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婆,么么哒 > 第105章:大结局

第105章: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浅月
    日子一天一天过得安静又闲适,在北堂漠的保护下,许今欢没有受到什么骚扰,但她知道。北堂漠那边肯定承受了很多。

    而她很苦逼的坐在家里给两个孩子想名字,想了n天,还在挑三拣四中。

    这天,许今欢接到一个电话,是陆以笙打来的。

    “以笙?”许今欢很疑惑,为了专心带孩子,她这段时间都没去公司,和陆以笙的联系也变少了。

    “今欢……”陆以笙的声音哽咽,“董茹她……要跟以念结婚了。”

    “什么!”许今欢惊叫出声,“董茹姐要跟陆以念结婚?”

    “嗯。”陆以笙应道,“他们要结婚了。”

    “怎么可能呢?董茹姐的心里全部都是你啊!”许今欢不敢相信。“她应该会抗争着要跟你结婚才对啊!是不是你又做什么事伤她的心了?”

    陆以笙没有出声。这段时间,他都陪着董茹在做复健,虽然他们定的一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但他还是守着她。没有离开。

    可董茹跟陆以念的婚讯宣布得那么让人猝不及防,这一次,还是董茹主动提的,让他摸不着头脑。

    “哎呀,我不问你了!我打电话去问董茹姐!”说着,许今欢就挂断电话,然后,赶紧给董茹拨电话过去。

    “董茹姐。”许今欢轻声,“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嗯,方便。”董茹的声音依旧很温柔。也知道许今欢打电话来的用意。

    “那……”许今欢顿了顿,“你是真的要跟以念结婚吗?”

    “嗯。”

    “为什么?”许今欢很不能理解,“董茹姐,你再给以笙一点点儿时间。他其实已经在鼓起勇气要跟家里坦白一切了,你们的恋情很快就能开花结果,你等了那么久,为什么到这紧要关头,却不等了呢?”

    “今欢。”董茹轻笑了下,“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会身不由己,我们活在这个世界,就要接受这个世界的流言蜚语。”

    “董茹姐……”

    “我不希望以笙和以念因为我而破坏感情,我也不希望,以笙为了我而背负上很重的负担。”董茹说。

    “你怎么可能会是以笙的负担呢?”许今欢赶紧劝道,“董茹姐,你别放弃啊,千万别放弃!”

    “今欢。”董茹犹豫了会儿,才说:“我最开始喜欢以笙,是因为有一次我落水的时候,他救了我。可我前几天发现,救我的人,其实是……以念。”

    听了董茹的话,许今欢懵住了。

    “当以念拿着鲜花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拒绝他,拒绝一个救过我的人。”董茹苦笑,“所以,我跟以笙一开始的时候,就错了。”

    “……”

    “放心吧!”董茹深吸一口气,“跟以念相处下来,他其实很好,对我也很好,虽然性子冷了点儿,但做老公,听合适的。”

    “……”

    “今欢。”董茹笑了,“你会祝福我吧?”

    “董茹姐,我当然会祝福你。”许今欢说,“但是,你要考虑清楚,你真的已经决定放弃以笙了吗?”

    “嗯。”董茹应声,“我已经决定好了。”

    许今欢无奈的叹气,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是别人的感情,她没有权利去干涉。

    更何况,她也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她跟董茹换个身份,她也不一定会那样执着的只看陆以笙。

    挂断电话之后,许今欢有些沮丧,看着两个熟睡的孩子,心情忽然就变得不好起来。:。

    她希望身边的每个人都过得开心、快乐,但董茹嫁给陆以念,会快乐吗?

    这个疑问一直留到北堂漠回来,许今欢还没有想清楚。

    “怎么了?生完孩子之后,第一次看见你这副表情。”北堂漠很敏锐地就察觉到了许今欢的情绪。

    “是董茹姐。”许今欢轻声,“她要跟陆以念结婚了。”

    听言,北堂漠的眸光暗了片刻,即刻又恢复如常。

    “别再为他们的事情不开心,这是他们的选择。”北堂漠说,“如果你真为了董茹和以笙好,就将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不要让以念知道。你也不希望,董茹跟以念结婚之后,再发生离婚的事情吧?”

    “就这样吗?”许今欢皱紧眉头,“董茹姐和以笙是彼此相爱!”

    “相爱的情侣,未必都能在一起。”北堂漠拉过许今欢的手,“而且,董茹既然选择答应了,肯定是有她的考虑,你当方面替她着想、为她惋惜,说不定是在给她增添烦恼呢?”

    许今欢词穷,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北堂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乖。”北堂漠揉了揉许今欢的额头,“你现在是个母亲,应该懂事而且成熟了,更何况,以念是个好男人,不会亏待董茹的。”

    许今欢耸耸肩,她很无奈,虽然很想阻止那场婚礼,但她又怕将事情搞砸,反倒会害了董茹。

    趁着北堂漠去厨房做饭的空隙,许今欢赶紧到卧室去给陆以笙打电话。

    “你还好吧?”许今欢问,声音很紧张。

    电话那头的陆以笙沉默了会儿,然后说:“我没事。”

    “哦。”许今欢叹气,“那……你真的就这样放弃了吗?”

    陆以笙苦笑了声,说:“也许,我真的从来就没认为自己能有那个勇气成功吧!”

    “……”

    “那是我哥哥,牵扯到了我们整家人的名声,如果我跟嫂嫂结婚,这将是我们全家人一辈子的阴影。”陆以笙轻声,“就为了我们的自私,这代价太大了。”

    紧接着,陆以笙又补充道:“而且,多少初恋没办法圆满的,他们都能放下,我也能。”

    “陆以笙。”许今欢的语气狠狠的,“我只能说,你一再的犹豫,错过了最佳的机会,现在,事情都已经到这一步了,你就算伤心,也是你自找的!你辜负了董茹姐!”

    陆以笙没有说话,许今欢骂得对。

    是他一直以来都在躲避,才会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如果坦白得早,那个时候,大家对外界还只是猜测董茹是陆以念的童养媳,陆家根本就没有正式宣布。

    但慢慢地,董茹和陆以念被默认成了一对,还传出了婚讯,事情就已经没办法挽回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陆以笙一定会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跟董茹一块儿坦白相爱的事情。

    那时,虽然父母会反对,陆以念会愤怒,但也好过现在这样,大家都要瞒住一个巨大的事实,尤其是他会担心董茹,究竟能不能真的忘记他,

    他希望她忘记他们之间的感情,然后才能跟陆以念好好地生活。

    而他又希望她记得他们之间的感情,毕竟,他们曾经那么相爱。

    陆以笙矛盾极了,握着电话的手也越来越紧。

    许今欢正准备开口再说什么,陆以笙就挂断电话,“嘟嘟嘟”的一阵忙音让她恼火又无奈,可毕竟这是他们的事情,她除了气愤,就只能期待陆以念是个比陆以笙更适合董茹的男人。

    毕竟,照陆以念那个脾气,他是肯定不会让自己爱的女人受这么久的委屈吧!

    许今欢沉沉地叹口气,心里依旧堵得慌,但也没那么纠结了。

    ……

    很快就到了董茹跟陆以念结婚的日子,许今欢和北堂漠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去参加宴会。

    “记住我说的了吗?一定不能泄露出什么秘密来,知道吧?”北堂漠嘱咐道。

    “知道啦!”许今欢白眼,“难道我还要来破坏董茹姐的婚礼不成?如果要破坏,我不知道早点儿说吗?”

    北堂漠一想也是,撩开许今欢的长发,看见她脖子上那枚他昨晚留下的草莓印,不由心情大好。

    “你干嘛!”许今欢娇嗔,赶紧又用头发遮住脖子,“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为什么要嫌丢人?”北堂漠轻笑出声,“难道别人不知道我们会做那种事吗?”

    许今欢当即反驳:“那别人还知道你有的他都有呢,你怎么不躶体来参加婚礼?”

    北堂漠笑得更坏了,怀中的禽禽很不安分的伸手抓他,他反倒是轻轻的抓住禽禽的手,然后冲着他肉滚滚的手腕轻咬了一口。

    “小坏蛋,连你爸都敢欺负?”北堂漠的眸中全部都是宠溺。

    自从两个孩子生出来之后,他变得越来越温暖了,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北堂漠跟他互动,禽禽玩得更加开心,小手不停地扑腾。

    在许今欢怀中的兽兽就比较安静一些,他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许今欢,很安静的当一名冷酷的帅男子。

    许今欢轻笑,她这两个儿子,还这么小就表现出了性格上的诧异,以后,肯定会是一个很萌的组合啊!

    “来了?”陆以笙冲许今欢笑笑,再看向北堂漠,调侃道:“你现在抱孩子的姿势越来越正确了。”

    北堂漠挑眉,“我一开始就抱得好。”

    “哈哈哈——漠,难道你听不出来,以笙是在说你越来越女性化了吗?”许今欢笑着说。

    她很希望将陆以笙心里的郁闷驱散一些,毕竟,看见自己最爱的女人和自己的亲哥哥结婚,还需要亲自在现场做指挥人,这实在是一种痛啊!

    北堂漠的脸色一暗,看向许今欢,那眼神很不怀好意。

    许今欢不由想起昨天晚上北堂漠压在她身上的场面,赶紧就止住了笑声。

    否则,一旦他“惩罚”起她来,她会很惨很累啊!

    陆以笙轻轻一笑,说:“今欢,你不是闹得挺欢的吗?漠用了什么招数,让你这么服服帖帖的?”

    “你滚啦!”许今欢的脸颊通红,抱着兽兽就找位子坐下。

    北堂漠望向许今欢,他特别喜欢看她脸红的模样,会勾起他很多欲望。

    “口水都掉下来了。”陆以笙很不爽的照着北堂漠的胸口就轻轻打去一拳头,“能不能给你儿子带点儿好榜样,否则,他耳濡目染的,从小就是个色狼可怎么办?”

    “你抓紧时间,给我儿子生个媳妇儿出来,不是挺好的吗?”北堂漠问。

    只见陆以笙的眸光一暗,然后再说:“娃娃亲这种事,还是算了吧,孩子们的感情,让他们自己做主比较好。”

    北堂漠拍了拍陆以笙的肩膀,说:“慢慢放下,我相信你。”

    陆以笙耸耸肩,轻笑了下,说:“快去陪今欢吧,我去忙别的事。”

    、北堂漠点头,走到许今欢身边,看见她的脸颊依旧通红,他不由凑过去,在她的耳边小声说:“怎么?还害羞呢?”

    “讨厌!”许今欢嗔怪了声,再看向四周,说:“董茹姐还在后台吗?我想去看看她,她今天肯定超级漂亮的!”

    “走吧,我陪你去看看她。”北堂漠说,“不过,今天你可不许提什么悲伤的事情,让新娘子心情不好。”

    许今欢满脸鄙夷,问:“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

    北堂漠耸耸肩,有时候许今欢做的事情,真是怎么无厘头怎么来。

    许今欢笑得得意,如果家里不是有她常常犯二一下,家里的气氛会那么和谐吗?

    她为了家庭而耍宝,竟然还要被北堂漠嫌弃,真是够了!

    走进化妆间,许今欢看见董茹,不由就“哇”了一声。

    “董茹姐,你好漂亮呀!”许今欢的眼睛都看直了,“下辈子让我变男人吧!你一定要嫁给我!”

    “不行!”北堂漠着急着打断,“下辈子,你还是我的女人!”

    董茹不由笑了,说:“今欢呀,我可不敢跟漠抢人啊!”

    许今欢很嫌弃地看了北堂漠一眼,然后说:“他这辈子对我又没有很好,下辈子要不要跟他,还是个未知数呢?”

    “贪心的女人!”北堂漠不爽。状住估血。

    虽然他知道许今欢是在开玩笑,但她这样直白的说他对她不好,而且还说下辈子不要跟他,实在是让他介意。

    “这辈子你能遇见我,是你的福气!”北堂漠冷道。

    许今欢朝北堂漠做了个闭嘴的表情,他们这样在董茹面前秀什么恩爱啊!

    董茹轻轻一笑,其实她是很羡慕许今欢和北堂漠的,他们两个都相爱,而且还那么投缘,这辈子,一定会生活得很幸福。

    许今欢走过去,握住董茹的手,说:“董茹姐,祝你幸福哦!”

    怀中的兽兽看见董茹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对什么东西都不怎么感兴趣的他倒是有了很大的兴致,伸出小手想去抓董茹头上的花环。

    “原来我们家兽兽是个大色狼啊!”许今欢笑话着,然后,很欢喜地吻了吻兽兽的额头,说:“兽兽,怎么没看见你对妈咪这么感兴趣呢?难道妈咪就那么丑,那么入不了你的眼吗?”

    董茹被许今欢逗笑了,伸手抱过兽兽,说:“兽兽这家伙,以后肯定跟漠一模一样。”

    “禽禽就比较随我啊!”许今欢笑着看向在那边愤愤不平,也想得到女神抱的禽禽,笑得更开心了。

    董茹也不偏心,抱了会儿兽兽,再抱禽禽,两个孩子都特别喜欢她。

    许今欢看向北堂漠,耸耸肩,说:“他们这么小就知道区分美女,好头疼。”

    北堂漠涌过许今欢,轻声说:“你美不美,跟他们无关,只要我喜欢就好。”

    许今欢的脸颊再一次红了,她看向北堂漠,这辈子能认识他,真的是件好幸福的事情!

    很快就倒了董茹要上台的时间,许今欢和北堂漠带着孩子入座到嘉宾席,看见向来淡定冷漠的陆以念今天竟然很紧张,许今欢猜测,陆以念也很喜欢董茹吧!

    毕竟,如果没有爱,哪里来的紧张呢?

    婚礼现场布置得很漂亮,看得出来花了不少钱,也注入了不少心意。

    许今欢四下看着,琥珀色的眼睛印着五彩的灯光,里面透着浓浓的羡慕。

    当初,她跟顾炎彬结婚的时候,婚礼办得很简单,现在看见董茹的婚礼,她感觉好喜欢。

    北堂漠看着许今欢这副模样,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而一场专属于他们的婚礼,他早就已经在筹划了。

    只不过,这段时间,他要与乐百雄还有乐暮雨做最后一次战斗,这一次,他有信心,一定会赢!

    婚礼很浓重地在举行着,当董茹披着婚纱走出来的那一刻,全场的宾客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在说漂亮,掌声雷动,都在见证着此刻的幸福。

    董茹的眼里闪着泪光,她看向陆以笙,他是今天的伴郎,他们也将在今天,彻底的结束。

    她再看向陆以念,他常年冰霜的脸上露出很笨拙的惊艳。

    她轻轻一笑,她相信,嫁给陆以念,不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董茹的双腿还没有好完全,她不能站太久,走到新郎的这个距离她都完成得很吃力,好不容易牵住陆以念的手,她差点儿就要摔倒。

    “还好吧?”陆以念轻声问,“会不会很累?你可以坐轮椅,我推你。”

    “不要。”董茹笑着回话,“我想要站着完成今天的婚礼。”

    陆以念的心里一阵柔软,眼神也温柔下来,伸手将董茹头发上的彩带拿下,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爱怜。

    陆以笙却是心头一紧,很快的,又恢复平常。

    还好,他没有那么痛,毕竟,他看见董茹的心甘情愿,也看见陆以念因为董茹而变得温柔。

    他相信,他们结婚之后,肯定会过得很幸福。

    可陆以笙那口气还没完全松下来,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董茹,你怎么能跟陆以念结婚呢?”

    这个声音!

    是乐烨!

    许今欢瞪大双眼,看着乐烨出现,她的心里有一丝小小的惊喜。

    她已经有很久都没看见乐烨了,可如今他一出现,就是以这样的出场方式,实在是让她很不解。

    乐烨看了眼许今欢,眸光里闪过些什么,又继续说:“董茹,你爱的男人分明是陆以笙,你们两个真心相爱,怎么现在又反倒要嫁给陆以念呢?”

    顿时,原本热闹的婚礼现场就炸开了锅。

    大家都看着董茹和陆以笙,似乎这样看就能看出什么奸情来。

    董茹跟陆以笙都慌了,他们没有想到在结婚的现场乐烨竟然会来搅局,而且,他们两个之间的那段感情,乐烨怎么会知道?

    这瞬间,他们都想到了:是许今欢泄露的。

    面对陆以笙投视过来的冰冷目光,许今欢浑身一凉,也意识到了什么。

    “是不是你告诉他的?”北堂漠问,语气里透着冰冷。

    “我……”许今欢急了,“我是有说过,但是……”

    北堂漠的脸色瞬间就黑沉下来,语气更加冰冷:“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太相信乐烨!可你连这种事都告诉他,你让陆家以后怎么办?”

    许今欢慌了,下意识拉住北堂漠的手,说:“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是很伤心董茹姐跟以笙的感情,无意间说漏了嘴,我叮嘱过他,不能告诉任何人,我……”

    “结果呢?”北堂漠眸光冷戾,“我只认结果。”

    “漠!”

    北堂漠将手抽出来,眼神里有着对许今欢的失望。

    他不希望她是一个这么不懂事的女人,竟然连什么人该信都不知道,更加别指望她知道什么话该说。

    许今欢望着北堂漠,她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也不是每次做错事都指望他能对她温柔细语的轻哄,她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谁会原谅她呢?

    她最喜欢的女神,最希望能得到幸福的女神,她却搞砸了女神的婚礼现场。

    陆以念率先冷静下来,将董茹护在身后,对视着乐烨,说:“你在乱说什么?”

    “我哪里有乱说?”乐烨笑嘻嘻的,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这可是有人亲口告诉我的!还拜托我一定要在婚礼现场说出来呢!”

    说完,乐烨若有似无的看了眼许今欢。

    北堂漠又瞪了眼许今欢,眼神里全是责怪。

    “是吗?”陆以念的语气冷冰冰的,“有人指使你来的?还胡说八道了这么久,却连个证据都拿不出来。”

    “你要证据吗?”乐烨耸耸肩,“我当然有,哪,你看屏幕。”

    乐烨的话音落下,屏幕就亮了起来,里面的照片全部都是董茹跟陆以笙拥抱的画面。

    许今欢的浑身一抖,她看向乐烨,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她不相信他会是一个故意破坏别人婚礼的人,难道,是乐百雄逼他的?

    想到乐百雄,许今欢就想到乐暮雨,她在人群中搜索了一圈,果然就看见乐暮雨站在不远处,正冲她似笑非笑的。

    可恶!

    许今欢捏紧拳头,将手中的兽兽交给艾笙,然后小声说:“抱好他,也看好禽禽。”

    “老板娘?”艾笙显得很疑惑。

    “我是担心后面还会有更糟糕的事情。”许今欢说,“我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跑肯定很慢。”

    艾笙觉得许今欢说得很有道理,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许今欢的眼神四处在搜罗着什么。

    许今欢听北堂漠说过,很快就会和乐百雄来最后一击,她担心乐百雄这是突然间偷袭了,趁他们没注意,就来生点儿事。

    可是,乐百雄竟然来破坏董茹的婚礼!

    是可忍孰不可忍!

    许今欢捏紧拳头,而乐百雄竟然还想来栽赃、陷害她,让她成为大家眼中的坏人,还让北堂漠生她的气,简直是坏透了!

    许今欢决定,这一次,她一定要给乐百雄点儿颜色看看!

    北堂漠察觉到许今欢的不对劲,他看着她,说:“你给我安分点儿!”

    他不至于看不出来接下来还会有别的危险。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乐百雄要用这么一招。

    许今欢有些委屈,看着北堂漠,说:“我知道。”

    而此时,乐烨又出声了:“你们陆家的人可真是奇怪,反正董茹都是你们养大的女人,为什么非得要拆散一对相爱的呢?”

    陆以笙的脸都已经绿了,他看向陆以念,说:“哥,你别听乐烨乱说,这些照片有些是借位拍摄,有些是p的,不然,如果这些照片早就存在了,怎么会偏偏这个时候才拿出来呢?这分明就是个阴谋!”

    他跟董茹是很相爱,但是,因为身份的关系,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越矩,连拥抱都是奢侈,怎么会接吻呢?

    陆以念的眼神依旧很犀利,瞪着乐烨,冷道:“董茹已经是我的妻子,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很相信。”

    乐烨笑了,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戴了绿帽子还无所谓的男人呢!”

    这时,许今欢的手机上传来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上面是一张照片。是唐显被绑架的照片。

    许今欢下意识看向乐暮雨,乐暮雨冲她做了个鄙视的姿势,她有种预感,绑架唐显的人,将会是乐百雄和乐暮雨。

    可是,许今欢目前还不能断定照片的真假。

    她的脑子迅速旋转着,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趁着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乐烨身上,许今欢悄悄地退出,才刚走到侧门口,乐暮雨就挡住了她。

    “许今欢,你的胆子可真是大!”乐暮雨的语气很不友善。

    “这有什么?”许今欢很无所谓的出声,“这里四处都是摄像头,难道,你还能杀了我吗?”

    “为什么不可以?”乐暮雨反问,“这里的摄像头,我早就已经做了调整,你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许今欢轻叹一口气,说:“你不会让我死的。”

    “你怎么知道?”乐暮雨的嘴角露出一抹轻笑。

    “你跟你爸的性格都是一样的,让人死不是目的,让人痛不欲生才是。”许今欢轻声说,“你们绑架了我爸爸,其实是希望我答应你们什么条件,让我知难而退。”

    乐暮雨点点头,“不错,我现在发现,你有时候还算聪明。”

    许今欢淡笑,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带我去见乐百雄吗?”

    “你要老实跟我上车吗?”乐暮雨问。

    “走吧。”许今欢说得很轻松,“我去看看我爸是不是真的被你们绑架了,我就答应你的要求,离漠远远的。”

    乐暮雨的眼里闪过一抹得意,而低下头的许今欢的眼里也是得意。

    车子缓缓地开,许今欢跟着乐暮雨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气氛显得越来越紧张了。

    “有个问题我要跟你求证一下。”许今欢轻声,“乐烨会突然就跑到婚礼来闹场,是因为你威胁他,如果不这么做,就把我爸杀掉吧?”

    “不错。”乐暮雨笑着说,“是不是感觉他对你用情很深?你知不知道,当初他帮你,结果被我爸给折磨惨了,他身上的伤才刚好,就又因为你父亲要被我逼迫,其实,你跟他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也能让漠死心?”

    “他竟然……”许今欢揪紧的拳头更加用力。

    “感动了吧?”乐暮雨停车,“那就跟他在一起吧!”

    许今欢没有理会乐暮雨,而是下车,走到那间平房里去,唐显果然被关在里面,手脚都被绑着。

    “房间外面有十来名保镖,许今欢,你不知道吧,保护我的还有狙击手呢!如果你不跟乐烨发生关系,我就立刻杀了你爸爸!”乐暮雨说。

    “发生关系?”许今欢觉得乐暮雨简直是丧心病狂。

    “让乐烨捡便宜,我无所谓。”乐暮雨笑着说。

    许今欢汗颜,乐暮雨让她跟乐烨发生关系,就是想让她这辈子再也没办法有脸面见北堂漠。

    这一招还真是毒啊!

    唐显很激动的想松开绳子,可是,他的力气太小,根本不够,只能用眼神暗示许今欢别管他。

    “乐暮雨,要这样处心积虑的得到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你觉得真的会幸福吗?”许今欢问,“倒不如你潇洒放手,成全我跟漠,我相信,他会感激你的。”

    “别废话!”乐暮雨冷冰冰的出声,“你答不答应?如果不答应,我可就让我的人动手了!”

    许今欢再问一句:“你真的不愿意放手?”

    乐暮雨的脸色冷了下来,瞪着许今欢,就准备喊门口的人进来。

    许今欢暗叹一口气,接着,就笑出声来。

    乐暮雨看向许今欢,很疑惑她在笑什么。

    “乐暮雨,当你看见漠在婚礼现场对我发脾气的模样,是不是特别开心?认为他终于不耐烦我了?”许今欢问。

    乐暮雨笑了,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吗?

    “也对!他确实是应该恨我,但是,可能你不会想知道,他对我的爱,深到愿意包容一切。”许今欢的话语里带有浓郁的得意。

    乐暮雨的脸色一黑,冲外面喊道:“都进来,给我杀了这个老不死的男人!”

    许今欢挡在唐显身前,怒视着乐暮雨,而这时,进来的男人却不是保镖,而是北堂漠。

    “漠?”乐暮雨有些不敢相信,“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到这儿来吗?”北堂漠的语气很高冷,“你对自己太有自信了,以为你能把握好每一个人的性格,你以为我百分之百会因为董茹的事情对今欢不满,然后就可以趁我不注意把她带到这里来,这一切,倒是还做得天衣无缝。”

    乐暮雨的浑身一抖,问:“那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没有发现。”北堂漠冷声,“我只不过是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真的来迁怒她。”

    乐暮雨气得脸都白了,她知道,眼下不再是有利的时机,她得赶紧逃走。

    可是,已经晚了,乐暮雨才刚走到门口,就有几名警察拿枪围住了她。

    “乐暮雨,你涉嫌绑架,请跟我们上警察局一趟。”其中一名警察冷道。

    “你们要抓我?”乐暮雨看看身后依然被绑着的唐显,再看向前面的警察,她刚才喊了保镖,他们没有进来,看样子,是被警察抓住了。

    这个局面是乐暮雨没有想到的。

    她一个女人也斗不过这么多警察,恨恨地看着许今欢,只能无奈地被警察带走。

    许今欢赶紧替唐显将绳子松开,父女两好久没见面,这一刻她才知道,其实,她早就不恨他了。

    “爸。”许今欢抱着唐显,“怎么样,你伤哪儿没有?乐暮雨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你……你叫我,什么?”唐显愣住了。

    许今欢犹豫了会儿,清晰地叫出:“爸。”

    “今欢……”唐显激动得老泪纵横,“你原谅我了,是吗?你已经原谅我了!”

    许今欢点头。

    这时,北堂漠的手机响了起来,接电话应了几声之后,就挂掉。

    “今欢,你送爸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去抓乐百雄。”北堂漠说。

    “抓乐百雄?”许今欢觉得很诧异。

    北堂漠点头,解释道:“其实警方早就怀疑乐百雄在走私,只不过,苦于没有证据,还让我爸戴罪立功,去悄悄卧底在乐百雄身边,现在已经找到证据了,只等抓人。”

    这个消息对许今欢来说,简直就是天籁。

    “那你一定要小心!”许今欢叮嘱道,“乐百雄老奸巨猾,他一定不会轻易认输的。”

    “多亏了乐烨。”北堂漠轻声,“他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

    许今欢点头,与北堂漠分开之后,那颗心一直悬着。

    ……

    夜幕降临,许今欢带唐显到医院检查之后,他没什么事,两人就回别墅了。

    可是,一直等到现在,北堂漠还是没有回来,而且,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许今欢急死了,给北堂漠打了n个电话,都是关机。

    他该不会是出事吧?

    许今欢又赶紧给陆以笙打电话。

    “以笙,你有漠的消息了吗?”许今欢着急地问。

    “我打听过了,漠跟着警察他们一块儿去抓乐百雄,现在警察和他都没回来。”陆以笙说。

    “都已经这么久了。”许今欢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他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你先别着急。”陆以笙轻声,“先睡觉吧,有消息我立即给你打电话。”

    “我哪里睡得着?”许今欢叹气,“对了,董茹姐怎么样了?乐烨就那样突然闯入,还说那些话。”

    “还好。”陆以笙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苦涩,“以念很相信她,也很相信我,乐烨后面也解释过出现的原因,并没有破坏掉他们之间的婚礼。”

    许今欢叹口气,眸色很是复杂。

    “那你也别太伤心了。”许今欢说,“我相信,会有一个属于你的女人陪在你身边。”

    “我等着。”陆以笙轻笑,“你也别太担心了,抓乐百雄毕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好。”许今欢应声,“那我先挂电话,晚安。”

    挂断电话之后,许今欢想起了什么,又赶紧给乐烨打去一个电话。

    好久之后,当许今欢不抱希望的想挂电话了,乐烨才接。

    “乐烨!”许今欢提高音量,“你怎么样?我听乐暮雨说乐百雄打了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今欢。”乐烨的声音很轻很轻,“漠就快回来了,我看出来了,他很爱你,有他照顾你,我很放心。”

    “乐烨……”

    “我就要去美国了。”乐烨说,“本来临走之前,想来看看你,但我今天做的事,可能你会恨我……”

    “我怎么会恨你呢?”许今欢赶紧开口,“我已经知道了,你是因为我爸才会受威胁,你现在在哪儿?我赶来见你?怎么这么急就要出国啊?”

    “环游世界啊。”乐烨轻声,“这是我的梦想,乐百雄不再构成威胁,我也可以去实现这个梦想了。”

    “我来见你。”许今欢重复一声。

    “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乐烨轻笑,“今欢,只要若干年后,你还记得我就好。我祝你跟漠幸福。”

    说着,乐烨就挂断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许今欢有些难受。

    她跟乐烨其实是很好的朋友关系,有些时候,她有什么事情找他抱怨,他会帮她处理得很好。

    如今,夏天心走了,乐烨也走了,许今欢觉得身边少了好多东西。

    这一夜,许今欢完全没有睡觉,一直等着北堂漠的消息,等到天都亮了,还是没有消息。

    就在她恨不得跑出去满世界找人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今欢,不好了,漠在**,他受了重伤,你快点儿赶过去!”陆以笙着急地大喊。

    许今欢一懵,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说,拿起车钥匙就向陆以笙说的地方赶去。

    这里是一片绿幽的草坪,许今欢四处喊着北堂漠的名字,她从进来之后,就没有看见这里有人。

    给陆以笙打电话,他那边却一直是占线。

    “漠……你在哪儿!你回答我啊!”许今欢边哭边喊。

    这时,在许今欢眼前,忽然飞出好多气球,音乐也在此时响起,天上也飘下好多玫瑰花瓣。

    绿油油的草地上落满了粉色的玫瑰,绿中带红,特别漂亮。

    许今欢傻眼,此时,北堂漠骑着一匹白马走来,对着她温柔的笑。

    “傻瓜,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既然我受重伤,当然要送去医院,让你到这儿来干嘛吗?”北堂漠问。

    许今欢眨了眨眼,确定眼前的是北堂漠没错,赶紧就扑了上去。

    “漠!”她喜极而泣,“你骗我。”

    北堂漠下马,说:“坐上去,今天我们结婚,你穿成这样,还哭成这样,一点儿也不配合我们结婚的气氛。”

    “结……婚?”

    “是啊!”北堂漠点头,“前面有一间教堂,大家都在里面等我们呢!”

    “这……这算是惊喜吗?”许今欢问,一双眼睛已经笑开了。

    “怎么样?白马王子。”北堂漠很得意,“这应该是每个女人都幻想的吧?”

    “如果去掉你骗我你快死的那段,我很满意,给一百分!”许今欢说着,就在北堂漠的帮助下上马。

    “那是要让你知道,我在你心中有多重要。”北堂漠说,“省得你以后总表现出一副离开我还能活的样子。”

    “乐百雄抓到了吗?”许今欢赶紧问。

    “昨晚就抓到了。”北堂漠说,“他竟然敢走私,不需要我,警察就会把他抓起来。:。”

    “那就好!”许今欢笑了,“难道,你昨晚一直不回家,就是在忙这个吗?”

    “对了。”北堂漠想起似的说,“待会儿你会看见我爸,记得叫他,他是个比较严肃的人。”

    “啊?”

    “乖。”北堂漠吻住许今欢,“做我最幸福的新娘子。”

    许今欢看着北堂漠,她轻轻一笑,抱着北堂漠,这一刻,她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这个不会浪漫的男人给她准备了一场这么大的惊喜,她怎么会不开心呢?

    不过,待会儿要见公公了。

    她婚后的生活,好像是从这一刻开始才正式来临呢!

    不管怎么样,她都相信,她会跟他好好地相爱下去,还有她身边的人们,也都会幸福的!——

    全文完(作者qq:892277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