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阴婚不散(凤唯心) > 终结章:如此便是最好

终结章:如此便是最好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凤唯心
    到了次日,季筱筱才告诉曼珠和尚云索李天宁失踪的事,原来昨晚他们追着李天宁出去,却追丢了。

    汗颜!这么多人居然都能把李天宁给追丢,现在李耀晖和慕子吟急得团团转。招集人手到处找人。

    曼珠和尚云索自然也坐不住。正要和季筱筱他们一起去找人,结果却来了三个不速之客。

    居然是颜晋夫妻携着他们的儿子颜庆,曼珠等人一看到他们三个,脸都绿了。

    他们看起来都很憔悴,身上的衣服的皱巴巴的,十分落魄,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曼珠!我的女儿!”沈春蓉一看到曼珠就要冲上来,还不要脸地嚷着我的女儿。

    尚云索将曼珠拉开,让沈春蓉扑了个空,跌了个狗吃屎。

    曼珠面布寒霜,冷瞪着这几个人。他们居然找到她家里来了,到底想做什么?想敲诈?

    她现在对他们,特别是沈春蓉早已经寒了心,就算他们对她有养育之恩,她也不会原谅沈春蓉的所作所为。

    沈春蓉做得太绝了,居然敢卖了她。害得她差点被赵、王两家的人打死,现在居然还有脸找上门。

    “曼珠,妈妈错了,你不要怪妈妈啊!”沈春蓉见曼珠的态度冷硬,当下就大声嚎哭起来,连连承认自己的错误。

    “小鬼,你的妈妈可只有我一个。”季筱筱看到这家不要脸的人,气就不打一处来。沈春蓉的嘴脸更是让她觉得作呕。

    哼!估计是打听到曼珠结婚的事,专挑今天来的,能安好心才怪。

    当日暴打曼珠的赵、王两家人都被曼珠喷出的火烧得重伤,五行之力源自北阴酆都大帝,自然属于阴性,哪里是这些普通人能承受的?

    所以重伤的结果是无法医治,所以靳夙瑄再添一把火将他们都烧成灰烬,这样的做法虽然残忍,可他们要是不死,害曼珠的心永远都不绝。

    这事靳夙瑄和季筱筱做得不声不响。警察是查不到他们头上。

    至于沈春蓉他们,敢卖曼珠,也是要付出代价。不过基于他们养育了曼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季筱筱心想他们不是贪财吗?为了财,就把曼珠卖了,干脆就将他们家中的财物,包括沈春蓉卖了曼珠得来的钱都搜刮光,但并没有留下一点有机可寻的痕迹。

    季筱筱和靳夙瑄也自觉好心只动他们家里的财物,心想放在家里的不过是小财,真正的大财肯定是存在银行里,这算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

    殊不知颜晋夫妇把存款都拿出买新房子,因为过不久他们儿子就要结婚了,也就是说家里的财物就是全部家当了。

    都被掏空了,这日子越过越拮据,婚期都定下了,要用到钱的地方更是不少,这下惨兮兮了。

    其实沈春蓉知道曼珠不是她亲生女儿,会急着想把曼珠卖了换钱,也是为了儿子。

    这回家底被掏空不说,因为赵、王两家那些人死得不明不白,追查之下,顺藤摸瓜查到沈春蓉卖女儿的事。

    季筱筱他们都不想事情扩展下去,不得不使用一些特殊手段压下这事,才导致这案子不了了之。

    但王家人把怒火都轰向了沈春蓉等人,刁难不断,这日子真的是过得苦不堪言,现在只好厚着脸皮再次把主意打在曼珠身上了。

    沈春蓉一把鼻涕,一把泪,把家里的近况哭诉给曼珠听。

    “曼珠,听说这颜家和尚家都非常有钱,你可要帮帮爸妈啊!”沈春蓉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直接就这样说,他们来的时候早就打听清楚了。

    尚云索还魂的本尊也是姓尚,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自然有钱。麻痹的!他就是再有钱,也不关他们的事,之前不是曼珠劝着,他早就好好教训这不要脸的女人了,管她是谁。

    “抱歉,我爸妈是他们。”曼珠冷笑着,别过头看向季筱筱和靳夙瑄。扔肠呆划。

    而季筱筱和靳夙瑄则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什么,竟还时不时大笑出声。

    “妈咪,你们在说什么?”曼珠见状好奇道。

    “没有!”季筱筱笑得不怀好意,她能当面说是商量怎么处理这三个人?

    “这事,你们就别插手了,让我和曼珠处理就好,总该有个了断,我不喜欢日后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人来烦曼珠。”尚云索一看就猜得到他们想做什么。

    “那好,你们自己看着办。”尚云索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乐得清闲,靳夙瑄干脆拉了自己娘子就往外走。

    “还说走就走了!”曼珠对于爸妈的作风有些无语,再把目光扫到沈春蓉等人身上。

    她很纠结,这么多年的感情虽然在沈春蓉卖了她那时起就破灭了,可也无法完全抹灭。

    帮还是不帮?曼珠凝思了一会,有了主意。如果帮了他们这一次,以后不再纠缠她,那也没什么,就怕沈春蓉贪心不足。

    做了那么多年母女,沈春蓉是什么样的人,她又怎么会不清楚?

    看颜晋父子一直沉默不语,从头到尾都像是沈春蓉在唱独角戏般,曼珠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沈春蓉的主意,恐怕他们两人也是碍于窘境,不得不抛下脸面跟着她来。

    他们对曼珠算是很好的,曼珠有些不忍,毕竟他们从没有伤害过她。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尚云索非常了解曼珠,明白她的心思。

    曼珠心一暖,没有回应尚云索的话,而是对沈春蓉说道:“我可以给你们一笔钱,从此两不相欠。”

    “什么?两不相欠?曼珠,你怎么能这么绝情?是不是傍上有钱的父母,就不要我们这对将你含辛茹苦养大的”

    沈春蓉难以置信地尖声嚷道,笑话!现在曼珠有钱了,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这棵大树,她还想把曼珠发展成她的摇钱树呢!

    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颜晋捂住嘴巴,颜晋向来事事迁就沈春蓉,外人都以为他个怕老婆的。

    现在他陪同沈春蓉来找曼珠,一是想看看曼珠过得好不好,二是确实没办法了,现在曼珠肯给他们钱,已经算不错了。

    “你做什么?放手!”沈春蓉张嘴咬了颜晋一口,迫使他松开手。

    “生恩不如养恩大,你以为给一点钱就可以打发我们?休想!没那么容易!”沈春蓉就是典型的不知进退,见曼珠这么轻易就同意给钱,就更加得寸进尺了。

    “要说所有情份早在你卖了我时就消磨殆尽了,要说什么养育之恩,那行,你们养我花费多少钱和精力,都折成钱还你们。”曼珠现在对沈春蓉已经不足以用失望来形容了。

    “你!你!”沈春蓉被曼珠呛得说不出话了,都折成钱?那以后就不能再跟她要钱了?

    “曼珠,对不起!不管怎样,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女儿。”颜晋苦笑道,也许他不该来的。

    曼珠心里很复杂,颜晋没错,错的是他太迁就沈春蓉!她也知道用金钱来抵消,太伤人了!可这是他们今天来找她的目的不是吗?

    她本不想做得太绝,可不快刀斩乱麻,恐怕日后沈春蓉就是永不满足的无底洞,今天的事有一就有二。

    “两千万够你们挥霍的!以后不要再来找曼珠了,这是我们最大的退让!”尚云索冷着脸,开了一张支票甩在沈春蓉脸上。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当天要不是他及时赶到,曼珠早就被打死了,想到这里,尚云索的目光更是冷如利箭。

    沈春蓉拿着两千万的支票兴奋得快发狂了,凑近嘴边亲了又亲,她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头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有了钱,她管曼珠和尚云索是什么态度呢!更加坚定了不能和曼珠撇清关系。

    岂料,尚云索的助理拿了一份合同要沈春蓉签名。

    原来但凡曼珠的事,尚云索都无不上心,也早就料到沈春蓉他们会找上门,甚至料想到曼珠会怎么处理,他又要如何帮曼珠斩断麻烦。

    这份合同为证,拟定了沈春蓉等人拿了钱,从此不得再纠缠曼珠。

    “不行!曼珠,你不能这么无情无义,我不签。”沈春蓉看清楚合同的内容夸张地大吼大叫,不肯签名,还好意思说曼珠无情无义。

    “要真的无情无义,早就将你们直接轰出去了。哼!不签就一分钱都别想得到。”尚云索冷冷地瞪着沈春蓉,作势要收回支票。

    “别抢!给我了,就不能反悔。”沈春蓉脸色青白交替着,死死地护着支票,这嘴脸实在是丑陋至极。

    “妈,做人要知足!快点签吧!”一直没吭声的颜庆开口催促沈春蓉签名,他和颜晋都不敢抬头看曼珠了,无比羞愧。

    最后沈春蓉怕到手的两千万飞了,只好签上自己的名字。

    “滚!”她一签好,尚云索就冷然吐出这个字。

    颜晋父子也没脸继续留下去,一人架着沈春蓉一只手,连拖带拽离开了。

    临走时,颜晋深深地看了曼珠一眼,再多的歉意都蕴含在里面,却没有说出口。

    “曼珠!”尚云索瞥见曼珠红了眼眶,很是心疼,曼珠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摇头。

    ******

    众人急着找李天宁,却没有人想到他居然就在极阴荒狱。

    要不是有个与尚云索熟识的鬼差经过极阴荒狱看到鬼婆婆捉着李天宁,又恰巧见过他,尚云索等人还在到处翻找。

    因为北阴酆都大帝和尚云索之间的问题已经解决,所以北阴酆都大帝废除了尚云索等人不得下阴间的阴令,甚至准许尚云索可以自由来往阴间。

    这不,得了李天宁在极阴荒狱的消息,尚云索就偕同众人一起来到极阴荒狱,李耀晖和慕子吟是李天宁的父母,更是少不得一起去。

    极阴荒狱头一次一下子来这么多活人,引得一大群鬼物来围观,不过好在极阴荒狱的鬼虽然凶恶,倒也不是没有眼色的,有的认得尚云索,还有靳夙瑄,也就只敢远远观看。

    “鬼老太婆,你给我滚出来!”慕子吟跳到众人面前,怒吼道,火啊!居然敢捉她儿子。

    季筱筱和靳夙瑄却没有出声,都在揣测鬼婆婆的用意。鬼婆婆苏醒不久,她魂体破碎时,李天宁都还没有出生。

    昨晚应该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且鬼婆婆并没有和李天宁搭上话,为什么要捉走李天宁?

    这个问题实在是无人想得通,也很匪夷所思。还有就是,鬼婆婆明明先遁地走了,又怎么猜得到李天宁会跑出去,进而将他捉走?

    也许这些疑问要见了鬼婆婆才能解开,可众人喊了半天,都不见鬼婆婆现身。

    “闯进去!”和鬼婆婆相熟的季筱筱心知,喊了这么久都没有动静,鬼婆婆是不可能会主动出来了,干脆领头闯进鬼婆婆的破屋子。

    碰!当门被大力推开,众人都被入目的场景给惊住了,地上趴着一个人,而鬼婆婆手里举着一把大菜刀一刀刀地割下那个人身上的肉,血流满地,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阴气中。

    因为那个被屠宰的人是趴在地上、面部朝下,所以众人没有看到是谁,可那身形、那衣着不是李天宁,又是谁?

    “啊!住手!小宁、小宁!”慕子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发出悲厉的吼叫声。

    众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刺激到了,全冲了过去,想和鬼婆婆拼命。

    谁都没有想到鬼婆婆会这么做,因为她和季筱筱现在的关系算不错,而忽略了她是一只性格诡异、阴晴不定的鬼。

    “为什么?鬼老太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鬼婆婆和那个人身上被一股无形的光墙覆盖住,谁都无法靠近半步,都会被弹开。

    季筱筱厉声质问道,鬼婆婆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害的还是她好友的儿子?

    “你还我儿子命来!”李耀晖和慕子吟都疯了般,不断地用身体去撞击那光墙,却又一次次地被弹开,都不放弃。

    “阿索,快想办法让她住手啊!”曼珠原本就对李天宁心存愧疚,现在心里更加难受了。

    一片片血肉随着鬼婆婆手起刀落,而被割了下来,鬼婆婆布满皱纹的鬼脸挂着诡异的笑容,双眼紧盯着那些血肉,专注得似乎没有发觉季筱筱他们一样。

    “大家冷静一下,也许这人不是天宁。”尚云索认识鬼婆婆的时间最长,又曾一同置身在白玉棋盘,对鬼婆婆最了解,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就急忙安抚众人。

    这时响起一阵撕心般的嚎哭声,这哭声分明是李天宁的,发声源却不是鬼婆婆刀下的那个人,而是在屋子最阴暗的角落。

    众人往那处被黑影笼罩的角落望去,一个人曲卷着身体,抱着双膝坐在那里,止不住的嚎哭,想必是被这恐怖的场景吓惨了。

    他不是李天宁,又是谁?看到是他,所有人心里那块大石终于安放下来,都松了口气。

    此时每个人都庆幸被宰的人不是李天宁,却依旧厌恶鬼婆婆轻贱人命、残忍的手段。

    “小宁,太好了!你没事就好,乖!不哭。”慕子吟和李耀晖当先冲到李天宁身边,安抚着他的情绪。

    “鬼老太婆,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季筱筱气得直喷火。

    “唉,没用,试了很多方法,这小子除了哭还是哭,胆子太小了。”鬼婆婆抬头瞥了季筱筱一眼,扔下手里的刀,抬手一挥撤掉光墙。

    奇怪的是光墙一消散,被屠宰的人就消失了,连一点血迹也没有,仿佛刚才那一幕是众人的幻觉。

    “妈的!敢情是幻术,鬼老太婆,你是故意耍我们的,是不是?”反应过来上了鬼婆婆的当后,季筱筱忍不住爆了粗口,并冲上去,揪住她的衣领。

    “为什么要吓唬我儿子?”护子心切的慕子吟大有和鬼婆婆大干一场的架势,完全忘记鬼婆婆可是非常厉害的鬼。

    “娘子,你就听听鬼老太婆的解释。”靳夙瑄笑着拉开季筱筱。

    “阿诡,你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尚云索漾起一抹风轻云淡的笑容,语气中却有不容质疑的威胁,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鬼婆婆的致命弱点。

    “嘿嘿,老身是看他脑子好像有点不正常,胆子又小,想刺激一下嘛!”鬼婆婆无视众人的怒火,桀桀笑道。

    原来鬼婆婆在新房时就注意到一脸惊惧、又看似胆小如鼠的李天宁,觉得有趣。趁着无人察觉偷偷给他施下小术法,所以他才会突然跑了出去。

    而鬼婆婆遁地在房外,等李天宁出去,将他掳到极阴荒狱,用各种恐怖的手法吓唬他。

    鬼婆婆压根就是恶趣味,看到李天宁吓得嘶声叫声的样子,她心情非常好啊!没办法,平时太无聊了,这会以吓唬李天宁为乐。

    刚才那个被屠杀的人,完全是她根据李天宁的样子幻化出来的。

    “阿诡,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尚云索危险地半眯着眼。

    “不是、不是!没有的事,老身是看能不能把他刺激正常了。”鬼婆婆对尚云索可是很忌惮的,见他变了脸,就急忙往地下钻。

    碰!哪里知道阴地突然变得异常坚硬,让鬼婆婆撞得眼冒金星、鬼脑发昏,都无法遁地。

    “哎哟!疼死老身了,死阿索,你做了什么?”鬼婆婆抱着脑袋哎哎喊痛,觉得奇怪,尚云索明明都没有了鬼力。

    不对,鬼婆婆这才发现自己的鬼力瞬间被封住了一般,一点都使不上来。

    尚云索冷笑一声,不理会鬼婆婆的惊惑,径自走到曼珠身边。

    他才不会告诉鬼婆婆,他虽然做了人,没有了鬼力,北阴酆都大帝却赋予了他一种异能,可以瞬间凝封住鬼的鬼力。对什么鬼都有用,修为再高都无法抵制,不过却只有几分钟的效用。

    尚云索搂着曼珠走到李天宁面前,李天宁已经停止哭泣,蓦地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曼珠。

    他脑中闪过鬼婆婆做的那些血腥事,惊恐溢满心腔、各种画面变换着,突然涌现出小时候那一幕。

    竟将现在曼珠的脸和她小时候的样子重叠在一起,最后变成同一个人,他不由自主、声音很轻很轻地喊了一声:“曼珠!”

    原本无神的眼睛突然变得清亮,少了滞流在眼中的惊恐,有些惊喜,却有些愧疚,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但是除了尚云索之外,没有人发现李天宁眼中的愧疚。

    所有人都因为李天宁这一声叫唤而欣喜若狂,他终于认得曼珠了,相信曼珠没死,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了。

    “太好了!太好了!”慕子吟喜极而泣,每个人都沉浸在李天宁恢复正常的喜悦里。

    “小宁,你终于认出我了。”曼珠激动不已,她多么希望李天宁走出当年的阴影,不然她这辈子难以心安。

    “对不起,我没有把你保护好。”李天宁深深凝望着曼珠。

    也许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曼珠对他的影响会这么大,殊不知他从很小的时候就认定曼珠是他的新娘,要保护好曼珠。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念头,才致使他受困在阴影中,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没事,这怎么能怪你,而且还是我连累你的。”曼珠没有往深入去想李天宁这句话的含义,谁能想到那么小的孩子能存着什么样的情感。

    但同身男人、深爱曼珠的尚云索却懂了,对上李天宁的眼。

    李天宁同时望向尚云索,目光移到尚云索搂住曼珠腰部的手,有些黯然,却是释怀与祝福,他冲尚云索露出一抹男人之间才懂的笑容。

    “这次就不和鬼老太婆计较了,想不到她的恶趣味能将、咦!她跑了!”季筱筱感叹道,谁都没有想到以前用尽方法都不管用,现在李天宁却被鬼婆婆刺激得恢复正常。

    “她跑了!哈哈…”每个人的心情都非常好,一时之间竟忘记还身处极阴荒狱。

    尚云索搂着曼珠退到一旁,对视一笑,交握的手传递着彼此的爱意。

    曼珠望着众人的笑脸,这一刻觉得圆满了,再也没有了堵心的牵挂,等待他们的只有幸福。

    屋外,鬼婆婆扶着老腰边走边不满地嘀咕着:“这群没良心的混蛋,难得老身这么好心,要不是老身,那小子好得了才怪。当老身真的是无聊,才这样做啊!也不想想”

    鬼婆婆佝偻的鬼影被极阴荒狱特有的灰色光影越拉越长,显得无比萧条与凄凉,状似不满的念叨声也飘散在阴风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