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冥婚鬼嫁 > 原来你才是血骨……(大结局)

原来你才是血骨……(大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地下判官
    “你……你不是林婆的孙子……”

    我抖着唇瓣,不敢回头看那个恶心的鬼魅。我是林婆的孙子,只不过,我现在已经是尸灵了,只要吃了尸胎。得到血玉,那么,就算是尸王,也没有办法奈我何了。”

    男孩低低的笑了笑,他掐着我的肩膀的手一紧,我心底一冷,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我一把推开了那个男孩,爬起身子,就要跑的时候,脚下生寒,竟然是一双染血的手掌,狠狠的抓住了我的双腿,被那双血手抓住,我的双腿顿时动弹不得。那滑腻而恶心的感觉,让我全身的寒毛都一根根的竖起来,异常的恶心。

    “放开我……放开我……”

    我不断的挣扎着,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孩蹿到了我的面前,他整张脸布满着血肉。我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他眼睛和鼻子了。

    他那张已经腐烂了许久的嘴巴一张口,一股泥土和腥臭的气息便朝着我喷洒过来,我顿时恶心的皱起了眉头。

    “很恶心是吗?很快,你也会和我一样的。”

    似乎是看到了我眼底一闪而过的浓浓的厌恶的表情。男孩的声音突然暗沉了许多,我听到他的话之后,脊背顿时一寒,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伸出手,就要往我的肚子刺过去。

    “不要动我的孩子……滚开……”

    我惊叫了一声。身子便止不住的挣扎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阴寒的气息弥漫着整条的街道,随即,我便看到一抹银白的影子迅速的朝着男孩飞过去,一股火焰便射到了男孩的身上。

    “啊……”

    原本还漫不经心的男孩,被这股莫名的火焰打到,他顿时惨叫了一声。原本束缚着我的血手也消失不见了,我的双腿顿时一软,眼看着就要坐在地上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指立马把我抱在了怀里。

    那股熟悉的气息,让我不安的心,慢慢的放下来,我伸出手,揪住了来人的衣襟,眼眶顿时满是泪水。

    “离渲,你终于来了。”

    我呆呆的看着离渲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离渲的面色非常的苍白,有些白的透明的错觉,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小小的一个尸灵,竟然妄想要得到血玉的力量吗?”

    离渲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只是单手抱着我,在空中转了一个圈之后,银白色的衣袍迎风飞舞着,而他的那头银白色的发丝,也在此刻,不断的飘飞着,那张精致漂亮的脸,满是阴寒的气息。

    “尸……尸王大人……”

    男孩的眼底带着一丝惊恐的看着离渲,他抖着身子,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满满都是不可置信,随即,他不由得尖叫道:“不可能……血骨大人已经控制了尸界的一切,你应该早就灰……”

    “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让离渲一掌挥在了地上动弹不得,离渲面色阴狠而恨厉的扫了趴在地上起不来的男孩,冰冷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生硬的细线。

    “我尸王可不是一个区区血骨可以对付的,既然你们不知死活,那么,便别怪我不客气了……”

    “尸王大人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听到离渲的话,男孩吓得浑身颤抖,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那丝嚣张了,可是,我看到离渲阴戾的勾唇,指尖微微一动,一股银白色的火焰便把男孩包裹在了其中,随即,只听到他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便消失不见了。

    我呆呆的看着男孩消失的地方,目光有些呆滞了起来,或许是我的目光有些奇怪,离渲伸出手,掰着我的下巴,冰冷的气息拂过了我的脸颊,有点微醺如醉的感觉。

    “谁让你一个人来这里的?”

    他冷冷的看着我,声音异常的寒冷。

    听到离渲有些冰冷的声音,我的身子微微一抖,在经历了一场生死的时候,在听到离渲这般冷漠的对着我,想到了离渲几天没有露面,可是,一露面竟然这般冰冷的说我,我的眼泪,顿时便流了出来。

    “不要你管,反正你也不管我和孩子的死活了。”

    我有些愤怒的伸出手,推开了离渲的身体,气恼的我便要离开的时候,却被离渲给抓住了手腕,他一个旋转,便把我按到了墙壁上。

    我的背部撞在了墙壁上,顿时疼得我直直的倒吸了一口气,可是,还没有等到回过神的时候,离渲已经低下头,冰冷的唇瓣贴在了我的唇瓣上,那冰冷滑腻的感觉,让我有些眷恋。

    可是想到了他刚才那个样子说我,又凶我,我顿时有些气愤的捶打着离渲的胸膛,离渲不管不顾的抓起我的手腕,把我的手高举过我的头顶之后,便再度的含住了我的唇瓣。

    “唔……”

    我看着男人银白色妖冶的发丝有些狂野的披散开来,不由得有些气恼的咬住了离渲的唇瓣,却不想,咬的过于用力,一丝丝的鲜血,便从我们两人交叠的唇瓣中,溢了出来。

    “小野猫。”

    离渲松开了我的嘴巴,舌尖微微的舔了舔那细小的血丝,姿势有些妖娆的睨了我一眼道。

    “呸……你才野猫。”

    我红着脸,啐了离渲一口,实在是此刻的离渲太过于妖娆了,害我差点有了想要喷鼻血的冲动。

    “好了,回去在教训你。”

    离渲精致的眉头微微一扬,也没有和我继续辩论,蓝旗我的腰身,抱起我,眼前一晃,我们便离开了小巷子里,我和离渲刚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便看到了简桐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在看到了离渲之后,我看到简桐的眼底闪过一丝的异色,等到我再度的看过去的时候,简桐的脸色平静无常。

    “唐心,我说你哪里去了。”

    简桐笑眯眯的看着我,丝毫没有把离渲那冷的要冻死人的视线放在眼中。

    我朝着简桐尴尬的笑了笑,身子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奈何离渲压根力都没有理我一下,反而抱的越发的紧了起来……

    “看来,你很爱唐心?”

    就在我一脸不知所措的不知道为何离渲今天的反应会这般的反常的时候,却听到了简桐一脸深意的看着离渲。

    “怎么?本王没有魂飞魄散,你是不是很惊讶?”

    离渲抱着我,精致漂亮的脸上透着一股阴霾和浓浓的杀气的看着简桐。

    “尸王这是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我看到简桐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诧异的看着离渲,而我也是一脸奇怪的看着离渲,离渲刚才说的那些话,的确是有些奇怪。

    “是吗?你不懂?那么,本王就教教你。”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却看到了离渲的声音骤然的更加的冷了几分,随即,他银白色的衣袍轻轻的一挥,一股强大的气流便朝着简桐挥过去,简桐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暗沉,急急的王虎推了一步,手掌一挥,竟然险险的避开了离渲的攻击。

    “离渲,你干什么?简桐不是坏人?”

    我看着离渲想要再度出手的时候,立马按住了离渲的手臂,离渲睨了我一眼,就要说话的时候,却听到了那边的简桐冷声道:“对啊,尸王,你这个样子未免有些失礼了一点。”

    “别让本王知道你在搞什么鬼,否则,本王定要你魂归三界。”他余纵巴。

    离渲看了我一眼,随即冷冽如寒滩一般的眸子,便直直的刺向了简桐,黑色而泛着一丝冰霜的瞳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和警告。

    我张了张嘴巴,就要和简桐说话的时候,离渲却面无表情的抱着我,便径自的进了门。

    “离渲,你究竟怎么了?干嘛无缘无故的攻击简桐?”

    回到家中,我看着离渲,有些气急的朝着离渲说道。

    “噗哧。”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抱着我的离渲,突然身形虚晃了一下,随即,便踉跄的后退了两步,我正有些奇怪的时候,一口鲜血便喷在了地上,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地面,我的身体狠狠的一颤。

    “离渲,你怎么了?”

    我轻轻的推开了离渲的怀抱,声音有些着急的叫着离渲的名字,离渲单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脸色异常难看。

    “没事。”

    我扶着他的手臂,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却听到了离渲有些虚弱的声音,他仰起头,脸色惨白,可是嘴唇却鲜红妖冶的可怕,看着他这个样子,我顿时着急的不得了。

    “你还说没有事情,你都这个样子了,怎么会没事?”

    我指着地上的鲜血,离渲究竟隐瞒着我什么事情?

    “我没事,别哭了。”

    看着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离渲有些无奈的伸出手,原本有些冷漠的神情,此刻却满是柔情的样子,他轻轻的擦拭着我脸上的泪水,抿唇道:“傻瓜,我真的没事,只是有些气血不畅。”

    “你骗人,离渲,你骗我。”

    我抽噎着看着那滩血迹,离渲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你这样未必对她是好事。”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有些昏暗的房间突然响起了苏兮寒冷漠刺骨的话语,我泪眼朦胧的抬起头,而这个时候,原本昏暗的客厅也明亮了起来……

    我看到苏兮寒扶着脸色苍白的叶瓷,一步步的坐在了沙发上,而苏兮寒蹲着身子,抚摸着叶瓷的肚子,随后扭头,一脸冰冷的看着离渲和我说道。

    “可是,我只能够这个样子,才能够保住她的安全。”

    我完全不知道离渲和苏兮寒说的是什么,而叶瓷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苏兮寒。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我舔着自己的唇瓣,看着撑着墙壁,面容苍白而透明的离渲,离渲的脸色越发的惨白了起来,就像是随时都会消失在我的面前一般,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得有些害怕了起来……

    我凑到了离渲的面前,看着离渲那张精致漂亮的娃娃脸上,此刻布满着惨白,舔唇问道:“离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事。”

    离渲皱眉的看了我一眼,擦掉了嘴角的鲜血,便拥着我,便要往我们的房间走去,可是,我能够感受到,离渲的身体,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冷,那种冷,有些诡异非常……

    “你骗我,离渲,你究竟瞒着我什么?”

    虽然离渲说没有瞒着我什么事情,可是,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离渲看着我一脸固执的样子,他黝黑冷冽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我,而我,也是直直的盯着离渲,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你这样瞒着她也不是办法,难道你真的要等到你自己消失,在来告诉她?”

    就在我和离渲两人对视着的时候,却听到了额苏兮寒有些凉薄的声音。

    “我不会消失的,为了她,我不会消失的。”

    离渲扭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苏兮寒。

    “你已经把自己的血心都给她,可是你自己现在,恐怕……”

    苏兮寒看着离渲,目光微沉道。

    “你别说我,你还是想想怎么保护好你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

    离渲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看着苏兮寒,我看到苏兮寒在听到了离渲的话之后,面色一片的阴冷。

    “他们要是不知死活的想要来送死,我便随了他们的心愿。”

    “你可别忘记了,你已经不是鬼王了。”

    离渲淡漠的开口,看着一脸阴鸷的苏兮寒说道。

    “就算不是,我也能够捏碎他们。”

    苏兮寒霸气的扬眉,俊美的脸上满是寒冰的看着离渲。

    “最近你自己小心一点吧,血骨,可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角色,而且,凭你现在的法力,只怕是……”

    苏兮寒上下看着离渲,声音冷漠道。

    “不劳你费心,一个小小的尸骨,无法震撼我尸王的威严。”

    离渲讥笑的看着苏兮寒说道。

    苏兮寒听到离渲的话,只是不置可否的扬眉,却并没有说什么话。

    我和叶瓷听着苏兮寒和离渲旁若无人的斗嘴,可是,我知道,离渲有事情瞒着我,而苏兮寒,有事情瞒着叶瓷。

    “你究竟瞒着我什么?”

    我定定的看着离渲有些闪烁的眸子,抿唇的问道。

    “苏兮寒,你有事情没有和我说?”

    而那边,叶瓷已经朝着苏兮寒发难了。

    “没事。”

    “没事。”

    意外的是,原先一直很不对盘的苏兮寒和离渲,在今天,竟然异口同声的和我们说。

    我和叶瓷对视了一眼,眼底满是狐疑。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叶瓷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肚子,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啊……”

    “怎么了?”

    我惊慌的看过去,刚要迈步的时候,自己的肚子也在此刻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我被这种刺骨的疼痛弄得弓下了身子。

    “唐唐,你怎么了?”

    离渲察觉到我的不对劲,立马低下头,看着我。

    “不知道……好痛……”

    我有些虚弱的摇摇头,肚子就像是被人拿针刺进了肚子一般,好疼……

    “女人,你怎么样了?”

    那边的叶瓷也是,我听到苏兮寒紧张的问着叶瓷。

    “好痛,苏兮寒,肚子,宝宝……好痛……”

    叶瓷痛苦的呻吟声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有些难受的仰头,叶瓷也在这个时候看着我。

    “小瓷,我的肚子像是针扎一般。”

    “我的也是。”

    叶瓷艰难的看着我,然后我和她震惊的看着对方。

    我们两个人的肚子在这个时候,竟然会出现相同的反应,这绝对不是偶然。

    离渲和苏兮寒对视了一眼之后,便立马走到了我们的身边,离渲扶起我,把我抱在了怀里,而叶瓷则是被苏兮寒抱在了怀里。

    “是阴骨咒?”

    离渲漂亮的俊颜透着一股的寒霜的掀开嘴巴。

    “什么是阴骨咒?”

    我疼得浑身都在颤抖着,我扒拉着离渲的衣襟,浑身都满是汗水了。

    “血骨的一种毒辣的咒术,他竟然想要尸胎和冥胎。”

    离渲的声音又阴冷了几分,我微微的扭头,便看到了苏兮寒的脸色也难看的要命。

    “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肚子一阵的刺痛传来,叶瓷也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的尖叫,我的身子微微的一抖,想要开口说话,却不想,精神却疼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呵呵,中了我的阴骨咒的,没有可以逃脱的,尸胎和冥胎,包括你们,我全都要。”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亦男亦女的嗓音,那声音有些低哑和诡异,带着一股浓浓的森冷,令人有些不寒而栗了起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在本王的面前大放厥词?”

    离渲听到了拿到声音之后,面色越发的阴冷可怕了起来,他把我抱到了叶瓷的那个位置,看着苏兮寒道:“帮我照顾好她,它……我会解决……”

    说完,离渲银白色的锦袍,便立马在空中飞舞着,形成一种好看的姿势,凌冽而霸气。

    我艰难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整个客厅充满着一股浓浓而可怕的气息,却看不到那个说话的鬼在哪里?

    “尸王,何必逞强?只要你把血玉给我,我拿了尸胎和冥胎,自然会放你一条活路。”

    那个声音继续的响起,带着一丝的冷嗤和不屑。

    “找死。”

    我听到离渲阴冷的嗓音,接着,他衣袍一挥,我便看到了一个黑影浮现,那个黑影如同虚幻一般,又如同镜花水月一般,可是那股强大而阴冷的气息,却是真的从那个黑影散发出来的。

    “离渲……”

    我抖着唇瓣,看着离渲和那个黑影交缠在一起的影子,一黑一白,两人便在房间中打斗了起来,那股浓烈的邪气,令我有些难受了起来……

    我撑着身子,就要下去帮离渲的时候,却被一双手给蜡烛了。

    “唐心,不可以。”

    叶瓷的声音也很虚弱,我扭头看过去,便看到了靠在苏兮寒怀里的叶瓷,已经把自己的唇瓣给咬破了,点点的鲜血浸染着她的唇瓣,看起来异常的恐怖。

    “可是,离渲……”

    我看着叶瓷那染血的唇瓣,扭头看着离渲和那个黑影颤抖的样子,心底无比的着急。

    “你现在过去只会成为离渲的负担。”

    小瓷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心一片的濡湿,我看着她一脸痛苦的样子,心底微微一颤,小瓷说的没有错,如果我这个时候上前的话,不仅不可以帮助离渲,反而还会成为离渲的负担。

    这个样子想着,我忍着剧痛,重重的握住了叶瓷的手,咬唇的看着离渲和那个黑影缠斗。

    “本王说过,不要触碰本王的底线,看来,你真的很不怕死。”

    就在这个时候,离渲浮在半空中,他莹白的手指掐着一抹黑影,那如烟一般的黑影,似乎被离渲掐住了脖子,此刻,正艰难的睁着眼睛。

    “咳咳……尸王,你又何必装?别人也许不知道,可是,你恐怕自己也油尽灯枯了吧?”

    听到那个沙哑的声音充满着挑衅的和离渲说话,油尽灯枯?他说的是离渲吗?

    “找死。”

    离渲的眉眼闪过一丝的阴戾的看着黑雾,手中重重得一捏,我甚至是可以听到那个黑雾痛苦的挣扎和喘息声。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旁边的苏兮寒突然叫了起来……

    “离渲,小心。”

    我还没有想清楚苏兮寒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看到,原本被离渲掐住了脖子的黑雾,突然涌起了一股的白烟,嘴角勾勒出一抹阴冷的笑意,随即便消失不见了。

    离渲拧眉的看着那个黑雾消失的地方,可是,却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突然腾空了起来,连带着小瓷的也是。

    我唯一可以看到的,便是苏兮寒满目阴霾和离渲阴狠的眸子。

    “呼呼……”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身处在了一个遍地坟场的地方,我揉着眉角,四处看了看,便看到了周围那阴森恐怖的坟场,我顿时吓了一跳,惊恐的扭头的时候,却看到了我身边同样昏迷不醒的小瓷。

    “小瓷,醒一醒。”

    我摇晃着叶瓷,叶瓷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在看到了周围的坟场的时候,她原本迷迷瞪瞪的眼睛,才倏然的回过神来。

    “唐心,这里是……”

    “千尸坟地。”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情郎而有些森冷的嗓音在我和叶瓷的身后响起,我顿时寒毛一竖,转身看过去的时候,却看到缓缓的朝着我和叶瓷走过来的简桐。

    我瞪大了眼睛的看着从一旁黑暗处慢慢朝着我们走过来的简桐,她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很奇怪。

    “简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我的眼睛瞪得很大,看到我这个样子,简桐清秀的脸上浮起一抹的诡异,那抹诡异的微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听到身边的叶瓷大叫道:“唐心,别靠近她。”

    我有些不解的扭头,叶瓷已经站起来,抓着我的手,便往前面跑,边跑还边说:“简桐,不对劲。”

    “什么意思?”

    我扭头看过去,简桐似乎对于我和叶瓷逃跑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低垂着头站在那里,皎洁的月光洒在简桐的身上,让我有一种毛毛的感觉,这个时候的简桐,真的有点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知道,我的心底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简桐不简单。”

    叶瓷握住我的手轻轻的一捏,我满脸骇然的看着简桐,完全不知道叶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我知道,我的心底也涌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而那种奇怪的感觉,便是从简桐的身上涌出来的。

    就在我和叶瓷在前面奔跑的时候,一个黑影朝着我门甩过来,我和叶瓷还没有反应,便被那个东西给缠住了身体,我和叶瓷惊骇的低下头,看到的竟然是……

    “你们,逃不掉的。”

    就在我们不断的挣扎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简桐森然诡异的声音,那种森冷的感觉,硬生生的让我和叶瓷打了一个寒颤。

    缠在我们身上的是头发,那个头发就是……

    我们僵直着脖子看过去,竟然看到了一步步朝着我们走过来的简桐,她每走一步,我的心,便狠狠的颤栗一下,我咽了咽口水看着鬼魅如幽灵一般的简桐,她清秀的脸挂着意思阴森恐怖的表情,让我全身止不住的冰冷了起来……

    “简桐……你……你是……”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是,我不知道,我只能惊恐的看着简桐……

    “很聪明,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我等一天,已经很久了。”

    简桐漫不经心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目光有些森然的看着我和叶瓷,随即,把目光移向了我的肚子。

    她伸出手的一瞬间,我看清楚了,她的指甲竟然细长而锋利的令人害怕。

    她细长的指尖轻轻的覆在了我的腹部,笑的一脸的鬼魅。

    “今晚正是我阴气最浓的时候,几百年才能够一次,这一次,我必定要得到冥胎和尸胎血玉的力量。”

    说完,她长发一甩,我和叶瓷便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原来,你就是血骨……”

    我脸色惨白的看着简桐,她竟然就是血骨吗?

    “很聪明……”

    简桐媚笑的看着我,她一扭头,那张原本清秀的脸迅速的龟裂了开来,露出一副血色的骨架,在皎洁的月光下,竟然闪着妖冶的光芒。

    “可是,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感觉不到邪气。”

    叶瓷拧眉的看着血骨问道。

    “因为我这个身体是人,这个女孩和我的命格一样,所以我能够在她的身上呆很久。”

    血骨阴阴的看着我们。

    她的全身上下已经露出了她自己的真面目,那恐怖的血色骨头,还有那飘飞的黑色头发,在夜晚,竟然显得这般的鬼魅。

    就在这个时候,她血色的骨头一挥,我和叶瓷骇然的看到,四周竟然站立起了许多的白骨,那些白骨把我们重重的围住,然后就像是在举行着什么仪式一般,她们的骷髅头仰天突然嘶吼了起来,接着,我便感觉到肚子一阵的疼痛,而我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叶瓷的时候,她也是这个样子……

    “小瓷……”

    我握住了叶瓷的手,她也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血骨冷笑的看着我,大手一抚,我和叶瓷便躺在了地上,急着那些白骨慢慢的朝着我们靠近,然后形成了网状的东西,把我和叶瓷网在了中间。

    “血魅,凝聚。”

    血骨举起手,她血色的骨头里涌出一股的鲜血,染红了那些白骨,那些白骨变成了血红色的,印着上面的月亮,都成了森然的血红色。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那些被血染红的白骨,竟然被血骨一挥,成为了粉末,血骨掌心收回了他们,在她的掌心跳跃着一股血红色的圆球,她黑色的发丝一扬,一股强烈的阴风便朝着我和叶瓷拂过了,接着她漂浮在空中,那个圆球在她的掌心,然后……

    “啊……”

    我和叶瓷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扯着,顿时惨叫了一声,我低下头一看,自己的肚子竟然冒出了红光,而旁边的叶瓷的肚子也是……

    “你想要干什么?”

    我立马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朝着血骨叫嚣道。

    “干什么?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血骨冷笑一声,那血色的血窟窿里面,竟然涌动着一股,莫名的红光,就在这个时候,肚子又是一阵的收缩,那剧痛奔涌而来,我拼命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朝着血骨大声的叫道:“住手……快点住手”

    可是,血骨怎么会听我的,肚子撕扯着的痛苦,让我满脸都浸染着冷汗,就在这个时候,叶瓷也痛的尖叫了一声,我们两个绝望的悲鸣声,在这个千尸坟地竟然显得格外的诡异。

    “小小血骨,竟然妄想要尸胎血玉。”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阴冷暴虐的嗓音袭来,一股莫名的寒意奔涌而来,我的眼泪顿时在眼眶中打转,是离渲来了……离渲终于来了……

    我拼命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不让自己哭出来……

    “尸王预想的比我快。”

    血骨漫不经心的扫了离渲一眼,一挥手,便看到一束的红光,直直的朝着离渲飞过去,离渲冷冽的笑了笑,银白色的锦袍一挥,那个光芒便消失不见了。

    “找了你好久,竟然躲在人类的躯壳,难怪连尸心都探测不到你的踪迹。”

    离渲眸子一冷,在看到我肚子的红光之后,眼底的阴冷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他飞身朝着我飞过来,扶起我,让我靠在他的怀里,我抖着唇瓣,扯着离渲的衣襟道:“离渲,小瓷……”

    “她已经有人……”

    离渲淡漠的扫了旁边一眼,我看到苏兮寒冷着脸,不知道在召唤着什么,便看到叶瓷昏了过去,可是,肚子里的红光却消失不见了,苏兮寒抱着昏迷的叶瓷,吻了吻她的唇瓣之后,便面色阴狠可怕的站起身子。

    “看来,你真的是找死。”

    “鬼王如今也不过是血肉之躯,要不是那个冥胎还有点作用,我也不会这般大费周章的接近她们,在他们身上下了阴骨咒。”

    “中了我的阴骨咒的,没有人可以逃脱,谁也没有办法阻止我今晚得到尸胎和冥胎。”

    血骨轻蔑的看了苏兮寒和离渲一眼,手中骤然的出现了一个血色的铃铛,看到那个铃铛,离渲的面色骇然的可怕,而苏兮寒的脸色也满是难看和凝重。

    “我看你是找死。”

    离渲黑色冰冷的瞳孔射出两道冷光,直直的朝着血骨飞过去,血骨冷笑了一声,摇晃着手中的铃铛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肚子似乎隆起来了,我看过去,肚子真的隆起来了。

    “啊……”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昏迷的叶瓷也尖叫了一身,我咬着唇瓣,却也无法抵住那股疼痛,不由得扯着嗓子大叫道:“离渲……好痛……”

    “尸王,你死心吧,你如今的法力已经油尽灯枯了,为了保护尸胎,你身上的血肉都喂给了尸胎,你还有什么力量和我争?”

    我已经不知道血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只是感觉到肚子很痛很痛,那撕扯着的感觉,让我想要死掉……

    “离渲……好痛……”

    “苏兮寒……好痛……”

    我和叶瓷尖叫着叫着各自的男人,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苏兮寒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竟然拿出了一把匕首,他狠狠的划开了自己的胸痛,鲜血顿时染红了地面。

    而离渲亦是,他飞到我的身边,吻了吻我的额头,声音有些喑哑道;“唐唐,你要好好照顾宝宝和自己,知道吗?”

    “离渲……”

    我抖着唇瓣,眼底带着一丝惊恐看着离渲,这个样子的离渲,就像是在交代什么遗言一般,一定是我想多了,他是尸王啊,他怎么可能有事情?怎么可能?

    “唐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离渲精致漂亮的脸凑到了我的面前,漂亮而有些冰冷的唇瓣细细的啃咬着我的唇瓣,然后……

    “离渲,你想要干什么?”

    他松开了我的嘴巴的时候,站起身子,他站在我的面前,银白色的锦袍随风飞舞着,带着一股骇然而冰冷的气息,随即,他伸出手,掌中就出现了一把的匕首,他冷笑的看着血骨,面色阴狠道:“看来,无水池会是你终身的噩梦。”

    “你说什么?凭你现在这个样子?想要抓我回到无水池?”

    血骨冷笑一声,他的手掌一挥,就要袭击离渲的时候,离渲的守身弥漫着一股冰锥一般的气体,朝着血骨飞射了过去、。

    “以吾之尸王之躯,以吾只尸王之心,盾汝只永生永世,锁无水池。”

    离渲银白色的发丝在这个时候飞舞了起来,看起来异常的好看,他低声的吟唱着,随即,他重重的一划,他的胸口便破了一个洞,他单手拿出了自己的心脏,一股鲜血引流在了上面,我惊恐的扭头,便看到苏兮寒胸口处也是,他也拿着自己的心脏,和离渲一般,两人的鲜血交织在一起,两颗心脏慢慢的在空中融合。

    “不……不要……”

    我在地上爬着,叶瓷也醒了,在看到眼前的情况之后,她尖叫了一声。

    “苏兮寒……不要……”

    “女人,别怕,我还在……”

    我看到那个一贯冷漠的男人,嘴角竟然涌起一抹的温柔的笑意,我看向了离渲,离渲此刻也温情的看着我,可是,他没有说话,漂亮的眸子带着一丝温柔和缱绻的看着我。

    “不要……离渲,不要……”

    “苏兮寒,我不会原谅你的,我不会的……”

    我和叶瓷尖叫着叫着苏兮寒和离渲的名字,而血骨,则是满脸惊骇的瞪着苏兮寒和离渲。

    “你们竟然用禁术?你们也会灰飞烟灭的……”

    “可是却能够保住自己的女人,值得了……”

    离渲冷笑了一声,和苏兮寒对视了一眼,两人身上突然绽放出了一抹的白光,那耀眼的白光瞬间刺得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离渲……离渲不要……”

    “苏兮寒……我恨你……我恨你……”

    “啊……你们两个竟然为了两个人类……让自己千年道行毁于一旦……啊……”

    好多的声音交织在了一起,响彻在耳边的是碰的一声爆炸声,然后,是叶瓷的尖叫声,还有……

    “唐唐,你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我没死,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不要哭,我不喜欢你哭……”

    “离渲,不要走,好不好?”

    我看着一步步朝着我走过来的男人,他的脸依旧精致漂亮,银白色的发丝有些炫目的在我的眼前,我伸出手想要抱住男人的身体,可是……

    “别怕,我会一直保护你,保护我们的孩子。”

    离渲俊美的脸上漾着一抹浅笑,他伸出手,触摸着我的脸颊,接住了我的一滴泪水放在了自己的嘴巴,细细的舔了舔之后,他轻笑道:“是涩涩的,苦的。”

    “离渲,你没有死是不是?你还在?”

    我泪眼朦胧的看着脸色异常柔和的男人。

    “嗯,我没死,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傻瓜,不要哭了,我一直都在……”

    离渲看着我,他的眼神那样的好看,那般的柔和,他没事,我就知道,他肯定会没事的……

    “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别怕……”

    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我呆呆的看着慢慢变得透明的离渲,他依旧执着的看着我,可是……

    “离渲,离渲……”

    我伸出手,想要拥抱离渲,可是,我抱住的只是一团的空气。

    “你骗我,你骗我……我恨你,你怎么可以骗我,怎么可以?”

    我瘫坐在地上,不由得放声大哭了起来,他怎么可以这么的残忍,怎么可以?

    一道白光闪过来,周围一片的安静,可是,却闪着一点点的光芒。

    “是萤火虫。”

    我听到了一声喑哑的嗓音,我扭头看过去,看到了在我不远处趴在地上的叶瓷,她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了,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丝苦涩的看着飞落在她掌心的萤火虫。

    我咬住牙齿,爬到了叶瓷的地上,握住了叶瓷的手,眼泪一点点的滴在了叶瓷的手背上。

    “小瓷,小瓷……”

    我无意识的叫着叶瓷的名字,可是,她没有哭,她很冷静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抚了抚自己的鬓发,然后慢慢的站起身子,我也站起身子,她身形有些摇晃道:“唐心,我们出来这么久了,苏兮寒肯定等的不耐烦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说着,她摇晃着身子,一步步的往前面走,我咬住了唇瓣,跟在了叶瓷的身后,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一句话,而那漫天的萤火虫,美好的令我心痛……

    回到家里,静悄悄的,我和叶瓷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两人摸着自己的肚子,感觉到孩子在不安分的跳动着的时候,我们的嘴角才会扯动着一抹的柔情。

    我们就像是两个等待夜归丈夫的到来一般,静静的等待着……

    直到……

    “叮铃铃……叮铃铃。”

    凌晨的钟声响起,那般的清脆,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互相抱在了一起,她的眼泪滴在了我的肩膀上,而我的眼泪也滴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瓷,他们会没事吧?”

    “嗯,会的,他们是尸王和鬼王,一定会没事的。”

    我扯着一抹笑意的看着墙上的挂钟,眼泪一点点的模糊了我的视线……

    是的,他们会没事的,我知道的……

    离渲,你会没事的,你说过,你舍不得我……

    三年后……

    可能是因为离渲和苏兮寒的禁术,我肚子里的孩子很安详,就像是人类的孩子一般。

    他出生了,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而叶瓷的孩子也出生了,是一个男孩。

    我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叫做小乖,叶瓷则是叫自己的孩子叫宝宝。

    “妈妈,为什么他们有爸爸,我却没有?”

    午后的时候,我正在准备中饭,小乖跑到了我的面前,嘟着嘴巴,有些伤心的看着我。

    “小乖有爸爸,爸爸一直在的。”

    我蹲下身子,摸着小乖的脑袋,可是,小乖精致漂亮的脸上带着一抹的受伤。

    “妈妈骗我,我没有爸爸,他们说我是没有人要的野种……”

    说完,小乖便跑了出去。

    我心一急,追了出去,便看到叶瓷也一脸惊慌的看着我。

    “唐心,宝宝不见了。”

    “小瓷,小乖不见了。”

    我们两个着急的对视了之后,便立马跑出来家,原来,小乖和宝宝在外面玩耍的时候,看到别的小孩有爸爸抱着,可是他们没有,心底很伤心,便跑了出去……

    “怎么办?宝宝到底哪里去了?”

    我们找了一天,却没有看到宝宝和小乖的踪迹,我的手指也一片的冰冷,我无法想像,小乖离开我的情景。

    “小瓷,会没事的,他们不是普通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我握住了小瓷的手,便继续的寻找着,就在我们找了许久也没有结果的时候,我们返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却在我们小区那条街道,看到了两个小男孩。

    “叶瓷,是宝宝和小乖。”

    我惊喜的扯着叶瓷的手,她也激动的颤抖着,就在我们就要扑过去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刹车声响起,我和叶瓷的手指微微一颤,那刺目的灯光照在我们的眼前,让我看不清楚前面的路。

    “爸爸……”

    “爸爸……”

    我听到了小乖和宝宝稚嫩而欣喜的声音,我和叶瓷有些恼怒的就要上前抱过孩子的时候,在看到前面两道影子单手一人一个抱着孩子的时候,我的心,狠狠的一颤。

    左边的男人抱着宝宝,身材欣长,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俊美冷酷,邪魅非常,此刻,那双细长的丹凤眼闪着一抹柔情的看着满脸泪痕的叶瓷,而右边的男人,一身白色的运动装,精致漂亮的娃娃脸,带着一抹霸气和冰冷,眼底满是柔软的看着我。

    他们一步步的朝着我和叶瓷走过来,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捏了捏叶瓷的手,她也捏了捏我的手。

    “小瓷,这是梦吗?”

    “或许……”

    “那么我希望永远不在醒来。”

    当我被拥紧了那温暖的怀抱的时候,耳边是男人炙热低沉的呼吸声。

    “对不起,我回来了。”

    我咬住了男人的脖子,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在男人的肩膀上,满脸泪痕的仰头,扯着僵硬的唇角笑道:“谢谢你,为了我,回来了。”

    天空上皎洁的月光印在了两对人的身上,闪着一丝神秘的光芒,而在他们的不远处,一抹白色的影子消失不见,那绝美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淡淡的欣慰和祝福。

    男人仰头,清隽飘渺的脸上透着一抹白玉一般圣洁的光芒。

    小瓷,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这一世,你会幸福吧?

    男人一身白色的衣袍,在微风中咧咧的飞舞着,然后消失不见了……

    新文简介暂时的简介:

    一份莫名的快递,一身诡异的冥纸嫁衣。

    每到午夜,总是有一双抚遍我的全身,从那天开始,我每夜都能够感觉到自己和一个男人做着最羞耻的事情……

    突然有一天,我的肚子跑出一个孩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道:“娘亲,你不要我了吗?”

    我惊悚的抱着自己的肚子,却不想,我原来不止失身了,竟然还失心了……

    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真相就像是一把利器,刺穿了我的心脏。

    原来,到头来,我什么都没有,因为至始至终,我只是一枚棋子……

    爱上你,失去了一切,包括我的命……

    PS: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加群:判官滴后宫

    群号这里好像是不能够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