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有预谋 > 175 完结篇:一辈子的陪伴

175 完结篇:一辈子的陪伴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慕九
    等她挂了电话,苏青璃好象还没回过神来,“你妈让我们带孩子回去过年?怎么突然就180度大转弯了”

    沙歌好象半点也不惊讶,“嗯,那就明天回去吧,我妈盼着孙子可盼了好久了。”

    她有些担心,“这么晚了,该不买不到机票了吧。”

    他特淡定,眼底却浮着狡黠的笑,“我早订好了。”

    又高高举起安安,“回家带你见爷爷奶奶,好不好。”

    苏青璃蓦的想明白过来了,他是故意在过年前离开家的,故意让他爸妈给她打电话,这个坏人,连他爹妈都算计啊。

    “你可真是一肚坏水啊。”

    他淡淡的笑,颇有些感慨,一手揽着她,“其实我爸妈挺好相处的,他们不喜欢你,不过是看我那几年过的不怎么快乐,后来我妈病了,还挺严重的,我那时候真怕她走了。她上手术台前跟我说,她没别的愿望就是想看我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找程依了,我没曾想我还能碰上你。”

    她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头靠在他肩上,“这五年,你找过我吗?”

    “找过,去了你离开那天到达的那个城市,但是茫茫人海不知道要到那里才能找你,我几乎

    找过你所有朋友,甚至还让阿进去问你的家人,居然没人知道你在那里,你是故意的吧,故意不给我一丝找你的机会,当初是有多恨我,才会断了所有的联系。”

    他现在也没敢告诉她,当年她离开以后,他还去那个古镇找张承意,可惜他已经带着蒋乐离开了,算算正好那个时候正好是蒋乐手术的时候,后来又听人说他们辗转去了国外,就再也没有过他们的消息了。

    苏青璃突然叹道,“你别恨她,她其实也挺可怜的,现在不知道还活着没有,还有张承意现在会怎么样了,我真心希望他俩能幸福健康的在一起。”

    她曾经也恨过蒋乐,觉得她为了自己心安太自私了,现在回过头想想,也不光是蒋乐的挑唆,她和沙歌之间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年轻气盛,沙歌没给她足够的信任,而自己也没对他坦白,所以误会重重。现在事过竟迁,说起这段往事,她已经很释怀了,

    他把她搂进怀里,“我不恨她了,我们浪费了五年,可是它让我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

    “苏青璃,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好不好?”

    “好。”

    第二天上午的飞机去了他的家乡,他的父母都来了接机了。

    沙母看起来颇是精明强干,而沙父显得得很儒雅,只是不知道沙歌这张扬雅痞的性格随了谁。

    老两口看到安安都难掩内心激动的心情,他们一直盼着沙歌结婚生子,突然就跑出这么一个精灵剔透的小萌物,怎么看怎么爱,那里还顾得上他们俩个成年人。

    老两口的眼睛只围着小屁孩子打转,安安跟他们还不熟,看两个陌生人朝自己伸出手,皱着小脸,“不要你们抱!”

    只往沙歌和苏青璃身后躲。

    苏青璃蹲下来哄他,“这是爷爷奶奶,就是爸爸的爸爸和妈妈,是你的亲人,昨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做一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小屁孩很受教,“爷爷奶奶好,我是安安。”

    老两口高兴的直点头,这才想起来得关心下孩子的爸妈,沙父颇有些歉意的笑笑,“你是苏青璃吧。”

    第一次见家长,苏青璃心里还有些小紧张,“伯父伯母好。”

    沙父点了点头笑道,“都快要成为一家人了,要叫爸妈了吧。”

    沙母也叹道,“可不是吗,五年前你就该来了,干嘛那么折磨我儿子。”

    苏青璃一怔,沙歌也跟着凑热闹,“对啊,这女人心可狠呢。”

    沙母眼里善意的笑,并没有指责的意思,才觉得放松。

    他们家房子是一个带院落的小别墅,院子里种了不知名的树,满院子飘着清香。

    树下有一条松狮在晒太阳,一见她飞快的跑过来,围着她亲昵的蹭着,象是撒娇似的,一边呜咽的叫个不停。

    是旺财,走的时候狠心把它送走了,想起来就心疼,现在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苏青璃抱着狗喜极而泣。

    沙母在身后若有所悟道,“是你的狗吗?”

    得到肯定回答,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沙歌一眼,“难怪宝贝似的,不让人动一下。”

    沙歌嘿嘿干笑,等父母走开了,又很嫌弃道,“看你取的名字,叫什么旺财,这么俗气的名字每次带出去都让朋友笑,所以我给她改名字了。”

    “改成什么?”

    “苏青璃。”

    他又来逗她,她以前听周雨说过他家境不错,程依愿意跟他结婚,应该背景也不简单,悄声问他父母做什么。

    他也不隐瞒,“我妈是律所合伙人,我爸是一家上市公司高管,我嘛,万事靠自己,没沾过他们的光。”

    难怪唐山抱怨是他家奴,在他们家过了一个热闹热闹的年,年后周雨和老黄带着孩子上门了,她和周雨原来关系就很好,现在算是亲上回亲,论辈份她还得管周雨叫一声舅妈。

    晚上周雨提议要两个人单独聚聚,她欣然应允,这么多年没见,很多话想说。

    孩子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只愿意跟着父母,她把孩子甩给了沙歌照看,晚上跟周雨去了酒吧,在一起好象有说不完的话,周雨很感叹的说道,“你可真不容易。”

    苏青璃现在回头想想也不觉得苦,大概是有了幸福的结局,再回过头看走过的路,竟也觉得是甜的。

    周雨说难得高兴,非要拉着她喝酒,周雨不仅酒量好,也喜欢喝酒,难得老黄今天发话放纵她一回,所以她也就很放肆了。

    苏青璃酒量如今是不错,可是怎么也敌不过周雨,喝的最后脚都发软了,沙歌来接她,看她喝的姹紫嫣红,冲着周雨不满道,“你可别把我老婆灌成酒鬼,我要找你算帐的。”

    周雨还不忘打趣他,“还想叫上你的,我们三在青川可是铁三角,不过你来了就没人带孩子了,是吧,超级奶爸。”

    “好了,别喝了,送你回家,一会老黄该担心了。”

    先送完了周雨,这才回家。

    他这边刚下车,那边苏青璃推开车门大概是脚软,直接栽在地上。

    他跑过来扶起她,确定她没事,这才打横抱起她往自己卧室走,她还在嚷嚷,“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他低头在唇上咬了一口,威胁她,“闭嘴!”她果然很安静的闭上嘴,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怕把长辈招来。

    苏青璃的头就紧紧贴着他的脖子,浓密的卷发柔软的象水草一样,不时在他颈子里蹭着,挠的他的心里又疼又痒。

    他又想起重逢的那一瞬,她露出半截雪白的腕子,就象现在一样让他心痒难耐,那个时候他就动了心思,一直忍到现在。

    他低下头轻轻咬着她的耳垂,渐渐向颈窝,惹的她的身子一阵酥麻,他坏笑,他们太过熟悉彼此的身体。

    心时升腾起渴望,他拦腰抱起她快步走向了卧室,轻轻把她放在床上,一边疯狂的吻她,手也没闲着去脱她的衣服,双手下意识的勾着他的颈子,不自觉的在回应他。

    眼前的女人双颊微红透着醉人颜色,更觉得是诱惑,自己的身子跟着压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重量,苏青璃微微睁开眼,幽黑的眸子里一片迷离,曾熟悉又贪恋的味道,苏青璃知道是谁,她居然还在问他,“安安呢。”

    他在耳边轻轻咬着,有些邪恶的的低道,“有人照顾着呢,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他却并不急着要她,细细的吻了下来,从精致的锁骨一直下来落在胸口的柔软上,手一路滑向下,她似不住这种刺激,身子忍不住战栗,不由自由的抱紧他想要的更多。

    他眼里满是**,声线沙哑而低沉,手在她的身体里肆意游走,一边引诱她,“说你爱我,苏青璃…….”

    她只是哼哼即即的,他突然低头在她脖子重重咬了一口,恶狠狠的道:“说你爱我,苏青璃!”

    沉沉浮浮的意识中有一丝的清明,“你又发疯。”

    他俯身紧紧的抱住她,最大力度的贴向自己,象蛇一样纠缠在了一起,只有灼热的气息缠绕着彼此。

    当他们彼此紧紧贴合在一起,好象有一把火一下把彼此燃烧贻尽,缱绻缠绵,丝丝入骨。

    早上醒来,有细碎的阳光沿着落地玻璃洒落在地板上,象是开了簇簇白色的小花。

    她头疼的很,有些置若梦中的恍惚,身后传来细细呼吸声,提醒她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依稀记得先是吵架来着,怎么会这样收场,脑海里闪过昨晚零碎的画面,苏青璃脸上微微有些红。

    轻轻拉开搭在那腰上的手,不料一下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慵懒缱绻的声音在耳根响起,“再陪我会。”

    她当真不动,小心翼翼的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说不出的满足感。

    家里给安安布置了一个房间,就在他们隔壁,小屁孩哭闹着不干,非要粘着苏青璃,沙歌想对孩子严厉一点,奈何苏青璃总是心疼爱不舍得。

    他想过二人世界,每次安安睡着后把他抱回儿童房,回头再自己去腻歪苏青璃。

    早上,安安在餐桌上托着个下巴,委屈的拉了拉苏青璃衣角,“昨天我明明是睡在妈妈房间的,醒来一个人在房间里,妈妈,你不要我了吗。”

    两个长辈都在,让苏青璃有些怪难为情的,沙歌倒是很淡定,先往儿子嘴里塞了一个曲奇饼讨好他,“你不是男子汉吗,这么大还跟妈妈睡,好意思吗?从今天开始,你要养成一个睡的习惯。”

    “不要。”

    他继续劝安安,“你想啊,幼儿园的小朋友要是知道了你还赖着妈妈睡,会笑话你的,你想让他们笑话你吗。”

    果然就见安安嘟嚷着嘴,“不想。”

    他偷笑,摸了摸儿子脑门,“真乖。”

    现在有点摸准了儿子的性子,安安很爱面子。

    苏青璃在一边摇头轻笑,这那是两父子啊,分明是两兄弟。

    不过也好,她一直担心安安太过于依赖她,养成软糯的性子,早就打算让安安一个人睡培养下独立性,可是她试过几次也没用,没想到沙歌几句话就把他说服了,虽然知道他不怀好意,但也总归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临走前的一个晚上,他突然很正式的约她吃饭,一家看过去颇有情调的西餐厅。

    苏青璃隐隐猜到他有话要说,脑海里想象着或许还会有鲜花戒指求婚的之类桥段,吃完饭,果然就见他一脸温柔的看着她,正色道:“苏青璃,我有话要说。”

    苏青璃一乐,果然是要说了吗,犹豫着这个时候是不是要装作娇羞无限的样子才能让沙歌觉得惊喜,她眨巴两下眼睛,同样报以温柔的笑容,“嗯。”

    沙歌看了她会,忽的笑了起来,“别装了,这个表情不适合你,你在想什么,以为我要求婚?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仅自作多情了,而且还自作多情的让人看穿了,这下轮到苏青璃尴尬了,难得作出这般娇羞的表情,还被愚弄了一把,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不用再求婚了吧,你忘了吗,很久以前,我就已经跟你求过婚了,你也答应了。”

    他眼里的笑意悠长,拿出一个戒指递到她跟着,“记得这个吧,当初我送你的,现在还给你,

    她怔了怔,看着那枚戒指,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白色的指环,她记得上面还刻了她和沙歌名字的拼音简写,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他拉过她的手,把戒指戴在她手上,象是闲话家常一样嘱咐她,“这一次,你不能再把它她弄丢了,知道吗?”

    好象有滚烫的岩浆在心里滚过,眼泪毫无怔兆的涌了上来,苏青璃轻轻把头搁在两个相握的手上,笑了:“我保证,这一次,一定不会再把它弄丢了。”

    过完年,她带着沙歌和孩子去了一趟S市,父母对她未婚生子又隐瞒的事又气又恼,但事已至此,看在孩子的份上,对沙歌也算满意,所以也没过多苛责两个人。

    从S市回来,沙歌就直接拉着她民政局登记了,他看着手上的红本本特满足,“以后你就归我管理了,要听话知道吗?”

    她作势生气,“谁听谁的?”

    “我听你的。”

    结婚后的第一件事他就安安的户口迁到他家,还改了他的姓,沙家老两口对这事特满意,她没大所谓,私下跟沙歌说姓苏比姓沙好取名字。

    沙歌要回京上班,而她自然要留在青川,对于两地分居他颇有微词,奈何苏青璃坚持,她答应了安杰会再帮他一年,大概是觉得亏欠安杰太多。

    一个礼拜沙歌还能忍,挨了半个月他就实在忍不了了,再要等一年,杀了他吧。

    他们是欠着安杰的情,他也一直想还,可不是这么个还法。

    他对青川分公司新任的负责人有提携之恩,特意交待让他多照顾天美些,至于接替苏青璃的人选,他也让朋友在帮他留意着,安杰给苏青璃的报酬很高,估计很多人会接替她的位置。

    这些,他都瞒着苏青璃私下做的,他现在收拾苏青璃只有一个手段,那就怀柔政策,吵架是最伤感情的事,这点他已经有了教训,轻易不会再犯。

    要断了她的心思只有从安安下手,如今他在这个女人的心目中仅排第三,第一是儿子,第二是旺财,第三她才顾得上他,家庭地位跌破底线,让他颇为怨念。

    开学前,他找了个借口把安安带回了京,直接就在这边入了幼儿园,苏青璃知道后气急败坏,只差没跟他翻脸。

    他义正言辞的跟她分析一翻,什么这是双语教学,最好的幼儿园对孩子好之类的,安安又特喜欢什么什么一大堆道理。

    口才她一向不如他,无论她怎么闹腾,他就是不把孩子送回来。

    安安每天都给她打电话,可怜巴巴的说想妈妈了,刚过半个月,苏青璃自己先受了不了了,正好要给他们举办婚礼,虽然很抱歉,还是跟安杰辞了职。

    苏青璃要离开,安杰半点也不意外,沙歌是不会放任苏青璃离开眼皮底下的,拿了份简历给她看,“诺,接替你的人选都有了。”

    “这个人不错,既然你有准备我也就放心了,等跟新人交接好我就走。”

    他笑着摇了摇头,“这人不是我挑的。”

    “谁?沙歌。”

    安杰笑而不语,苏青璃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混蛋。”

    他亲自去了青川接她回来,他抱着她说,“苏青璃,我离不开你,所以你不能走远,就算你亏欠了全世界的,那也先把我的还了再说。”

    她在他怀里笑,“我欠你什么了。”

    “欠我一生一世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