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阴阳诡探 > 第五十九章 烧纸钱的老太太

第五十九章 烧纸钱的老太太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柳逐浪
    1看到王宗听,我本来就有些震惊了,听到他的话,我更是惊了下。

    王宗听见我神色怔怔的看着他,问我说。彭宇,彭哥,宇哥,你怎么了,看着我干嘛?

    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冷声质问道:你他妈的最好给我说清楚,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跟踪我?

    王宗听先是被我的冷漠给吓了一跳,继而反应了过来说,嗨,这个简单啊,你拿了我养的那只鬼。我感应到他的气息,便追寻过来了!那只鬼呢?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才松懈了口气,将拉住他的衣服领子给放开,还替他整理了下衣领子,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也不知道拾掇拾掇,光化妆有什么用,也不知道把衣服给穿得体面一些。

    王宗听打开了我的手说,彭哥,你别玩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我的鬼,我去帮你救助白燕啊!

    我顿了下,然后盯视着他说,你既然能感受到那只鬼的踪迹,那么现在,你还能感觉到他在这里吗?

    王宗听一愣。说感觉不出来了,刚才我神念一断,就感应不到了,彭哥,它去哪了啊?

    我心说这死人妖的反应还真是够慢的,看他骚里来骚里去的,没想到还他妈的有点傻的可爱,我说,没了。已经被我炼化了。

    什么?

    王宗听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换他猛地一把将我的衣领给抓住,怒声说,你……你居然将它给炼化了,我没有听错吧サ那只鬼,我都养了好几年了,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的资源和精力,你你你……

    我心说难怪那鬼的魂力那么猛,有点怪不好意思的,我便说,放心吧,这是你我的约定。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把你的大师兄给找到,让你好回去交差,到时候你师父高兴了,没准又给你几个宝贝呢!

    王宗听点了点头说好像也是,但是这货的表情还是显得无比的肉疼。

    我砰的一下把他关在了房门外面,然后到里面快速的收拾了下,我掏出手机一看,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居然已经快到十二点了,而上面有许多的未接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想来就是王宗听打的。

    这货还真是够坚持的啊,我让他晚上联系我,他打了我那么多的电话没人接,难怪会找上门来的。

    还没帮人办事,就把人家的鬼给用了,我的心里的确不好意思,但是我也不是那种厚颜无耻的人,既然答应了王宗听,就会替做事,而眼下最为重要的,就是将白燕给搞出来。

    我走出了房门,王宗听在门外等待着,他面上的神情,显示了他非常的苦恼。

    我搂住他的肩膀说,走,我们谈谈拯救白燕的方法。接着,我还安慰了他几句。

    一直到了楼下,王宗听的神情才舒缓了一些,他跟我说,白燕被倪亮接到了一个地方,那地方不是上次的那个别墅,因为那别墅有问题,倪亮也害怕,而是另外一个住所。

    像倪亮这样的有钱公子哥有几个房子,我一点也不意外,拦了辆出租车,我和王宗听直接赶了过去。

    在路上的时候,我跟他交流,问他养鬼用的是什么,发动法术用的又是什么,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好奇,我一个正常人,精神力怎么会和魂力对接,这是否是因为阴玉的原因。

    王宗听也没瞒着我,说他们滴血让鬼认主,然后再喂养魂魄,而发动法术,则是因为他们自小便修炼茅山的功夫,叫做“九龙神功”,以此为基底再修行法术。

    我心说还真是阴玉独道,能够让我贯通阴阳,直接利用鬼魂的力量,但不知我要是以九龙神功为功底会怎么样?不过我也知道,这是茅山的看家功夫,肯定不会传授到我这种野路子出家的人头上。

    同时,我还有一个疑惑,以鬼养鬼,不就是一个鬼魂吞噬其它的鬼混么?那会不会导致鬼魂吞噬的过多,而像那只女水鬼那样,练出鬼精。

    我的心里刚刚生出了疑惑,赵可可便回应了我,说其实练出鬼精的鬼非常的少,因为他们吞噬的鬼魂非常之多,像王宗听这类正统的道家弟子,所喂养的都是作乱的孤魂野鬼,数量并非很多,不然非打破轮回之道不可。

    我点了点头,觉得也该是如此,不禁有点后怕,当初要不是赵可可的提醒,我真的不够那女水鬼玩的啊!

    过了一会儿,出租车到达了地点,司机用看向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和王宗听下车,然后猛地一踩油门便离去了。

    我和王宗听不禁相视一笑,我们走的这条路,的确是太有悖现实了,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我抬手看了眼眼前的房屋,这是一个别墅区,王宗听跟我说,白燕就被倪亮给带到了这里的前排第二栋别墅里头。

    我问他有什么办法能够救出白燕,他说,没别的办法,只能偷人。

    汗,这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不过这里我没感觉到什么阴气,所以受到鬼魂滋扰的危险就少了一些,我走到一处墙角边,刚要放过去,却诧异的发现前面的地方有一团火。

    好端端的地上怎么会有火?

    我吓了一跳,刚刚攀上墙壁的身子差点没摔落下来,王宗听也被吓了一跳,他跟个娘们似的,死死的拉住我的衣角说,彭宇哥哥,人家心里怕怕的。

    我骂了他一句,操,你能不能别那么恶心人啊,老子就是没被吓死,也被你给恶心死了。

    王宗听还不哀怨了句,可是,那个老太太真的很可怕嘛!

    老太太?我定睛一看,原来根本就不是地上起了一团无名之火,而是有一名老太太在烧纸钱,因为我们找个这个地方是个隐秘之处,根本就没有灯光,所以一时间看到火,却很难注意到火堆后面的老太太。

    我心说神经病啊,深更半夜的到这里来烧纸钱,再看那老太太的,双眼微闭,也不知道瞎没瞎,她的面庞上面有着褶子,在火光的照应下,映的脸有些黄红,其它什么都看不到,显得非常的恐怖,我甚至还看到她的眼角下似乎还挂着血泪。

    但不知怎么回事,我看着老奶奶,感觉她有点像那只女水鬼,我一阵心神恍惚。

    王宗听见我没有动静,便用手捅了捅我的腰说,彭宇,你咋子了,你说话啊?

    我操,这货真是烦死人了,我说个毛的话啊,刚要让他离我远点,那老太太呀呀咿的哭诉了几句,声音模糊,我也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然后她便离去了。

    我猛地摇了摇头,心说看来老子的心理对那女鬼真是产生阴影了,居然连老太婆都看成是她的影子。

    我对王宗听说,别大惊小鬼的,时候不早了,我们得快些行动。

    说完,我的身子便翻了过去,王宗听虽然不阴不阳的,跟个人妖似的,但是这货不愧是练过的,身子骨也还算灵活,跟着我翻了过来。

    很快,我们摸索到了前排第二栋的别墅后面,我就要往着上面翻,但是王宗听拦住了我说,你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吗?

    我摇了摇头说,老子又没进去过,怎么会知道?

    王宗听说我也没进去过,不过我知道她在哪。

    说完,他便闭上了眼睛,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毛巾,然后房子鼻子前上面嗅啊嗅,又闭上眼睛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他眼睛睁开说,在二楼中间的房间里。木双引血。

    我心说起了怪了,这样就能知道白燕的下落?我用着疑惑的眼神看了眼王宗听手中的毛巾,这货拿起来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说,这是的白燕用过的毛巾,身上有她的气味,我刚才冥想用法门找到了她。

    这法门不错,我有心要向王宗听学习,但是知道这毛巾是白燕用过的,现在被他拿来擦汗,我恨不得一巴掌甩死他。

    而赵可可用意念告诉我说,王宗听的这个寻人的办法不过是最为简单的,警队的狗就能做到,其实我也可以做到,放出蛮牛去搜查一番即可。

    我一怔,心里一喜,觉得自己似乎又多了一项技能。

    没有迟疑,我让王宗听在这里等待着,照着他指引的方位,我迅速的翻上了别墅,然后直奔二楼中间的那个位置。

    我翻上的地方时阳台,阳台与卧室还有一道门,门被关上了,我也不确定白燕是否真的在里面,又怕闹出动静会惊扰到别人,便用随身带的工具,折腾了好几分钟才开了锁,然后就要走进去。

    但是当我的身形刚刚跨入房间之内,我便感觉到边上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吓得我身子直接在地上打了个滚。

    接着,我听到了一声娇喝,我跟你拼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扑击到了床上,不过这声音我听出来了,是白燕发出的,我赶忙说,白燕,是我啊,彭宇!

    白燕压在我的身上,她的手中似乎还拿着个武器,听到我的话之后,她不动了的,啊了一声,将武器给丢弃。

    我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说,我是来带你离开这里的,你别说话,而白燕却问了我一句,彭宇,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烧纸钱的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