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叔,非你不嫁 > 番外 小野猫,我回来了

番外 小野猫,我回来了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唐家画春
    丧礼过后一个多月,她还在相信奇迹,相信她的陆大叔会回来。

    世界上会有奇迹,但是会不会落在她身上,她不知道。

    陆胤北回来了,和温延一起,力挽狂澜,依旧把陆氏整治得井井有条。

    至于果子,肚子越来越大,令她吃惊的是,果子居然,真的和陈然一起了。

    然而温延,她也没问。这次周六他突然喊她去陆氏,她就问他了,他耸耸肩:“小玫瑰,我呢,从来没有得不到过谁。我混账,我玩弄爱情,但是郑果果她比我狠,她说,我再靠近她,一失两命。”

    “你为什么不努力解除婚约?”陆关山走了,她一直意兴阑珊,能引起点兴致的就是果子还有她家里的事。

    “小玫瑰,不是每个人都和陆哥哥一样,可以去抗争,而且可以毫不费力。”温延阑珊坐在皮椅上,望着玻璃窗外的风景,“喏,找你来是想把这个给你,陆哥哥的一本笔记,好像有很多个你,好多年。”

    “啊?”她颤抖着迟疑着接过,其实很怕听到陆关山,怕自己信奉奇迹的信念被摧毁。

    温延回:“我偷看了,那年我没有遇见你们,但是你信我,陆哥哥比谁都爱你。那年是宋婧吧,说你恨他,说因为他你抑郁你车祸你回了孟城今生今世再也不要见他。还有录音,估计又是宋婧伪造的。”

    笔记本是很多年前的,白纸泛黄,字体也模糊,她捧在手心,俄而按在胸口,不愿意轻易去看。

    “温延,我走了。”她神游般往回走。是的,一接收这个消息,一触碰误解真相。她又要责怪自己当初不愿意多听一句解释,宋婧连催眠记忆都想得出来,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她一个人,没心思也没力量去惩罚宋婧,但她可以住在陆大叔的家,远远离开宋婧。

    回到家,阿钦在客厅看电视。阿钦毕竟是小孩儿,能哄,能转移注意,可毕竟是一直相依为命的亲爹,总要哭闹,与往常一样,阿钦要问她:“妈妈,爸爸是不是跟你回来了?”

    “没有,儿子,还没有,明天,相信妈妈,明天。”她不像温延,告诉阿钦不会了。但是她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周嫂,做饭吧,小少爷爱吃什么就做什么。”

    吩咐好,她换好鞋,坐到儿子身边,亲了亲儿子的脸:“儿子啊,你要好好长大,陪妈妈一辈子好不好?”

    阿钦在她怀里蹭了蹭,“好,还有爸爸。”

    “嗯,还有爸爸。”她已然带上鼻音,“阿钦,妈妈先上楼休息一下,你继续看电视。”

    “好。”

    走到陆大叔的卧室,她一个人睡了这么久,依旧觉得他的气息无处不在。她坐在地上,靠在床沿,缩成一团,缓缓打开了本子。

    扉页只有一句话:小野猫,感谢你再次回到我身边。

    纸张依旧泛黄,边角微微翘起,而字迹,可以看出是最近新写的。

    不用任何酝酿,眼泪瞬间肆意,啪嗒啪嗒落在纸上,她仓皇去擦拭,晕染开了字迹。

    她吸了吸鼻子,继续看。事实如温延说得差不多,她怀孕那段时间,就是因为宋婧的搅合,陆关山公司特忙,而她的车祸她的抑郁,都是宋婧片面之词。后来她车祸,宋婧送走她,给陆关山的是不知道找谁上演的一段录音。

    几乎每一年,他都会写儿子,每一年,都想找她,又怕找她。

    明明同在孟城,一个在陆氏呼风唤雨,一个在望苑教书育人,竟是连一个回眸和擦肩都没有。

    值得阿钦到她班里……直到她抱着阿钦找上门针砭他。

    他的用笔都很精简,而那天,他却写了很多。他把她的失忆当作上天的礼物,于是,他的宠爱,他的预谋深情,都那么顺理成章。

    她随着他简单的用笔,真正去了解他,真正去体会一个男人的骄傲与懦弱,一个男人的亲情和爱情。

    好好一本书,开了无数次水花。

    她似乎流泪成了习惯,白天,在朋友,在她爸,在爷爷,在儿子面前,她总是要坚强。晚上,她躺在没有陆大叔的床上,不知道湿了多少次枕头。

    陈茹意的事是败露了,温延的资料可以给秦贺判刑,陈茹意也讨不到什么好。她爸很生气,已经和陈茹意离婚。陈茹意再闹再怎么样,离婚是不能挽回的。

    至于苏玫,也离开了吧。因而她家显得更为冷清,她让爷爷回去住一起,她也经常带着儿子回老家陪。现在刚离婚,她不好让她爸在找一个,可是以后日子这么长,一个人真的太孤单。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其实她数着日子等陆关山回来。可是丧礼落寞,沉船事件被一件又一件的事情盖过,大家早就不信了。能记住陆大叔的,也就是陆家人吧。对她而言,日子不管是几号,陆大叔能回来就是好日子。

    近了年关,好事多了起来。

    顾菲菲怀上孩子了,请她吃了顿饭。程泽好像也是放手了,但一直没有找对象,依旧四周遍地游。有一次她还收到他从乌克兰寄来的明信片:苏瑰,我们都要过得好。

    程泽也知道她失去了最爱的人,所以惺惺相惜吧。

    让她又惊讶又高兴又松了口气的是,白以诚终究找到了合适的对象,钟筱雅,竟然还真是在何妍店里遇到的真爱。她当然恭喜,听说这次过年都要见家长了。

    温延还在玩,玩个没完没了。

    果子好像挺认真在和陈然相处,虽然不是妇产科,毕竟是医生,听果子说,陈然把她照顾得很好。

    大家好像都很幸福,还有阿钦,她跟他说,好好考试爸爸回来会高兴,居然发奋图强,破天荒拿了次第一。

    她也要很幸福!

    收了收东西,经过陆有国的同意,她把阿钦待回家过年,就是年初一还要去陆家。

    她家年前会陆陆续续来亲戚,阿钦是个小宝贝,都围着他,她也放心。看着她家还热闹,心里多少欣慰。不过她的心早就空了,走到外面,下了雪,大片大片的雪花,她一个人走着走着,走着没有尽头的路。

    等一等,那个身上落满了雪朝她走过来的男人是!

    她怕又是梦,拔腿就往他跑去,泥路平就凹凸,加之她跑得太快,微微踉跄,摔了个狗吃屎。她不顾疼,爬起来继续,扑到他怀里:“陆大叔!”她伸手去摸熟悉的脸,“陆大叔,是你!”他有体温有心跳,不是梦!

    他心疼得要命,伸手去擦拭她脸上的泪:“小野猫,是我,我真的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