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千金谋略 > 大结局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色添香
    拥有名城最浪漫最唯美度假庄园内,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正在举行。( 、‘’小‘说’)

    为了不让太多的商业利益影响到小寿星的生日宴,使宴会变了质,受邀而来的嘉宾都是夏夜宸和齐琳相识已久的人,而且大都是感情很好的夫妻。

    因为给孩子过生日。只有生过小孩子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那种快乐的气氛,而且大家在一起聊天才能真正的有共同话题。

    为了配合孩子,每一个嘉宾头上都戴上了精制精美的生日帽,众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欢聚,这一次大家谈的不是名牌,珠宝和手饰,不是打击谁的身材胖了,谁的皮肤差了,谁老公有外遇了,而是都自然而然的谈起了自己的孩子,虽然话语里都是抱怨自家孩子如何调皮和不听话,但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幸福微笑,场面看起来十分的温馨甜蜜。

    卧室里。齐琳目光温柔的给夏夜宸整理领带,在昨天,他们一家人已经提前来到了度假庄园内,体验了一天的轻松自在的幸福时光。

    “老公,你还是那么的帅。让我怎么看都看不够!”齐琳干净而清澈的双眸中充满依恋的看着夏夜宸,脸上是满足而又幸福的微笑。

    看到齐琳因为自己而幸福的笑颜,夏夜宸被满满的幸福感爆棚,目光暧昧的轻声道:“怎么?是不是早上还没有喂饱你。”说着在她粉唇上偷了一个香吻。

    齐琳脸上迅速浮起一抹红霞,声音娇嗔的道:“无赖!”

    看到结婚五年,坦诚相对了五年的妻子,依旧是那么容易脸红,依旧是那样美丽动人,夏夜宸突然又觉得自己控制不住了。

    “好啊。你居然说自己的老公是无赖,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无赖!”说着一把将齐琳推倒床上,结实的身体随之压在齐琳身上,目光里燃烧着火苗。

    相处了五年,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齐琳都了如指掌,想到本来就因为早上被他折磨之后睡到现在,宴会马上就要开始,这头狼如果再要,以他的持久度,没有一小时是不让下床的,宴会还开不开始了?

    齐琳用手抵住夏夜宸即将落下的下巴,目光哀求的道:“老公,对不起啦,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等儿子的生日宴会过后,你想要怎么惩罚我,我绝不反抗,这马上宴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再不出去,客人们该着急了。”

    “让他们等一会又有什么关系?谁还没有个需要的时候?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懂的,人生本来就该在该随意的就随意,那么约束自己干什么?你说是不是?”夏夜宸说得一副他憋了很久的欲的一样理所当然。

    对于夏夜宸的无赖借口,齐琳嘴角微微抽了抽。

    “夏夜宸,早上你不是才刚折腾一小时满足过了吗?我们等晚上再要好不好?”齐琳妥协。

    “不要,我不想委屈自己,我想要就要!”夏夜宸说着就吻上齐琳微张的粉嫩嘴唇。

    齐琳反抗了几下,最后在夏夜宸熟练的吻技下缴械投降,每一次都是这样。她就没有赢过他。

    没办法,谁让人家年纪大呢,作为年轻人,要让着点老人不是嘛?

    正在夏夜宸和齐琳吻得忘我投入的时候,一道甜甜的,软软的声音响起。

    “轩哥哥,你说夏爸爸和夏妈妈是不是要给你造小弟弟呢?因为我有一次看到爸爸亲妈妈,他们也说在给我造小弟弟。”安慕橙一本正经的问。

    夏祁轩一听是小弟弟,不乐意,立刻咆哮着大喊:“我不要小弟弟,我要小妹妹!”

    床上的齐琳和夏夜宸被这石破天惊的一声吼叫吓得立刻从床上弹跳起来,看到站在门口,双手握拳,一脸生气的小家伙,齐琳立刻心疼的跑到儿子面前。

    “乖儿子,你怎么了?谁惹你了?”齐琳声音温柔的哄道。

    “慕橙说夏爸爸和夏妈妈在给轩哥哥造小弟弟,轩哥哥想要小妹妹,所以轩哥哥生气了!”一旁的王薇儿解释道。

    齐琳只觉得脸上一烫,在只有五岁的孩子面前说造小孩子的话题,她实在是开不了口,假装生气的瞪了一眼夏夜宸。

    对于妻子投诉的目光,夏夜宸则十分的淡定,动作的优雅的整理好身上凌乱的西装,走到夏祁轩面前,一脸坚定的道:“儿子,爸爸答应你,和妈妈一起给你生一窝妹妹,让你保护妹妹,给你组建一个足球队陪你玩好不好?”

    “爸爸,你是大人,不许骗人!”夏祁轩清澈的目光里破涕为笑,一脸坚定的道。

    “好,我不骗你,外面客人都在等你,作为寿星的你,一定要在众人面前表露坚强的男子汉一面,把眼泪擦掉,我们去见客人了。”夏夜宸语气温柔的道,在夏祁轩面前,他是一个典型的猫爸,从来不对夏祁轩打骂吼叫。

    齐琳总是说他这个父亲当的太过慈祥,害得她只好扮演虎妈的角色,他总是一笑了之。 也许是跟他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小时候的他在爷爷严厉的教育下成长,记忆里,他是没有童年的,所以他不想儿子像他一样,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他的生命里少了一段天真无忧的岁月。

    未来,儿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有出息,会不会成为第二的自己,他不去想那么遥远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看到儿子一天天平安健康的长大,妻子开心快乐的在他身边,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看着他们爷俩的背影,齐琳又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爷俩究竟把她当什么了?生一窝,还组成一个足球队,是把她当母猪的节奏吗?

    三个萌呆帅酷的孩子走在红毯上的上面,王薇儿和安慕橙一左一右的挽着夏祁轩的胳膊在前面,齐琳挽着夏夜宸跟在后面,这样温馨有爱的几人一出场,顿时就成为全场的焦点!

    夏祁轩就像是一个自带发光体的巨星一般,板着一张没有表情,酷帅十足的脸,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迷倒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有女儿的人家都在默默的盘算,如果自家女儿能嫁给夏祁轩,那该有多好啊!

    吕可佳看着台上自家女儿和王薇儿看着夏祁轩那绝对崇拜的目光,一脸忧伤的道:“小莺歌,我一想到有一天这两小妮子会争这个臭小子,就把我给愁坏了。”

    “就是啊,我家薇儿每天一醒来就要去上幼儿园,说要去找祁轩哥哥,你说我们两感情好一辈子,若是到时候她们两姐妹因为一个臭小子弄掰了,该怎么办呢?总不能把这臭小子一刀两半一人一半吧?”黄莺也满脸的忧愁,好像那么遥远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一样。

    看着自家妻子脸上浓浓的担忧之色,安修远和王崇明相视一笑!

    “你多虑了,我保证祁轩那小子不会看上我们家任何一个姑娘的!”王崇明微笑道。

    “王崇明你什么意思呢?你是说你家薇儿不好看还是说我家慕橙长得丑呢?你怎么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这夏祁轩虽然很帅,但他爸还不是被琳琳吃得死死的吗?”吕可佳这个爱女成狂的母亲听不得别人说一点她女儿不好,一副掳袖子要打架的架势。

    安修远见自家妻子情绪激动,连忙安慰道:“老婆,你别激动,你误会崇明的意思了,崇明的意思是夏祁轩那小子的老婆还没有投胎呢,所以不可能会娶咱们两家的姑娘。”

    “你什么意思?”吕可佳表示不明所以的问。

    安修远指着不远处的齐琳,又指着黄莺和吕可佳自己,“你想想你们的年纪和我们的年纪就明白了?娇妻娇妻的意思就是这,都比我们男人小好多嘛!”

    “安修远,你这意思就是嫌弃咱家姑娘老了是吧?”吕可佳说着眼泪就要涌出眼眶,“我就知道你嫌弃我长得没有琳琳她们好看,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连自己姑娘都嫌弃。”说着哇一声哭了起来,引得四周的人都在看着安修远。

    安修远嘴角抽了抽,这老婆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不管他说什么话,都不对她的劲,说啥啥错呢?

    “老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可能会嫌弃自己女儿呢,我也不可能嫌弃你啊,我一把年纪娶了你这么个如似玉的小娇妻,我高兴都来不及,恨不得天天烧香拜佛感激上天让我娶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婆,还给我生这么一个漂亮美丽的女儿,你们就是我的心头肉,谁敢碰一下我就和谁拼命,我宝贝着呢,好老婆,你就不要哭了好不好?”为了安慰老婆,安修远开启自黑模式!

    看着安修远那一脸紧张自责的模样,一旁的方甜雅羡慕的同时又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好了,佳佳,你就不要再为难安大哥了,他有多么爱你,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感觉不到吗?在他的眼里,我们看到的是把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要说他不爱你,我们都不会相信,我知道你一定是幸福的太久,想要寻一下争吵的乐趣,只是这架真的不要轻易吵,容易伤感情,别等到失去那一天才后悔!”方甜雅的脸上忍不住带着落寞之色。

    吕可佳看到方甜雅伤感的目光,顿时意识到自己实在太不应该了,她居然在方甜雅面前和安修远生气,这不是让方甜雅难过吗?

    “甜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让你难过的。”吕可佳充满自责的道。

    “佳佳,你不要这样说,千万不要因为顾及我而放不开,我现在很幸福,把罗泓接回家里,每天陪着他在家里研究香料,处理工作,我很知足,你们千万不要因为罗泓成为植物人,就觉得我很可怜,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可怜,所以你们也不要处处顾及我,这样只会让我不敢和你们亲近。”方甜雅微笑道。

    “甜甜,看得出来你真的已经从那个伤痛中走出来了,你真是一个坚强的好女孩,相信罗泓一定很快就会醒过来的。”王崇明目光欣赏的道。

    吕可佳充满愧疚的看向安修远,“老公,对不起,我不该和你胡乱发脾气,我也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了,总是控制不住的发脾气,一点小事就忍不住掉眼泪,我没有嫌弃你老的意思,真的没有。”

    安修远连忙安慰道:“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不嫌弃我老,你记住一点,我是你老公,让老婆开心,是老公的职责和义务,只要你开心,你想怎么发脾气都没有关系,要打要骂随你意,早上你没有吃什么东西,先喝点奶补补肚子,一会就开午饭了。”说着将一杯奶端到吕可佳面前。

    吕可佳接过牛奶递到嘴边,刚喝了一口,忍不住一股作呕感从胃里涌出,一下子将牛奶全吐在地上。

    远处的齐琳和夏夜宸也看到吕可佳那里的状况,担心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哎,佳佳你怎么还吐了呢?”齐琳担心的问。

    “老婆,你就是不听话,我早上说让你多吃点早饭,你不听,现在胃里太空吐了吧?以后早饭要记得多吃点知道了吧?”安修远一边拿纸巾给吕可佳擦嘴一边心疼的道。

    一旁的王崇明看到吕可佳苍白的脸色,“修远,你不觉得她这状况很熟悉吗?”

    “怎么熟……”一句话没有说完,安修远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表情,激动的道:“老,老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这个月的月事已经超过了一个星期了,我们又有小宝宝了。”

    吕可佳呆愣了几秒钟后,满脸不可置信的道:“真的吗?可是我怀慕橙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怎么吐啊,如果真的怀了,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这反应怎么会这么大呢?会不会是假的?”

    “是不是真的让我家明哥号号脉不就知道了,我家明哥虽然不是中医,但这号脉的功力可是在我家女儿未出世之前学得一流好。”黄莺一脸自豪的道。

    “对对对,王大哥你快帮我看看。”吕可佳连忙将手伸到王崇明面前,压根就忘了自己刚才还要和人家干架的事情。

    见众人目光都在看着自己,王崇明压力有些大的轻咳了一下,开始给吕可佳号脉!

    用手诊脉,尤其是喜脉,在现代人眼里还是很特别的,所以其他桌子的人都忍不住过来围观,一时间桌子被围成一团,无数双眼睛充满好奇的看着王崇明和吕可佳,等待着答案。

    过了好一会儿,王崇明轻轻的将手拿掉,吕可佳紧张的问:“有没有?”

    王崇明没有说话,而是一脸高冷的道:“水!”

    面对王崇明故意摆架子,吕可佳也顾不得呛他,连忙倒了一杯水,赔着笑脸,“王大医生请喝水!”

    王崇明慢悠悠的喝完水,故意不去看吕可佳期待的目光,而是看向黄莺的眼睛,充满愧疚的道:“对不起,老婆,你想让咱家老二当孩子王的愿望又落空了。”

    见王崇明这么怠慢自己老婆,安修远不乐意,刚想要拉王崇明理论一下,听到王崇明这句话,伸在半空中的手僵在那里,几秒钟后,他一把将表情同样呆滞的吕可佳抱在怀里。

    “老婆,我们又有孩子了!”

    “是啊,老公,这下我们二宝就是孩子王啦!”

    看着安修远和吕可佳幸福相拥的画面,方甜雅心里有说不出的羡慕,默默的拿着面前的杯子喝,却没有想到刚喝下去没几口,也是一阵呕吐感传来,一口奶也吐了出来。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全都聚焦到方甜雅身上,齐琳激动的抓住方甜雅的手,“甜甜,你是不是也怀孕了?”

    怀孕?

    可能吗?

    她和罗泓在一起只有三天,虽然那的确是非常疯狂的三天,可是医生说过她的身体很难再怀孕,她真的会再次怀孕,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吗?

    自从失去第一个孩子后,这件事情方甜雅连想都不敢想,每想一次心都会痛,渐渐的她控制自己不去想这种事情,如今听到齐琳说她也怀孕了,她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

    齐琳见方甜雅已经傻掉了,连忙拉着她的手,激动的道:“王大哥,你快帮甜甜也号一下脉。”

    众人再一次屏气凝神,尤其是齐琳,吕可佳和黄莺三人,她们知道这个孩子对于方甜雅的意义,如果有了孩子,陪伴罗泓醒过来的岁月,方甜雅就不会那么独孤,悲凉。

    好几分钟过去了,王崇明依旧眉头紧锁,众人都跟着紧张得汗都出来了!

    “脉像有些疑似怀孕,但因为脉像太弱,所以我不太断定,你可以用早孕试纸测试一下,毕竟你和罗泓相遇的时间也还不到一个月!”王崇明以医生的口吻一本正经的道。

    虽然王崇明并没有说确定,只是一个疑似怀孕,就让方甜雅激动的泪流满面。

    “我这就去买测试纸!”方甜雅说着站起来。

    “甜甜,我陪你一起去!”齐琳拉着方甜雅的手。

    “不用了,今天是轩轩的生日宴会,作为妈妈,你不能缺席,我一个人去就好,有好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可是……”

    夏夜宸在齐琳耳边轻声道:“还是让甜甜一个人去吧,不管是什么结果,都应该让她一个人冷静的消化。”

    “好吧,甜甜,不管什么结果都要告诉我们!”

    看着方甜雅离去的背影,齐琳心里默默向上天祈祷,祈祷上天可以让方甜雅心想事成,方甜雅受的磨难和苦难真的太多太多了,她比任何人都需要一个孩子。

    就在齐琳诚心向上天祈祷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夜宸哥!”

    当齐琳回头,看到站在身后三米处的女子时,身体猛得恍了一下,如果不是夏夜宸及时扶住,齐琳一定会跌倒在地,夏夜宸目光冰冷看向让齐琳惊慌的人,却在看到顾姿满脸含笑的脸时,身体也是猛得一僵,心中的痛从心中涌出,不禁将齐琳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生怕自己一松开,齐琳就长了一双翅膀飞走。

    毕竟齐琳的身份是那么的敏感,他真的很担心这一天的到来。

    只是没想到他千防万防,顾姿居然还是出现在他面前,而且还记起了他的名字。

    难道这就是齐琳常说的宿命吗?

    不,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宿命发生,就算失去他所有,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放开齐琳。

    “夜宸哥,这位就是嫂子吧,好漂亮啊,我有些话想要和她单独说,可以吗?”顾姿一脸纯良无害的道。

    “不可以,她不认识你,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夏夜宸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

    感受到夏夜宸将自己的手越握越紧,齐琳能感受到他在害怕,心里疼得无法呼吸,但还是轻轻拍了一下夏夜宸的手,微笑道:“既然她想和我聊,我就和她聊一下,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如果顾姿是她今生躲不过的劫,那她就勇敢面对,这一世,她已经拥有很多,她不想再贪心。

    她怕自己的贪心,会激怒上天,从而连累到她身边的人。

    与其让别人出事,倒不如所有一切都让她一人承担。

    “可是……”

    “老公,不要担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请相信我,我会好好的。”虽然齐琳心里很没底,但目光还是很坚定的看着夏夜宸。

    夏夜宸知道一旦齐琳下了决定没有人能改变,便轻轻的点头,依依不舍的松开齐琳的手,看着齐琳和顾姿离开的背影,眼里满是担心。

    “夏夜宸,你怎么紧张的额头上全是汗?那个女人究竟是谁?”细心的王崇明发现了夏夜宸的不安,满脸担心的问。

    夏夜宸没有说一句,只是目光紧追着齐琳的身影,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

    走到一片荷塘前,齐琳停了下来,看着面前面容娇美的顾姿,声音淡淡的道:“你有什么话要我和说就在这里说吧,这里很安静。”

    顾姿看着齐琳,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目光清冷的道:“齐琳,你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和我说话?你偷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五年幸福人生,你不觉得无耻吗?”

    顾次一开口就咄咄逼人的话语把齐琳说得脚步向后踉跄了几步,心跳剧烈加速。

    她为什么这么说?就算她是贪心的留在夏夜宸的身边,和他一起度过了幸福的五年光阴,但她也不能说是偷啊,她人一直没有出现,她就是想把夏夜宸还给她,也找不到人啊!

    还是说她知道了什么?

    难道这个顾姿知道自己是重生的了?

    想到这,齐琳不禁全身一震,觉得顾姿很可怕,但还是强装镇定的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偷走你五年的人生?”

    “到了今天,你居然还在和我狡辩,难道不是你让吴熙澈消除我对夜宸所有记忆的吗?你为了不让我回国追求夜宸哥,就让人把我记忆消除,让我做了五年的傻子,艰难的在巴黎生活,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我过得有多辛苦?齐琳,你这个偷盗者,亏你还是商场上赫赫有名的女强人,我要告发你,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就是一个小偷,你偷盗别人的幸福罪该万死。”

    听到顾姿说她的记忆被吴熙澈消除,说她是一个偷盗他人幸福的小偷,齐琳的脸刷得一下子惨白,她步步向后退,满眼疼痛的摇头,“不,不是我,我没有让人消除你的记忆,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也不是小偷,我没有想偷你的幸福。”

    “齐琳,你承认了吧,你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偷,你害得我这么辛苦,你却过得这么风光幸福,我要杀了你。”顾姿说着伸出手要去掐齐琳的脖子。

    她的手还没有伸到齐琳的脖子上,夏夜宸一把将顾姿推倒在地,将齐琳紧紧的护在怀中,目光深邃冰冷的看着顾姿,声音铿锵有力的道:“你的记忆不是她消除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你想要做什么冲我来。”

    齐琳目光充满惊讶的看着夏夜宸,声音颤抖的道:“你,你居然把顾姿的记忆消除了?你怎么可以做这么逆天的事情?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为了不让你担心的事情发生,就是与天斗,我也不怕,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夏夜宸掷地有声,没有一丝为此事后悔的表情。

    听到他的话,齐琳心里既感动又担心,感动的是他为了她一直都在默默的付出,让她觉得很幸福,担心的是万一违背宿命,会让老天惩罚他,她一定会自责死。

    “老公,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齐琳充满感动的道。

    被推到在地上的顾姿表情痛苦的道:“哎哟,我去!对自己的女人温柔是好事,但你也不用把其他女人都当仇人啊,看这一把推的,我皮都磨破了,演个戏我容易么我。”说着从地上站起来拍打自己身上的灰尘。

    一旁的夏夜宸和齐琳二人傻眼了,敢情刚才顾姿那满脸气愤,一副要杀她的表情都是演出来的?

    “顾姿,你,你什么意思?你刚才都是演的?”齐琳有些结巴的问。

    顾姿看向不远处的假山,声音娇嗔的道:“亲爱的,你快点出来吧!”

    顺着顾姿的目光,齐琳和夏夜宸都朝假山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天蓝色西装,身材修长,举世无双的绝美男子从假山后走了出来,一脸酷帅的走到顾姿面前,一脸担心的看着她手上的红肿。

    “疼不疼?”吴熙澈温柔的为顾姿吹手上的伤口,一脸的情深。

    “谢谢亲爱的,只要看到亲爱的关切的目光,所有的伤痛就消失无踪了,亲爱的就是我最好的治愈良药。”顾姿满脸幸福,目光崇拜的看着吴熙澈。

    齐琳和夏夜宸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二人的互动,怎么也无法将他们二个人联系在一起。

    “你,你们!”齐琳有些被震惊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熙澈这才抬头看向齐琳夫妇,露出一抹绝世无双的微笑,让齐琳不禁又一次感叹,吴熙澈拥有世间最具魔性的笑容。

    “我和姿姿在一起了,这一切还要多谢夜宸,如果不是他为了担心你吃醋,而找我消除姿姿的记忆,我也不会认识姿姿,也不会在她失去所有记忆的那段时间里观察她,让我在她身上看到她坚强,乐观,善良的一面,被她深深的打动,收获幸福的爱情。”吴熙澈拥着顾姿笑容满面的道。

    “齐琳,不得不说,你真是太幸福了,就因为我曾经和夏夜宸恋爱过,他为了不让你吃醋担心,就把我的记忆消除,真是太狠了,你不知道我被记忆消除的那段日子里,因为什么都不会做,需要从头学起,差一点没饿死在巴黎,不过上天对我不薄,让我收获了这么好的爱情,总的来说,我还是应该和你说一声谢谢!”顾姿满脸堆笑的道。

    剧情发展太快,让齐琳的心脏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一颗心跳得通通响。

    “吴熙澈,你……”

    吴熙澈不等夏夜宸把话说完,就打断道:“我今天来是到名城谈合作的,听说今天是你家小少爷的五周年生日,就过来给小少爷送份贺礼,顺便看看老朋友,想着你对姿姿的伤害,就想让姿姿把这个仇报回来,捉弄一下你们,没想到驰骋商业,游刃有余的你们居然会这么不经吓。”

    “真的这么简单?”夏夜宸若有所思的问。

    “不然你以为呢?难道你还以为我对你家这个人妻有兴趣?我吴熙澈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还不至于有爱好人妻的嗜好,而且我也不稀罕当便宜爹,好了,我还有公事要谈,就不陪你们凑热闹了,姿姿,我们走!”吴熙澈说着拉着顾姿的手离开。

    顾姿和吴熙澈走了两步,回头看向齐琳和夏夜宸,脸上带着真诚的祝福,“你们一定要永远这么幸福下去哦!”

    看着吴熙澈和顾姿牵手离开的画面,齐琳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亦真亦假,真真假假,她都分不清了。

    唯一让她能真实感受的是夏夜宸依然在她身边。

    “老公,刚才我以为我要永远的失去你了!”齐琳紧紧的抱着夏夜宸的腰,感受他结实有力的存在。

    夏夜宸知道齐琳的心一定是不安的,是惊慌的,用力回应她的拥抱,声音温柔的安抚,“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一辈子,不离不弃!”为了给予她最真实的安慰,他低头吻上她的唇,火热而霸道,让齐琳清楚的感受到他真的存在,而不是一场虚幻的梦!

    远处,在树枝斑驳的缝隙中,吴熙澈看到正在拥吻中的齐琳和夏夜宸,漂亮的桃眼中闪过一抹浓得化不开的忧伤,深深的看了一眼齐琳之后大踏步离开。

    ···

    豪华的房车内!

    顾姿坐得离吴熙澈远远的地方,一脸惊慌害怕的看着吴熙澈,“今天是三年契约的最后一天,你让我演的戏,我已经演完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吴熙澈猛得用力扯住顾姿的头发,将顾姿扯到他的怀中,目光冰冷的问:“你就这么想逃离我的身边?是不是还幻想着回到夏夜宸身边?”斤私他亡。

    五年前,夏夜宸找到他,问他要消除记忆的药,在他的逼问之下,得知他对顾姿的顾虑,为了不让顾姿有机会打扰到齐琳的幸福,他暗中观察了顾姿很久,并且用手段在她打工的时候,故意设计她撞碎一个古董,让她因为高昂的赔偿费,不得不和自己签下契约,这一签就是三年。

    前段时间从他安插在夏家的佣人口中得知齐琳还是对顾姿有所顾虑,虽然他不知道齐琳为什么会这么顾忌顾姿,却还是强逼顾姿过来演了这一出戏给齐琳安心。

    顾姿只觉得自己的头皮像是要被扯掉了一般的疼痛,但脸上还是倔强的不肯露出一点疼痛的表情,目光冰冷的看着吴熙和,声音掷地有声的道:“没有,我绝对没有想过去破坏齐琳和夏夜宸的感情,如果我有一丝破坏别人的心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反倒是你,吴熙澈,你默默爱了齐琳这么多年,为了她,不惜把不爱的我绑在你身边,你不觉得很累很辛苦吗?还是你一直在祈盼有一天齐琳知道你一直在深深的爱着她,并且为她默默做了这么多事情,让她感动痛哭抛弃夏夜宸再回到你身边?”

    “你找死!”心思被人拆穿,吴熙澈只觉得狼狈不已,一手死死的掐住顾姿的脖子。

    痛苦的窒息让顾姿难受不已,但她却始终没有露出一丝求饶的表情,反倒是对吴熙澈笑了,笑得绝美与凄凉,心里默默的念道,吴熙澈,我爱的人不是夏夜宸而是你。

    如果今生注定不能和你相守相恋,就让我死在你的手中也好!

    一行清泪顺着顾姿的眼角滑落,滴在吴熙澈的西装裤上,明明没有什么温度,却像三味真火那么滚烫,灼伤了吴熙澈的皮肤,让吴熙澈猛得松开掐住顾姿脖子的手。

    顾姿本能的咳了几声之后,声音忧伤的问:“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会掐死我?”

    “想死?在我还没有玩够你之前,你休想死!”吴熙澈说着一把粗鲁的将顾姿身上洁白的裙子扯开,露出她身上白皙美好的肌肤,霸道的吻上她的粉唇。

    顾姿反抗了几下之后,知道这是一场在劫难逃的缠绵,与其做无谓的挣扎,倒不如学着好好享受,既然死不了,那就让他们继续纠缠不休下去。

    不是有一句话说过嘛,做着做着就爱了。

    说不定有一天,她也能守到他的心。

    顾姿不知道的是吴熙澈在看到顾姿一心求死之时,心猛得痛了一下!

    那一刻,他慌了,因为即使脑中藏着爱齐琳的芯片,他还是爱上了顾姿,如此可以想象,没有了芯片,他将有多么深爱顾姿。

    只是,顾姿呢?她一心想要离开他,甚至一心求死,让吴熙澈的心难受极了,他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他不会再轻易让她离开。

    感情就是在这样的猜测中,一次次误会,却又一点点深陷。

    ···

    方甜雅看着躺在粉色大床之中的罗泓,又看着手中的精细孕检报告和早孕试纸上的两根红线,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一旁的管母看到方甜雅一会哭一会笑,心疼的安慰,“傻孩子,怀孕了是件好事,怎么还哭个没完了呢?你现在是孩子的妈了,可千万不能哭,哭对孩子的发育不好,为了孩子,咱赶紧把眼泪赶回去。”

    听到母亲的话,方甜雅立刻将眼泪憋回去,这个孩子是她坚持努力的希望,她绝不能让孩子因为她而有任何闪失。

    “这就对了,这才乖嘛,当妈了本来就应该开开心心,孩子才会健康成长,等明天我就去报个育婴班,认真学习育儿知识,保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然后给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外孙。”管母一脸开心的道。

    看到母亲和她说话时依旧小心翼翼的模样,方甜雅心疼不已,为了可以陪伴她,照顾她,一向懦弱的管母和丈夫离婚,这些日子以来,对她精心照顾,在她面前更是诚惶诚恐,生怕她一句话不对惹自己生气。

    以前她还不愿意原谅母亲,可是现在她再次当了母亲,让她突然明白了很多,有些事情如果再执意坚持下去,只会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

    看着管母头上的白发,方甜雅知道是时候让那些痛苦的过去都随风飘散了。

    “妈,谢谢你。”方甜雅发自内心的喊道。

    管母脸上的表情当场定住,随即带着鱼尾纹的眼角迅速蓄满了泪水,抬手擦拭泪水,声音哽咽的道:“我以为这辈子再也听不到你叫我一声妈了,甜甜,谢谢你,谢谢你愿意认我这个妈。”

    方甜雅将母亲拥在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妈,让我们把过去的一切痛苦都忘掉,一起开始新的人生。”

    “好,让我们一起过新的幸福生活,还有罗泓和外孙。”管母噙着泪开心的道。

    方甜雅拉住罗泓的手放在自己十分平坦的小腹处,声音温柔如水的微笑道:“老公,你知道吗?在这里面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正在悄悄发芽长大,你要当爸爸了,你听到了吗?看在我们这么爱你的份上,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不要睡得太久,等我们孩子出生的那一天醒过来好不好?因为我想让你当第一个看到我们宝贝的人,可以吗?如果你听得到你就给我一个反应,让我好有一个期待好不好?”

    方甜雅静静的看着罗泓,想看到他有细微的表情变化,却见罗泓依旧双眼紧闭,心中不禁有些失落,就在她准备将罗泓的手移开肚子时,他的手在方甜雅的肚子上轻轻的动了一下。

    方甜雅清楚的感受到了罗泓的变化,激动的当场尖叫起来,“妈,他动了,罗泓动了!”

    管母也跟着女儿喜极而泣,“太好了,甜甜,照这样的情况看来,女婿醒过来指日可待,你的坚持努力很快就会得到回报,妈妈祝福你。”

    “我太高兴了,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和琳琳她们分享。”方甜雅说着就拿手机拔号码。

    管母看了看墙上的时间,想着这个时候打电话也许不方便,但看到方甜雅高兴的表情,知道她想和最好的朋友分享这个好消息,张了张嘴又没有说出来。

    不想打扰女儿的好心情!

    反正他们是夫妻,有的是时间,耽误一下也没有关系。

    正在和老公做热身运动的黄莺看到方甜雅的电话,立刻对身上的王崇明做了一个禁止的手势。

    “什么?罗泓的手动了?这是真的吗?”黄莺的声音不禁提高了八倍。

    放下电话,黄莺一脸高兴的道:“老公,你听到了,你的好兄弟手动了,这么说他很快就会醒了,甜甜不会孤单了。”

    王崇明一脸隐忍的道:“嗯,为了庆祝我的好兄弟在睡着都能当爹,我今天晚上要好好努力了。”说着用力的动了起来。

    吕可佳接到好消息,激动的趴在安修远的身上,一手勾着他的下巴,眼中流露出色女独有的表情,“老公,在这个春暖开的好日子里,我们庆祝一下吧!”

    看着妻子娇美如的模样,安修远是一百个想点头,可是一想到娇妻的肚子,只好一脸正气的道:“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我怎么可能会在妻子辛苦怀孕前三个月期间行不义之事?我可是一个好爸爸,我绝对不能让我的儿子受一点点伤害。”

    见安修远明明一脸想要,却偏偏隐忍说口是心非的话,继续调戏,“老公,没关系的啦,我们以前不是在前三个月的时候也有过嘛!”

    “以前是以前,以前是第一次当爸没有经验,现在知道了我更不能假装不知道做对不起我宝贝的事情,别闹了,睡觉。”安修远一把抓住吕可佳不安份的小手,将她从自己身上弄下去紧紧的圈在自己怀中,不让她乱动,怕她再闹下去,他会真的忍不住吃了她。

    另一边的齐琳放下电话,原本的疲惫之色在听到这个好消息以后,脸上满是兴奋的光芒,一直在和夏夜宸探讨着以罗泓的帅气和方甜雅的美丽,他们的孩子生出来会是多么的好看。

    看着自己妻子一脸兴奋的想象别人家孩子的长相,夏夜宸声音淡淡的问:“老婆,你不困了吗?”

    齐琳只沉浸在几个人幸福的生活之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夏夜宸在给她下套,声音轻快的道:“看到大家都这么幸福,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困啊!”

    “既然如此,与其讨论别人家的孩子,不如我们自己造一个小人。”夏夜宸翻身压在齐琳身上,目光灼灼火的看着齐琳。

    齐琳对夏夜宸娇羞一笑,这一次,她没有像以往那样故意矜持的推开他,而是主动的勾住他的脖子,轻声呢喃:“我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