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龙象天魔 > 第80章 临阵突破(加更)

第80章 临阵突破(加更)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桃次郎
    “小云哥!”周若兰见他受了内伤,慌忙跑过来搀扶。

    江上云摆摆手,嗓音沙哑道:“我拖住这厮,你快走,去找我姐。”

    目光冷冷凝望对面那金袍青年,神色格外凝重。

    四周白家子弟,一见此人,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个个满脸激动。

    “锦瑞大哥总算来了!看那姓江的小畜生,还敢嚣张!”

    “老七被那姓周的贱婢重伤,恐怕性命难保,请锦瑞大哥出手,替老七报仇雪恨!”

    “江家小子欺人太甚,今日锦瑞大哥亲自出手,定要叫他血债血偿!”

    吐出一口血痰,江上云盯着那金袍青年,沉声道:“辟海期七重修为,地阶中品功法‘金鼎真气’几近大成境界,阁下可是内门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九的‘金鼎公子’白锦瑞?”

    金袍青年傲然一笑,淡淡道:“硬接白某五成功力的‘金鼎镇魔’,还能站着说话,难怪江上雪每次提到你这个弟弟,都是满脸自豪。不过,你小小年纪便如此娇纵狂妄,仗着有点儿本事胡作非为,盗窃我白家子弟遗物,拒不交还,辣手伤人,如你这般被惯坏的公子哥,将来难成大器,今日我白锦瑞,要替你姐,好好管教你一回。”

    “我教宗狂妄?我胡作非为?”江上云闻言,不由啼笑皆非,“原来堂堂金鼎公子,也是个指鹿为马、恬不知耻的伪君子。”

    “放肆!”白锦瑞勃然大怒,金袍无风自动,一股凌厉的气势辐射出来,令得围观众人窒息胆寒,仓皇后退。

    对面江上云首当其冲,自重生以来,头一回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压力,不由暗叹一声“虎落平阳被犬欺”。

    “若是前世修为尚在,这种货色,一根指头足以碾死,可惜如今修为太浅,纵然底牌尽出,也无法跨越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差距,与这白锦瑞争锋。”

    敌我实力固然相差悬殊,他的心里却没有丝毫惧意。

    经历过一场生死轮回,现在每多活一天,都是苍天馈赠,纵然面对强敌,亦无所畏惧,拼死一战,绝不低头!

    面对喷薄而来的金鼎真气,江上云昂首挺胸,衣袂在罡风中猎猎飘舞。

    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少年嘴角溢出鲜血,白皙清丽的脸庞,却是浮现一抹不屑的冷笑。

    这笑容如同一根钢针,刺痛了白锦瑞的自尊,心头顿时兴起杀意。

    “大胆竖子!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可见本性卑劣,无可救药,白某今日便废了你的修为,替师门斩除祸根!”

    嘴上说得冠冕堂皇,白锦瑞手上可没有丝毫君子风度。周身真气凝聚成一尊金色巨鼎,云纹符箓清晰可见,仿佛来自上古洪荒时代的神器,令人望而生畏,兴起顶礼膜拜的冲动。

    “邪魔外道,给我镇压!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冷笑声中,白锦瑞手掌一振,真气遽然爆发,金色巨鼎随之腾空而起,如同天降陨星,当头砸向江上云。

    还是那招金鼎镇魔,这一回,他却是提升到六成功力,自信只此一击,便可震碎江上云浑身经脉,使他沦为一个废人,只能在病榻上了却残生。

    “大言不惭!”

    江上云蓦地抬头,眼神既冷漠又疯狂。与此同时,一股金色剑势自他体内爆发出来,恍若滚滚狼烟,直冲霄汉。

    根本不理会悬在头上的那尊金色巨鼎,江上云径直一步踏出,拖着三条残像冲向白锦瑞,瞬间便迫近三尺之内。

    三尺,正是剑之长度!

    三尺之内,人尽敌国!

    眼中闪出一抹水蓝光泽,水之奥义与刚之奥义联合发动,少年眼中的世界,顿时变得缓慢十倍。

    锵!

    一声剑鸣,青锋出鞘。

    “刚之拔剑术,九剑合一!”

    唰!

    九式“射电”,融合成一支银光灿烂的巨剑,狠狠刺向白锦瑞心窝。

    “不好!这小子要跟我同归于尽!”

    白锦瑞被江上云疯狂的攻势吓得脸色大变,当即双掌向前平推。

    “山河鼎立!”

    砸向江上云头颅的那只真气大鼎,陡然消失。与此同时,白锦瑞面前浮现一团金色真气,迅速凝聚成巨鼎模样。

    然而不待巨鼎成型,江上云那招经刚之拔剑术增幅四倍威能的“九剑合一”,已然刺了过来。

    轰!

    半空中一声爆鸣,剑光将金鼎捅了个对穿,径直刺向白锦瑞胸膛。

    “竖子尔敢!”生死关头,白锦瑞也顾不得自持身份,全力催动护体真气,格挡青锋剑,同时身形暴退。

    剑锋推进,强行切开护体真气,摩擦出一串令人牙酸的嗤嗤声响,最终刺入白锦瑞胸膛之际,亦是强弩之末,无力推进。

    咬紧牙关,江上云目光凄冷,身后甩出三条残影,便要一鼓作气,追上白锦瑞,将之斩于剑下。

    然而不堪重负的身体,却在这关键时刻拖了后腿。

    一阵剧烈咳嗽,打断了他的追杀计划。

    金色身影,遁出十丈开外,方才止住退势。

    低头看了一眼胸口那团正在扩散的血迹,隐隐刺痛,令白锦瑞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后怕。

    若非江上云方才后继乏力,恐怕此刻自己胸口那道剑痕,将会深及心脏。

    “区区聚气七重修为,竟然能够对我构成致命威胁,此子剑术出神入化,天赋惊世骇俗,绝不能留!”

    一念至此,白锦瑞杀意越发浓烈,大步逼近江上云,神色无比狰狞。

    免强止住咳嗽,江上云,挥开试图搀扶自己的纤手,以剑撑地,挺直腰杆,宁折不弯。

    深吸一口气,面对辟海七重强者毫无保留的气势压迫,龙象伏魔功在他体内疯狂运转,压榨那些贮存在经脉当中、尚未来得及消化的药力,争分夺秒修复内伤。

    噼噼啪啪!

    少年周身骨节似爆竹般脆响,使得白锦瑞面露惊容。

    “这小子,身体怎地突然发出怪响,莫不是承受不住金鼎真气压迫,骨头断裂?”

    然而,江上云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之色,反而露出一丝惊喜与畅快。

    轰!

    脑后那轮金色光环,陡然扩大一圈,金环内侧,又呈现出一轮新的金环,龙象之姿越发清晰,却是在生死关头,重压之下,龙象伏魔功,突破到了第二重。

    仿佛打开束缚四肢的沉重枷锁,江上云浑身一轻,对抗金鼎真气亦不再如方才那般艰难。

    “这小子,竟然临阵突破,当我白某人是你的磨刀石不成!”白锦瑞恼羞成怒,双掌一翻,轰出金色巨鼎。

    “山河鼎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