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三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六)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大结局(六)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曹三少
    “阴阳八卦阵法”以诸葛亮亲著兵书《古代阵法集》为根本,加以现在的火器构建。该阵法的核心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明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阳·门;另外一部分为暗八卦。分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阴·门。阴阳八卦相互调和,相互依存。加之以灵活多变的摩托车战阵,“行风”幽灵部队,“行鹰”恶灵部队,再结合步兵,以杀法犀利,爆勇血腥著称。

    当一个长约好几公里的“同心圆”形状的阵法形成时,就连见多识广的文曲也是傻了眼。

    只见这个阵法外围一层是摩托车战阵;二层是盾牌狼酰列兵;再接下去依次是‘血、暗、风、鹰’战阵、盾牌阵、尖刀阵、冲锋枪火器阵、、、层层密密,足有是十六层之多。十六这个数字,也暗含八阳·门、八阴·门之意。

    同心圆的同心点,为两支行军大纛,分别是“文东会”和“洪门”。

    又一阵的杀戮、、、开启了、、、、

    在锣鼓声的驱动下,两大社团的兄弟事情大振。趁着这个时候,全力压了过去。各路兵马一齐发威,和青帮大众交上了手。

    一开始,文曲还是下令让一小撮骑兵由生门杀入,按照破奇门八卦阵的攻略行事。可奇门进入阵法之后,如泥牛入海,很快便没了声息。

    在盾牌后面,一小撮骑兵用了不过一分钟,便死了个干净。

    这种情况很快便蔓延到其他青帮、战斧大众。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数万敌人便困在这个几公里直径的大圆中。

    有人妄图逃跑,可还是被文东会、大陆洪门的七八千兄弟杀退回来。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结局五

    谢文东站在一处小山坡上,冷眼看了看下面的战局。得意的笑了笑,他的嘴角一翘:“该是我们会会韩非的时候了。”

    待到困住文曲等人后,谢文东带着文东会、大陆洪门的那几千兄弟前往博尔贾。谢文东这边大兵压境,而青帮这便却浑然不知。韩非和手下一干心腹手下,还紧紧的攥着电话,眼巴巴的希望听到前方大捷的消息。

    死亡的气息笼罩着青帮的四处据点,韩非已经得到了消息,说战斧的援军突然遭遇到不知名的神秘人士的袭击,短时间根本就不可能赶过来。知道这个情报的青帮众人心里不由得掠过一丝凉意,现在他们只能期望着前方的伏军能够给谢文东以沉重打击。要不然,今晚一过,青帮这个名号不复存在了。

    “帮主,我们还是联系不上前方的兄弟。”一位青帮情报人员脸颊挂着汗珠,气喘吁吁道。

    韩非沉着脸,朝下面的小弟挥了挥手:“再探、、、”

    “是。帮主。”青帮小弟扭头告辞。

    “帮主,这么久了都联系不上前方的兄弟、、、、我们必须要作最坏的打算、、、、、为了社团你还是先去外面、、、、”一位干部壮着胆子,小声说话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但是他有这种想法,应该说绝大多数人都有这种想法。

    谢文东实在是太强了,以他的阴险狡诈,这次伏击很有可能会为他人作嫁衣。和谢文东交手这么久,青帮的头目们早已心有余悸。

    韩非当然也知道这里面的危险,但作为帮主的他不能退。至少在没有得到前方确切消息之前,不能退。作为一帮之主,连他都逃了,更别说其他的手下兄弟了。要他再躲在阴沟暗角里数年,他真的是不愿意。

    双眸冷凝,韩非大喝一声:“你这是让我逃跑,乱我军心?!还是你和谢文东早有勾结?”

    听到帮主把投敌叛主这顶大帽子扣在自己的脑袋上,那位头目当场就吓傻了。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告饶:“帮主冤枉啊、、、”

    “哼,在这个时候乱我军心,我看你是不怀好意。来啊,给我家法伺候,按通敌罪论处。”韩非威严道。

    通敌罪、祸乱军心罪都是大罪,不管在那个社团,情节严重的便都是死路一条。听完话,小头目脑袋轰的一下,连忙咚咚咚的磕头:‘帮主冤枉啊,我真的没有和谢文东串通一气,我是为你着想,为社团着想啊、、、、、“

    这时,门外走进两个彪形大汉,伸手就要把那个青帮头目。他们可不管那么多,只要是韩非的命令,他们一准执行不误。

    看到这架势,青帮其他的头目忙站出来向韩非求情。说的最多的,无非是大战之前斩杀大将,会让兄弟们寒心的。

    其实,韩非是知道那个头目并没有串通谢文东的。只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要想稳住手下兄弟们的军心。就必须杀一儆百,乱世用重典。

    接受了手下的各种求情,韩非就着台阶下了一阶。他点头示意两个彪形大汉走开,厉声对台下众人道:“这次我就放了你,谁要是敢说让我逃跑,绝对严惩不贷。”

    “是是、、、、”青帮头目抹了抹眼珠,身体哆嗦的起来站到一边。

    这么一闹,就连那些想规劝的头目,也被吓得是大气不敢出了。

    铃铃铃,清脆的铃声刺破了尴尬。带着忐忑的心情,韩非亲自抓起案桌上的手机,重重的按下了接听键:“喂喂,什么事”

    电话是南据点的负责人打过来的,接通了电话。韩非非常喜出望外的听到了以下的内容:“韩大哥、、、、、兄弟们、、、兄弟们抓住谢文东他们了、、、、、”

    “什么?什么?”韩非猛地坐了起来,感到不可思议:“能确认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同样急促,负责人呼呼大气道:“恩恩,能确定。一批兄弟已经押解着三眼、任他们过来了。据兄弟们说,是文曲星君生擒他们的。我草草的打量了一下,几乎都是谢文东身边的大头头。这下我们可发财了、、、哈哈哈哈。”

    南据点负责人高兴的好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就连韩非听了也是合不拢嘴:“好好,看到谢文东了吗?”

    “我没有看到,不过听手下兄弟们说,谢文东被绑到西据点去了。俘虏太多了,我们的据点根本就装不下。”负责人回答道。

    “太好了、、、”韩非猛地一拍桌子:“我要记如玉一大功,升她做青帮副帮主。”看到帮主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几乎是乱了架势,青帮头目们都感到很不可思议,他们询问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韩非握着手机,激动说道:“我们抓住谢文东和他的一干心腹手下了了!青帮胜利了!”

    “哗哗”头目们听到这个消息差点蹦起来了,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今晚的一战,竟然实现惊天大逆转。太不可思议了,太苦尽甘来了。这个时候的青帮众人顾不得身份差异了,纷纷张开手臂,拥抱成了一团。

    看着兄弟们高兴的样子,韩非脸上堆满了笑容。他询问道:“对了,文曲星君他们都没事吧。”

    电话那头支支吾吾,并不是很确定道:“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据那些兄弟们说,他们按照文曲星君的指挥行动,打着打着就打散了。”

    “哦,我知道了。”韩非心里有些担心,不过很快就释然了。文曲她们只是在后面指挥,并不参与实战,应该没事吧。

    想到这里,他暗自舒了一口气:“告诉兄弟们,看紧那些人,我很快就会过来。”

    “是。”南边负责人砰的一下,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不久,南边据点的临时负责人和镇守东边的负责人打来电话,说是有大批的文东会、洪门俘虏被手下兄弟送了回来。尤其是东边贪狼告诉韩非一个大好的消息:“俘虏中除袁天仲,李爽等人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日夜想除掉的对手-世界洪门的总龙头谢文东。”

    听到谢文东这三个字的时候,韩非一蹦老高。他再三确认,真的是谢文东吗,真的是谢文东吗,真的是谢文东吗?

    电话那头,嘶哑声确认了韩非的疑问。后者听完后,大力赞赏了那些出了力的兄弟们。同时告诉贪狼,他将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东边据点。现在,该是他好好和谢文东喝杯茶的时候了。

    简单的准备了一下,韩非带着三十多号保镖、精锐坐车前往东边据点。他们非常高兴,殊不知这些只不过是谢文东的一招“偷天换日之计”而已。

    汽车行径在昏暗的水泥路上,欧式风情的小楼、森森林立的堡楼,几簇破败的风铃在风中摇曳着,发出不是很清脆的声音、、、、、

    这便是俄罗斯的冬天,博尔贾的冬天。

    一路无话,青帮众人怀着复杂的心,想要见到他们的老朋友谢文东。

    今天过后,韩谢两人的恩怨也将暂时画上一个句号了。

    一开始,韩非的确是非常高兴。和谢文东斗了这么久,终于要结束了,再也不用费劲心机想着如何对付谢文东了,再也不用屡屡尝着失败的苦果了。

    可高兴之余,他又不免有些失落。不得不承认,谢文东的确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有这样一个劲敌,真不知道该是悲哀还是庆幸。以前,他一直以为‘英雄惜英雄’是句屁话,两个人只要处在对立面,就只能是你死我活,还惜什么惜。可现在,他不得不说这句话说的十分在理。那是一种没有对手的绝望,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无奈。

    看到帮主眼神里突然露出一丝的忧伤,贴身保镖右弼星君轻声问道:“韩大哥,你怎么了?”

    “哦,我没事。”韩非神游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没有多做考虑,他便简单的回答。右弼哦了一声,又转念询问:“帮主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是杀了谢文东还是放了他。”

    韩非环着手,托下巴道:“我暂时还没想好。说实话,我非常忌讳谢文东这个人。要是放了他,他必将卷土重来。而要是就这样杀了他,我也确实是下不去手,毕竟他曾经放过我一次、、、、、”

    不管韩非如何让人感觉讨厌,但有一点还是挺让人欣赏的,那就是他会一直记着别人对他的好。不管这个人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敌人。

    右弼叹了一声,觉得这事是挺难决断的。他努努嘴,思考了一会儿:“我们可以把他放逐到一个岛上,将他终生囚禁、、、、、”

    还没等右弼说完,只听见轰隆一声,前面的一辆车子突然起火爆炸。爆炸形成的气浪将一吨半重的汽车生生撕裂,破碎的钢铁撒的路上到处都是。

    “有杀手、、、、、”副驾驶位置上的右弼猛的一歪身,用手死死的按住汽车的刹车。咔哧,汽车车轮在刹车的控制下,迅速停止了转动。

    强大的惯性差点将汽车里的几人甩了出去,韩非等人的速度也快,在第一时间便打开车门寻找掩体。

    “哪里有杀手?”韩非惊慌道,他怎么也不相信,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会有杀手。

    右弼拎着手枪,忙把韩非的头压住:“不知道,韩大哥。可能是谢文东的人。”

    这里出现杀手,还是冲着堂堂青帮帮主来的,只要是正常人便可以猜到这件事肯定和谢文东脱不了关系。

    韩非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连否认:“不可能,谢文东都被我们抓了。要是我出点什么事,兄弟们是不会放过谢文东他们的。我想杀手首领还不会蠢到这个地步。”

    能在这个时候冷静的分析是不是谢文东的杀手,可见韩非也绝非一般的人。只不过他忽略了一点,他脑海中的“谢文东等人”被抓,是不是敌人诡异布置的一个骗局。

    右弼听完韩非的分析,也同意的点了点头。只不过,他怎么也不明白,除了谢文东,到底还有谁和社团有这么大的仇恨。

    来不及思考太多,其他保镖迅速的下车朝韩非这边靠拢。

    就在他们脑海里升起无数个问号的时候,一声沉闷的枪声又响了。

    枪声响过,一位保镖仰面栽倒在地面上,连声音都没吭一下。在他的后脑勺上,赫然多出了一个血洞。正是这个血洞,要了他的性命。

    右弼从声音就能听得出来,对方用的是狙击步枪。他忙招手警惕道:“小心,快找掩体,敌人有狙击手。”

    不用他说,保镖们也不是傻子。见一位兄弟倒了下去,他们立刻矮着身子,借助汽车为掩体朝东南方向倾斜子弹。狙击枪的枪火弹道,很清楚的告诉青帮的保镖,那里潜藏着杀手。

    砰砰砰、、、、、

    保镖们甩手将一个弹夹的子弹打光,接着又换上第二个、、、、

    就在他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狙击步枪的枪声又响了。这一次,子弹将一位保镖的小腿彻底轰断。

    断腿之疼,常人哪能忍受。那位保镖丢掉手里的手枪,捂着血流如注的右腿连声惨叫,身体也因为疼痛而卷成了一只大虾。

    听着同伴撕心裂肺的喊叫声,韩非的保镖们一个个的都绷紧了神经。他们不停的用子弹发泄心中的愤怒,不管敌人在哪里,乱扫一通。

    这种不寻常,很快便引起了警觉的右弼的注意。他大声喊道:“节约子弹,护送韩大哥回据点、、、、”

    “咻咻”一声,一颗子弹又沿着刚才的轨道飞了过来。钻入人体之后,一道血雾腾空而起。枪响过后,惨叫戛然而止。

    顾不得给同伴收尸,数十名保镖枪口一致冲着东南方向,掩护韩非撤退。

    可还没等韩非上车,西北边的一栋小楼内,金眼阴笑着扣动了手里笨重家伙的扳机。只听轰的一声,一枚火箭弹腾空驾越,击中保镖们乘坐的一辆轿车。

    呼啸过后。五位保镖被当场炸成碎肉。燃烧的火苗蔓延到附近的几个保镖身上,他们全身火光熊熊,高温灼烧着皮肤牵动着身上的每一处神经。

    已经不能用惨叫来形容这几人的声音了,那是一种痛苦等死的声音,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那种感觉。

    啪嗒啪嗒,火苗慢慢将保镖们活活烧死。几枚火箭弹又从金眼的火箭筒中飞出,将仅剩的几辆车子炸毁。

    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