曼陀罗!

    那不是花楹和她所说的被夜笙拿走的花静好的骨生花吗?

    夜笙昏迷不醒,原来是中了冰蓝曼陀罗之毒啊!

    对于花静好这个她亲身的母亲。她没有见过,也没有一丝感情。只是因为她做的事情,心中到底不能将她当成是陌生人看待。

    只不过那点特殊,怎么也不能和将她养育长大的蓝魅相提并论,就算默认了自己的身世。在蓝灵儿的心中,娘亲,还是只有蓝魅一人。

    可蓝灵儿没有预料到。花静好骨骸所化的骨生花竟然会与夜笙有着这样的纠葛。

    心神震撼的蓝灵儿回过神来。正好就听到花楹所说的,只有用与那冰蓝曼陀罗血脉相连的灵族骨生花方可解了夜笙体内的毒。

    心头一跳,蓝灵儿眼神呆滞,怪不得花楹一直隐藏着,不肯说出夜笙昏迷的真正原因。

    随后蓝灵儿失魂落魄的离开。没有听到花楹与夜鸾之后所说的那半朵冰蓝曼陀罗的事情。

    彻夜未眠,蓝灵儿痛下决定,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留下一份简单的书信离开了他们的大本营直奔蓝幽城。

    怀着感恩愧疚的心情蓝灵儿与蓝魅相处半月。

    这半月来,蓝灵儿黏在蓝魅的身边,陪着蓝魅用饭。帮蓝魅上妆,与蓝魅一同出去闲玩。

    每一日都过得充实快乐,可蓝灵儿那充满笑颜的眼底深处却藏着浓浓的忧伤。

    她如何不知她的决定对于蓝魅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可她别无他法。

    她不能任由夜笙一直昏睡下去,她想要救醒夜笙,不管付出再多的代价,就算她知道夜笙并不爱她。

    这是她欠夜笙和花楹的。

    蓝灵儿往日灵动的双眼之中满是悲伤,若不是她横生枝节,夜笙与花楹又怎会形同陌路。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不允许别人的插入,是她不管不顾的想要挤入其中,结果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

    更何况,她的一切本就是花楹的。

    若说她一生,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花楹,虽然并非她所愿。

    可结果是,她抢了花楹本该有的母爱,还破坏了花楹最纯净的爱恋。

    不过,接下来,她将要对不起的人又多了一个。

    娘亲,灵儿不孝!

    蓝灵儿掩去眼角的泪水,汹涌而出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白纸上的墨迹被泪水打湿,泛开一团难看的墨迹。

    娘亲,夜笙,花楹,表哥……

    蓝灵儿在心中将所有认识人的名字念过一遍,单薄的身上泛着决然的气息。

    用力将沾湿的纸张揉成一团,用手帕狠狠的擦过脸上的泪水,蓝灵儿再度拿出一张洁白的纸上,提笔书写。

    娘亲:

    等你看到这封信时灵儿早已离世,娘亲不要难过,不要悲伤,这是灵儿自己的选择。

    灵儿此生最大的幸运就是有您成为灵儿的娘亲,灵儿好像从来没有和您说过,女儿爱您,很爱很爱。

    灵儿无比的感谢上苍,抚养灵儿长大的是您。

    ………………

    娘亲,灵儿最后求您一事,不要将灵儿的死告诉其他人,只说灵儿闭关修炼即可,等到一千九百九十九日之后,还请娘亲将灵儿的骨生花交予花楹,她知道如此用骨生花救得夜笙。

    娘亲,灵儿这一生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年,但灵儿过得很幸福。

    若有来世,灵儿要成为您真正的女儿,与您相守一世。

    不孝女灵儿绝笔

    泪眼朦胧的收好书信,蓝灵儿细细的梳洗,穿着她最美的浅蓝色的衣裙,躺在雕刻精致的拨步床上,神情安详。

    夜笙,这是灵儿最后能为你做的了!

    灵儿不求其他,只希望你能记得,曾经有个叫蓝灵儿的女孩,深深的爱过你。

    夜笙,若有可能,灵儿只盼从来没有见过你。全文阅读

    没有见过,就不会心动,没有心动,就不会有随后发生的悲剧。

    她爱的太累了,爱的太辛苦了!

    而今,她要为她无望的爱情寻找一个解脱!

    精神越来越恍惚,蓝灵儿意识模糊之际,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蓝色的花海之中,阳光洒在身上,带着阳光特有的暖意,花香清淡迷人,和熙的风儿吹过,花儿弯下了腰身,闪烁着绚丽的光彩,好美,好美!

    蓝灵儿就在她最美的年华为了最爱的人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她才二十岁,选择已经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

    蓝灵儿的死,蓝魅依照蓝灵儿遗言并没有对外宣称灵儿的死讯,打心底,蓝魅并不想承认她捧在手心的人儿死了。

    忍着伤悲,蓝魅将原属于蓝灵儿手中的权柄全都交予俨然已经是大陆新主的青彦,带着蓝灵儿的尸体,彻底的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这最后的一千九百九十九日,蓝魅不希望有人打扰她们母女。

    没有人知道蓝幽城的两代城主去了什么地方,就连墨洲都不知道。

    直到六年后,卸去紫川城城主之位的墨洲意外的接到了自家姨母的到来。

    蓝魅已经苍老了很多,满头白发,眼角满是皱纹,看起来仿若垂危老人,可蓝魅真实的年龄不过四十,身为武者本该是最好的年纪。

    蓝灵儿的死带走了蓝魅全部的心力,灵儿死了,她也不想孤零零的活在这个冰冷的世上了。

    面对这样的蓝魅,墨洲险些认不出来。

    蓝魅没有多言,只是将怀中那珍贵无比的骨生花交给了墨洲,将蓝灵儿六年前的遗言告知了墨洲。

    等到震惊中的墨洲回过神来,蓝魅早已消失。

    她完成了灵儿的遗愿,她再也不想出现在这个带走她灵儿的世间了。

    从那以后,墨洲再也没有见过这位曾经是天下第一美人贵为蓝幽城城主的姨母。

    骨生花,灵族,后知后觉的墨洲才知晓了当年的一切,可惜一切已经太晚了。

    为了夜笙自尽而亡的蓝灵儿不知道,在她离开三年之后,夜笙就成为了大陆数万年的新一位神尊,以神尊之力,完全可以祛除骨生花之毒。

    夜笙根本就不需要蓝灵儿的骨生花。

    抱着蓝灵儿的骨生花,墨洲沉默数日,最后在某一日,悄然的离开了大陆新的皇权中心也就是以往的青雍城。

    他本就淡迫名利,成为紫川城的城主也是为了有能力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但是如今,这片大陆之上再没有需要他保护的人了!

    从此,再没有人见过这位曾经的闻名天下的紫川城如玉公子。

    遗留下来的,只有神尊夜笙与如玉公子墨洲,药王花楹,以及蓝灵儿四人之间纠葛万分的爱恨情仇的种种传说。

    八荒之地,万山之巅

    一袭素衣的绝色女子站在山巅之处,秋风吹得衣裳翻飞,远远看去,女子竟好似要飘走一般。

    无钩大师担忧的望着站在悬崖边上的女子,慢慢的走近,轻声道:“楹儿,你决定了?”

    他没有想到,花楹下山三月,回来会变成这样一幅模样。

    瘦弱如骨,不过刚刚双十年华,身上没有年轻人的朝气反倒透着一股苍老的暮气。

    花楹没有回首,站在悬崖边上望着远处将要落下的太阳。

    黄昏的日光洒在人的身上,没有半丝温度,就如她的此刻的心,冰凉一片。

    决定了吗?

    花楹轻声问自己,她真的能割舍下那份深入骨髓的爱恋吗?

    她真的能忘记那个刻在她灵魂上的人吗?

    她不确定,她不知道,她不想去想。

    心疼的望着瘦削的女子,无钩大师语重心长的沉声道:“楹儿,不要被一时的误会蒙蔽了双眼。人这一生,何其漫长又何其短暂,不要因一时之气落得终身悔恨。”

    “楹儿。”无钩大师温热的大掌落在花楹的头上,带着温暖。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郑重:“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记住,一定不要让自己后悔!”

    说完,无钩大师转身离开,花楹需要时间好好想想,不管她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不会干涉。不过:“记得回家!”

    沉声留下四个字,无钩大师大步离开,黄昏下,身影渐渐消失在群山之中。

    花楹的心因为这四个字颤抖。

    回家,她再也不是没有家的浮萍了。

    她现在,有家!

    太阳即将落下,黄昏即将过去。

    只有那一身素衣的女子痴痴的站在悬崖边上,望着远方,静静的沉思着。

    就像父亲不停的后悔当初不该救那雪嫣仙子一样,若干年后,她会不会后悔如此决然的离开夜笙?

    她与夜笙,爱恨纠葛了近十年,早已成了对方生命之中无法磨灭的存在。

    就如同她用过牵机忘了夜笙,可还是会再度想起,还是会为夜笙而动容。

    爱,谁也抹不去花楹与夜笙之间的爱情。

    花楹爱着夜笙,夜笙也爱着花楹。

    可彼此相爱就一定能得到幸福吗?

    只怪当时的他们太年轻,以为拥有爱情就拥有的一切。

    夜笙太过自信,以为可以解决一切,花楹太自负,以为一切不应改变。

    极度自信自负的两个人相爱,直到碰的头破血流才明白,爱情,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若对对方多一点的信任,两个人根本走不到现在这个地步!

    夜色悄然的降临,山间凉风习习,不时从远处传来几声模糊的兽吼。

    站在悬崖边上几乎快要成为雕像的花楹动了。

    若等她收集齐娘亲的魂魄,唤醒娘亲,那时,她还无法忘却心中的爱意而夜笙还爱着她,那她愿意放下过往的一切与夜笙再度在一起。

    至于她与夜笙,在遥远的将来能否重逢,一切交予老天决定。

    心下做了决定,花楹只感觉身上的重担猛然消失,整个人神清气爽。

    过去的三个月中,她无时不为如何处理与夜笙之间的关系焦虑,明明做好决定,可面对夜笙,心头又开始动摇。

    现在能做下决定,那怕是一如既往的带着逃避意味的决定,甚至有些听天由命的味道,花楹的心到底松快了许多。

    而此时,刚刚苏醒的夜笙并不知晓花楹的决定。

    就算一时清醒,那过去百世的记忆还不断的扰乱着夜笙的思绪。

    勉强将过去的记忆压在脑后,夜笙在调理好身子之后,快速的将手中的权力一股脑的交替给青彦,寻了一处隐秘之处,闭关修炼。

    整整百世的记忆,等到夜笙全部整理接受完毕,已是一年之后。

    两年后

    云荒大陆之上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好似末日一样的场景让大陆上的平民几近恐慌。

    而半脚踏入神尊或是知识渊博的老者则目光敬畏的望着雷鸣之处。

    天地异象,数万年没有出现神尊的云荒大陆上即将再次迎来神尊的到来。

    隐藏在深山之中的拓跋淮当然感受到了这毁天灭地的气息,那种好似天地即将合拢的气势根本不是他这个伪半步神尊可以比拟的。

    幽深的望着雷鸣之处,拓跋淮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逃得远远的!

    等到雷鸣散去,一身紫衣的夜笙悠然的从闭关之处而出。

    此时,夜笙闭关的石室早已在雷鸣之下化为粉碎,可夜笙,却毫发无伤。

    守在石室之外的小厮只能震惊的望着夜笙,明明只是简单的一小步,可夜笙却早已步出好远。布土何扛。

    闻声而来的青彦,墨洲,夜鸾等人兴奋又激动的望着款款而来的夜笙。

    心中顿生敬畏之心,可细看之下,夜笙明明与以往一般,可在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致命的气息。

    那种从灵魂散发出的高贵之感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这就是神尊真正的力量!

    一举一动中都带着天道的味道。

    直至此刻,夜笙才明白了当日花楹对拓跋淮所说的话。

    天道,想要成为神尊必须要顺应天道,只有悟透了天道,进而掌握了天道才能真正的成就神尊。

    而他在那不知名的空间中经历百世,百态人生,所感受,领悟的正是天道中的轮回之道。

    心乃万物之本,生死乃天道轮回,只有看透生死,超脱生死,方能成轮回之道。

    成为神尊,往日的一切贪憎都看淡,可在夜笙的心中,唯一两件事无法看淡。

    一就是杀了拓跋淮报的血海深仇。

    二就是找到花楹。

    神尊的强大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就算拓跋淮逃得再快,也在七日之后被从天而降的夜笙拦住。

    明明夜笙身上一丝武者的气息也无,看着如同普通人一样,可拓跋淮却忍不住灵魂的忌惮。

    明明他耗尽无数心血,用尽百般手段,可无论如何跨不过那道天堑。

    而夜笙,年纪轻轻,却站到他做梦都想达到的地步。

    恼羞,嫉妒,恐惧,恨意,让拓跋淮完全丧失了理智,唤出宝剑就向夜笙杀了过去。

    面对拓跋淮的攻击,夜笙只是淡淡的一挥衣袖,拓跋淮就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口中吐着鲜血,拓跋淮恨恨的望着夜笙,他知道今日他是难逃此劫,可他心中仍有疑虑,为何夜笙要追着不放,非要杀了他不可。

    “夜笙,你我之间本无私仇,若是因为战事,那成王败寇,我拓跋淮也认了。可如今青彦坐稳了云荒大陆统治者之位,为何你还追着我不放?”

    就算死,他也要死个明白。

    夜笙眼眸一动,一掌狠狠的拍在拓跋淮的胸口,口中的话语如同刺骨的寒冰。

    “为什么,为了银翼城的数百万冤魂?”

    夜笙说着,身形猛然飘到拓跋淮身前,在拓跋淮惊恐的目光中,又一掌再度拍出。

    “为什么,为了这大陆之上无辜受难的百姓?”

    又一掌,拓跋淮只觉得他的五脏内附全都快要被震碎,全身疼痛难耐,想死却不得解脱。

    “为什么,为了那错信你而亡族的灵族?”

    又一掌,拓跋淮自觉的他要死了,可他的每根神经都异常的清醒,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无处不在的痛意。

    “为什么,为了本尊的父皇,为了本尊的母后,为了那枉死的无数战士!”

    “拓跋淮,你为了一己私利,屠尽灵族,挑起战争,造就了数不甚数的罪孽,你该死!”

    夜笙的话让拓跋淮猛然睁大眼睛,盯着夜笙那出众的俊脸,瞳孔快速的收缩,颤声问:“你是……你是谁?”

    为什么他会在他的身上看到那个早已死去多年的人的影子?

    “你到底是谁?”

    拓跋淮是心魂巨震,极度震惊之下都瞬间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我是谁?”夜笙嘲讽的一笑,看着拓跋淮的眼中满是恨意。

    就着这个人,因为他的私念,大陆腥风血雨,他的父皇战死东海,血染红了整片东海。

    因为这个人,他与姐妹们跌沛流离,受尽困难!

    就是因为他,就是因为他手中的拓跋淮,所以他,必须死!

    “你是颛顼璞的儿子!”

    拓跋淮无比的震惊,当年颛顼璞战败,颛顼璞的皇后竟然带着众臣一把火烧光了金龙皇宫,没有留给他一分一毫。他原本以为颛顼璞的三个孩子也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原来,一切都只是颛顼璞的皇后的计谋,就是为了她的孩子能逃过他的追杀。

    “哈哈哈”

    拓跋淮忽然仰天长笑,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当年他杀了颛顼璞,成为了大陆的统治者,不过短短数十年,他被颛顼璞的儿子赶下统治者的宝座,如今更是要死在他的手中。

    他岌岌一生,为了武功,为了权势,杀了那么多的人,造了那么多的孽。可如今他却一无所有,就连唯一的儿子都生死不知。

    他这一生,辉煌又落魄,过得何其可笑!

    “哈哈哈”

    夜笙冷冷的看着拓跋淮发狂,今日无论如何,拓跋淮都难逃一死了。

    “报应啊!都是报应……报应……哈哈哈……”

    拓跋淮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悄无声息,他竟是笑着死了过去。

    这个曾经半步神尊,成为大陆第一人的拓跋淮就这样笑死在这荒郊野岭。

    淡淡的扫过拓跋淮的尸体,夜笙清冷的眼眸中没有半分情绪。

    拓跋淮死了,可夜笙并没有半分快意。

    从他成为神尊的那一刻起,拓跋淮早就不是他的对手。

    如今,拓跋淮已死,他唯一的目标就是找到花楹。

    他可以看清一切,唯一不能放下的,唯一执着的,只有花楹。

    楹儿,等着笙哥哥,笙哥哥一定会找到你的!

    幽深的鹰眸望着远方,那本应清冷的眉眼间满是浓浓的柔情。

    若干年后

    这些年来,花楹不断的穿梭在无穷界中,寻找着娘亲魂魄的碎片,寻寻觅觅,时间已经化为无意识的数字。

    不断的追寻之中,花楹有过犹豫,有过迷茫,她不知道娘亲的魂魄还能不能集全,娘亲还能不能苏醒?

    可她一直坚持着,她坚信能够唤醒娘亲。

    只是只身一人飘荡,花楹心中始终缺了一角。

    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中的好多事情开始模糊,可那印在心中,刻在灵魂之上的俊挺身影却愈发的清晰。

    笙哥哥,有生之年,我们还会不会再会?

    再一次进入一个无穷界中寻找的花楹忽然站住,怔怔的望着不远处那熟悉的让人落泪的英俊男子。

    笙哥哥……

    湿润爬上花楹的眼眸,她没想到,夜笙会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心脏忍不住的狂跳,花楹能感觉到灵魂在跳跃,夜笙还是那样的英俊,气势也愈发的内敛强大。

    夜笙望着花楹,唇角带着温柔的笑意,就在花楹呆愣的眼神中,一步一步稳稳的走到花楹的面前,幽深的双眸之中满是深情,誓言般的话语从薄唇之中吐出。

    看着夜笙越来越近的俊颜,花楹只听得夜笙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三界六道,九州八荒,万物皆尘,吾心所系,唯汝一人。唯汝是吾骨中骨,血中血,为寻汝,黄泉碧落,吾往矣。佛挡,杀佛。神阻,诛神!”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