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的粉涩年华 > 陪伴她的这些年

陪伴她的这些年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水羽白函
    叶清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很干瘦,晒得很黑。明明是青春年少,眼里却布满沧桑。令他有一刻的动容,更多的却也是冷漠。做了这么多年的记者,看过了太多的世事无常,就连曾经说好要一起到天荒地老的人,还没等到天荒地老已经变了心。

    赵艇他们知道他表面上冷冷清清,却是个长情的人。也知道秦无霜对他的打击太大,即便过去了两年,仍然放不下,甚至为了疗情伤还特地去了中东做战地记者,如今被叶爷爷召回来安排特别任务,便想着趁此机会让他放松放松。

    这个小县城没有特别好玩的地方,好在这里的妞倒是有点特色,也上道儿,赵艇只那么一点,便有好几个愿意跟他走的。叶清朗知道不喝醉赵艇不会放他离开,索性便喝了两杯,不料被人带到了荒郊野外,估计又是赵艇那厮出的鬼主意。

    她冷眼看着他,不是无知不懂羞,而是见惯不怪的冷漠看戏。叶清朗觉得,这个小女孩一定有别样的生活。果然,第二遇见她的时候,便有了了解。

    她被挟持着进了他们所在的包厢。她一脸惊恐,却不失镇定。留意到她在那个村镇出现,料定她对那边熟悉,他带她离开了ktv。

    她性子刚烈,竟然放了一把火,他不再逗她,说了他们之间的条件。她和他认识的女生都不同,秦无霜也好,孟倾也罢,都是娇气的,大院里的人家,个个都是部队出身,对于男孩子都是铁血训练,对于女孩子却宠得无法无天。他第一次见一个女孩子整天翻山越岭不喊一句,倔强得不像话。

    他目睹她失去至亲的痛苦,却也冷漠得出奇。她抱着姑母的骨灰,身影削瘦。是在那一刻产生的怜惜,以至于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罢。

    收养她不是他的主意,他只想过顶多就是接济罢了,或者如楚欣所说,送她到叶家办的“儿童之家”保她温饱。但机缘巧合,她竟成了他的小姑姑。

    叫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姑姑,叶清朗心里多少有点过不去。但他也不是个会将这些事放在心里的人,很快便释然了。

    叶如依和他想像中不太一样,他只道她是一个个性倔强、隐忍的丫头,却不料她还会施些小聪明小伎俩。她对疏痕的猫下手,甚至在爷爷回来之前摔伤,都不过是想要有一个栖身之地。却不料适得其反,只让她在叶宅越来越艰难。

    自从失恋后,叶清朗对很多人很多事的关注度都不高,却独独留心着他这小姑姑。他一度说服自己,她会到叶宅来,完全是因为他。倘若他当时没有在ktv带她走,她的人生际遇会全然不同,也会跟他毫不相干。

    他关注她,担心她在叶宅生活艰难,以补习为由,带她离开了叶宅。

    她的阴影,却并非那般轻易就消散,说也怪,对小他六七岁的叶疏痕,他从不觉得需要过份关爱,可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片子半夜被梦惊醒,都能让他快速到达她的面前。

    她对他的排斥,轻易便能看出她曾经受到过什么样的虐待。他没打算洗白,但却不忍心她再被伤害,特意找了赵艇来说明自己对于孩子没兴趣,她果然外放了许多,竟也和他打闹了。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点一点看着一个人的变化,一点一点的陪着一个人成长,竟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她心性重,把什么都藏得紧紧的,却又不愿意受半点委屈。他教她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是不想让她受到太大伤害。到底还是忍不住教训了疏痕,那个不知天高地厚,自小就被宠坏了的丫头朝他怒吼:“大哥,究竟谁才是你亲妹妹?”

    他才知道,他和她是亲疏有别的,他对她未免太过上心了,该保持些距离才是。但他又想,是他一力将她带到自己家里来,带到自己的世界里来,他必须要负责。为了免于疏痕或是其他人对她的伤害,他变着法子在叶爷爷面前提起她的身份,她被召告天下,是他的小姑姑,再不能更改。到后来,他其实是后悔的。

    锦伦的出现,他有片刻的慌张。就比如他一手带大、带亲了的小猫竟朝着别的人摇尾巴了,他心里不高兴。但看见她在写他的名字,便又心安了。

    她渐渐变得奇怪,喜欢闹别扭,想必便是青春叛逆期了。她说要早恋,他想,孩子大了总要有自己的感情世界,他愿意让她去尝试,却总在夜里抽一根烟,望着远处的灯火,却久久未能入睡。

    他仍是愿意将她护在自己身边。哪怕一个暑假,他也不愿意让她和所谓的小男友在一起。他觉得自己的心思难以琢磨,却又那般理所当然。他想,有哪个人有那般大方,把自己看得最紧的人拱手让给别的男生。

    十六岁的小女生,有了自己的想法。闹别扭闹得凶了些,他自是看在眼里,却想着让她自己想通,直到她和姜意洲接触,他才真的慌了神。

    姜意洲是谁?连他都被悄无声息的困在了醉风堂,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又哪里是对手?姜意洲看着她,无非是察觉了他有离开醉风堂的打算,偏偏她还将他当成好人,尤其是那幅仰慕的眼神,让他无法接受。

    他承认,姜意洲温润如玉的外表,正是她这个年纪小女生最无力抵抗的。他只担心她会受伤,想尽一切办法送她出国去躲避,偏偏她却串通了赵艇,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样。当醉风堂传来消息,说她被杏花会的人劫走,他一颗心便提到了嗓子眼儿,一刻都无法再呆下去,率了人立即就赶去了省城。

    姜意洲究竟想做什么,他阻止不了。但只希望能借这次机会,让姜意洲彻底的放开她!

    当看见她衣衫不整,十六岁的女孩子在曾经遭遇过那样的成长时,又遇这样的凌辱,他以为她会撑不下去,但她却坚强得令人心疼,她窝在他的怀里,不再闹别扭,也不再唱反调,却安静得让他害怕。

    一怒之下便想毁了杏花会。这无疑正是姜意洲希望的。她被带回沐市,被姜意洲好好的保护起来。他无后顾之忧,与杏花会周旋。任超云毕竟不是小混混,又有暨盛的残党支持,一时半会儿,他也讨不了好,又因着在别人的地盘上,醉风堂也损失过半。

    如果不是醉风堂出现内奸,他也不会在除去任超云的时候被人反扑,以至于命悬一线。

    姜意洲杀伐决断,处决了内奸之后,更是丝毫不与他商量,将昏迷中的他送到美国养伤。

    叶清朗就是左旋,这件事谁也不能知道。即便他想她,想看见她,却也不敢冒这个险。在美国的那几个月,他知道她和姜意洲的互动,他心如蚁咬,他终于觉出了自己对这个小丫头的感情,是不太一样的。

    对,不一样!不是姑侄的感情,也不是兄妹的感情,更多的是,占有欲,男生对女生的占有欲!

    他二十六岁,她十六岁。他有一段不得善终的刻骨初恋,她却是白纸一张,对爱懵懂,他不知道怎么和她讲明,却也在这样的暧昧与将明未明的感情里窃喜。

    一直这样下去,陪她长大,慢慢守护那些爱火,让它发芽,可未曾料,她说,她喜欢姜意洲!那个他一直谨慎小心提防着的男人!

    如果说姜意洲一开始,只是想利用她,那么,自省城回来之后,姜意洲的态度就有了很大的转变。姜意洲这个人,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哪怕是未来的伴侣,也理性得过份。小丫头适合!

    他第一次慌了手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他的丫头就是那么可爱,才不过几天的功夫,她就说,她并不爱姜意洲,不过是在赌气。

    世界上最开心的事,莫过于,你在乎的人也在乎你。这样的心意相通。他整天都挂着笑,赵艇甚至问他,是不是彩票中了五百万。这恐怕是比五百万还要让人兴奋的事情,她竟然主动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