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铁火君王 > 第418章 宴会(一)

第418章 宴会(一)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不老的考拉
    天启大军攻占金陵城十日。

    城里慢慢恢复了点人气,城里该清除的人都已经化为尸骨,留下来的人胆子慢慢大起来。善于经营八面玲珑的人开始去找机会与天启人拉上关系,花无百日红,蒙古人的时代看来已经过去了。以后未必是天启的天下,但在这乱世里谁能把目光长远,能风光一时算一时。

    江南的地盘还没瓜分完,天启派往各地的将军陆陆续续回到金陵城,宗主要开庆功宴犒劳将士的消息早就传开,听上去有点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感觉。

    昨日张世策从杭州来到金陵城,于凤聪不在这里,他入城时心里忐忑不安。郑晟命张宽仁前来接待,两人在翠竹坪时是旧相识了,今日重逢身份地位大有不同。好在张宽仁是个极其好相处的人,两人从旧事聊到眼前,说些欢乐的事情,有些事情该回避就回避,一日间就消除了隔阂。

    秦十一负责金陵城的守备,每日迎客送宾,还要与配合左辅右弼清除城里蒙古残党,忙的不可开交。

    算一算,天启在江南的各路统领都快到齐了,前去联络张士诚的使者已在三日已经回来。张士诚过江晚,郑晟主动把松江一代让出来,天启做出不想与义军冲突的姿态。双方目前暂时都接受了目前的局面。天启拦住了张士诚南下的道路无疑是占了大便宜。浙东现在被方元珍占了,福建还在元廷的控制下,暗中郑晟的计划,他在把这些地方吃进去之前不会与义军开战。

    阴雨过后是阴天,一连四五天没见到太阳了。

    晌午时分,一队近两百人的骑兵走进金陵城的南门。

    战马上的骑兵在进城时都在抬头看坚若磐石的城墙,每一个进入金陵城的将士都有同样的想法,天下竟然有这么坚固的城墙。然而这个坚固的城池还是被天启的大军攻破了。

    除了宗主的那个色目人侍卫,那个曾经只会挤羊奶的色目人私下里说金陵城虽然坚固,但与大都比差远了。这里没有人去过大都,但汉人将军们不喜欢色目人的口气,好似在表达他们这些功劳算不了什么似的,如果不是宗主的身份压着,难保没人偷偷摸摸的揍他一段。

    彭文彬没有参加攻打金陵城一战,但他的功劳毫不逊色差这座城里的任何一位将军,至少他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骑兵队伍进城一百多步,迎面来了十几个鲜衣怒马的骑士,秦十一在战马上举起右手打招呼:“嘿,彭将军,还以为你在宁德不愿意回来了。”

    彭文彬回礼:“秦将军!”

    秦十一是他在军中为数不多尊重的人之一,因为他的战绩,也因为他的身份。

    秦十一似笑非笑的说:”你是最晚到的了,昨日宗主还说起你,张将军从杭州来金陵路比你远,比你早一日到。“

    这话语里另有意思,暗示宗主对他晚到已经有所不满,但彭文彬毫不在意,笑骂道:”张世策么,别把我跟他比。他兵不血刃拿下杭州,我可是用斧头凿开城墙攻入广德城的,。“

    秦十一正色起来,小声嘱咐道:“有些话彭将军在这里说说就算了,张将军现在是天启的大将,日后可能会并肩作战。“

    “嗤,与蒙古人的走狗并肩作战!”彭文彬嗤之以鼻。他故意如此,张世策进入天启,然而那些敌视他们的人还会继续敌视他们。不管秦十一嘴里说什么,他不会在心里认同张世策,那个与满都拉图屠尽周家堡的汉军统领。他这里骂的再狠一点秦十一也不会生气。

    秦十一果然没有继续说他,但也不再与他废话,指向北边道:“你的亲兵需去兵营驻扎,身边之只能带八个人进城。”

    金陵城的守备现在归他统管,他亲自来拦住彭文彬就是为这个。他知道这位在天启军中以刺头闻名,怕部下拿不住他。

    彭文彬犹豫了片刻,问:“这是宗主的安排吗?” ”这是我的安排,诸位将军进城莫不是如此。”秦十一板着脸。

    彭文彬想了想,道:“好吧,那就这样吧。“

    城防兵过来引走彭文彬的部下,秦十一送彭文彬前往安排好的住处。

    两人并肩而行,城防骑兵在前开路,“将军在金陵城里听说过什么有关我的说法吗?”彭文彬旁敲侧击的打听。

    秦十一赞道:“将军在广德立下首功,把赛罕和满都拉图解送来金陵,宗主十分愉悦。”

    “再没有其他的说法?”彭文彬用力踩了踩皮靴。

    秦十一故作惊诧,问:”还有什么说法?“

    他们二人都不提那件事。

    彭文彬心里认为以他的功劳,在广州城里杀的那些人算不了什么。不屠城就抢不到财物,没有财物就没办法维持部对他的忠诚。他努力在天启中维系了一支相对独立的军队,但他自己同样也被掣肘住了。过去是因为形势不明,天启随时有覆灭的可能,他想保留一部分自己的势力。攻取江南成功后,形势不同了,天启俨然有鲸吞天下的气势,他这次回金陵正要好好想一想,怎么融入天启中,广德也许是他为自己的那些部下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沉默了片刻,他岔开话题道:“我本想把李燕子留在我军中,奈何他不愿意。“

    秦十一道:”人各有志,不可勉强,天启中有的是机会。”

    宗主府早就给各部统领安排好的住处,彭文彬在军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随秦十一住原进原金陵汉军万夫长的住处。

    偌大的宅子没有仆从,也没有侍女,宅子里清扫的干干净净,但只有就八个亲兵在身边显得空荡荡的,让彭文彬感到很不自在。

    秦十一把他送到门口便告辞了,婉拒了彭文彬让他进屋聊一聊的邀请。

    宅子里虽然空,彭文彬暂时没有经营的念头,庆功宴就快到了,他暂时不想节外生枝。洗漱完毕后,他便歇息下来,明日还有去拜访几位将军,宗主估计是见不上了,张宽仁和彭怀玉那边还是要去走一趟,探探口风。

    他故意晚张世策一天来金陵城,就是像看看军中诸将以及金陵城中天启的大人物对这位降将的反应。既然决定彻底融入天启,免不了要站队。他先前没有强行攻打张世策坏于凤聪的好事,与军中弥勒教派系的人生了点隔阂,但俘虏赛罕和满都拉图又让他给弥勒教派系送了一份大人情。 ”于家还是弥勒派系?“他还没有想好。如果于凤聪有了子嗣,这早就不是个问题,相信在军中缺乏根基的于家一定会像欢迎张世策一样把他纳入于家的势力。

    但现在他还不急于做决定,无论哪一边,他现在握有主动,但也不能拖的太久。

    攻占江南后,宗主必须要纳妾了,无论以前他对于家有怎样的承诺,现在都算不了数,否则天启迟早会四分五裂。宗主娶什么样的女人将决定天启的未来。彭文彬不明白这个紧要关头于凤聪怎么不在金陵,对于家和弥勒旧部,一个江南女子是他们都能接受的人。但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就很重要了。

    一切取决于宗主的决定,战场上的胜利让这一刻更早的到来。对江南的统治方式将逼着宗主做决定,是背叛天启的誓言,还是要把江南逼的烽烟四起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