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弃妇有情天 > 终曲:彼岸花开(1)

终曲:彼岸花开(1)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游泳的鱼
    首都,是欢欢的伤心之地,如果不是要带两个学生去做唇腭裂手术,她是绝对不会再踏足这里的。zi

    那段时间。恰好陈曦结婚,多年挚友,她还是决定去祝贺她。

    她曾想过,在陈曦的婚礼上会遇见长青;只是未曾想,他竟然孱弱,消瘦极了,还坐在轮椅上。

    那样子的他,让欢欢心疼。

    可心疼后,便是巨大的痛苦,她的乐乐……可怜的乐乐……想到当初乐乐病后他的绝情,甚至,他不愿意骨髓配对,这让欢欢心底蓦的升起一股寒意——

    两个学生的唇腭裂手术很成功,欢欢带着她们坐火车准备回去了。

    她离开首都那一天,陈曦打电话告诉她,长青已经做了肾移植手术。并且已经安全度过了排斥期。

    她心底,似乎有一块石头落了地——

    欢欢支教的地方在西部山区,那里,地广人稀,物资匮乏。远离都市,远离网络,远离曾经的一切,她已经从一个都市丽人,变成一个普通的镇小学老师了。

    她曾经的一切,名校毕业,嫁入高官家庭。就职于首都教育部门……那些过往的经历,好像只是云烟一样。散了。共司台圾。

    现在的她,朴实无华。只是一名普通的小学老师,与朗朗书声、山水作伴。

    她住的宿舍,墙壁斑驳,除了一桌一椅一床外,再无其它,与曾经居住的富丽堂皇的别墅有着天壤之别。

    她放弃了曾经的华美服饰,换上了乡镇地摊上极普通的t恤长裤,宽大的衣服,遮住了她的身形,再配上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挽成髫,虽然她才三十岁,可却像极了四十岁的女人。

    乐乐的去世,给她太大的打击了。

    她甘愿藏拙到老,她甘愿一生埋在乡村平淡,她甘愿一生吃素。她甘愿一个人终老。而此时,用心如死灰也形容她的心境,再贴切不过了——

    可命运终会善待善良的女人。

    欢欢遇见章沛远,是在s市教育系统年终的表彰大会后。

    当她发现钥匙扣不见了时,鼻子一酸,慌了。

    那个钥匙扣上面是乐乐最喜欢的亲子熊的图案,里面,有她和乐乐的照片。自从乐乐去世后,她视这个钥匙扣如珍宝,一直随身带着。

    她一个人回到落空空的会场,在她坐的位置周围焦急的寻找,然后在她所有经过的地方都寻找着,可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

    丢失了钥匙扣,就好像她把乐乐弄丢了似的,那种痛苦难过伤心齐齐涌上心头,她坐在诺大的会场里,双腿曲膝,将脸埋在双膝上失声痛哭。

    有人拍她的肩,她抬头,泪眼朦胧时,视线有些模糊。

    章沛远将手帕递到她眼前,她接过,“谢谢。”她哭过,嗓音沙哑,眼睛红红的。

    沛远蹲下来,视线与她平行,“你是吴欢欢?”即使她穿着打扮像足了大妈,可在刚刚的表彰会上,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她,“我是章沛远,朱文曦的朋友。”

    “你怎么了?”他问。

    或许是因为他说他是陈曦的朋友,欢欢对他,没了防备,将丢失钥匙扣的事情告诉了他。

    然后,他就陪着她,又在会场找了两圈,可是一无所获。

    最后,他建议帮她登寻物启事,附上钥匙扣的照片。

    存着一线希望,欢欢将手机里钥匙扣的照片用微信传给他。

    到了晚上,欢欢已经睡下时,收到了章沛远的微信【钥匙扣找到了】。她一激动,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儿,她马上就去拿。

    他没让她去,反而是连夜给她送来了。

    在教师宿舍楼底,昏黄的路灯下,他将那枚钥匙扣给她。

    “谢谢。”欢欢拿着,喜极而泣。

    可第二天,欢欢就觉得不对劲儿了,这钥匙扣不是她丢失那一个。她的那一个,每天看,每天摩挲着,外面好些地方已经磨花了,可章沛远找到这一个,却是全新的,而且里面的照片,左右放的位置也不对。

    显然,他是重新做了一个给她。

    欢欢将他的手帕洗好晒干烫平之后折整齐,突然,她想到了一件事,半年在,在陈曦的婚礼后,电梯里,有个男人也递了一张手帕给她……她从箱子底上找出来,两张手帕,一模一样。

    她微怔……看着手帕,还有钥匙扣,然后苦笑。

    章沛远发微信,约她吃饭。

    她赴约了,还是穿着宽大的地摊t恤,戴着大黑框的眼镜,头发挽成髻,像个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一样,她将两张手帕还给他,说了声谢谢。对亲子熊钥匙扣的事,却只字不提。吃完饭,她主动抢着结帐。

    她,不想欠任何人的。

    而后,他再约她,她全都推辞了。

    她是女人,心思自然敏感细腻,而章沛远,似乎也并没有掩盖他的真实意图。而她,早已经决定孤单一生了,感情的事,绝不会再碰触。

    寒假了。

    从s市回b市,只有火车,还是一天一夜的长途车,她好不容易才订了一张硬座的票。正是春运高峰期,火车上人满为患,欢欢好不容易才挤到自己的位置上。

    她的位置,是在三个位置中间,她刚放好行李坐定之后,一个猥亵的男人坐到她旁边,嘻皮笑脸的跟她讨近乎。她皱眉没说话。

    就在她垂头沮丧时,有个男人温和的声音响起,“请让让,”她抬头,却见章沛林拿着车票站在她面前,他的位置,在她旁边,靠窗的一边。

    他见她,微微点头。

    她尴尬着。

    火车开了。

    走廊过道里,全是人,那猥亵的男人也越加的过分,有意无意的挤着她,那手,似乎也不老实,借着拥挤往她腿上摸。

    欢欢惊也似的站起来,唇颤抖,怒目相视。

    那男人嘻皮笑脸,得意洋洋的搔搔头,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样子。

    “欢欢,”章沛远清了清嗓子,“我们换个位置。”他起身,将位置让给欢欢,而他,则坐到了她和猥亵男人之间,他轻咳一声,他目光极不友善的看着那男人,那男人有点怵,乖乖的往旁边靠了靠。

    一天一夜,时间漫长,硬座的位置又比较小,两个人紧挨着坐在一起,如果不说话,似乎显得更尴尬。

    欢欢出于感激,先打破了尴尬,“你怎么会坐这趟火车?”她不是十八岁的小女生,会天真的以为,一个市委书记,会为体验民情在春运高峰期坐铁皮厢的火车。

    “去b市看个朋友。”沛远说——

    到了b市,下了火车,吴父吴母早已经等候在火车站外面了,当他们见到欢欢身后的章沛远时,显然,都误会了,当沛远说准备去住酒店时,他们都盛情邀请他到家里住。

    见欢欢皱眉,沛远立刻回绝了。

    但吴母却盛情邀请他去家里吃午饭。

    吴家。

    欢欢陪吴母在厨房做饭,不等吴母问,欢欢就向母亲表态,说她与章沛远只是很普通的朋友。

    吴母有点失望,不过,想到女儿这一年多对所有男人绝缘,可却承认章沛远是她朋友,这多少,还是感觉有希望。

    客厅里,吴父开始调查户口了,问:“小章,你今年多大了?”

    “37。”章沛远说。

    “成家没有?”吴父问。

    章沛远稍稍沉默,“曾经结过婚,三年前离婚。”

    “为什么离婚?”吴父问。

    他说,“两地分居,感情不和。”

    “有孩子吗?”

    “没有。”

    吴父点点头,又问:“你也在s市工作?是哪个单位的?”

    “市委。”章沛远说。

    “你老家在哪儿?”吴父又问。

    “a市的清远县。”章沛远说。

    “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爸妈,还有个弟弟。”章沛远说。

    “你爸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吴父又问。

    “我妈已经退休,”章沛远说,“我爸是公务员。”

    沛远举止沉稳,谈吐随和,不浮躁,对他,吴父挺满意的,更何况,女儿也离过婚,这相比之下,两人倒是挺配的,于是又说:“我们欢欢的事,你都知道吗?”

    “知道一点。”他老实的回答。

    吴父叹息着说,“作为父亲,我只想欢欢幸福……什么家庭背景,什么高官豪门,我们都不稀罕。只希望,她能找一个踏踏实实对她好的男人就行了。”说罢,打开了话匣子,“她以前嫁给朱家时,我们是一直反对的,她那婆婆势利……哎,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最没有安全感了。欢欢当初若是听我们的,也不至于现在……”

    “爸!”欢欢站在厨房门口,刚刚吴父的一席话,她听见了,皱眉生气的看着他。

    吴父讪讪的。

    等欢欢又回厨房去了,吴父压低声音说:“小章,我们家欢欢,别看她刚才凶巴巴的,其实平时脾气很好的。”

    “小章,我们不在乎你们家情况到底怎样,”那a市的清远县,是出了名的贫困县,s市呢,也是西部有名的穷地方。

    章沛远抿唇,没说话。

    吴父以为自己失言了,换了种说法:“小章,你别误会,我不是嫌你家穷……”汗,好像又说错了,然后他讪讪的说,“你别担心……婚房,我会给你们买。”他那一副样子,恨不得今天就把女儿给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