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还在,我还爱 > 第128章

第128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拂影
    傅董得意完,抬着下巴道:“什么时候把我孙女带回来给我看看?”

    原来是为了绾绾的事儿来了,不过听傅董这意思,倒是对绾绾的事情,乐见其成呢。

    大概是认老了吧。开始想着含饴弄孙了吧,我倒不好再说话刺他,说道:“改天吧。”

    “算你识趣。”傅董明明满意极了,却非要摆出一副勉强满意的样子了,弄得我差点又没忍住,险些说出刺心的话,狠狠挫挫他的心。

    也不知道傅董是见到苗儿不对,还是达到了目的,竟然把唐宝塞回了陆似雪的怀里,猛的站起来:“老二回来了,我回去陪他下棋去。”

    傅董说风是雨,我都快跟不上节奏了,见傅缜豪没有开口挽留,我自然也不会多话,就这么看着傅董开着车子走了。

    陆似雪缓缓的回过神,惊叹出声:“傅董和在外面时。差别真大啊。”

    “老小孩一个。”我满心记挂着在当年的时候。不欲多谈傅董,给傅缜豪递了个眼色。

    傅缜豪会意,站了起来。要给我腾位置,倒是对陆似雪客气了一回:“我还有些工作要处理,先去书房了,你们慢慢聊。”

    陆似雪跟着站了起来,反应微微迟钝着,等到傅缜豪已经走出了客厅,嘴上才迟迟迸出一个好字。

    少了傅缜豪在,陆似雪果然放松了一些,本身就想着我多喜欢点唐宝一点,等傅缜豪一走,就把唐宝送到了我的怀里。

    我本身就喜欢唐宝,自然接过。直接问起了当年的事情:“我妈的死,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不是。”陆似雪摇着头,不知道想起什么,突然脸色刷白,放在桌上的手不断发抖。

    曾经,我把陆似雪这样的反应当作作贼心虚,如今却认为陆似雪对我妈的死。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陆似雪此时接近我,其实是知道唐海那里靠不住,想从我这里找到一条后路,不至于多讨好,至少不会跟我唱反调就是了。

    见我不说话,陆似雪抓紧我的手,有些颤抖的说道:“那天,我根本就没在家里,我……”

    似乎有些难以启口,费了一些劲,陆似雪一咬牙,豁出去了一般,告诉我:“那天晚上,我和宝宝的爸爸在一起,就在离家不远的小旅馆里。”

    离唐家不远的小旅馆,我自然是知道的,正对着唐家。

    我盯着陆似雪,不放过陆雪似的表情,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是我小姨告诉我,那晚她去找过我妈,亲眼看到你和唐海滚床单的。”

    “不是。”陆似雪的脸色越发白了,在听到我提到小姨的时候,陆似雪整个都猛烈的发颤,张着嘴巴,想说什么,却把勃子都逼粗了,也没能挤出一句话。

    我心里顿时矛盾不已,陆似雪会演戏,却也只有是在男人面前扮柔弱而已,像今天这种有技术含量的,她是演不出来的。

    而陆似雪的反应也是让我心惊。

    当年,我是接到了小姨的电话,才冲冲赶去教训陆似雪,结果等我赶到唐家的时候,我妈妈已经“自杀身亡”了。

    自杀身亡,并不是自己想象的,而是小姨跟我说的。

    将小姨当时与我说的话,再与众何骁那里偷听到的,我才惊觉,小姨和何骁说的,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现场环境。

    何骁说,他一直跟着我妈的车子,而我妈回到家没多久,就被何骁的同伙推下了楼。

    小姨却说,我妈在家里,亲眼看到养女和自己的老公滚床上,一时受不了刺激,便跑到楼顶喘气,她顾着给我打电话,一个没留神,就让我妈自杀身亡了。

    而这些年来,我一直相信着小姨的话,将陆似雪和唐海视为我的杀母仇人。

    也正是因为了这份恨,才陪着小姨回了一趟唐家,将唐家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将许多属于我妈妈的东西都收拾走了。

    当时的小姨,也是因为无比不舍妈妈,将我妈妈的不少东西都带走了。

    我心里不敢往下想,陆似雪突然掐着我的手,大声说道:“是她,是你小姨把妈推下楼了,我亲眼看到的。”

    我遍体生寒,连唐宝也抱不住了,好在是坐在沙发上,唐宝并没有摔到地上。

    陆似雪此时也顾不上唐宝,紧紧抓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我没骗你,真的,你该知道,我因为是被收养的,我怕身上的东西比你差了,就等于让妈嫌弃我了,所以我从小跟你争,跟你抢,总想着把最好的东西抢到自己的手上来,却很少说谎骗你们,我真亲眼看到席晚卿把妈推下楼的,妈妈当时紧紧抓护拦的,是席晚卿将妈的手指掰开的,妈妈才会掉下去的,她推完妈妈下去后,就带着妈妈的包下了楼,把包放进一辆黑色的车子后,才给你打的电话。”

    “不会的,你骗我,你一定在骗我。”

    人总是不愿意相信事实,我也是如此。

    我推开陆似雪的手,猛地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后退,直接被早从书房里出来的傅缜豪抱住。

    傅缜豪对陆似雪是极不信任的,把我抱紧后,冷声问着陆似雪:“你那么爱面子,如果你没有和唐海滚床单,这些年,你又怎么不反驳小语?”

    我抬起头傅缜豪,眼底发烫。

    傅缜豪哪里是关心陆似雪是不是和唐海滚床单,他真正的目的,是变着法子让我面对事实,连他都在怀疑我小姨。

    陆似雪却不知道傅缜豪的用意,听到傅缜豪的话,眼底就抹过了恨,恨恨的说道:“因为恨,我要利用这件事情,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唐海连自己养的女儿都玩。”扔乒吉血。

    停了停,陆似雪说道:“小语,我是爱妈妈的,真的很爱,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伤害她的,都是唐海逼的,根本就不是我摸进了唐海的房间,而是唐海摸进了我的房间,那一年刚上高中,我才十七岁。”

    我心里打了个寒颤,目瞪口呆的看着陆似雪。

    我是真的不知道,当年有这么一段。

    陆似雪的眼底很快又染上了痛楚:“我当时很害怕,我想离开家,还是以没有理由再回来的方式离开,所以趁着唐海再摸进我房间的时候,我偷偷拍了照片,原想着私下给妈妈,让妈妈把我赶走,并且让她看清楚唐海的为人,结果照片先被唐海发现了,他叫来朋友喝酒,故意让人发现了那些照片,又跟妈妈和你说是我勾引了你,当时我也是可以走的,可是唐海拿着妈妈的照片威胁我了,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我浑身无力,软软的靠在傅缜豪的身上。

    陆似雪没说是什么照片,然而能够威胁得住陆似雪的照片,自然不会是见得人的。

    傅缜豪听到这些,只是挑了下眉头,却不像那样,深入。

    “席晚卿后来一直在寻找着一样东西,你后来在唐家有没有发现奇怪的东西?”傅缜豪问着。

    陆似雪猛地翻动着包包,从里面翻出一个小小的物件。

    傅缜豪接过,拧着眉头:“钥匙扣?” 分手妻约 :t.c/RAjjjGi

    陆似雪解释着道:“席晚卿给我小语打过电话后,那车子里的人又把席晚卿叫了过去,席晚卿跑回了楼上,在阳台里翻找了很久,我当时留了个心眼,等人都散去后,就去翻了阳台的盆栽,你该记得,我们家的花盆,有一个是破的,妈妈从楼上掉下去之前,有一段时间吊在上面,她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把东西塞进了破花盆里。”

    也就是说,陆似雪知道那所谓东西的下落。

    我与傅缜豪对视一眼,不由得笑了出来,急切的问着陆似雪:“那东西呢。”

    陆似雪大概看我和傅缜豪如此激动,反而是有了压力,微低着头,没敢说话。

    “别吞吞吐吐的,告诉我,那东西在哪里?”我催促着。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东西,竟然让何骁看重的连人命都不顾。

    被我催着,陆似雪小声的说道:“在席晚卿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