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十娘画骨香 > 第547章 千秋万载,琴瑟和鸣

第547章 千秋万载,琴瑟和鸣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陌上人如玉
    凉爽的秋风吹拂过来,素日宁静的庄上此时却是热闹非凡。/

    叶芷蔚靠在躺椅上面,一手落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面。

    “差不多有九个月了吧?”韩楚楚好奇道。

    吴泷正与文天昊站在一旁说话,听到这话,他将目光落在叶芷蔚的肚子上。

    叶芷蔚笑道。“什么时候你跟吴大人也能抱上孩子?”

    韩楚楚脸色微红,嗔了句,将脸转开了。

    南宫烟将她的孩子交给身边的奶娘,笑道:“都成婚了,还害羞个什么劲!”

    叶芷蔚转回头望着吴泷笑道:“其实他们两个会成亲,才是最令我感到意外的事。”

    “有何意外?”吴泷探身过来,顺手取手了叶芷蔚面前的茶盏。一饮而尽。

    叶芷蔚愣了愣,那是她的杯子。

    “反正总觉得你们之间有些诡异。”南宫烟思忖道。

    “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些地方相似吧……”韩楚楚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吴泷手里端着的杯子上面。

    他们喜欢了同一个人,此情无关风月。

    众人正说着话,有丫鬟送上了新鲜的水果。

    南宫捻起一颗葡萄道:“为何莫念没有跟你来庄上?”

    叶芷蔚就算成了皇后,也不喜欢侍在宫里,所以自从她怀了孩子后,便时常到庄上来住,风暮寒政务繁忙,即使心里不情愿,也只得放她自由。

    “莫念啊……蔡先生做了她的启蒙先生,她现在倒是比我这个当娘的还要忙。”

    “这么早就启蒙了?”南宫烟一脸诧异,“太早了吧。”

    “蔡先生说莫念天资聪慧,很多东西一教就会,反正她自己又喜欢学。就随她去吧。”

    叶芷蔚话音刚落,忽见院门外进来一名侍卫,拱手道:“宫中来人,请娘娘速回宫中。”

    叶芷蔚一愣。“有何急事?”

    “北番的新任番王到京了,欲与圣上结盟,特来求亲。全文阅读”

    南宫烟转头问文天昊道:“你一惯在宫里办差。可有听过此事?”

    文天昊点头道,“前几日听圣上说起过,只是朝中现在唯有莫念一位长公主,年纪又小,所以只能另想办法。”

    叶芷蔚只得起身,无奈道:“既然皇上寻我,那我就先回了。”

    南宫烟等人也起身道:“反正我们也在这里玩了几日,也该回去了。”

    叶芷蔚带着随身的丫鬟乘车先回了皇宫。

    “皇上现在何处?”叶芷蔚问前来迎接的刘公公道。

    “正在宁香殿教大公主练剑呢。”

    叶芷蔚略一点头,信步往宁香殿而去。

    远远的,她就听见剑刃挥舞发出的啸鸣之音,上了台阶。只见风暮寒负手立于殿前,凤眸微垂,看着莫念手持一把小剑在殿前的青石地面练习挥剑。

    一旁立着数十名宫女内侍,全都低垂着头,恭敬而立。

    “母后!”莫念看到叶芷蔚时叫了起来。

    风暮寒面无表情,沉声道:“休得分心。”

    “是。”莫念立即收拢收神,重新练习起剑势。

    叶芷蔚笑嘻嘻的靠过去,看着莫念板着小脸,那一招一式还真是学的有模有样。

    “她可真了不起。”叶芷蔚叹道,别人家这么小的孩子,只怕还在奶娘的怀里呢。

    风暮寒眼角隐隐带了笑意,“她是咱们的女儿,自是与旁的不同。”

    “自大!”叶芷蔚学着他的语气。

    风暮寒薄唇微微挑起,衣袖垂下来悄然握住她的手,“挥剑三百下,练完你便回去吧。”他正色对莫念道。

    “是。”

    风暮寒拉了她的手,返身进了宁香殿。

    有宫女拿来了迎枕,放在叶芷蔚的背后,风暮寒坐在她的身边,伸手去摸她凸起的肚子,“怎么看上去比当初怀莫念时要大许多?”

    叶芷蔚瘪了瘪嘴,“我也不知道,前几天才让崔先生看过,他什么也没说。”

    风暮寒剑眉蹙起,“等今天晚上再找他过来帮你诊诊脉。”

    叶芷蔚自己却并不担心,因着她对崔先生的信任,所以这一次她也完全相信崔先生的医术。

    “他们说北番的新番王到京了?”她压低声音,眼睛里亮闪闪的。

    “嗯。”风暮寒含糊的应了声,挥手遣散了身边的宫女内侍,“今日才到的驿站。”

    “是他么?”叶芷蔚看上去比风暮寒还要激动。

    风暮寒缓缓点了点头。

    叶芷蔚抿嘴乐,“他还是不会笑吧?”

    风暮寒苦笑道:“你就记得这些了?”

    “当然不是。”身边没人时,叶芷蔚在他跟前从来不会称他为皇上,而他也从不以朕自居,这一点曾令她感到万分欣慰,“听说他来求亲?”

    两国结盟,通常都会以结亲的方式加强彼此间的联系。

    “为夫已然安排妥当。”

    “你打算把谁嫁过去?”叶芷蔚奇道。

    “你当真猜不出?”风暮寒望着她,眼中带了得意的笑,“相信你定会满意。”他拍了两下手,从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殿门外,一个女子的身影走了进来,躬身跪于地上,口称:“吾皇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来亚有弟。

    叶芷蔚惊讶的看着那个女子,又转头去看风暮寒。

    “明日我便传旨,封此女为郡主,让她以公主的身份嫁与新番王。”

    那个女子这时抬起头来,看向叶芷蔚的眼中带了道水光。

    叶芷蔚笑了:“新番王可有拿得出手的聘礼?不然我可是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自然有聘礼。”风暮寒伸手突然自怀里拿出一物,放于她的手上。

    叶芷蔚低头见自己掌上放着一只半透明的玉瓶,里面有一枚药丸,隐隐散发出胭脂冷幽香。

    画骨香!

    “这是……哪里来的?”其实她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自然是龙脉里取来的。”风暮寒幽幽道,“太傅自以为得计,只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如今他只能到另一个世界去做他的千秋大梦了。”他将画骨香从瓶中取出。

    “吃了它。”他将它推入她的唇间,“千秋万载,为夫与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幽幽冷香在她的唇间化开,透入肺腑。

    第二日早朝。

    大殿上钟鼓齐鸣,群臣叩拜间,风暮寒牵住叶芷蔚的手缓步登上御座。

    大殿内金灯交错,辉煌明亮,映得风暮寒身一龙袍熠熠生辉,叶芷蔚就算身怀有孕,但那一身正红绣金凤袍却丝毫不显她的臃肿。

    俩人在殿前站定,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殿外这时传来通报:“番王到。”

    众臣皆回身望去,只见殿外走来一人,身着紫色番王常服,腰间悬佩饰美玉,面容肃穆。

    来至殿前躬身施礼。

    众臣不禁微微惊诧。

    北番与他们交战多年,何曾对他们低下过头,可是这一次,他们的新王却来到京城,明显是为了示弱而来,想与他们停战交好。

    风暮寒垂眸看向番王,幽幽道:“有请平安郡主。”

    御前内侍悠长的声音回荡在大殿内:“请平安郡主上殿……”

    殿内姗姗走来一名盛装女子,衣饰华美,面容清秀,她来到殿前,叩拜已毕,起身时向着番王微微一笑。

    番王站在那里,惊鸿一瞥间,仿佛他又重回到过去。

    他那时还只是风暮寒身边的侍卫长,而她却是李参将府中的顽皮千金。

    她从树上落下来,被他接入怀中。

    也许只是一刹那,但那已足够让人失了心,丢了魂。

    看着青衣与李细君遥遥相望,叶芷蔚转首悄然看向立于身边的男人。

    傲然的笑意已深深刻入她的眼底,盛世美景间,袖中交握的双手,预示着此生的誓言: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后记。

    文秀书生后著有传记,颂德宏德皇帝,其传记中数次提及宏德皇帝夫妇和美,琴瑟和鸣,后生了双子,但却独立长公主为储君,此事被传为佳话……

    (全文完)