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新明朝 > 六百四十八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六百四十八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随轻风去
    今天明理报刊登了这么一件富商要挟高官的奇闻,略知内情的看门道,不知内情的就只能当成一件八卦看热闹。

    更有不少人再一次认识到了报纸的功用,难怪当初李佑拼死拼活的要办报,甚至不惜投入重金打压一切竞争对手,果然是收益极高。

    富商要挟高官的两主角之一雷员外被带到都察院,江西道掌道董御史亲自审问。但那雷员外是个明白人,死活不肯招认事实,只推说报上所言皆是流言蜚语,不可相信。

    董御史问了半日,见问不出什么结果,他也不着急,又笑眯眯的将雷员外放了回去。此后,刑部尚书冯大人的陈情书又到了,同样一口咬定报上之词是谣言。

    两个主角都否认了明理报的说法,但令聪明人意味深长的是,这两人都不打算追究胡乱传谣的明理报。

    热衷于八卦的人们虽然议论纷纷,但也只能议论,对于有心人而言,也只需要他们议论而已。八卦背后的真相和交易,大多时候是不为人所知的。

    归德长公主也翻阅过今日的真理报,她自然能猜得出李佑的心思,隐约看到了打草惊蛇和借刀杀人。但那股莫名其妙的危机感再次涌上心头如今李佑做事,完全摆脱了对他的依赖了吗?

    自从李佑把持报纸后,仿佛如鱼得水,或者说得到了最趁手的工具,操纵公器不亦乐乎。相较之下,对她的请求少得多了。这让归德千岁感到自己受了冷落,危机感油然而生。

    想到这里,长公主立刻吩咐下去,派人请李佑过来。十王府与文宣院都在皇城东。相距不远,片刻后使者就到了文宣院。

    此时李佑正与金百万和戴掌柜进行密谋,才说到关键地方。所以一时脱不开身。便很随意的对使者内监道:“此时无暇分身,容本官过了午后再登门造访。”

    使者听到这个回答,略感意外,但他只是负责传话,所以原封不动的将李佑的回答禀报与了长公主。

    这是他第一次拒绝召见?归德长公主登时满怀闷气,高声斥道:“你这无用的奴婢,再去请!叫那李大人必须前来。否则今后休想再为本宫西席!”

    李佑与金百万和戴掌柜没说的几句,忽然又听到使者前来,心里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归德长公主那里应该没什么大事,有什么必要一定要自己立刻去见她?真是莫名其妙的任性,公主病得治!

    但李大人又掂量了掂量。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公主”病,自己实在没能耐治得了。故而他只好中断了与金百万、戴员外的密谋,起身前往北边十王府而去。

    长公主宅第偏殿内,归德千岁等到情夫进来,本想骂上几句,但忍住了。开口问道:“你近日背着我究竟在做些什么?我却是看不明白。”

    今天她真的很奇怪…李佑疑惑道:“我何曾背着你行事?惠昌银号和异地汇兑的事情,你很清楚,何来背着你之说?”

    “那你招惹那么多银钱业的西商作甚?难道他们还敢将惠昌银号挤垮了不成?安心做好自家事没错,惹得满城风雨又是为何?”

    李佑坦然道:“只靠着惠昌银号太慢了。若一点一滴的发展,布局天下非二三十年之功不可,那时候你我都成白头了。

    况且世事难测,二三十年中还说不定有什么变化波折,笑到最后的未见得一定是先行者。相反,先行者往往是没好下场的。所以我想试试。能否将京中银钱业西商控制起来一起做,人多力量大,进展也就快。”

    说到这里,李佑一拍额头,“险些忘了,有件事情需要求到你。”

    听到这个“求”字,归德长公主心情忽然好了许多,很痛快的应声道:“说来听听。”

    “在商言商,不是事事靠着权势就可以强迫的,惠昌银号在这一行当里毕竟声名不彰、威望不足,所以为了将惠昌银号的名望迅速竖起来,以利于收服同业人心,需要你出把力气。”

    “第一件事,请你去游说天子,求陛下出内库银兑换惠昌银号的银票,一二十万或者二三十万皆可。以后赏赐臣下或者有支出时,便用这些银票支付,日后惠昌银号也可自称皇家银票指定银号。”

    归德长公主点头称是,这个一分银子也不用花的想法确实很好,银钱业最重要的就是信心,如果连天子都用惠昌银号的银票,那百姓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再说挂上了皇家指定合作银号的招牌,地位肯定非同一般了,在行业里无形中就成了特殊角色。想撬动官僚利益的壁垒,和官府合作需要慢慢来,但皇家事务还不就是天子一句话的事,广告效益也不次于官府。

    “目前还有第二件事,惠昌银号将与崇文门税关合作,陆大使那边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担心户部作祟,所以还得请你去说动户部。”

    千岁殿下又是眼前一亮,这个主意也抓住了要害。异地汇兑业务的主力客户就是外地客商群体,崇文门税关又是能卡住外地客商的咽喉所在,这要能合作起来,前景是很广阔的。

    难道情夫去年下死力保陆元广连任崇文门税课分司大使,也是为了今日布局谋划么?这真是一环套一环,下面又要怎样?

    想至此,忍不住问道:“即便把惠昌银号抬高了,那你最终目的究竟想怎样?”

    “独木不成林,各地汇兑这样的产业,越多的人加入进来越好,只靠惠昌银号细水长流,成不了太大气候。如果能拉身家丰厚的西商一起,这项新产业才能迅速膨胀并成功。”

    长公主又疑问道:“那岂不平白将获利分给别人?你的想法不会如此简单罢。”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目前只有惠昌银号打通了最重要的南北通道,西商暂时没有这个能力。他们若想加入并从中分一杯羹,那么就要获得惠昌银号的信用授权和保证,为了达成要求须得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各家庄铺要向惠昌银号存入保证金进行抵押,以防汇兑风险。存入一万两保证金的庄铺,便可以利用惠昌银号与南方之间的通道去经营总额度不超过十万两的汇兑业务,十万两保证金,经营额度上限则是一百万两。

    第二,各家庄铺汇兑业务的直接经手人必须由惠昌银号指定并派出,特别是写票和鉴票的先生,必须统一由惠昌银号指派和调换。以保证银票上的密押和花字不会外泄,以及汇票的统一性。

    总而言之,将来惠昌银号可能会逐渐减少具体业务,重心放在总揽全局、调控整个行业上面。”

    李佑这种将惠昌银号变成大明版中央银行的理念,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太超前了。归德长公主蹙眉不已,即使以她的聪明才智,理解起来也很是吃力,能不能成功更是无从判断,真不知道情夫从哪里得来的想法。

    她一边苦思其中关窍,一边下意识的问道:“然后呢?”

    不过话刚出口,长公主便觉得自己问的很多余。能操纵天下银钱,那已经是事业顶峰了,哪里还能有什么然后?最多就是如何将家业传下去。所以自己这一问,太显得无能和心虚了。

    然而李佑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只见得情夫猛然拍案,“殿下问得好!若能操纵银钱流动之后,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看来你也略有所悟,我心甚慰!

    银子只有花出去才是钱,活的银子才是钱!若贮藏不动那就是死物,与砖瓦无异,于国更是无益!当初崇祯朝时候,民间有多少银子?根本毫无用处,一样险些亡国灭种!

    现在土财主没什么花钱路子,无非就是求田问舍,但土地和人口总是有限度的。况且若都集中于大户之家,反而易生不测!为何当世古玩书画才会被热捧,为何说盛世藏古董,那都是财主要找花钱的地方!

    所以应该要为世人创造花钱的地方,世人逐利并不可怕,否则天下财富就只能铸成元宝埋起来,变成无用死物!这就是然后要做的事情,这就是足以真正改变天下大势的事情,看来你也渐渐意识到了这点。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矣!”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此时大明归德长公主千岁的心情,那就是“虽不明但觉厉”,她彻底听不懂情夫话语中的高深含义了。也许是她才学疏浅,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道理。

    李佑也觉得自己今天话有点多,只怕千岁殿下接受不了,但话从口出覆水难收,只得叹口气道:“相信我,这是唯一有可能保大明江山国祚绵长的法子,否则终究逃不过两三百年治乱分合的老路数。想必你也是熟读二十三史的,你还没有看腻么?”

    归德长公主脑中被李佑塞进一堆理解不了东西,偏偏她又是好强的人。所以拼命的去苦思其中道理,越想越眩晕,越想越堵心。实在忍不住时,她低头张口干呕起来。

    在一旁侍候的管家婆王彦女略通医术,连忙上前简单号了号脉,“千岁似是有喜了。”

    李佑闻言欲哭无泪,他的家业需要儿子继承,至少需要三四个,但不能是私生子啊。家里妻妾成群,为何偏偏是外面这个归德千岁最能生养?

    再说公主生出的私生子,带来的压力太大了。一个小柳儿就坑掉了他一半的奋斗果实,万一再来一个私生儿子就要倾家荡产了。

    “这个务必是女儿。”李情夫默默向各种神佛祈祷道。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